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九十章 情深难切

第二百九十章 情深难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巍峨神山,幽冥魔殿,死气蔓延,不得生门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四宫齐聚。

    地麟,云兽,幽龙,紫凤。

    地麟凝视屹立不稳的幽龙,声音虽冷,却难掩关怀:“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点小伤,最多吐口血!”

    幽龙挥手,示意无妨。

    地麟点头,凝视四宫,沉声道:“吾本有计划已准备进行,但眼下看来,魔武皇步步紧逼,已经来不及了,邃无邪身躯被魔主占据,需设法解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云兽闻言,负手道:“魔主有六层神魂被镇压在葬魂渊,若你肯以此来与他交易,或许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紫凤也跟着点头:“不错,魔主始终是魔,魔之躯体不能以武者身躯替代,否则修为会大打折扣,不过一旦交易,就需要承担全盛时期的魔主归来后果。”

    地麟闻言沉默,目前魔主仅有四层功体,但在座众人,唯有云兽能实力碾压,哪怕紫凤包括自己,也只能五五分之,更何况能封印全解的魔主呢……

    沉吟半晌过后,地麟抬眸凝视云兽道:“若魔主恢复往昔实力,你有几分把握胜之?”

    云兽负手摇头道:“胜他不难,但要斩杀,却是难上加难,否则当年道门四灵尊何必以四灵神剑将之镇压呢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魔主乃不死不灭之躯,只能封印,无法彻底镇杀!

    地麟不死心地问道:“就没有其他办法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云兽一怔过后,点头说道:“传闻魔剑道乃初代魔神所创,为天下万魔之遵从,同样也是其克星,若御苍玄出手,或许有可能滅之。”

    御苍玄,北荒第一高手,魔剑道之主。

    一系列荣誉加身,地麟脑海浮现总是被黑袍包裹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摇头道:“我也会魔剑道三式,但绝对没有斩杀魔主的能为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岂料,云兽却是嘲弄一笑,覆盖在面具下的明亮眸子凝视地麟,道:“不试怎知道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六层神魂为本钱,与之交换邃无邪。”云兽语出惊人,直言目地,但很快一顿,又加了一句:“再合众人之力,全力围杀,你以魔剑道镇压,希望能有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地麟闻言,看向众人后,微一沉吟,便点头做下决定,道:“以魔武皇性格,此役惨败,而吾击伤邃无邪躯体,使其魔元倾泻,他一定会带众人赶往葬魂渊,强行破封,咱们可直接往葬魂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兽点头,转而看向幽龙道:“你已受伤,在幽冥殿修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瞧不起我啊……”幽龙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紫凤轻笑道:“以你死拼性格,此行或许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我正好休息,偷个懒儿!”说完话,幽龙头也不回地往大殿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地麟凝视云兽与紫凤,同时安排四殿者跟随,众人再启程,化光离开幽冥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弃神山脉外围密林中,不曾离去的兄妹还在这里踌躇。

    灵应神情阴沉,盯着不肯离去的灵彩儿,沉声道:“父亲已安然回去,你为何还不愿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质问,灵彩儿美丽眸子左闪右躲,最后小声支吾道:“我觉得咱们可以进去查探一下,或许圣武君他们还安然无事!”

    “圣武君?”

    灵应冷笑,负手不悦道:“你是在想着墨白吧!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被猜中心思,灵彩儿忙起身摆手否认。

    灵应冷哼道:“吾早就知道,你对墨白还没死心,但吾也实话告诉你,你们之间没有可能,更何况那个废物现在恐怕早就死在幽冥殿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

    灵彩儿突然变得有些痴迷,她抬眸凝视灵应,惨然道:“你知道,我和他自小青梅竹马,本就该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灵应恼怒,他本以为灵彩儿对墨白早就死心,没想到如此根深蒂固,让他也险些被骗过,但很快,灵应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道:“记住,这里是弃神山脉,神鬼难犯,进入者,绝无可能逃生,先前数百影神卫进去,至今无一人走出,就足以验证内中可怕,而且幽冥殿杀人不眨眼,墨白也不可能再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灵彩儿使劲摇头,打断灵应:“只要没见到尸体,我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,以为一切都忘记,一切都要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但当得知曾经的人消失的时候,为什么还会忍不住心痛?

