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双尊败亡

第二百七十九章 双尊败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南晋剑道争锋如火如荼展开。

    大周皇朝,人皇突兀回归,使得百姓心中稍安。

    但镇守四方边境的七大神侯,五位被杀,弃尸荒野。

    除却东部边境神枪侯,北部边境无双神侯之外,全数被杀,一夕覆灭。

    而传闻杀人者,乃是黑白无常,浓雾鬼轿现身之处,国之重臣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人皇震怒,要彻查清楚,随着四尊前往追查,却意外发现幽冥殿之踪迹。

    幽冥殿,位于弃神山脉,神鬼难犯,终年浓雾笼罩,进入者,迷失异境,不得门生。

    弃神山脉外,驭风尊,战云尊,凝烟尊,霜寒尊,四尊莅临,破空而至,身后数百影神卫跟随,一股磅礴势力引动,落至弃神山脉外。

    山巅之上,众人登高凝望,却无收获。

    霜寒尊重伤初愈,随着五大神侯被杀,平日里玩世不恭的他首现凝重之色,道:“弃神山脉与修罗血海、无尽深渊、破碎魔岛齐名,其内诡异,不得门入,此举,怕有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凝烟尊跟着点头,赞同霜寒尊言语,并补充道:“此地阵法诡异,浓雾终年不散,一步踏错,便是万丈深渊,早有千年历史,此地,非是你吾能踏足之处,若真有幽冥殿足迹,此地吾等可派人固守,若有人出,将之拿下便是。”

    冒险是必要,但无谓的牺牲应当避免。

    驭风尊身为四尊之首,他闻言之后,转眸看向凝烟尊,战云尊道:“既是如此,你二人固守此地,吾等继续往他处追查幽冥殿下落,传闻其神秘难测,务必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凝烟尊,战云尊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驭风尊,霜寒尊旋即带领众多影神卫,继续往他处追查幽冥下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驭风尊霜寒尊率领众多影神卫离去,时至深夜,月色如水,隐隐有浓雾飘来。

    凝烟尊,战云尊突感气氛不对,登时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惊天巨响,伴随风云涌动,又见紫凤厉鸣。

    “鸣……”

    紫凤长鸣,与夜空下,携带无尽九幽地火,自浓雾中猛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那是何物?”

    凝烟尊凝眸一刻,就见远处风云涌动,浓雾飘来,隐约中,有黑白无常抬着鬼轿出现,一步一踏,四面八方也传来诡异风声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战云尊变色,他扬手,一道磅礴气劲化作白芒,轰向远处浓雾,欲要将之击溃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然随着浩瀚气劲临身一刻,突兀空间扭曲,磅礴气劲瞬间消弭,而后鬼轿被黑白无常抬着,越来越近,转瞬就至身前,“铛”的一声,鬼轿落地,杀语自四面八方而出:“无常到,送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“诡异,放肆!”

    心中不觉危机降临,战云尊杀意骤生,再扬手,磅礴气劲炸开,风云变色,可下一刻,一道紫芒冲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紫芒破空,气劲浩瀚,无处可避,战云尊抬眸一刻,变色之间就要抵抗,然紫芒恐怖,但闻“噗嗤”声响,气劲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的战云尊只觉体内真元狂泻,生命元力流逝,他不敢置信看向虚空,临死一眼,看到紫色幽凤化作一袭紫衣,头戴紫色凤凰面具,遮掩倾国倾城面目。只是一眼,战云尊体内真元爆冲,整个人被烟雾笼罩,旋即一声惨嚎,灰飞烟灭!

    “战云尊!”

    凝烟尊怒声,然为时已晚,不能改变的结局换不回已身亡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也该陪葬了……”

    虚空上,紫衣负手莅临,伴随恐怖幽冥地火席卷,转瞬覆灭凝烟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地火侵蚀,凝烟尊声音凄惨,悲恸,转瞬便焚烧殆尽,化作虚无,一丝魂魄也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四尊无双,幽冥殿出的刹那,双尊败亡,毫无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击杀双尊后的紫衣倩影还未落地,便化作紫芒落入鬼轿内,而后黑白无常起轿,回转弃神山脉深处,顷刻不见踪迹,随着幽冥消弭,浓雾散去,徒留满地血迹,再不见其他。

    “恐怖……”

    隐匿在暗中的血袍身影看到幽冥离去,顷刻击杀双尊,神情震撼。

    拿紫衣倩影是何人?修为竟如斯恐怖,双尊在其手中,不过一招湮灭。

    “看来,需要禀告吾皇!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血魔只得化作流光离开弃神山脉,若非他竭力隐藏,被幽冥发现,恐怕也免不了灰飞烟灭的命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血魔一路不敢停歇,化作流光,没入皇城之中,进入深宫后,来至藏龙殿。

    藏龙殿,已成人皇闭关之所,然此刻人皇早已易主,乃是魔武皇假扮,因有皇后娘娘苦心经营,方能如此顺利瞒过世人。

    甚至已经开始散布魔武皇被击杀消息,相信过不了多久,世人皆知,人皇无双,再败三百年前之魔武皇,取得罕世战绩!

