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七十章 霓凰神帝

第二百七十章 霓凰神帝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皇族之事,一向不是谁都可以知道的。

    即便她现在身为朱雀城的代理人,也不行。

    这里有资格的,唯有霓凰神帝。

    但霓凰神帝闭关,不见任何人,此等之事,朱雀使不知汇报还是隐瞒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大厅外,突兀出现一阵清风,携带来阵阵香味,弥漫在大厅之内,引起了两人注意。

    这是一股不同于寻常的清香,乃从人身散发出来的,而且随着清香到来,这里温度也微微升高,似乎有一团火焰降临。

    地麟眉头一凛,往大厅外看去,就见一团赤色火焰焚灼,缓缓飘来,落至半空,其上温度极高,明灭起伏不定,不见真容,但地麟能感觉到其中有一双眼眸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神帝!”

    朱雀使看到火焰莅临,美眸里露出惊色,而后行礼下跪,言语中都是尊敬之意。

    没有谁比她更清楚霓凰神帝,也没有谁比她更尊敬这团火焰中的倩影身姿。

    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那团火焰内传来声音,让朱雀使退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朱雀使不敢违逆,她也没有想到,一缕九龙之气,引动霓凰神帝以神魂来此,与这个身穿紫色甲胄,头戴麒麟面具的神秘人相见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疑惑不解,但她知道,接下来的事情,已经不是自己能参与的了,起身后,缓缓退出大厅,在临退出之际,还不忘将大厅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大厅门关上后,里面并没有因为遮掩缘故,视线变得暗淡,最起码漂浮在半空的这团火焰,不仅散出灼热温度,甚至还泛出比昊阳神辉也丝毫不逞多让的色彩,让整个大厅依旧,清晰可见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来此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沉默的地麟没有开口,因此那团火焰中再次发出声音,声音空灵,动听,柔和,仅以此判断,地麟就知道,霓凰神帝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抬眸看了一眼后,才直言来意,道:“我带来一个孩子,名为天罗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霓凰神帝的声音多了几分调侃,问道:“一名孩童,与本帝何干?”

    地麟并没有因为霓凰神帝的调侃而显得不悦,甚至依旧儒雅,他平静道:“十九年前,北部边荒四大王朝联袂来攻,神帝也曾出手相助,此中原因,想必神帝心中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随着霓凰神帝语气微微变化,周遭温度也随之升高,有大厅内的东西甚至难以承受烈火温度而出现融化现象,静立的空间在扭曲,转瞬,原本大厅的装饰都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火海世界。

    火海升腾,有烈火灼烧,虚空扭曲,除却火海,就是一片黑暗,立身与火海中的光华,脚踏在火海上的地麟,他们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地麟环顾四周,发现这里的变化后,没有任何异常,他知道,一些隐秘,不能被人知晓,现在的变化,乃是霓凰神帝设下的结界空间,避免被人窃听。

    能小心到如此地步,地麟已了解此事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阁下此来,究竟何意?”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霓凰神帝方才缓缓开口询问,声音依旧淡然,但却多了几分不安,很隐秘,依旧被地麟捕捉。

    地麟没有隐瞒,他摇头道:“我所言,神帝应该也能猜出天罗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霓凰神帝闻言后沉默,这是她不愿提及的秘密,也是五方神帝都不愿提及的过往,如今被一名头戴面具的神秘武者揭破,这由不得她不谨慎。

    赤色光华依旧悬浮,明灭起伏不定,彰显着莫名心思,半晌,霓凰神帝才开口问道:“你需要本帝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地麟见霓凰神帝答应,挥手间,即便身处结界,一缕光华的出现,释放暗淡死亡气息,甫一出现,就见火海成片湮灭,这股死寂之力,让隐藏在赤色光华中的帝者动容了。

    “传闻中的策宫令!”

    “神帝果真见多识广。”

    被霓凰神帝堪破宫令奥秘,地麟心中把握更多,他点头道:“策宫令出,但凡守宫者,不得违逆,神帝请接令吧。”

    “霓凰接令。”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在策宫令出现瞬间,霓凰神帝传来平淡的声音,就见那满是死寂气息的神秘令牌被吸纳赤色光华中,转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霓凰神帝收下策宫令,地麟点头,微微拱手道:“策宫令内有神帝需要执行的命令,望神帝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命令不是问题,关键是,你如何识破本帝身份?”

