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夜下杀戮

第二百七十四章 夜下杀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寂静的破旧草院内,火堆四散,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,很明智的各自划分了区域。

    但随着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院子里数活儿人的目光都跟着汇聚过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本就弱不禁风的破旧木门,随着这一脚野蛮的踹开,哗啦啦进来一群武者,足有十数人,他们身穿红衣,大多都处在通神境修为,但有两人是地灵境,而且还有两名地魂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让破旧院子里的众人瞳孔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“火焰宗需要此地休息,诸位不想死的话就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环顾四周,大多都是一些通神境,地灵境的武者,远处角落里,甚至还有一个瘦弱年轻人带着孩子,再往里,则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女娃儿,身边跟着几个地灵境的高手,这让他微微意外,不过也无妨,这里他们的修为最高,就该由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“是火焰宗的武者!”

    终于,有精通人情世故的修者看到这伙人儿后,生出怯意,纷纷拉着自己的同伴离开。

    转瞬,这里就走的三三两两,仅余下了三伙人儿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离去,火焰宗的武者颇为满意,但为首武者火烈看到远处未曾离去的三伙人,脸色当即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左边升起的小火堆,有七人,那年轻的女娃修为达到了地灵巅峰,而起身边还有两名地灵巅峰强者,余下四人都是通神巅峰。

    看到女娃修为后的火烈暗自惊讶,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地灵巅峰,显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,火烈冷哼了一声,默认这七人在此休息,但当他看到角落里升起的小火堆,那里孤零零一人坐着,背影寂寥。

    火烈眸光一凝,认出了那人,是擂台上,挑战李少游的重剑狂。

    重剑门,就是一个小门派,根本不入流,但就是这么一个如蛮牛一般的家伙,将这个什么所谓重剑门撑了起来,简直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眼下,重剑狂伤了筋脉,但狂傲的性子依旧没有收敛,这让火烈不悦,他冷哼着走上前,一脚踢了一块石头,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重剑狂后背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不算响亮,但都听得清楚,一干火焰宗的弟子见状都“哈哈”大笑,火烈更是放声嘲弄道:“重剑狂,你都输了,还不回你的什么重剑门?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即便被挑衅,那背影丝毫没有回身的打算,声音闷声闷气,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哼,重剑狂,这里被我火焰宗占了,你去找其他地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火烈有意挑衅,他一直以来,瞧不起这个打铁的汉子也能有奇遇突破至地魂巅峰,如今受伤了,他怎会放过这个羞辱眼前人的机会,阴阳怪气地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“这里地方很大,你们可以随便找地方休息。”

    重剑狂显然没有会意,他回过头来,看了火焰宗众人一眼后,指了指破院内的其他地方,说道:“你们可以去那边休息!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是不是找死?”

    看重剑狂那傻里傻气的模样,火烈觉得有种被戏耍了的感觉,他恼羞成怒,一掌轰向**上半身的憨厚汉子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重剑狂因为受伤,猝不及防之下,当即被掀飞,撞在那早已被岁月侵蚀差不多的墙壁上,哗啦啦墙壁倒塌,他整个人都跌落其中,难以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重剑狂受伤了,他瞪大了眼睛,护住自己受伤的右手,怒视火烈。

    说实话,无冤无仇,他不知道眼前烈火宗的人为何要对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“哼,今天我要你知道,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,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火烈抱住自己的胳膊,一副鼻孔朝天,厌恶的看向重剑狂,他打心底瞧不起这等最底层的人,只是运气好罢了,哪里像他,依靠天生的资质,精进如斯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这是做什么,欺人太甚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小女娃看不下去了,她身穿红衣,正是当初与黄泉交手的龙千舞。

    龙千舞带着众多属下在这里休息,正巧看到火焰宗众人欺凌眼前的老实大汉,有些气不过,站起身来,冲他们理论。

    “小姐,出门在外,要避免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剑者见状,忙起身,拉了拉龙千舞,小声提醒,毕竟自己这边没有地魂境高手坐镇,而火焰宗有两名地魂境呢,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,两人不愿意多生祸端。

    “哟,哪里来的小丫头,口气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看戏的妖娆女子从火焰宗众人里站了出来,她妩媚动人,眉心一簇火焰标志,更显得魅惑天成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龙千舞看到突然出现的红衣妖娆女子,有些意外,因为刚才并没有发现她,但正直的女娃不会因此就生出怯意,她义愤填膺地怒声道:“这里是南晋王朝,你们怎么能欺负人呢,这位大叔说得对,院子有很大地方,完全足够你们休息,没有必要赶人。”

    一旁火烈闻言,看了红衣女娃一眼后,眼里闪过一丝杀意,他冷声道:“小丫头,让你们在此歇息,已是本大爷大发慈悲了,你们可别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里又不是你家,凭什么你能休息,我就不能!”

