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五剑少

第二百八十四章 五剑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剑芒贯通天地,释放无尽威能,要镇压皇者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面对来自九天的威胁,魔武皇收纳血元,旋即一掌轰向坠落的赤色剑芒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地裂山崩,别院内,顿成一片狼藉,整个城主府,如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而此时外面,不断有惨嚎声响起,众多守卫身亡,被击杀,不留丝毫余地。

    气浪翻滚过后,魔武皇稳住身形,就见刺透阴霾的五颜六色化作五道光华落地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化作五道年轻身影,缓步而出。

    五人模样年轻,神情平静,但修为已臻地神巅峰,气息磅礴,剑道意志蔓延,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“是五剑少!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流光破空,魔主出现在魔武皇身侧,他与邃无邪共用一体,自然也拥有邃无邪的记忆,眼前五人不是其他,正是当初天剑阁内隐匿的五大剑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虚空之上,红衣剑少凝眸,翻掌间,赤芒再现:“黑衣,白衣,去救下夫人!”

    说罢,他瞬间出手,化作恐怖锐芒,袭杀魔武皇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而出,面对高绝剑式,魔武皇一时受挫,身形倒飞。

    “吾来助你!”

    魔主见状,果断出手,欲要一同轰杀红衣剑少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你没有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但行动刹那,一道青芒闪过,就见青衣剑少持剑杀来,速度极快,招式凌厉,虽不能败两大皇者,但足以挡下片刻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呢!”

    被快剑连连攻击,魔武皇怒声问道,因为此刻,幽玄之主还未出现。

    “他正挡下外围无尽边荒大军!”

    避过青衣剑少的一剑,魔主回应魔武皇,但体内一股莫名情绪作祟,让他无法发挥全力,心中恼怒,同时一掌轰出,击打在青衣剑少冷锋之上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剑意争鸣,青衣如惊鸿掠影,倒退而回的刹那,屹立半空,手捏剑印,抚住剑身,登时真元爆冲,青芒扰乱天地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剑动玄黄!”

    “天真,魔天御武—山河崩毁!”

    剑芒冲霄,魔元强催,交汇刹那,混沌一片,旋即青影倒飞,化芒而去。

    “赤色风暴!”

    眼见青衣撤离,红衣剑少也不犹豫,剑诀运转,天地染红刹那,赤芒化数百丈之长,涌向魔武皇,而后他也趁势化芒而退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魔武皇挥手,拦下剑芒,惊天动地过后,满目烟尘散去,就见院子里,已空无一人,这让他恼怒:“追!”

    说罢,魔武皇负手而行,追杀五剑少与彩阳夫人等人。

    “你太鲁莽了!”

    魔主要叫住他,但后者已破空而去,他有心无力,与此同时,体内那股异感更趋强烈,让他屹立不稳,只得落地,盘膝而坐,强行以神魂之力镇压体内蠢蠢欲动的邃无邪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邃无邪,徒劳挣扎没有任何用处,一念之间,被本座占据躯体,还妄想翻身吗?”

    “此地不是你该来之处,这里有吾看重的人!”体内传出邃无邪的声音。

    魔主不悦道:“本座要做的事,没有人能拦得住,你也不例外,好生安分,否则,本座会让你形神俱灭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你何必等到现在?只要你离开此地,帮吾杀了盛华年,这副躯体便是你的!”邃无邪声音虚弱,却兀自不屈。

    魔主沉吟片刻,起身道:“好,你老实安分,本座会帮你斩杀盛华年的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,只能暂时妥协,凝视天边,沉默不语,他相信以魔武皇的修为,五剑少也难是对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路疾行,荒山野岭,夺出生路,黑白双少护着彩阳夫人,北冥雪,以及昏迷的墨无踪,有两名侍女也紧紧跟随,一行人往密林深处而行,要躲过皇者追杀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心中惊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吾等受神侯恩惠,特来报恩的。”白衣剑少冷漠回答道。

    报恩?

    彩阳夫人不解,但时间已经不容许她继续思考,黑白双少护住众人,一路疾行,很快消失在野岭深处。

    红衣剑少,青衣剑少以及未曾出手的黄衣剑少,三人一路且战且退,阻拦魔武皇步伐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高手交战,地裂云飞,草木摧折,遭受无情打击,所过之处,尽皆成为焦土。

    半空的魔武皇帝血握在手中,以一挑三,不落下风,但三剑少配合默契无间,他想要斩杀三人,也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真是愚昧的人类!”

