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魔之交易

第二百九十一章 魔之交易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短暂的沉默过后,升腾氤氲紫气的藏龙殿内,随着一声咳嗽,再次让魔武皇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凝视盘膝受伤的魔主,转而看向幽玄之主道:“此伤,唯有你能解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幽玄之主走上前,旋即双指并拢,登时一股暗淡光华释放寂灭气息,缓缓接触伤口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但闻轻鸣,那伤口上的黑气,仿佛受到牵引,不住变化扩散,最终被幽玄之主牵引而出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黑气散去,魔主呼出一口浊气,感到身体轻松许多,他盘膝,吸纳天地元气,孕养己身,很快,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,没多久,便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半晌,魔主起身,叹道:“此身躯虽是人族少有的武学体质,但终究不能与本座魔躯相提并论,倘若本座能取回六层神魂,融合被镇压的魔躯,届时,本座有自信,可碾平幽冥!”

    看魔主自信模样,魔武皇冷哼一声,负手决定道:“既是如此,那咱们便往葬魂渊,设法破除封印,让你彻底融合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甫历经大战,幽冥殿肯定不会想到咱们再有其他动作,只待本座恢复,定要再次席卷弃神山脉!”魔主豪言壮语,威压霸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于魔武皇点头,旋即三人再次离开藏龙殿,化作流光,往葬魂渊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魔主,魔武皇,幽玄之主,三人一路破空,速度极快,眨眼消失不见踪迹,但再出现时,映入眼帘的已是冰川雪地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万里冰封,温度骤然下降的同时,那恐怖刀芒再次出现眼眸中。

    巨大深渊裂缝,一道磅礴银白刀芒镇压在上空,凡人难近,神魔皆杀!

    “商子洛的修为,果真强横。”

    刀气一如既往,没有任何削弱迹象,这让魔武皇为之赞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魔主却是不悦,毕竟下方镇压的是自己六层神魂,他不悦道:“待血魔取生灵之血归来,定要此地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就见远处血芒破空,一道血红光华急速赶来,还未近身,那出现浓郁的血腥气息就让人厌恶。

    “吾皇!”

    血魔落地,对魔武皇恭敬行礼过后,方才挥手,很快,他手中血芒一闪,出现一个红色布袋,布袋中传出浓郁的血腥气息,让魔主惊喜。

    “魔主,这是属下为您带来的三千生灵之血!”

    血魔恭敬交给魔主。

    “哈,好,很好!”

    得到生灵之血,魔主哈哈大笑,他接过布袋后,缓步往冰川裂缝走去。

    “跟上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皱眉,但还是紧紧跟随,身后幽玄之主,血魔也不曾落下脚步,很快,众人临近刀气了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刀气。”

    血魔还未入道之境,感受令人心悸的气息,他几乎忍不住要匍匐在地,猩红眸子里闪过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魔主不以为意,他临近深渊,挥手刹那,就见红色布袋腾空而起,而后他双手结印,口诵法诀,周遭无尽魔气突兀出现,旋即没入红色布袋。

    但闻“砰”的一声,红色布袋爆开,无尽鲜血从中涌出,汇聚成一条血色长龙,哀怨至极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这都是以生灵之血汇聚,里面充斥了不甘,愤怒,恐惧等一系列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血色长龙汇聚,它扬天长啸,而后猛地撞向刀气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临近刹那,刀气生出感应,旋即再化白衣刀神虚影,刀神睁开眸子,凌厉刀芒旋即破空而出,斩向血龙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刀气临身,血龙溃散,化作漫天血雨,不能近身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就让人意外了,血雨溃散,挥洒漫天,却依旧洒落深渊裂缝,而在临近一刻,又突然凝聚成型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刀神虚影当即中招,被血龙透体而过,旋即身躯变得暗淡,但还没有消逝。

    “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眼看刀神虚影被血气侵蚀,溃散在即,魔武皇与幽玄之主同时出手,化作两道磅礴气劲轰向刀神虚影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响彻天际,猛然炸开,紧接着有一道磅礴掌劲瞬间没入刀神虚影内,旋即银芒大盛,原本几乎溃散的虚影瞬间如同真身降临,他起身一刻,凝视两道流光接近,而后高举右手,通天刀芒释放无尽威能,猛然斩落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击,山崩地裂,冰川断开,整个冰原如遇灭顶之灾,而后幽玄之主与魔武皇被击退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魔吾皇嘴角染血,倒飞回地面,他擦干嘴角鲜血,不敢置信的看着刀神虚影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不堪一击了啊,没想到又突然变得如此强大!

    不对劲,但很快,他的眸光一凛,就见虚空破开裂痕,紧接着一道道磅礴气息出现,如洪荒猛兽,又似来自九幽地冥的死亡之神。

    “幽、冥、殿!”

