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无常再现

第二百七十一章 无常再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色流转,星空暗淡,凉风习习,引来满地哀愁。

    曾经辉煌的天剑院,在上次经历一战之后,付出无数弟子代价,终于一败涂地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有的是残垣断壁,满目狼藉。

    曾经的弟子,此刻都化为白骨,四散各处,无人为之收埋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废弃的天剑院,迎来了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盛华年看着早已今非昔比,沦为废墟的天剑院,面色不悲不喜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天剑院院主,也曾经是受人敬仰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随着一步错,他再无回头之日,甚至赔上了整个天剑院。

    穷其一生,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能坐上天剑院院主之位吗?

    现在,整个天剑院都灰飞烟灭,他的院主梦也破碎的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错了吗?

    盛华年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,他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奉献给天剑院,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。

    不是自己错了,是师傅错了,是师兄错了!

    当年的师傅错,错在将位置传给叹无息。

    往昔的叹无息错,错在要将位置传给邃无邪。

    若不传给邃无邪,又如何会引出接下来的争端?

    他相信,只要叹无息将此位传给自己,那天剑院会蒸蒸日上,而非眼前的惨状!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风簌簌,卷起一地黄沙尘土,眼前的视线被模糊,残垣断壁,渐渐消失在眼前,杂草这些日子经过血液的滋养,疯狂滋长,变成血色,那是道魂不屈,傲骨不愿。

    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看着眼前那血色植物转瞬枯萎,耳畔也响起了陌生又熟悉的脚步声,这让盛华年为之一惊,他抬眸,就看到通往天剑院的山道上,一袭白衣携着无尽狂风,满目死气负手而来。

    那冷漠的眸子,恐怖的气息,伴随着满腔怒火,再一次登上了天剑院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!”

    盛华年眸子变得清冷,他看到白衣一步步走来,那强大的魔气令人惊惧,没想到,邃无邪竟然找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魔主,还是邃无邪?”

    “是谁与否,重要吗?”

    看着盛华年愤怒却又带有一丝疑惑的面孔,白衣负手,冷笑道:“不论吾是魔主,或是邃无邪,都改变不了你败亡的结局!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知道眼前白衣的可怕,盛华年不愿坐以待毙,趁着魔主说话之际,他掌运真元,携带无尽剑势,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能出其不意,让眼前白衣退却,自己好从中趁势突围。

    但魔主似乎已经看出盛华年意图,面对迎面而来的一掌,他冷笑,不退,同样手握成拳,旋即轰出,魔元滚滚,与之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魔元掌劲交汇一刻,登时暗芒大盛,就见气浪翻滚之中,盛华年倒飞而回,口中吐出鲜血,飘散半空后,他才落至地面,不断咳血,捂住胸口,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试想过眼前人的强大,但没想到早已超出预想,即便现在自己进入道之境,也不能与之匹敌。

    “天真的盛华年,本座面前,反抗也是徒劳。”

    魔主凝视满脸惊骇的盛华年,心中感叹邃无邪的顽强,如果不杀盛华年,邃无邪的最后一缕神魂,他就无法吸纳,这会导致其功体的难以发挥,事到如今,只能牺牲盛华年了。

    心念把定,魔主一手负后,一手高举,登时雷霆涌动,八方云涌,很快,无尽魔元汇聚,在其手中汇成一团暗灭之气,他一步一步朝盛华年走来,嘴角噙着冷笑,要灭绝眼前白袍的最后生机。

    “吾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捂住胸口的盛华年看着魔主掌运惊天魔气缓缓走来,不甘心就此陨落的盛华年他怒吼一声,在绝望一刻,倾尽一身真元,登时无尽白芒从其身侧散布而出,缓缓凝聚成一道通天剑芒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剑芒贯通天地,散出璀璨银华,长达千丈,搅动得风云翻滚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灭!”

    倾尽一身真元,盛华年这一击放弃所有,势要夺取最后的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就见巨大剑芒凝成,缓缓落下,劈向缓步而来的白衣,欲将其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他就失望了。

    因为魔主即便面对这恐怖的剑芒,他手中的魔元翻滚也不为所动,然后随着他轻轻往前一推,脱离掌心的魔元瞬间变得狂暴,腾空而起,与巨大剑芒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剑气下坠,魔元升空,双方互不相让,闪着黑白两道璀璨光华,发出惊天巨响,让乾坤为之震破,地面塌陷,山石崩裂,惊雷不断,仿佛末世降临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光华交汇,暗芒大盛,银白剑芒顷刻崩碎,伴随着心神相连的盛华年,他倾尽全力的一击也不能抵挡魔主,整个人被击飞,撞在一处断壁上,将之断开,然后整个人就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究竟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自己死劫临身,盛华年不甘心,他临死也要知道眼前人的身份,他究竟是不是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呵,本座乃是魔主,邃无邪再本座体内,仅靠一股意志勉强存活,只要你死,这具躯体将彻底为吾所用了!”

