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边境危机

第二百八十三章 边境危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周皇城,氤氲依旧,象征如日中天,然而此刻内中变化无端,早已非是往昔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已至深夜,皇城守卫依旧谨慎,四下巡逻。

    藏龙殿,被阵法守护,外人不得门入,不得其听,不见其人。

    内中,血魔拱手屹立一旁,魔主盘膝而坐,而在一旁,魔武皇为其疗伤,血元覆盖大殿,全数没入魔主体内,辅助其修补受创之躯。

    终于,魔主重重呼出一口浊气,将体内沉积的刀气排出,他整个人轻松不少,但面色更加沉重了。

    “本座从未想过,商子洛竟有如此强大,比之两千五百年前,天壤之别了。”魔主神色沉重,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要如何?”魔武皇不理会魔主感叹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道禁制,还需过一段时间,待得其削弱一些,再前往,同时血魔可准备一些生灵血祭,本座可利用血炼之法,破除禁制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显然,魔主已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血魔闻言,拱手化光离开准备。

    藏龙殿上只余下两位皇者。

    半晌,魔武皇负手沉吟道:“既然葬魂渊之事告一段落,那你便随本皇联合幽玄之主,斩杀无双神侯,以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无双神侯?”魔主皱眉问道:“这是何人,值得你忌惮?”

    “无双神侯乃是墨白生父,其早些时日就已至人道顶峰,听闻有突破道境的可能,且与人皇关系匪浅,本皇不容许出现任何威胁,将之灭杀,是最好选择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虽被镇压,但无双神侯事迹,他也略有耳闻,十八岁便已无敌大周境内,之后远赴北部边境,镇压北荒多年,更是在那结识一名女子,传宗接代,成就了如今白衣神策墨白。

    这等存在,绝不可能留,最好能擒下他,因为他隐隐有预感,墨白恐怕还在暗中算计什么,倘若有无双神侯作为威胁,将会使墨白忌惮,从而省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魔主闻言沉默不语,他突然觉得体内有一种错觉在异变,让他心生抵触之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魔武皇见魔主面色不对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事!”

    强行压抑那股不安,魔主凝视魔武皇,点头道:“本座帮你铲除无双神侯,但事成之后,要助本座夺回葬魂渊被封印的六成神魂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笑着点头道:“你与本皇关系匪浅,这等事情,无须多言,本皇也会全力协助,本皇已发信幽玄之主了,咱们准备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魔主点头,两人破开虚空,很快消失在藏龙殿内。

    魔武皇不担忧被识破,因为有皇后娘娘在此坐镇,这让他省去不少心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北部边荒,刀风凌冽,划破面部。

    城主府内,精致别院中,彩阳夫人与北冥雪在院中歇息。

    北冥雪倾城之姿,又乖巧懂事,深得彩阳夫人喜爱。

    但彩阳夫人最近眉头紧锁,有不安之意。

    “干娘,您最近不太开心啊?”

    北冥雪走上前,揽住彩阳夫人胳膊,撒娇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知为何,最近总是觉得有事发生,也不知白儿现在过得如何……”彩阳夫人有些溺爱的看了北冥雪一眼,叹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应该无事吧。”北冥雪因协助开启幽冥殿,从而使得自己元气大伤,短暂时间内,难以恢复,连带着占卜之能也出现问题,但考虑到幽冥殿势力,加上墨白所排布,她摇头道:“墨白足智多谋,加上如今形势稳定,他不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不过了。”彩阳夫人点头,却是轻轻抚摸北冥雪香肩,意味深长地笑道:“最近看你也为白儿操心不少,不知你觉得白儿为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北冥雪闻言,脑海浮现过往情景,他从未见过如此年轻却天资卓越之人,且年纪轻轻,就出现那般饱经风霜的眼眸,令人疼惜,却总是装模作样,不以为意,仿佛一切都能解决,但其中付出多少,谁又能知呢?

    她轻叹一口气道:“雪儿只觉得墨白背负太多,未来也将承担更多,对他的不放弃,雪儿很敬佩,倘若有可能,雪儿也愿意帮她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真诚,也让彩阳夫人动容,但她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了,笑呵呵道:“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,总觉得你与当初的我有几分相似之处,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的缘故,总是不知不觉话多了几分,你可愿意听我讲讲一些陈年旧事?”

    “干娘请讲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点头,坐在她的身边,她也觉得彩阳夫人很亲切,一种莫名的感觉,不知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彩阳夫人笑着点头,一双美丽的眸子里,闪过缅怀之色,她幽幽开口道:“当年,我与云逸相遇,也是偶然,那时我因为受伤,昏迷在北部边荒的一条山道上,那里有很多妖魔鬼怪,每至深夜,便挑路人而食,我一个人跌跌撞撞,脑海里空白一片,在遇到一个由狼修炼成的狼妖后,他要将我抓住吃掉,是云逸出现,他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干爹?”

