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幽龙之秘

第二百九十三章 幽龙之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无尽冰原,葬魂渊上,道魔对决,随着一掌临身,不动如山的云兽悍然与之一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天地皆惊,银芒暗华流转,使得葬魂渊瞬间崩毁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刀气纵横斩向天际,虚空为之震颤,现出黑暗乱流空间,一片恐怖。

    “相比较之前,你弱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全盛魔主嘴角含着冷笑,举手投足,毁灭力量不断,攻向云兽。

    “对付你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罕见魔主之威,云兽被动防守,稳如泰山,无处可破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魔主厌倦,再次一掌过后,他飞身一跃九天,登时雷霆涌动,黑暗降临,旋即虚空扭曲之余,魔刀再现,比之先前威力要盛数倍,他沉喝一声,魔元吸纳:“魔天御武—暗神滅!”

    魔刀高举,恐怖力量丛生,旋即一道伟岸身影莅临,宛若魔神之影,高达百丈,出现在魔主身后。

    随着魔刀落下,魔神之影挥出恐怖力量,席卷云兽。

    “云兽撼神斩。”

    抽刀一瞬,云兽不语,刀决运转,无物不破,化作千丈锐芒,猛然袭上。

    魔影落下,云兽冲霄,两股不容于世的力量互相撞击,使得风云急涌,地裂乾坤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远处,交战的地麟与魔武皇被这股力量震退,纷纷脱离战局。

    而随着交错一瞬,地麟再斩一剑,登时嗖的一声剑芒破空而去,拦下魔武皇,与此同时,他身形抽退,瞬移百丈,下一刻再出现时,已来到云兽身边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炸开,强大如云兽也闷哼一声,嘴角溢血,而魔主同样受创。

    “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不肯错过诛魔之机,地麟鬼神诀腾空而起,旋即一化三分。

    九幽幻影展开后,三道身影各自执剑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。”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暗月。”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殒日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天地黯然失色,紧接着虚无空间降临,漫天星辉洒落,汇聚成一道紫色剑芒,通天彻地,袭向魔主。

    而皓月之上,同样布满死亡异彩的剑华流转,伴随冷眼一瞬,再斩魔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魔主被云兽击退,猝不及防之下,再遇魔剑道杀招,登时变了脸色,面对星流,暗月之招,魔主怒吼一声,魔刀旋转,尽催一身魔元:“魔天御武—天地劫!”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两道剑芒袭身而至,就见魔气丛生,汇聚刀芒,将星流,暗月绝学拦下,铿然震爆之余,天地震撼。

    天生属性克制,又遇魔界神兵,强悍如魔主也不敌,他回过神来时候,却见殒日绝学携带死亡暗黄异彩,已经临身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危急一刻,魔主怒吼,不甘心的他拼尽全力阻挡,然而天生克制,让他无从抵抗,鬼神诀划出生死锐芒,贯穿魔刀,也噗嗤一声将魔主身躯洞穿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魔主只觉体内魔元迅速流逝,他瞪大魔眸,凝视插入身躯的鬼神诀,再抬眸看了一袭紫色战甲的儒雅武者,愤怒至极的他强行催动残存魔元,一掌拍在地麟肩头。

    地麟被击退,抽剑一瞬,就见魔血洒长空,魔主再也无法御空而行,他整个人都跟着从九霄坠落,命悬一线。

    “魔主!”

    拦下地麟那道剑气的魔武皇在反应过来时,就只看到了结果。

    快,太快了。

    快到一切刚开始,就要结束。

    不由分说,魔武皇身化流光,接住魔主,旋即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见状,也不恋战,挥出一道剑气,拦下紫凤,转而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地麟见状,就要追击,避免生出意外,但很快,一股恐怖力量在体内肆虐,让他闷哼一声,嘴角溢出鲜血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不用追了,你体内残存魔劲,需要尽快驱除。”

    云兽忙扶住地麟,落在一处冰山上,而后运转真元,为其清除魔主的临时反扑力量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光华流转,白芒笼罩地麟,而后一缕缕黑色魔气自其体内散出。

    那是属于魔主的气息,十分恐怖,蔓延到虚空,都使得空间扭曲,足以验证此魔劲的可怕,倘若持续留在地麟体内,一定会造成极大伤害。

    好在此刻云兽出手,帮助其逼出魔劲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地麟呼出一口浊气,这才感到好受一些,一旁紫凤为其护法,看到地麟安然无恙,遂开口询问道:“接下来该如何?”