    龙千舞不知天高地厚,却要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哈哈”

    听到龙千舞这番言语,火烈突然哈哈大笑,连带着身边的众多火焰宗弟子也跟着“哈哈”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笑声过后,火烈的眸光看向龙千舞时,多了几分怜悯:“小女娃,你可真是不知好歹,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离开院子,否则就不用再想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敢!”

    看到众多火焰宗弟子露出凶光,龙千舞心底一个咯噔,但还是鼓足勇气斥责道:“如果你敢对我不利,我爹知道了,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?哈,这里是隐剑山山脚,来这里的人有数千之多,你死在谁的手里,即便是大晋人皇也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火烈冷笑着缓缓拔出背后的赤色长剑。

    “小姐小心。”

    一名剑者见状,忙挺身护住龙千舞,露出紧张之色,即便两人修为差距很大,那名剑者也丝毫不退却,他摸住剑柄的同时,对身后的几名护卫道:“快带小姐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谁也离不开!”

    火烈看到这不过小小地灵境的剑者,也敢对自己出手,冷笑一声,快速抽剑,“铿然”一声,长剑划出一道赤色剑芒,转瞬袭向剑者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不过短暂片刻,那名剑者就愕然发现自己胸口多了一个血洞,他看了看眼前露出凶残之色的火烈,不甘心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龙云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龙千舞看到龙云为了保护自己而被杀,露出悲痛之色,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火焰宗的人,真敢对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“保护小姐离开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见状,也奋勇冲了上来,可面对火烈这等地魂境高手,挣扎也是徒劳,只是一道快得不见影的剑光划过,那人的头颅也跟着落下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余下几人见状,纷纷怒吼着挥动手中兵器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火烈接连杀了两人后,凶性高涨,几个剑气起落间,就将余下四人一一斩杀,地面一片狼藉,血流遍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龙千舞眼睁睁看着守护自己的众多剑者被杀,惊得连连后退,但眸子里的怒色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“可恶吗?接下来就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火烈用嘴唇舔干长剑上的鲜血,一步一步朝眼前的漂亮女娃走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传来怒吼声,旋即哗啦啦倒落的土墙前,重剑狂挣扎着站起身子,看到火烈杀人如麻,愤怒不已,他勉强往龙千舞的方向走来,拦在她的前面,对火烈道:“这件事与他们无关,你要杀我就来吧,放过这个小姑娘!”

    “你自身都难保了,还想保住她?”

    火烈好像看到了天大的笑话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他长剑指向勉强站立的重剑狂,嘿声笑道:“说实话,重剑门在我眼里,根本不算什么,也早该解散了,既然你执意求死,那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“师傅,这群人太可恶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重剑狂与龙千舞陷入危境的时候,突然一旁传来稚嫩的声音,似乎也看不下去了,出言指责火焰宗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到义愤填膺的幼声后,火烈才猛然忆起还有两个人没有离开,他将眸子撇向一旁正在看戏的两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身穿紫色战甲,头戴麒麟面具。

    小孩坐在他的旁边,是一双罕见的紫色眸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找死吗?”

    龙千舞与重剑狂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跑不了,火烈转而将目光放在了这一对师徒身上。

    经过仔细观察,他才发现这一直默不作声的儒雅武者身上流转一股神秘气息,气息磅礴到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朝众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众人会意,纷纷围拢上来,将墙角边上的孩童与儒雅武者围了起来,那手中明晃晃的长剑在月色映照下,闪着森冷寒光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火烈才稍微放下心来,他露出狰狞的神色,冲天罗嘿嘿笑道:“我最厌恶别人说我可恶了,小家伙儿,虽然你很小,但这句话被我听到,也不能赦免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一个看起来装腔作势的年轻人能有多大本事,他也不介意多杀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火烈,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妩媚女子突然走来,拦在火烈身前,桃花眸盯住了头戴麒麟面具的儒雅武者,警惕非常。

    妩媚女子不同,她拥有地神初境的修为,也是这次火焰宗要加入隐剑山的依仗,但她只觉得眼前身穿紫色战甲的神秘武者看不透,让她心悸,也更加谨慎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围杀,明晃晃的刀剑释放凌冽寒芒,地麟没有理会,依旧嘴角含笑,同样紫色的眸子看向天罗,轻声问道:“你觉得该如何处理这群人?”

    随口一言,却要将众人性命交给了一个孩子……

    ps:好嘛,今天灵感比较充足,写的也蛮快,第三更送到,希望大家喜欢的给个订阅,给个推荐,给个收藏,给个月票,有问题,第一时间联系水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