    魔武皇帝血横扫,击退红衣剑少,愤怒至极。

    红衣剑少口中呕红,却无大碍,赤芒旋转,释放凌冽剑气,接连扫向魔武皇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帝血挥舞,滴水不漏,将剑气全数挡下,然身侧空门显露之际,青衣剑少化锐芒而出,斩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击得手,魔武皇不得不退,体内真元紊乱一刻,又遭逢黄衣剑少袭杀,避之不及,登时肩头染血。

    这让皇者更加愤怒,他帝血高举,无尽血元迸射而出,登时风云涌动,八荒动容。

    “帝八式—回龙天落!”

    绝式催,血龙狂啸而出,扫向三剑少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面对皇者怒火,红衣剑少不敢大意,倾尽一身真元后,千丈剑芒瞬间起落,斩向血龙,与之相撞过后,磅礴伟力席卷四面八方,方圆数十里尽皆湮灭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气浪翻滚中,红衣再次吐血,但在青衣,黄衣两人斩出剑气的掩护下,瞬间撤离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接连挡下双少的攻击,待得硝烟散去,魔武皇再抬眸时,竟已无一人,他帝血敕地,爆发出恐怖威力,怒声道:“可恶,本皇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红衣泣血,双少搀扶,最终落至约定好的深山密洞内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无碍吧。”

    黑白双少看到洞外有人影步入,是受创的红衣剑少,当即变了脸色,四人将红衣剑少安放好后,便运功为其疗养。

    登时,黑、白、青、黄四色光华将之包裹,伴随真元滚动,最终让红衣体内魔劲渐渐消弭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重重呼出一口浊气,红衣剑少缓缓睁开眸子,看到四双担忧的眼眸,他挥手道:“吾无碍,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后,走向洞内休息的彩阳夫人,微一拱手道:“红衣剑少拜见夫人,吾等曾被神侯所救,这些年来,一直想要报恩,却不得机会,今日突然接到密信,方才赶来,好在及时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见红衣剑少年纪轻轻,一身正气凛然,倒也放松不少,不过他看到还在昏迷的墨无踪,美眸中担忧不减,忙急道:“不知几位,能否救救我家孩儿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红衣剑少好生安抚后,这才走向躺在一旁的墨无踪,他伸手为其把脉,却险些被一股灼热之能伤到,他运转真元,护住己身,仔细查探墨无踪过后,才放下心来,拱手对彩阳夫人道:“小侯爷体内拥有一股庞大火能,不知从何处而来,显然是遇到危机自行释放,保护小侯爷,现在已经有渐渐稳定的趋势,相信很快就能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见墨无踪悠悠转醒,他看到自己身处莫名山洞,忙挣扎起身,直到看到一旁彩阳夫人安然无恙,这才松了口气道:“母亲无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没事,你平安就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墨无踪醒来,彩阳夫人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下,她担忧问道:“可还觉得哪里不对劲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踪查看自身变化,意外发现自己已经突破至地神初境了,这让他很是意外,他抬眸看到山洞里的五个陌生剑者,有些警惕道:“诸位是何人?”

    红衣剑少闻言,与四剑少面面相觑,最终无奈,只得再次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墨无踪得知五人与父侯有关系,这才松了口气,可他听到是因为一封莫名来信,方才及时救援,眉头微蹙,道:“不知信从何来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红衣剑少微微摇头道:“不知,送信之人很小心,吾等未看到其人,但想必是不想暴露身份的人物吧,总之,夫人小侯爷平安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点头,他起身,对五剑少拱手感激道:“多谢五位剑者相助,墨无踪以后定当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就无须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黑衣剑少孤傲,摆了摆手,站出来问道:“不知那些强闯而来的是何人,为何要对付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墨无踪闻言犹豫,他也不知此强大敌人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红衣剑少却道:“听闻无邪被无尽深渊破封而出的魔主占据身体,方才交手,吾也看出几分,那皇者想必便是三百年前便名闻天下的魔武皇了。”

    “魔武皇!”

    墨无踪闻言,思索片刻后,露出震惊之色:“人皇前些日子出现在边荒,当时受创,没过多久,传出人皇回到皇城的消息,且已将魔武皇斩杀,此刻魔武皇再出,难道一切有误?”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不愿相信,一代皇者会身陨。

    一旁青衣剑少叹道:“有时候,传言不可信,需见到其人啊,而且前段时间,大周传出五大神侯惨死,恐怕也是魔武皇所为,大周境内,一场无名风暴在酝酿,于神侯而言,需要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但此刻义父在闭关,他们会不会前往化天峰?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无踪就要往外走去:“不行,要尽快通知义父,避免被魔武皇等人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此刻你伤还未痊愈,不宜前往。”

    红衣剑少拦住墨无踪后,转头吩咐黑白双少道:“你两人去化天峰,想办法通知神侯,但要切记,避免与魔武皇等人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黑白双少点头,旋即化作流光,往化天峰赶去。

    目送双少离开,墨无踪微微惨白的面色也露出祈祷之色,喃喃自语道:“希望一切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