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南晋 剑者藏华

第二百八十一章 南晋 剑者藏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再说葬魂渊,身处神秘绝地,但凡进入者,心神皆会受到影响与压制。

    随着魔主与血魔脚步踏入,就见远处天际暗淡,无旭日皓月争辉,冷风簌簌,温度骤降,而随着临近,远处被冰山雪海覆盖的葬魂渊也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风狂啸,来自雪原裂痕,那蔓延死气的巨大裂缝中传出诡异声响,而在雪原上空,更有一道磅礴刀气镇压,终年不散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“此地便是葬魂渊了,魔主属下之前按照您的吩咐,在此地查探,最终才锁定这里,至于能否破开封印,还要看您了。”血魔拱手,面对那磅礴刀气,心有余悸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退开!”

    面对罕世刀封,无尽雪原,魔主神情凝重,挥退血魔,而后足踏雪地,凭空而起,携带无尽真元,化作一道黑色魔芒,直冲恐怖刀气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气劲临身,刀芒自有感应,身形幻化,成就一则刀神虚影,他挥手,刀气纵横而出,拦截魔芒,登时魔气溃散,强大余波冲击魔主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魔主闷哼一声,倒退数十丈,屹立半空,凝视白衣身影。

    就见刀芒化形而出的白衣刀神商子洛,眉头掩饰不住的杀意,白发翻飞,气息磅礴。

    “哼,只是一道禁制罢了!”

    魔主知晓眼前人并非真身,乃是留下的恐怖禁制,他冷哼,翻手间,黑芒再现,一口恐怖魔刀现身而出,旋即力劈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刀芒破空,迎向刀神商子洛分身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临近刹那,刀神眸光凛,杀意盛,旋即白芒迸现,震碎黑芒,而后不由分说,刀魂出鞘,化作天斩,斩向挑衅魔族皇者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恐怖力量爆冲,两股不容于世的力量交汇,登时雷霆敕地,刀芒破空,无尽气劲横扫寰宇,整座葬魂渊跟着震动。

    屹立不稳的血魔,凝视虚空两大强者交手,心中震撼莫名,留下的一道禁制,化形而出,竟能与魔主平分秋色,商子洛,究竟有多可怕?

    无人告知,亦无人知,刀气迸射,化作黑白两道光华,不断焦急,不断迸现,不肯放弃的魔主意在消耗商子洛化身的残存元力,欲突破葬魂渊,取得六层神魂。

    “天刀八字诀—回龙斩!”

    禁制化身虽无商子洛神识,但全凭数千年来积累战斗经验,知晓不能消耗,身形抽退刹那,再闻龙啸震天,旋即银龙乍现,携带漫天风雪化作千丈龙躯,张牙舞爪,咆哮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面对罕世绝学,魔主心中惊惧,却也全力以赴,他魔刀翻转,滚滚魔元应声而出,化作无匹魔威,震撼乾坤:“魔天御武—撼天一击!”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不留手,不留情,黑芒破空,引动九天魔雷降世,但闻轰隆作响中,雷化魔龙,撞向千丈银龙。

    “砰—砰—砰—砰!”

    接连撞击,接连崩碎,昏天黑地,风云急涌,当世无双强者交手,引动方圆百里震撼,葬魂渊无尽死亡之气化作的魂灵被这惊天气息扑面,全数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可怕,可怕!”

    观战的血魔,一退再退,直至退出百里外,他腾身半空,感受两股无可比拟的灭世之能,有种震撼。

    随着黑白双色渐渐消弭,两道龙躯跟着溃散,就见混沌之中,一道白衣身影倒飞而出,呕血不止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是魔主,魔主惊骇,不敢犹豫,化作黑芒,卷起血魔,离开葬魂渊。

    而在葬魂渊上空,击退魔主的刀神化身盘膝而坐,很快又化作千丈刀芒,覆盖冰原裂缝,不让魔主六成神魂脱逃。

    而在百里外,呕血的魔主退离,直至来到一处荒野密林,这里寒气渐渐消弭,也无葬魂渊的气息笼罩,魔主方才与血魔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“魔主……”血魔忙上去搀扶受创的魔主。

    “本座无碍!”魔主挥手,示意无妨,他心有余悸道:“商子洛果真恐怖,全盛时期留下的一道禁制,封印本座六层神魂,且能将吾击退,若他以完整之躯,神州大地,将再无敌手!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恐怖?”血魔惊讶,他知晓商子洛厉害,但未曾想,如此霸道,连魔主都惨白而回,须知,那只是一道禁制罢了!

    “回转皇城,葬魂渊只能再等一段时间,那禁制削弱后再来了!”魔主叹气,邃无邪之躯体始终不是魔躯,无法承受全部力量,而六成神魂不归,他连商子洛一道禁制化身都对付不了,何其可悲,何其可叹啊!

