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两败俱伤

第二百八十九章 两败俱伤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弃神山脉,影神卫莅临,更有魔武皇亲自出征,一片战火连天,内外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山脉外围,皇者对决,一者魔武惊天,一者幽冥诡谲,

    双强交手,数十回合,仍旧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“朕看你能撑到何时!”

    魔武皇掌动尘寰,欲要滅杀眼前紫凤。

    紫凤身形抽退,凝视魔武皇,冷声道:“皇者之称也是你能所用?”

    说罢,她沉喝一声,虚空雷霆涌动,紫芒万千,旋即一口紫色神刀从天而降,化无尽狂暴之能,扫灭尘寰诸多影神卫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”惨嚎声不断,在紫刀现世刹那,生灵祭血,惨烈无比。

    “今日,朕要你伏诛!”

    死再多的人,皇者皆不会心疼,反而要感谢眼前人的帮助,才能彻底清除大周影神卫势力,他招手刹那,血气蔓延,登时九天现出裂缝,伴随龙吟怒啸,一口血色神枪自虚空而落,被皇者握在手中,沉喝一声后,携带无尽真元,袭向紫凤。

    “这股气息!”

    地面上,乐渊等人尚在寻求时机,但随着血色神枪现世的刹那,他瞬间变了脸色,惨绝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一旁济世名皱眉沉声道:“此神枪并非天怒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帝血!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身侧传来声音,乐渊回眸就看到威武君负手而来,眉头紧锁,道出真相。

    乐渊警惕谨慎,问道:“武君何意?”

    “呵,难道你们还看不出真相吗!”

    威武君摇头叹气,眸光凝视虚空的皇者,声音渐渐转冷,道:“此为魔武皇,人皇恐怕已经身亡了!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一语道破天机,乐渊不敢置信,他剑锋指向威武君,沉声道:“皇后娘娘尚且坐镇,魔武皇怎会有可乘之机,你莫要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威武君凝视半信半疑的乐渊,嘲弄道:“莫非你还不信吗?也罢,静候吧,终有一天,你会发现真相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乐渊收起手中剑,转而关注虚空战局。

    虚空深处,紫刀现世,天雷滚动,血枪争锋,风云急涌。

    “劫布寰宇!”

    “滅神一击!”

    紫刀网罗天地,恐怖刀芒不断,血枪化赤龙,游走暴风刀刃中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不断撞击,旋即,紫,赤两团光华猛地撞击在一起,但见一瞬,紫芒大盛,瞬间击退皇者。

    皇者闷哼一声,不住后退,若非心有忌惮,怕被识破身份,他早便动用帝八式了。

    嘴角溢出殷红,魔武皇凝视虚空绝代倩影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道:“朕已知道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吾说过,你不配用“朕”自称!”

    即便被看穿身份,紫凤眸中凌冽杀意不减,她步踏虚空,手执紫刀,雷霆落式,再斩皇者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刀枪交锋,恐怖气劲再次震退魔武皇,魔武皇心中恼怒,他抽身倒退百丈,凝视下方众多影神卫,沉声道:“众人,斩杀此女!”

    下方众多影神卫,以及乐渊等禁卫统领闻言,纷纷腾空而起,携带一身真元,袭向那染透半边天际的紫芒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紫凤意在镇杀魔武皇,却见众多影神卫悍不畏死杀来,他紫刀挥舞,扫出数道恐怖气劲,将一干影神卫拦下,击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但乐渊,灵武君,威武君不同,他三人已至地神巅峰,能勉励挡下,而后四面八方围杀紫凤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下方济世名手中兵器挥动,口诵法诀,登时玄黄异彩蔓延,要笼罩绝代倩影。

    “众人启阵!”

    随着济世名的一声怒吼,数多影神卫纷纷提元赞功,登时磅礴气劲加持,将紫凤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一时间,此消彼长,乐渊,灵武君,威武君得到加持,纷纷出手,手段更加凌厉,而与此同时,魔武皇再出手,帝血镇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强势一击,紫凤首现颓势,然后退之机,又逢杀机骤临,灵武君手执神枪杀来。

    “哼,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察觉枪锋携锐芒,后退一刻,紫凤神刀翻转,击退灵武君,后者被瞬间击退,撞击在远处山巅之上,山石滚滚不断,受到不小创伤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远处,隐匿的灵彩儿见状惊呼出声,却被灵应拦下。

    “你在此时,不要扰乱父亲心神。”

    灵应皱眉斥责,生怕一不留神的意外,就让兄妹父亲葬身敌人神刀之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灵彩儿不敢再多言,她胆战心惊的看着虚空战局,心中害怕极了,这等场景,她见所未见,很有可能前一刻威风八面,后一秒葬身无间!

    她只能暗自祈祷,父亲灵武君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困杀的人尤未知血脉临近,灵武君受创后,很快得到阵法加持,伤势瞬间止住,源源不断的力量在补充损耗气机,他化作一道流光再杀上九天,神枪释放璀璨锐芒,袭向紫凤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接连交手,任凭修为通天,持续压制下,紫凤也渐落下风,此刻又遭逢一枪袭来,登时受创,抽退瞬间,一掌再次击中灵武君。

    后者闷哼一声,又坠落地面,发出巨响。

    而紫凤身上也溢出殷红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该结束了!”