    魔主凝视虚空,难以压制内心的那股愤怒之意,他凝视虚空,就见虚空深处,云兽,地麟,紫凤出现。

    伴随磅礴又恐怖的气息,三道战影缓缓落地,拦住众人!

    “你门,让本座愤怒了!”

    魔主神色变得极为难堪,他没想到,自己计划一再受到阻碍,由始至终,都是幽冥殿所为,即便自己要取出六层神魂,也被阻止!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旋即魔刀破空而现,引动无尽雷霆炸开,仿佛宣泄怒火,魔刀斩向眼前三人。

    “魔主,不要冲动!”

    魔武皇见魔主出手攻向幽冥殿三宫,当即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面对魔主的疯狂之举,云兽负手,旋即挥袖,磅礴白芒瞬间涌来,魔主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他回到地面,魔刀高举,沉元纳气,登时无尽魔气涌来,魔天御武之式即将展开!

    这时,地麟突然开口,拦下了魔主的怒气:“魔主,吾前来,是要与你做个交易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北荒魔云顶,向来不入红尘,也至高无上,受北荒百姓敬仰,被武者视为最高。

    一棵枫叶红树迎风而起,其上七零八落,仅有寥寥数片叶子。

    远处巨石上,苏辛盘膝而坐,试图突破至地神巅峰。

    而身侧,被黑袍包裹的御苍玄在一旁负手守护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流光破空,很快落至地面,现出一袭黑衣。

    黄泉回归,落下一刻,走上前,拱手拜道:“黄泉参见师尊!”

    “起身吧。”

    御苍玄转身凝视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徒弟,声音冷漠,问道:“此行南晋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“收获?”黄泉挠了挠头,讪笑道:“收获没有,倒是惹了一堆麻烦!”

    御苍玄凝视黄泉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半晌后,黄泉耐不住心中的疑问,开口询问道:“师尊,不知当年你往南晋一行,做过什么,竟会遭人如此敌视?”

    十八剑宗约战时的言语,他记忆犹新,御苍玄,当年可是以战养剑的能人啊!

    “杀了几个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御苍玄负手,语气依旧,不以为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几个人?

    黄泉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,讪笑抬眸问道:“那师傅口中的几个人,恐怕非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御苍玄微微一怔,也不隐瞒,冷声道:“曾经位列南晋前三,也是剑塔出身的强者,但可惜,不自量力,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中间发生了什么?”黄泉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然御苍玄没有言明,他瞥了一眼已经入定的苏辛,而后对黄泉道:“跟为师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往远处埋剑指所走去。

    心中有很多疑问,但黄泉不敢多言,他只能老实跟着走向剑葬之地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踏入,凛冽的剑意席卷而来,让人动容,但黄泉已今非昔比,他以自身剑道意志扫除阻碍,很快,前方出现一条光明大道,而那苍老身影渐行渐深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“追上!”

    黄泉心中一动,只得快步跟上,可不论他怎样提速,始终与御苍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不增不减。

    他心中叹息,果然,与御苍玄的差距还有很远。

    终于,随着眼前景色变化,缓缓化作剑冢之地后,御苍玄方停下脚步,他转身负手,凝视黄泉,看了一眼他身后负者的剑锋,问道:“鬼神诀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当时因为情况比较复杂,为了避免身份暴露,吾便与墨白换了兵器。”黄泉不敢隐瞒,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麻烦,对魔剑道传人而言,都只是一剑的问题罢了。”御苍玄言语略带嘲弄之意,显然对于黄泉不敢出手而不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不知如何回答,他心中有太多顾忌,但也就是这些顾忌,让他左右摇摆,不敢全力施为,否则,隐剑山一行,也不用这么憋屈了。

    但为一己之私欲,却要赔上众人性命,他总觉得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御苍玄看黄泉思索犹豫模样,更加不悦,他冷哼一声,拂袖道:“记住,魔剑道就该杀伐果断,倘若你如此心性,魔剑道永远到不了巅峰。”

    黄泉闻言心神一震,不敢言语,他一直以为,魔剑道真正的传承者应该从苏辛或者墨白身上选出,但此刻师傅的语气,貌似选择了自己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黄泉不知道是该觉得幸运还是倒霉。

    “你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看黄泉模样,御苍玄语气明显多了几分失望,他挥手斥退黄泉道:“在没有彻底领悟之前,你无须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,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无奈,只得拱手缓缓退出剑冢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自己只是个分身,哪里拥有选择的权利?

    但一朝选择在前,他觉得太不真实,不真实到自己以为这只是梦境罢了……

    黄泉内心沉默,叹息,渐渐消失在剑冢尽头。

    凝视远去的黑影,御苍玄负手,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口气,不知叹的是失望,还是无奈,或许自己一直都是错的?

    但既然错到这个地步,又怎会再回头?

    继续错下去吧,就当为了魔剑道传承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