    知道盛华年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,魔主大发慈悲,说出真相,这让地上呕血的中年剑者彻底醒悟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!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盛华年终于明白了,他看着眼前的白衣魔主,忍不住放声大笑,笑声中,夹杂着几多苦涩,几多悔恨

    原来自己一生算计,却为魔做了嫁衣!

    这一生,活的可笑啊!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以慷慨赴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得知真相的盛华年似疯若狂,魔主也心生厌倦,可正当他准备下杀手之际,突兀传来的铃铛声音让他身躯一滞,意外地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就见远处,诡异狂风忽起,天降寒霜白雾,笼罩天剑院,隐约浮现中,黑白无常抬着鬼轿出现在浓雾中,幽幽而来。

    “无常到,送死无生……”

    诡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让魔主心中一紧,惊疑不定,就在短暂错愕间,浓雾中,鬼轿怦然落地,黑白无常放下鬼轿,如幽灵一般,身形模糊不定,出现在魔主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被黑白无常近身,魔主下意识地倒退数步,掌中魔元运转,旋即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两道掌劲,两道魔元,绝对可以镇压地神境高手,可在临近一刻,黑白无常的身躯竟然由实化虚,那两道磅礴气劲直接从身躯穿梭而过,撞在了远处山巅上,发出巨响。

    反观黑白无常,在气劲透体而过后,身躯再次由虚化实,安然无恙,就这么盯着魔主。

    “不简单!”

    魔主看到两人轻而易举的躲避了自己的攻击,心中警惕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互视一眼,旋即看向魔主身后的盛华年,声音滚滚,如地狱颤音,响彻在废弃的天剑院:“盛华年,请上轿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院内,早已成为废墟,再遭魔主与盛华年对决,更是难以支撑,然随着浓雾降临,黑白无常抬着鬼轿出现,这里的一切似乎又都固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虎口夺食,盯住了盛华年。

    这让魔主心生怒意,他凝视两道鬼影,冷声道:“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为了防止黑白无常准备,他掌运魔元,决意袭向白无常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打算逐个击破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白无常见魔主攻来,不为所动,他一双诡异眸子突然释放光华,笼罩方圆,也将魔主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怎会……”

    魔主被光华笼罩过后,他突然觉得自己体内魔元开始流失,而且速度变得缓慢,清晰可见,等他抬眸的时候,就看到一直默不作声的黑无常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从四面八方不断转换方位,让人防不胜防,直到再出现时,已经来到身前,旋即一掌印向魔主胸口。

    曾经击退血魔的一招再次出现,但对手已经成了魔主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看到黑无常掌运幽冥之力袭来,魔主怒吼一声,强行提运真元,可即便如此,也寸功难进。

    但闻“砰”的一声,双强交汇,磅礴气浪翻滚,伴随暗元涌出,魔主被黑无常击退,体内气机翻滚,让他险些呕红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魔主接连退出数步,脱离了白无常那诡异眸子释放的光华范围,捂住胸口提元纳气,只觉得眼前两人古怪的很。

    如果单打独斗,他可镇杀这两人,但眼前黑白无常联手,一者辅,一者攻,竟然发挥出超乎寻常的能力,即便入道的他也难以缨锋,这等诡异的武学他闻所未闻,小心警惕也难免中招。

    “无常到,送死无生,闲杂人等若保命,退去……”

    击退罕世霸主,双使依旧冷漠,下达最后通牒。

    “呵,盛华年,你很走运!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考虑到对手诡异,非寻常人类,魔主打算先放过盛华年,让此二人带走,自己尾随,一探究竟,他负手后退两步,旋即身化暗芒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魔主离开,黑白无常共同出手,释放黑白两道光华,将已经受重伤,毫无反抗之力的盛华年包裹,旋即塞进了轿子里,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无常抬轿,起落间,已经消失在浓雾之中,随着鬼轿的缓缓消失,浓雾也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看到无常鬼轿要消失在路的尽头,再次现出身形的魔主忙化作流光,追赶上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追两步,突然就察觉异常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似有所感,魔主抬眸望天,就见暗淡的夜空下,忽的乌云翻涌,乍现白光,好似乌云被人撕裂一般,露出银白色的光华,照亮半边天际,白云不断翻涌,一股可怕噬人的力量也跟着倾泻而出,缓缓锁定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退!”

    那股神秘令人心悸的力量出现,吓得魔主面色惨白,他不敢犹豫,也不敢再追,再那股恐怖力量即将要倾泻的一刻,转身化作暗芒,快速消失在远处天际。

    一刻也不敢停留,因为这股力量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魔主不再追赶鬼轿,化光离开后,就见那映照半边天际的璀璨银芒也开始收拢,恐怖的力量收敛,心悸的威压也缓缓消散,最终白芒消弭,滚滚乌云再次汇陇,遮掩夜空,一切重又恢复原状,仿佛什么也未曾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但只有经历过此中可怕的人才知道,那是一股多么令人惊惧的力量。

    夜深了,天剑院渐渐恢复荒芜,又是一阵白雾袭来,笼罩半山腰,天地陷入了寂静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有问题,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,另外,本书网首发,大家喜欢请来主站给个收藏,给个订阅,最近的成绩很惨淡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