    魔武皇见机会出现,毫不留情,帝血挥舞,要再添帝者之命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在帝血急速刺向紫凤之时,暗淡虚空生出变化,紧接着一股令人忌惮的力量破开阴霾,紧接着白芒破晓,瑞光升腾。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皇者收枪,横陈胸前,就见天外一道磅礴气劲猛然轰落,撞击己身,而后皇者倒退,嘴角溢血,落至地面后,接连退了数步,他抬眸,意外发现云雾翻涌中,身穿白色战甲,头戴云兽面具的恐怖强者踏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步踏落,玄黄阵法瞬间告破,不少修为弱者,尽皆遭到反噬,大口吐血,他们惊骇不已,凝视那虚空踏足云兽,纷纷止不住心中畏惧,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云兽踏足,来至紫凤身侧,抬手刀气纵横,斩向四面八方,但闻噗噗噗声响不断,灵武君,威武君,乐渊尽数被刀气击中,倒飞而回,大口呕血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幽冥殿尚有这等强者!”

    皇者擦干嘴角鲜血,帝血持在手中,不肯退去,与双令对峙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外围战局已臻白热,内中战局战意不减。

    但谁胜谁负,早已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手握魔刀的魔主气息骤然变化,无比恐怖。

    幽龙染血,兀自不屈,更不后退,紧守锋芒。

    “何必苦苦支撑呢。”

    魔主冷笑,刀不留情,魔元滚滚倾泻,再次击退幽龙。

    “早就说过,这里我来挡下,怎么能离开呢。”

    幽龙擦干嘴角鲜血,再次祭起幽龙锋芒,凌冽寒光迫人,黑光更是映眼。

    “天真!”

    魔主再一次击退幽龙,魔刀贯穿其肩膀,险些丧命,殷红溢出,他倒退,不住的倒退,被钉在远处山体之上。

    “本座倒要看看,你真实面目。”

    魔主持刀,钉住幽龙,冷笑着要揭开幽龙面具。

    “嗖—”

    就在手按住幽龙面具刹那,就见远处一道紫芒袭来,速度极快,发出破空声响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突来援手,让魔主不悦,但他只能抽身而退,刀自其肩膀抽出,叮的一声挡下锐芒。

    再抬眸,就见紫芒万千中,身穿紫色战甲,头戴麒麟面具的儒雅武者踏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地麟?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魔主试探性地开口,但很快又摇头,凝视儒雅武者,冷笑道:“冒牌货罢了,包括这个幽龙也是冒牌!”

    “冒牌吗?”

    眼见幽龙受创,地麟怒极反笑,嘴角噙着的一抹冷意在下一刻,化杀芒无尽,席卷白衣。

    “哈,那就让本座看看你有几分本事。”

    魔主不惧,同样迎击而上,手中魔刀拖出暗淡魔光,映撤夜空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熟悉的面孔,陌生的人,在刀剑交锋一刻,地麟脑海中浮现无数过往,但在下一刻,尽付凌冽寒芒。

    人不语,剑不语,唯有争鸣,验证杀机不减。

    “地麟天海斩!”

    一跃九天,鬼神诀施展地麟绝学,登时紫芒映目,星辉洒落,化作浩瀚星海,怒出幽冥麒麟。

    “魔天御武—撼天一击!”

    面对前所未见的对手,面对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息,魔主绝学再展,魔刀现芒,化无尽魔气成就恐怖黑龙,张牙舞爪,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麒麟动,黑龙出,双强交汇,撼天崩地。

    “机会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极招相对一瞬,地麟冷眼一瞬,把握关窍,分身化影,瞬出双身,自两侧袭向魔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魔主魔刀旋转,欲要拦下,但只能拦住其中一道幻影,却不妨另外杀机临身,但闻噗嗤一声,剑气入体,旋即如暴风肆虐,让他整个人都卸力一空!

    他欲要挥刀斩下刺中身躯的幻影,但刀还未近,幻影已然散去,他整个人都要从九霄坠落。

    危急时刻,一道暗芒破空而至,接住魔主后,旋即化作流光离去,速度极快,眨眼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地麟没有追,他落下身形,来到幽龙身边,关切道:“你无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,可能……应该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虚弱的声音让地麟为之不安,他扶起幽龙,责怪道:“明知不是对手,为何还要强行缨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不能让他们接近幽冥殿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地麟闻言无语,但内心暖流更甚,他将幽龙背起,而后往幽冥殿方向赶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弃神山脉内中战事已休,外围同时也陷入劣势。

    紫凤,云兽双强同出,两名道境强者屹立,就有无尽威压,迫使众多影神卫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魔武皇受创,凝视两大强者,心中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吾皇,此番情形,与吾方不利,不如先撤离再做打算!”灵武君走至魔武皇身边,明知其是假的,也甘愿为之驱使。

    话语未落,远处流光破空而来,气息强弱差距十分大,结果也很明显。

    是幽玄之主与魔主。

    魔武皇心中一沉,知晓此战捡不了便宜了,而且影神卫死伤惨重,已接近预期,他冷哼一声,道:“随朕离开!”

    “那圣武君他们呢?”

    威武君闻言,忙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由他们自生自灭吧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冷笑,挥手,旋即率领众人离开,十分果断,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好一个魔武皇!”

    目送魔武皇率大军离开,威武君露出愤怒之色,但别无他法,他只能选择跟随离去。

    很快,大周撤军,弃神山脉上空的两大强者并未出手,任由他们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出手?”

    弃神山脉徒留血迹万千,满目疮痍,紫凤终于认不出询问眼前云兽。

    “杀生造业,非吾之愿。”

    云兽摇头,负手转身化光往弃神山脉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紫凤觉得云兽很奇怪,明明拥有强大修为,却处处留情,她凝视离去白芒,自言自语叹道:“难道你不知,杀生是为护生吗?”

    ps:三章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今天是情人节,祝天下有情人不成其好!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