    地麟起身,皱眉道:“现在魔主重伤垂死,吾虽以鬼神诀加魔剑道重创他,但保不准魔武皇会有其他方法救治,目前紧要,应当赶紧找出三人隐匿之处。”

    云兽点头,但看地麟伤势,开口建议道:“你如今受伤,先回幽冥殿疗养吧,追杀魔主之事,就交吾与紫凤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地麟知道此刻自己的状态,强行帮忙也无益,况且魔主无再战之力,两人足够了,他点头旋即和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目送紫芒破空,赶回弃神山脉,云兽撇了一眼紫凤,后者轻轻点头,两人也很快循着若有若无的魔气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谁都没有注意到下方隐藏的血魔,冰原上,空无一人的时候,血魔方才从隐匿的地方走出,目睹方才发生的一切,他暗自感叹,看来自己还需要再进一步,否则凭借现在的手段,也只是送死的命啊!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也化作血芒,赶回修罗血海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战方兴未艾,地麟受创,已经返回了弃神山脉。

    一路疾行,捂住伤口,虽然魔气被驱逐,但被魔气侵蚀的伤口还隐隐作痛,这让他眉头微蹙,想起方才接连施展三招魔剑道,他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此刻的魔剑道已今非昔比,他凭借鬼神诀施展,更是威力大增,但号称魔域克星的魔剑道,魔主竟然还能坚持,甚至给了自己一掌,如此修为,让他震惊,更让他觉得魔剑道应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弃神山脉临近眼前,摒除杂念的地麟快速没入其中,往幽冥神殿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幽冥殿内,地牢中,阴暗潮湿,仅有暗淡烛火摇曳。

    灵应与灵彩儿被关在地牢内,而在隔壁,尚且关了一名身穿白袍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更惨,身上被上了枷锁,甚至封锁了一身功体,失去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灵应凝视那有些落魄的白袍中年剑者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一旁灵彩儿环顾四周,阴冷寒气逼人的墙壁反射出森森光华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灵彩儿现在心里有些恐惧了,她有些担忧的看向灵应,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地牢。”

    灵应没有回应她,回应她的是身穿黑色甲胄,声音狂妄得很欠揍的幽龙,灵彩儿一抬头,就看到地牢外面,站着的年轻强者。

    灵彩儿下意识地往灵应身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灵应凝视幽龙,皱眉问道:“阁下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还问这么愚蠢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幽龙看起来很不耐烦,但眸光一直盯着灵彩儿,道:“这里是幽冥殿,幽冥殿的地牢,恭喜你,成为我幽冥殿的阶下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装腔作势。”

    这时,旁边很颓废的白袍中年剑者有些不悦,开口骂道。

    “哟……”

    被白袍中年剑者骂了一句,幽龙很勉强地看了一眼后,阴阳怪气道:“盛华年,你都自身难保了,不能少说两句话吗?要知道,在这里沉默是金,沉默才能保命。”

    “呵,老夫被你们关在这里,就没想过活着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自嘲一笑,天剑院都没了,他走出去又能做什么?继续被魔主占据身躯的邃无邪追杀吗,倒不如一死百了。

    看曾经辉煌一世的盛华年如此颓废,幽龙也懒得计较,他再次盯上了灵彩儿,嘿嘿一笑道:“小美人儿,跟吾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就打开地牢门,要带走灵彩儿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身为大哥,灵应当即拦在灵彩儿身前,挡下幽龙。

    “吾真相现在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被阻挠,幽龙眸中闪过凛冽杀意,旋即挥手,磅礴巨力瞬间袭向灵应,而后他整个人砰的一声撞在森冷墙壁上,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灵彩儿惊呼一声,露出担忧之色,但下一刻,幽龙出手,将之抓住,而后化作一缕黑色光华,快速消失在地牢之中。

    在幽龙带着灵彩儿离开后,地牢大门也瞬间关闭。

    “彩儿……”

    灵应被幽龙击伤,他嘴角流血,倒在地上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小妹被带走,眼眸里的怒意难以遏制,甚至多出一丝悔恨之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灵彩儿被幽龙抓住胳膊,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啸而过,速度极快,她根本睁不开眼,可约莫片刻过后,耳畔风声止歇,她也脚踏了实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灵彩儿睁开眸子,看到的是巨大神殿,殿内别无其他,很冷清,但相比较于地牢,多了几分人味儿,她左顾右盼,最后将眸光锁定在了负手凝视自己的幽龙身上。

    幽龙的眸光,由始至终都未曾离开灵彩儿,这让彩儿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而且看幽龙的眸子,还有几分熟悉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们是不是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过后,灵彩儿终于忍不住问出内心疑惑,她小心翼翼的看着幽龙,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认识啊……”

    幽龙这个时候,语气有些变化,变得傻乎乎的,这让灵彩儿微微一怔,总觉得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“喂,我只是戴了个面具而已,你就认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幽龙有些不满,他伸手拿下幽龙面具,紧接着一张熟悉的面孔就映入眼帘,让灵彩儿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是你,剑孤寒!”

    看到熟悉的面孔,灵彩儿这才松了口气,原来幽龙面具下覆盖的俊俏面孔,正是当初与墨白关系很好的无敌剑侠剑孤寒。

    “嘿,因为这是规矩,所以我们要戴着面具行事,那个地牢太冷了,这里算是幽冥殿最有人气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说着话,又带上了幽龙面具,他虽然不是五冥宫的人,但只要承接了幽龙面具,就要完成使命,使命不达,面具不摘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是幽冥殿的人,那墨白呢?”

    灵彩儿很快抓住了重点,她迫切的开口问道,因为剑孤寒与墨白关系很好,既然剑孤寒是幽冥殿的人,那墨白一定平安无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在此?”

    就在说话之际,幽冥神殿外,一道紫芒落地,地麟现出身形,可当他看到灵彩儿时,身躯就瞬间一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