    霓凰神帝诧异,自己隐匿数百年,不曾问世,策宫令竟然还能找到自己,眼前的地麟让她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说来惭愧。”

    地麟听到霓凰神帝的疑惑,摇头感叹道:“策宫令内记载多有遗失,唯有神帝这一宫内记载详细,神帝您是此宫的继承者,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,倘若有一天,令师回归,神帝自可卸下此任。”

    “本帝师尊吗?呵,不可能了……”

    赤色光华中,霓凰神帝的声音变得感伤:“本帝师尊在三百年前便已身亡,至今未曾报仇雪恨,此事搁下吧,本帝会按约定履行,但你也要记住,天罗安危,至关重要,本帝不希望有任何闪失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地麟有些意外上一任守宫者身亡,但听闻接下来的言语后,紫色深邃的眸子中闪过郑重之色,他对霓凰神帝承诺道:“只要地麟还在,天罗便能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一声多谢,霓凰神帝撤去结界,周遭再次出现变化,很快,一切都恢复如常,而地麟也脚踏实地,再次回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任务完成,地麟收起地上的天怒,旋即转身迈步,走出大厅。

    “朱雀,送客。”

    地麟离开客厅,身后就传来霓凰神帝空灵动听的声音,旋即客厅外,等候多时的朱雀使见地麟安然走出,美眸里有些意外,当即拱手道:“请阁下随吾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地麟在朱雀使的带领下,离开了城主府,再次赶回客栈。

    凝视那远去的背影,朱雀使颇为感叹,摇头道:“主人一向神秘难测,没想到这地麟能让主人如此重视,看来不简单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微微摇头,再往城主府内走去,沿着来时的路,穿过凉亭假山后,来到大厅内,赤色光华依旧未曾离去,似乎在等朱雀使。

    朱雀使见状,微微一怔,旋即走上前,恭敬询问道:“神帝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朱雀,本帝要离开朱雀城一段时间,此地就交你打理,切记,若有人来问之,就言本帝闭关,任何人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朱雀使闻言,心中一惊,那儒雅武者前来,竟然请动了霓凰神帝,要知道,神帝除了十九年前踏出城主府后,再未曾有所动作,没想到十九年后,竟然有人请动神帝出关,她内心更加好奇那神秘武者的身份了,想了想,她拱手再次问道:“若四方神帝前来呢?”

    “就言闭关不见。”

    赤色光华说完这句话后,紧接着,就化作缕缕光华,消失在大厅内,若非那从半空缓缓飘落的火苗,人们还以为神帝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连四方神帝也要隐瞒吗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留下的那一簇火焰落下,朱雀使想不通,那神秘武者有何本事,会让神帝如此郑重对待。

    不过想不通就算了,她只要奉命继续维持朱雀城的运转就是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朱雀使自言自语,叹了口气道:“看来,大周又要发生巨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神帝离开,朱雀城内,毫无察觉,依旧如往常一般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地麟独自行走在街头,虽然各式各样的人都有,但身穿紫色战甲,头戴麒麟面具,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存在,依旧引起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但他不理会众人,只是心思电转,随着那一抹灵光的飞逝,他便知道,霓凰神帝如约前行了。

    微微顿足之后,地麟回转客栈。

    上了二楼,看到客房内的天罗依旧安睡,地麟没有吵醒它,只是将天怒放下,放在了他的床头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着这幅幼小,粉雕玉琢的脸蛋,紫色眸子里闪过一抹叹息,人,总要经历生死,不是吗?

    静静的观望,静静的回忆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的过往,让地麟陷入了短暂平静。

    自己这一生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以前的一切,又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在为未来做准备吗?

    或许我该注重的是当下。

    生离死别太多,有牺牲他人的觉悟,也要有牺牲自己的觉悟。

    初时,他冷眼旁观,凝视人皇身亡。

    后来,他隐匿暗处,看着采女惨死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他全都看到。

    但是该改变吗?

    不能,因为改变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能改变的,只有这个孩子,这个熟睡在床头的孩子。

    牺牲,在所难免,但愿未来,你不会恨我。

    地麟看着面前熟睡的面孔,心中叹气,原来,人都是会变的。

    变得自己也觉得自己陌生,但这又如何,只要能达到目地,一切都将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