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十日擂台

第二百七十三章 十日擂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李少游轻而易举击败地魂巅峰剑者,现场顿时鸦雀无声,没有人即刻出手,因为这白衣剑者赢得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重剑狂除了刚开始的一击,以及最后防守的一击,就被击落擂台。

    这等年轻剑者,他们自认不敌。

    人群中,黄泉找了一棵歪脖子树,坐在上面继续观看擂台战局,但多数眸光是越过擂台上的人,与那观战台上的饮命侯对视。

    饮命侯自然也察觉了,他看向黄泉的眸光多了几分疑惑,不明白这位天才剑者为何非得带着面具出现。

    看到饮命侯的疑惑眸光,黄泉就气不打一处来,他嘴唇微动,以秘法传音饮命侯。

    “吾有事要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现在正是剑道盛会开始,吾不能离开,待得今日武决结束后,再往后山一聚!”

    “呵,希望你说话算话!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勉强,他心中的疑惑虽然未解,但多半与饮命侯脱不了干系,只要自己守在这里,饮命侯就绝无悄然离开的本事!

    神识传音,乃是高人的手段,以黄泉地神巅峰的传音,场中基本无人可以听到,但有一人例外。

    在远处,安静坐在小山坡上的地麟与天罗,也在观看战局,似有所感,地麟眸子一凝,看到了歪脖子树上头戴天虎面具的黄泉,微微错愕过后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师傅,上台的人,似乎很强大。”

    天罗跟在地麟身边,渐渐熟悉了这个新的师傅,但他内心报仇的**依旧没有减少,他看到擂台上那道神武身影,心中生出羡慕,他什么时候才能有这等本事,如果有的话,或许报仇就有望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地麟低头看了天罗一眼,声音儒雅平淡,回答道:“只要你努力,不出十年,擂台上的剑者也不会是你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天罗瞪大了紫色的眸子,满是期待之色的看着地麟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虽然被麒麟面具覆盖,但露在外面的嘴角依旧显出自信的神情,这让天罗心神大定,心情也跟着好了几分,不过很快,他又好奇问道:“师傅,你和他比起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地麟如实回答,那双紫色的眸子里也露出无趣神色,显然,并不将李少游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那师傅你也上场比试比试啊!”

    天罗听到地麟对擂台上的剑者凭借,心中好奇更甚,想看看自己这个师傅有多少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这注定他要失望,地麟微微摇头道:“获胜者会成为隐剑仙的徒弟,但隐剑仙还不够资格成为我之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小天罗撇了撇嘴,以为地麟在吹牛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地麟只是轻笑摇头,不予回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擂台上,也再上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长相平淡,却留了一撮小胡子,胡子不长,但那人看起来,恐怕也有**十岁了,修为臻至地魂巅峰,他朝李少游拱手道:“请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快速抽剑,划出一抹锐光袭向白衣剑者。

    但见白衣剑者阵前不语,气定神闲,剑光游走,化漫天残影,不断与之交手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接连交手,令人眼花缭乱,可随着一缕剑芒斩出,就见一人倒飞而回,扑通一声坠落至地面,赫然是那小胡子剑修,在短短片刻,竟然又败了。

    连续战败两人,而且都是地魂巅峰,李少游这等修为,让在场观战众人心生忌惮,他们希望有一名地神境高手出战,与之一对。

    但场上地神境高手不少,却无人出战,原因无他,他们都在等,等关键时刻出手,现在上擂台,无疑吃力不讨好。

    就这么干耗着,随着夕阳西下,第一日武决也随着晚霞漫天一刻,渐渐划下终点。

    “诸位,既然无人应战,那本侯便宣布,今日守擂者,乃是李少游。”

    这时,饮命侯从观战台上缓步而出,落至擂台后,环顾四周,高声宣布:“若接下来李少游能守住九日,那隐剑仙第五位弟子便是他了!”