    魔主与血魔返回皇城疗养,两人化作锐芒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场争端结束,南晋风云再起。

    隐剑山,剑道争锋,依旧热闹非凡,但随着天虎上台,再无敌手,接连数日,败在其手上者,不计其数,人们对天虎声威,都很惊惧。

    已是第十日,头戴天虎面具的黄泉负手屹立擂台,擂台下,来自神州各地的剑者议论纷纷,却在无人出手。

    “此人太强,数日下来,接连战败数多剑道高手,若无意外,恐怕其将成为隐剑仙第五位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等人物,从未听闻,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,可怕可怕!”

    议论纷纷,纷纷猜测擂台上天虎剑者的真实身份,然而其面具覆盖真容,不为人所破,众人即便有心挑战,但面对这等可怕高手,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黄泉立身擂台,颇感无聊,这里高手虽多,但能与自己一决的武者,少之又少,前些日子有暗影还好,但暗影过后,尽皆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如此站在擂台上,黄泉总有错觉,自己好像被人当猴子一样观摩。

    越想越是生气,但他为了能够达到临时改变的目地,不得不勉励坚持,好在,这是最后一天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日上三竿,擂台上,再次出现挑战者。

    来人一袭紫色长袍,眉清目秀,颇为年轻,但一身剑意内敛,隐隐露出锋芒,让人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观战台上,本该主持擂台大比的饮命侯见来人上台,登时愕然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因为上台者,并非他人,乃是隐剑仙的二弟子,月藏华。

    月藏华行为已至人道顶峰,但数百年来,不曾突破,按道理而言,此刻的他也有七百多岁了,可看模样,仍与二十多岁的年轻剑者一般无恙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能否定其修为的恐怖。

    历经短暂意外后,饮命侯眸光冷了下来,他起身,沉声道:“师兄,此为剑道争锋,师尊择选弟子所在,你不能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吾为何不能参与?”

    来人高傲,月藏华闻言眉头一挑,挑衅似的看着饮命侯,略带几分嘲弄:“莫非怕吾识破其身份?”

    “身份?”

    饮命侯脸色变得更加阴沉,他看月藏华眉宇藏杀,显然有所针对,莫非其是斩杀十八剑宗的始作俑者?

    不对,月藏华怎会学得魔剑道?

    饮命侯暗自否定,却将询问眸光看向黄泉。

    黄泉是似有所觉,没有回头,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深邃蓝眸凝视月藏华,道:“吾不败无名之辈!”

    “狂妄啊!”

    “真是,连隐剑仙的二弟子都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下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从月藏华出现的那一刻,擂台下突兀变得寂静,谁不知月藏华在第二届剑道争锋剑道争锋时,便已名动天下,那时他才多大年纪?此刻时隔六百年,竟再上擂台,有些多日来看黄泉不爽的剑者幸灾乐祸,月藏华出手,哪有不败他之道理?

    “吾名月藏华,隐剑仙座下第二弟子,只要你能在吾手下走过百招,便算通过十日擂台!”

    不世出的剑者负手,凝视黄泉,说出这番话,确实能在其手上走过百招者,皆为顶尖剑者了,但他意不在此。

    “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月藏华的阴谋算计,黄泉冷语一瞬,剑指催动,登时剑芒流转,划出锐光,袭向月藏华。

    月藏华身为隐剑仙第二弟子,已臻人道顶峰,黄泉并无把握胜过,可若在其手中走过百招而不显露魔剑道,难!难上加难!

    因此,他果断出手,占取先机。

    “呵,愚昧!”

    眼见破空剑芒而至,月藏华眉头一挑,身形如轻鸿,往后方退去的刹那,剑指凝动,一道嗖的一声破空而出,与之相撞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初交手,只为试探,双方不肯尽出实力,攻守开阖皆在保留。

    “师兄之意,在于逼迫黄泉使出魔剑道啊!”

    饮命侯起身凝视战局,眉头微蹙,只要黄泉暴露身份,之前那些散播的留言,会顷刻湮灭眼前剑者,究竟是谁在暗中谋划?

    是月藏华吗?

    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一者,月藏华生性孤傲,不屑阴谋算计,怎会层层连环。

    二者,月藏华不曾与魔剑道接触,更没有理由模仿杀人。

    那这一切,究竟是谁在算计?

    此时的战局,随着沉思,转眼流逝,不消片刻,数十招已过,两人剑式精妙,不出剑,已让众多观战者眼花缭乱,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“为何还不出剑?”

    不断交手,月藏华步步紧逼,冷笑噙于嘴角,他之目的在于让黄泉出剑,只要出剑,鬼神诀将会暴露其身份。

    一进一退,进者步步紧逼,退者步步后退,直至退到擂台边缘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眼见身形坠落,黄泉冷喝一声,真元灌注,剑芒破空,而后腾空而起,腿携劲风扫向月藏华面目。

    先是剑气,紫衣从容躲过,又遇腿风,他右手挡在面颊,旋即紫芒璀璨,将之震开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黄泉则趁势翻转而出,与此同时,握住身后剑柄,但闻“铿然”声响,锐芒出鞘,风云涌动,化作紫芒破空,斩向月藏华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神锋出鞘的一瞬,释放幽冥死气,紫色光华如催人命芒,席卷而来,这让月藏华意外:竟不是鬼神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