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世剑决

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世剑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剑是好剑。

    人,是剑道之巅。

    在紫芒现世的一瞬,锐锋破空,划出生死黄泉路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这一剑,紫锋威力惊人,瞬间洞穿地面,若非月藏华躲避及时,恐怕就要中招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竟还有其他手段。”

    不明眼前天虎背后神锋何时出现变化,月藏华冷哼一声,为逼迫黄泉现出真面目,不再留手,他招手,虚空扭曲,但闻剑意争鸣,刺耳至极,神锋出,如寒霜蔓野,卷起一地涟漪,温度骤降的瞬间被绝顶剑者瞬间握住,而后斩出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交错而出,擂台瞬间四分五裂,惊得观战者连连后退,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远处,观战的众人纷纷退避,而在小山坡上,天罗与地麟同样在看戏。

    看到黄泉拔出紫色神锋,他转眸好奇问道:“师傅,那口剑不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哈,借他用用罢了。”

    地麟轻笑,抚摸天罗小脑袋,早在先前,为防止黄泉身份被看穿,他便与其交换佩剑,此刻的鬼神诀不在黄泉身边,而是在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只是令人意外,月藏华竟真的知晓黄泉身份,虽是轻笑,地麟也有些担忧,眸光锁定黄泉,喃喃自语道:“现在,就看黄泉几分本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擂台上,争端四起,四分五裂过后,余下一片沙尘掩目。

    黄泉挥剑不语,全神灌注,式式精妙凌厉,剑气纵横而出。

    月藏华锐芒翻转,银芒迸现,如月之浩瀚,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又是数十招扫过,此刻的黄泉转攻为守,护住己身,但求不被堪破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还有十招,此战天虎要胜了!”

    观战的饮命侯添油加醋,要刺激月藏华,为黄泉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岂料,月藏华闻言,剑锋突转,变化无端,竟瞬间提了数个档次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面对剑者不留余地,黄泉接连挡下数道剑气,一味防守,也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还能撑到几时!”

    “撑到百招过限为止!”

    竭力防守之,随着一剑挡下月藏华后,他身形巧转,一跃九天,与此同时,剑锋毕露,银芒化形而出:“剑引霜龙至九天!”

    绝式出,霜龙啸动,天地皆惊。

    “初阳燎空!”黄泉不语,覆盖在面具下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:开玩笑?当真以为除却魔剑道,吾没有其他招式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霜龙出,昊阳升,撞击一刻,天地震撼,风云变色,草木摧折之余,众多观战者再被横扫数里之遥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两人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天虎如此强大,能与月藏华交战至此!”

    诸多观战剑者震撼,神秘剑者的手段超乎想象,那股纯正昊阳之力,简直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!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气浪翻滚,月藏华身形巧转,屹立半空一刻,再运绝式:“寻龙踏海吞千山!”

    剑锋指,大地隆动,在其背后,无穷真元汇聚千山万重,有龙影咆哮,有海浪吞天,转瞬覆盖一切,这股天地大势镇压擂台上的沉默剑者。

    “五阳燎原!”

    面对月藏华无可避退的一击,黄泉剑锋转,无尽道火自虚空丛生,化作五轮晨曦耀目,火舌吞吐天地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砰!”

    浪可吞天,晨曦焚天地,不断撞击过后,天地崩毁,隐剑山上肉眼可见形成无尽波纹扩散,震撼的山体隆隆作响,仿佛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被气浪冲击,有所保留的黄泉闷哼一声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倒退数十步,他剑锋贯地,抑制身形,此时虚空之上的人影再次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隐剑式—滅剑!”

    眼见天虎剑者受创,月藏华毫无保留,再运无上绝式,传闻中的隐剑道应声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隐剑道,本为隐剑仙之绝学,天下少有,其传承者只有四人,月藏华修炼数百年,早已融会贯通,为逼迫黄泉显露真实身份,滅式出,登时寂灭气息蔓延,仿佛尘世静止,再难动分毫。

    被气息锁定,寂灭令人心悸,黄泉眸中杀意一闪而逝,九阳天诀,乃是太白剑阿罕世绝学,但很可惜,他只修炼至五阳境界,而且没有极道神锋加持,五阳出,已是极限,断无再胜之理。

    但魔剑道一经施展,必会被认出,他陷入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短暂犹豫,杀招临身,黄泉不再犹豫,剑诀展开,强行催动六阳之力:“六阳焚夜!”

