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隐剑仙踪绝人间

第二百八十六章 隐剑仙踪绝人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夜后山,剑者交锋,月藏华、黄泉,两名不世剑者,再次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今日,就让吾看看,你有多少能耐吧。”

    头戴天虎面具的黄泉冷笑一声,紫锋杀千里,恐怖锐芒直袭月藏华。

    “天真。”

    月藏华自最初意外回归淡然,神锋流转璀璨光华,与之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叮”

    剑意争鸣,黄泉趁势而退的刹那,一跃九天,真元澎湃,眸光转杀,剑诀再起:“魔剑道—星流!”

    “你果真是黄泉。”

    魔剑名招出,月藏华变了脸色,沉元纳气,猛然一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星流漫天,无尽剑气汇纳,不断穿梭而过,月藏华瞬间被破功,剑气临身,划破衣衫,脸色也划出血痕。

    “哼,隐剑式—滅剑!”

    短暂失利过后,月藏华剑诀运转,紫芒漫天,笼罩周身,天地大势如浩瀚汪洋,尽数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暗月!”

    黄泉不语,紫锋流转,玄黄异彩不断,魔剑道第二招应声而出,瞬变万千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地裂云飞,后山瞬间炸开,整个末日愁惨之景。

    “强大!”

    被气浪掀动,饮命侯倒退数步,暗道两人手段之强,自己全无胜算。

    “四师兄,现在我等该如何!”

    两人交手,完全不像比试,更似搏命,那隐剑山弟子急问饮命侯。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。”饮命侯负手不语,凝视战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局中,月藏华即便运用滅剑,依旧败退,嘴角溢出殷红,再观黄泉也不好受,他鲜血溢出,但紫眸更冷,手中紫锋翻转,凝视眼前白衣,冷笑道:“怎样?可还有一战之力?”

    “乐意奉陪!”

    月藏华神剑高举,真元灌注,磅礴力量贯通天地,化作无匹剑芒:“隐剑式—破剑!”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殒日!”

    面对月藏华提元再攻,黄泉运转魔剑道第三式,殒日出,月夜瞬间黯淡,一股死亡气息自四面八方涌来,让人无以为继,他沉喝一声,携带无尽死气攻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殒日出,破剑吟,双强交汇,登时山河变相,风云急涌,光华大盛一刻,就见月藏华倒飞而出,口吐殷红不断,命如风中残烛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黄泉虽重伤,却兀自提剑,身形下一刻化作紫芒斩向月藏华。

    “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紫芒临身一刻,暗中的人再也无法坐视不理,随着那威严苍老的声音响起,隐剑山后山登时陷入静止,紧接着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黄泉只觉周遭夜色开始褪去,缓缓变为白昼,而随着光华变化,周遭一切也都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后山褪去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处神秘异境。

    异境内,鸟语花香,万里无云,晨曦高照,而远处云海万千,形成浩瀚之境,有氤氲紫气弥漫,扑鼻香气不断,宛若仙境。

    此时,随着他足踏落地,手中的紫芒也被迫收起,而已经落败的月藏华则是勉励起身,神情恭敬。

    “这里,是何处?”

    黄泉皱眉询问,下一刻,他便注意到那巨大红叶树下,有一盘膝而坐的老者,老者须发洁白,仙风道骨,坐在一块洁白玉石上,仿佛枯化一般,没有生命气机,但又似融于天地,无所不在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月藏华收起兵器,朝树下老者拱手拜道。

    “藏华,你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声音苍老,微微挥手,月藏华不敢逗留,恭敬应下,缓缓退出异境。

    随着月藏华离开,异境之内,仅余下黄泉与神秘老者。

    “您便是隐剑仙?”

    黄泉皱眉询问,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眸子中,尽是警惕。

    “不像吗?”隐剑仙微微抬眸,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像,与吾心中想象截然不同。”黄泉如实回答,仙风道骨的模样,怎么看都不似做尽坏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呵,人有千般变化,哪能仅凭面向判断呢,就如同你,覆盖在面具下的面容,也让人捉摸不透。”隐剑仙摇头感叹道。

    黄泉终于确定眼前人身份,他拱手道:“迫于无奈,吾只得出此下策,以您徒弟的性命来逼迫您现身。”

    他本想用饮命侯来做这个赌注,但没想到后者贪生怕死,反而招来了月藏华,这般坑自己师兄的,少见。

    好在,赌对了,隐剑仙出手,否则月藏华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对此,隐剑仙苍老面容依旧,不为所动,他挥手无奈道:“老朽本以为凭借数千年的积累,即便不能胜御苍玄,弟子也能胜其传承,直到见你,老朽才知道大错特错啊!”

    “是发现黄泉的天资卓越,无法超越吗?”黄泉脸皮厚的紧,自夸自擂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隐剑仙哑然失笑,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认为,藏华修为臻至人道顶峰,入道也只是顷刻,但你天赋,当真罕见,老朽知道,藏华非你对手,或许只有我那进了剑塔的徒弟,能与你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剑塔?”