    但此刻,苍龙殿内,金碧辉煌,威严无双,高座皇位,早已易容成人皇模样的魔武皇见有一丝血红光华缓缓飘来,微微睁开威严眸子,问道:“四尊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吾皇,查到幽冥殿之下落了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血魔现身,他心里依旧存有一丝忌惮,没有隐瞒,单膝跪地,恭声直言道:“幽冥殿果真深不可测,不仅有黑白无常以及上次魔主所见强者,内中更有头戴凤凰面具紫衣女子,其修为恐怖,单手击杀战云,凝烟而尊,着实可怕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脑海中回忆灭杀场景,血魔由衷感到忌惮,仿佛再次见到魔武皇之威能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高座的皇者微微动容过后,沉吟挥手道:“继续暗中关注,相信驭风尊,霜寒尊得此消息,会有更惊人举动。”

    是。“血魔拱手,旋即化作血雾消弭在原地不见。

    血魔离开后,藏龙殿上,虚空扭曲,皇后娘娘缓步踏出,她凝视眼前皇者熟悉面容,知道再也不是曾经的皇者,再也回不得过去,微一拱手后,声音不悲不喜:“掌夜使参见吾皇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你之身份—皇后娘娘,大周国母。”

    皇者不悦,出言提醒,警告道:“此为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“是吾皇……”

    身躯微微颤抖,收敛内心悲痛的皇后娘娘神情平静下来,行礼道:“不知吾皇接下来要如何行动?”

    “四尊曾是人皇得力助手,修为也有人道之境,实属难得,本皇之身份不容看穿,如今弃神山脉果真有幽冥殿存在,且斩杀战云,凝烟而尊,接下来便是驭风尊,霜寒二尊败亡之机,你继续大肆宣扬魔武皇伏诛消息,同时五大神侯被杀,需设法全数归根于幽冥殿,本皇会暗中与魔主,幽玄之主联手,设法镇杀弃神山脉之幽冥殿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。”说到此处,皇者微微一顿,问道:“无双神侯与神枪侯反应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二位神侯前者闭关,尚不知情,后者如今恐在震怒。”皇后娘娘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魔武皇沉默不语,他忌惮者,无非无双神侯,听闻其已破入道境,不知是真假,倘若如此,想要击杀,难上加难,考虑如今多个方面,他只得暂时放下二人,在此问道:“九大武君呢?”

    “回禀吾皇,灵武君,威武君,圣武君,人武君已决意投靠吾皇,至于其他五位……”皇后娘娘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意思明显。

    “哼!”皇者皱眉,如威如狱,杀意显露,轻吐四字:“全数镇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月明星稀,云雾遮掩,弃神山脉深处,早已破败的山海奇观消弭,取而代之的是宏伟神殿,任凭明月高悬,任凭冷风簌簌,神殿阴森不改,幽冥死气覆盖周遭,真是闻着惊惧,见者胆寒。

    幽冥殿内,诡异图腾如烈火之眼,使人头晕目眩,森冷阴寒之余,飘出大殿面目。

    幽冥殿上,余下众人齐聚。

    头戴紫凤面具的倩影,面覆云兽面具的刀者,以及幽龙面具遮掩的剑者,三人汇聚,是当下幽冥殿余下全部势力。

    在三人面前,巨台上,三个锦囊分列,紫色、白色、黑色、三色代表紫凤、云兽、幽龙三大强者。

    “地麟临行前,曾交代与吾,若幽冥殿生变,便开启锦囊,以紫色为首,各自交代三项计划,如今人皇突然回归,更有冒充幽冥殿,斩杀五大神侯之人,此举无疑栽赃陷害,是否开启锦囊妙计?”

    云兽负手,声音冷漠,未接令前,或许熟识,或许素不相识,但带上面具后,便是战友,志同道合,给予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“开启紫色锦囊吧。”

    紫凤幽幽开口,声音空灵动听,一双紫色眸子无法堪破身份,但她知道,一旦打开紫色锦囊,完成者,将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兽点头,挥手,锦囊悬浮,旋即破开,就见虚空扭曲,一行字迹显露虚空,散发金色光华,寓意命令下达:“扩充幽冥战力,以不变应万变!”

    字迹显露,意思明显,紫凤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地麟之意,要吾等继续隐匿,不宜燥进,同时继续扩充幽冥战力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云兽漆黑明亮如星辰的眸子凝视紫凤,道:“此事由你来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紫凤点头,旋即身化紫芒,顷刻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幽冥殿规矩,五冥宫,以地麟为首,绝对信任,不存嫌隙,此乃幽冥守则,亦为幽冥立足根本。

    地麟深受众人信任,所下达命令自不怀疑,云兽,幽龙静立不语,准备伺机而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