    他故意说出隐剑仙的名讳,目地就是为了调动众人积极性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随着隐剑仙的名讳出现,擂台下一阵骚动,这是传奇剑者,他们一生追求的目标,能成为这位剑仙的弟子,是无上荣耀,很多跃跃欲试的剑者已经暗自决定,第二日出手,将李少游拿下。

    “众人散去吧,隐剑山下,有招待众人之地。”

    饮命侯略显疲惫,对他而言,这等盛会第一次主持,可也没什么意思,因为至今为止,他期待的人还未出手,提不起兴趣的他当然显得疲惫。

    随着饮命侯的离开,众多剑者也四散而去,议论纷纷,讨论今日观战心得。

    连睡意朦胧的野景狐也摇摇晃晃,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天色渐晚,地麟摸了摸天罗脑袋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天罗乖巧点头,师徒二人便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饮命侯离开后,黄泉也从歪脖子树上下来,而后他身形化作一缕青烟,往隐剑山后山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隐剑山后山,乃是一处瑰丽圣地,云海万千,漂浮不见边际,浩瀚壮阔,加上夕阳西罗,无尽云海被渲染成红色,更显美丽。

    悬崖上,饮命侯负手而立,静静凝视云海,等待黄泉到来。

    终于随着脚步声接近,饮命侯回过头来,脸上洋溢笑容的他还没来得及反抗,就察觉一抹冷锋袭来,架在了自己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喂喂,黄泉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饮命侯看到黄泉手中鬼神诀释放淡淡光华,而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一双冷峻眸子让人不寒而栗,他搞不明白,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他了。

    “呵,十八剑宗与吾相约无妄之巅,为何后来身亡了?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收剑,他看饮命侯这般愕然模样,心中虽疑惑,却也直言内心困扰。

    “十八剑宗身亡了?”

    岂料,饮命侯闻言,登时变了脸色,瞧模样,完全不似伪装,回过神来后,他沉声道:“此事与吾无关!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与吾有关了?”

    黄泉反问了一句,同时手中鬼神诀再次前进半分,锋利的剑气几乎要割开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脖颈一缩,饮命侯皱眉道:“吾并不知十八剑宗身亡之事,若身亡,那只能说背后有人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吾想不通,除了你,还会有谁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吾并没有加害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饮命侯也露出十分真诚的模样,摆手道:“不如你先将剑收起,咱们可以从头了解,吾现在听得还是满头雾水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黄泉看饮命侯并不像说谎,挥手间,鬼神诀化作一缕黑芒,消失在手中,他一手负后,说道:“自你邀请吾往南晋参加剑道争锋,并且告知要往无妄之巅与十八剑宗一战,吾前往后,十八剑宗却以死相拼,吾迫于无奈,伤了众人筋脉,而后离开,但没多久,传出十八剑宗身亡消息,都说是吾所为,甚至在路上,还有人持我画像要与吾厮杀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有人背后算计,想不通,除了你,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饮命侯闻言,却是沉默不语,从黄泉的眼眸里,他看出了怒火,那是不明所以,就背上黑锅的怒火,而且一路行来,有人手持画像,怪不得眼前人会重新戴上面具,不然还是免不了一番争端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后,饮命侯拱手道:“本侯会帮你查明原因,但前提是……你是否真的放过十八剑宗?”

    “黄泉从不说谎!”

    受到质疑,黄泉眸子一冷的瞬间,闪过不屑之意,道:“有两个线索可寻,一者,会使用魔剑道,二者,你可想清楚,吾来消息,除了你与隐剑仙知晓外,还有谁知!”

    除了隐剑仙与自己……

    饮命侯闻言点头,郑重道:“本侯相信你,倘若此事与你无关,本侯会还你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黄泉知道,饮命侯不仅是隐剑仙弟子,目前还管理着隐剑山,甚至在南晋王朝拥有要职。

    饮命侯想要查出端倪,也觉得颇为麻烦,不过很快,他想到黄泉方才说的话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不知路上与你交手之人是谁?目前可还完好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闻言一怔,当时只顾着逃跑了,到没有仔细留意,但心思一转,他想到那年轻女娃儿说要来隐剑山观看剑道盛会,猜测道:“或许她此刻已经下山,不如你我找寻一番?”

    “也好,但你不适合暴露,只要指给我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后,两人便趁着夜幕降临,往山下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下,因为剑道盛会的召开,这会儿功夫也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众多修道者自然没有平地起高楼的本事,因此众人也只能选择各自找地方歇息。

    不论是山脚,或者山洞,又或者其他,都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隐剑山脚足有数十里地,可以容纳数万人,再者,剑者只需要打坐休息,又哪里用得上什么客房别院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。

    一处废弃的草院内,数伙人儿在这里驻足休息,篝火升起,互相交流着今日的观战心得,随着有吵闹的声音传来,而微微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喂,此地我火焰宗占了,闲杂人等出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没有毛病的话,十二点之前,大概还会有一章,抱歉,诸位可以明天再看,早点休息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