    北冥雪看彩阳夫人回顾模样,觉得有趣,没想到彩阳夫人与墨云逸是这样相遇的,虽然俗套,却很真实。

    彩阳夫人点头笑道:“呵,我还记得他年少轻狂,有一身绝世修为,他将狼妖击杀,把我带到了山上,并且为我疗伤,那时他问我是谁,为何来到这里,但我一个失去过去记忆的人如何知道自己来自何处?无奈之下,他带我回转边荒,后来,我才知道,他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,便已成为大周名震天下的无双神侯,云逸将我带到边荒,我二人日久生情,但因当时战乱频频,他无暇顾及我,便派人送我回大周,此后我二人再相遇,一年也只有数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彩阳夫人有些失落,她叹声道:“没过多久,云逸回来,带回了一个婴儿,那就是无踪,他希望我能好好照顾,待他如亲子,我并没有抚养过孩子,也是请教了很多人,才勉强将无踪带大,人皇赐婚我与云逸,我二人结为夫妻后,他便带我回了边荒,一年后,白儿诞生,但那时又传闻出现紫薇帝星,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,再后来,为保护我母子二人,云逸就将我与白儿送回皇城,此后团聚甚少,直至最近,白儿在皇城闯祸,我才得以来到此地,可即便数月过去,依旧不见云逸出关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彩阳夫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北冥雪也听了个大概,不知彩阳夫人所指为何。

    终于,半晌后,彩阳夫人收拾心情,呵呵笑道:“这些陈年旧事,也没什么新奇,只是觉得一个人责任越大,他能照顾身边的人时日越短,虽然我时常埋怨,但想到云逸是为了护住大周百姓,减少战乱伤亡,让更多人过上好日子,也就渐渐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儿年纪轻轻,功绩已经不逊色他的父亲,我只担忧,白儿以后成家立业,谁又能为他分忧呢……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叹气不止。

    北冥雪却是俏脸微红,聪慧如她知道彩阳夫人言下之意是希望墨白能与自己关系更加亲近,也是因为彩阳夫人实在喜欢自己,可她能吗?

    她虽对墨白有好感,但也仅此而已,不为其她,只身份这一层,就注定她与墨白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美眸里的失落一闪而逝,北冥雪抬眸轻笑道:“干娘放心,未来,我会好好帮助墨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好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微微一怔,知道北冥雪婉拒自己,可她也不生气,因为她好像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,她感叹道:“人啊,总是有太多苦衷,放心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北冥雪微微一怔,乖巧点头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两人聊天之际,城主府外,突然传来震天巨响,伴随天摇地动,惨嚎不断,使得院落内的两人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北冥雪起身,突然察觉有恐怖力量传来,让她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“母亲,外面有强者杀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疑惑间,墨无踪现出身形,从虚空落下,他衣衫碎裂,嘴角染血,忙对彩阳夫人拱手道:“母亲,你与雪儿姑娘快些离开,孩儿在此挡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无踪,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墨无踪脸上带有血迹,彩阳夫人颇为心疼,她忙走上前,拉住墨无踪的手道:“究竟发生了何事,你如此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一些捣乱之人罢了。”墨无踪微微一笑,但心中苦涩,他不想让彩阳夫人知道真相,只得劝离。

    “干娘,既然无踪哥哥都如此说了,咱们快些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知道,来人绝不似墨无踪的轻描淡写,是少有的高手,她要带彩阳夫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,你要小心,前往不能逞强。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,留在此地也是添乱,两名婢女跟随,要带彩阳夫人与北冥雪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都走不了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众人要离开之际,虚空突兀隆动,紧接着一道绝世魔影化形而出,引动风云变化,虚空被血色覆盖,恐怖无边。

    魔武皇负手屹立半空,凝视院落中的众人,眸光锁定在北冥雪身上,微微一怔,他察觉到此女身上有一股特殊气息流转。

    “你们离开,这里吾来挡住!”

    墨无踪见状,不敢留手,他挥手间,虚空扭曲,黑色神枪再现,欲要拦下魔武皇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

    天壤之别,造就不可跨越的差距,魔武皇见区区地神初境,也妄想拦下自己,当即冷笑,一掌横推而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魔劲袭来,震撼寰宇,轰向墨无踪。

    “裂地乾坤!”

    面对不曾见过的对手,面对恐怖无边的魔者,即便不敌,墨无踪也要血战,但闻怦然一声,毫无抵抗能力,墨无踪倒飞而出,嘴角鲜血溢出,撞在院子围栏上,整个人很难再起身。

    “无踪!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见自己一手养大的义子受创,美眸里露出悲痛之色,却被两名侍女紧紧护住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便是墨白生母了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眉头一挑,就发现彩阳夫人的重要性,果断出手,要拿下这位美妇人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受创颇重的墨无踪见魔武皇要捉住彩阳夫人,他怒吼一声,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,再次一跃而起,挡下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大口呕红,墨无踪身形倒飞,可在即将坠落一刻,他眉心处的那道火云印记突兀产生变化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火云印记生出变化,突然释放无边怒火,席卷而出,将他整个人包裹,旋即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将他整个人笼罩,气息竟缓缓攀升。

    “嗯?此子体内设有封印?”

    魔武皇察觉墨无踪异常,不敢大意,再出手,携带无尽血元,要结束眼前白衣性命!

    可很快,他又失算了,因为此刻虚空变化,在血元凝聚的刹那,血色虚空缓缓暗淡,有五颜六色的光华破除阴霾,映撤天际,紧接着一道磅礴剑气贯通天地,自虚空坠落,袭向皇者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希望大家支持正版订阅,本书网首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