    痛,能解决问题的话,那就要让心彻底死去,灵彩儿冷静下来,她抬眸,凝视灵应,恳求道:“哥哥,求你带我进入弃神山脉,如果墨白真的死了,我保证,以后会一心一意对九皇子,绝不会再胡乱猜想!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灵应甩开灵彩儿的手,转过身去,他何尝不想知道墨白的死活?但弃神山脉是何地,又怎能轻易进入,他沉吟许久,再次转过身来,居高临下,俯瞰灵彩儿,道:“我会想办法让你进去,但现在不是时候,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灵彩儿眼里闪过希冀光彩。

    “哼,吾只是让你彻底死心罢了!”

    灵应笑的有些不自然,他挥手,要带小妹离开。

    然在转身刹那,就见弃神山脉深处,有数道光华出现,缓缓降临,落至弃神山脉外围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灵应警惕,忙按下灵彩儿,以避免被发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落至地面的云兽突然察觉了一丝异常,虽有很远一段距离,但弃神山脉外的风吹草动,都瞒不过他,他眸光看向远处的密林。

    那里灵应与灵彩儿在隐藏着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轻“嗯。”

    地麟也察觉到异常,他循着方向看去,就注意到隐藏在密林的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看到灵应的一瞬,地麟紫色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,但随着灵彩儿俏脸浮现在眼帘,他的杀气又很快消失,微一沉吟,挥手道:“不用理会这两人,咱们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不明白杀伐果断的地麟为何会放过这两名蝼蚁,但她没有多言,三人带着四殿者化光往葬魂渊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地麟等人离去,灵应这才松了口气,但内心疑惑更盛,一场大战方毕,幽冥殿之人又要去哪里?

    他没有这个胆子跟随,再起起身拉起灵彩儿,道:“跟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灵彩儿突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灵应有些愕然,回头看着倔强的灵彩儿。

    灵彩儿美眸里闪过光亮,拉住灵应的胳膊道:“现在幽冥殿的人都离开了,咱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进去查探,机不可失啊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?”灵应哼了一声,再次甩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虽然幽冥殿的高手离开,但那神秘诡异的黑白无常尚未出现,而且也保不准内中有什么更加可怕的存在,他不敢冒险,也不愿冒险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帮我,我也不会改变主意!”灵彩儿后退了两步,远离灵应,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口闪着光华的长剑,她架在自己脖子上,美眸里含着泪花,道:“我不想成为你们交易的工具,我只想做一回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灵应看着灵彩儿那愚蠢的举动,恼怒非常,他哼了一声道:“这世上,谁又不是棋子,谁又不是工具?你以为只有你吗?”

    灵应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了皇后娘娘,要为她卖命,而且没有丝毫反悔的机会,再看看眼前的小妹,他怒极反笑,恨声道:“既然你想看看墨白是死是活,那吾就陪你走一遭,让你彻底死心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身形一闪,卷起灵彩儿,就往弃神山脉深处赶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城藏龙殿,殿门紧闭,内中幽玄之主,魔武皇,魔主三人出现,但魔主身受重伤,呕血不止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的伤势。”

    将魔主放下,魔武皇查看其伤势,却发现伤口上有一道黑气流转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是魔剑道。”一旁幽玄之主看了一眼伤口,缓缓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……”

    魔主声音虚弱,他盘膝而坐,喘着粗气,听到这几个字后,声音里满是质疑之色,他艰难转身,凝视幽玄之主道:“幽冥殿之人怎会使用魔剑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负手摇头道:“据吾所知,懂得魔剑道并且会使用的人,除了御苍玄,尚有其三名弟子,哦不,是四名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人?”

    “剑少离,苏辛,墨白以及其分身黄泉。”幽玄之主道出真相,这让魔武皇。魔主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魔武皇脸色变得极为难堪,道:“莫非墨白隐藏在了幽冥殿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殿内瞬间陷入寂静,寂静无声,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,唯有魔主那虚弱的喘息仍在进行。

    终于,幽玄之主负手点头道:“现在看来,幽冥殿是何人做主,一目了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看到幽玄之主也认同,魔武皇露出狠厉之色,他倒退了两步,不敢相信:“墨白,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小娃娃,怎可能能调动这么多高手?”

    “娃娃?呵!”

    听到魔武皇瞧不起的语气,幽玄之主冷笑一声,撇了魔武皇一眼,负手反问道:“一名小娃娃已经成长到你都要认真对待的地步,难道还不够让你镇定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魔武皇哑口无言,确实,墨白年纪轻轻,却能深受人皇信任,且交付重任,现在看来,一切在他那里,都不甚稀奇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