    黄泉皱眉,这个所在,他突然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无须多想,那小子已经回不来了,只要你能胜过月藏华,老朽便会履行昔年约定,绝不反悔。”似乎自知失言,隐剑仙转移话题,对黄泉道:“可知晓当初,老朽与你师尊约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黄泉摇头。

    隐剑仙感叹道:“老朽曾与御苍玄打赌,若他之徒弟胜吾之传承,老朽便将隐剑道传授与你,反之同样,如今结果已出,老朽便将一生隐剑道传授,望你好自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话语甫落,不曾动弹的老者突兀出手,磅礴气势瞬间锁定反应过来的黄泉,而后一掌引入其后背,就见璀璨白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全数没入黄泉体内。

    “前辈你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黄泉震惊,隐剑仙一言不合就传授千年修为?

    太令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感受磅礴元力自四肢百骸全数涌入,他整个人仿佛举霞飞升一般,被璀璨光华包裹。

    体内,一枚真元珠在凝聚,散出银白光华,凝聚了隐剑仙千年功力。

    时间转瞬即逝,修道无岁月,感受这股磅礴之力的侵入,黄泉在醒悟一刻,一切都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睁开眸子,眼前景色依旧,但盘膝在玉石上的白袍老者显得更加苍老了,他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“无须过问,老朽只是天命已至罢了。”

    隐剑仙勉力挥手,声音若有若无,但苍老的发丝随着真元散尽,整个人也濒临消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黄泉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,他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明白为何眼前的老者会如此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隐剑仙微微抬头,声音虚弱,却仍旧笑容满面,缓缓开口问道:“你心中是否还有疑问。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吾来南晋,被十八剑宗逼战,最终十八剑宗惨亡,吾想知道,究竟是谁所为?”

    黄泉不似墨白,他本就为魔体汇聚,利益从来都是他把衡的内容,既然隐剑仙已无转圜余地,他仍旧要问清楚此中关键。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你若觉得是老朽所为,那便是吧。”

    微微犹豫,隐剑仙叹气,对黄泉道:“若能以老朽为结束,这一切就算是头了,继续追问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闻言,微微一怔过后,哑然失笑,他知道眼前隐剑仙是不想这番算计延续下去了,摇头道:“既然如此,黄泉便给前辈一个面子,此事不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,时候不早了,你离开此地吧,回转北荒,告诉御苍玄,老朽这一生从不服谁,但佩服,佩服他收了你这么一个好徒弟啊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心愿已了,隐剑仙开怀大笑,终于,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一代剑道宗师,随着笑声戛然而止,不复存在,他整个人缓缓化作光华消散在玉石台上。

    人生走一遭,一切都回到原点,这一生,他始终都在原地徘徊,由始至终……

    凝视空无一物的巨石,黄泉沉默起身,旋即单膝跪地,拱手沉声道:“前辈既传吾隐剑道,那黄泉便认你这个师傅,倘若隐剑山有朝一日遇到危难,那黄泉将会是灾难最难以跨越的天堑!”

    黄泉立誓,天动地颤,雷霆闪烁,旋即一道惊雷落下。

    “噼里!”

    惊雷落下,击打在玉石之上,玉石登时四分五裂,而后一本释放紫色星辉的典籍浮现半空,璀璨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黄泉凝眸,凝视巨石内隐藏的神秘典籍,皱眉伸手,缓缓抚摸,就见典籍上光华散尽,露出其真容,上面书写四个大字:“浩星武经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此地,当真有这秘籍!”

    黄泉震惊,这正是地麟曾经要求得到的浩星武经,其中究竟有什么关键?

    不得而知,念及此处,黄泉收起武经,转身踏出异境。

    异境之外,虚空扭曲,一步踏出的黄泉来到隐剑山山顶之上,这里是最高峰,空无一人,即便云海也要在脚下匍匐。

    人生一场豪言壮志,梦想无所不能,天下无双,这一刻,似乎近在咫尺,但这又能得到什么呢?

    如隐剑仙,威风一世,最终不过黄土一抔,黄泉沉默,他不知道自己一生在追求什么……

    凝视夜色,任凭狂风猎猎,吹动衣衫作响,静立不语的人在思考人生,直至晨曦升起,昊阳神辉洒遍大地,映照整个隐剑山。

    “黄泉,师尊身亡了,是你所为?”

    身后,饮命侯的声音响起,伴随脚步阵阵,有不少剑者围拢上来,他们个个持着兵器,面露愤怒之色,包围黄泉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围杀,黄泉冷笑转身,凝视饮命侯,感叹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吾曾答应过隐剑仙,不计较此中事,但仅此一次,记住,吾不杀你,也将忘却过去一切,你若不知进退,剑不留命!”

    “本侯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!”饮命侯神情转冷,沉声道:“吾师尊身亡,你要给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交代吗?”

    黄泉露出嘲弄之色,负手踏步,磅礴真元滚滚倾泻,无尽气劲扫向四面八方,众多隐剑山弟子皆不能抵挡,纷纷倒退,饶是饮命侯面对这股磅礴威压,也力有不逮,但他神色更加阴沉,冷声道:“你吞噬了师尊所有真元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,隐剑仙身亡,竟是被黄泉汲取了一身修为,这怎有可能?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放声嘲弄一笑,黄泉不语,身化流光远去,整个人都消失在晨曦初升的天际。

    “哼,不要以为你能逃得掉!”

    饮命侯怒极反笑,挥手道:“传令南晋上下,就言黄泉杀了隐剑仙,逃回南晋,隐剑山上下将视其为必杀之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隐剑山弟子怒声答应,这一刻,黄泉恶名要在整个神州大地传开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