    不顾体内伤创,他极招再催,欲要突破境界枷锁。

    然而六阳出现刹那,其体内真元狂泻而出,他终究不是墨白,无法以极道神锋为根基,施展九阳天诀真正的威力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体内伤创加重,黄泉嘴角再次溢出殷红,他不言语,高举紫锋,登时“砰”的一声,六阳环绕而出,晨曦耀目,璀璨至极,配合天际昊阳神辉之力,首现六阳之奇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滅剑出,本以为有取胜之能,但六阳旋转,化作无匹昊阳之力,震撼一方天地,饶是他以滅剑为根基,也难以缨锋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剑锋颤,天地动,气浪翻滚,草木皆摧,隐剑山登时摇晃不已,恍若遭遇灭顶之灾,有山石滚落,坠下高峰,有修为弱者被气浪扫中,翻滚而出,方圆数十里,顿时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璀璨夺目隐去刹那,紫衣翻腾而出,再跃九天,他嘴角溢出鲜血,眸光惊骇的凝视地面,但很快,杀意更盛,沉声道:“这一招,要你性命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他俯冲而下,化作白芒,斩向硝烟散尽,现出身形的天虎剑者。

    但这时,随着剑气临身一刻,黄泉身前出现一道身影,怦然一声挡下月藏华。

    月藏华一击不得过,倒退而回,落至地面,看到是饮命侯,不悦道:“师弟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师兄,百招已过,天虎过关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恍惚不觉间,原来百招已过,月藏华犹豫再三,凝视受创的黄泉,冷哼一声,转身化作流光离去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得也快,施展神威后,使得数千剑者动容惊叹,但他们更佩服此刻擂台上屹立的剑者。

    能与月藏华战至如此,未来前途无量!

    “你无碍吧?”

    目送月藏华离开,饮命侯扶住黄泉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并无情义,但合作,不容破灭。

    “无事!”

    黄泉摆手,声音虚弱道:“多谢你拦下月藏华,吾需要休养恢复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方才师兄有言,能在其手中过百招者,便是师尊第五位弟子,既然天虎撑下,那便再无明日之战了,剑道争锋,此刻结束!”

    饮命侯挥手,吩咐远处隐剑山弟子冷声道:“送客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带着黄泉化作流光,往隐剑后山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场剑道争锋,历经九日,随着月藏华的出现,一切改变,众多剑者感叹不已,本以为有机会入选,哪曾想到,会有这般恐怖存在,竟能与月藏华过上百招。

    他们自信不敌,也不觉得惋惜,而且观看了一场受益匪浅的剑道对决,此行足矣。

    数千人浩浩荡荡,在隐剑山弟子安排下,三五成群,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争锋结束,地麟轻抚小天罗脑袋,带着他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山下,绵延山路不断,密林更是数之不尽,小天罗好奇抬头看向地麟,问道:“师傅,接下来,咱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?”地麟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天罗仔细认真想了想,最后还是摇了摇脑袋,看模样,很可爱。

    地麟沉吟片刻,道:“不如再带你往北荒一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北荒,那是什么地方?”小天罗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你值得经历的国度!”地麟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旋即,他挥手,一道金色光华流转,旋即破空而去,目标正是隐剑山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他再次轻抚小天罗脑袋,而后两人化作紫芒,离开南晋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隐剑山后山上,饮命侯扶着黄泉坐下。

    黄泉盘膝而坐后,松了口气,感叹道:“你这师兄下手狠毒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,吾也颇为意外。”饮命侯微微一怔,沉吟片刻,询问黄泉道:“你认为,有可能是吾这位师兄所为吗?”

    “若如此耐不住寂寞,又怎会设下连环杀计呢。”黄泉摇头打消饮命侯疑虑,挥手道:“你先离开吧,吾需要修整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饮命侯知道黄泉需要休息,当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饮命侯离开不久,天色暗淡,夜幕降临,旋即听闻破空声响传来,黄泉抬眸,就见云雾中,一道金芒随即而至。

    黄泉伸手,收起金光,很快消弭,半晌后,他才撇了撇嘴,不悦道:“走就走了,还留下这么个玩意儿,难道是想以两口神兵换吾鬼神诀?嘿,赚了!”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鬼神诀乃是御苍玄当年成名之神兵,在南晋屡造杀业,人们印象深刻,若鬼神诀继续留在他的手里,那必然会被察觉,届时,他面对的将是更多敌人。

    而显然,地麟知道,他承接地麟令时的这口紫麟剑并不适合黄泉,因此再留下一口神兵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