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九十四章 曾经过去

第二百九十四章 曾经过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本以为该忘记的往昔转瞬浮现脑海,一切是命,又或者自甘承受?

    幽冥神殿内,随着地麟出现,气氛冷然,连温度也下降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们可以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幽龙挠了挠头后,很识趣的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上,只余下地麟与灵彩儿。

    一者身份复杂,背负万千,早已不奢求儿女情长。

    一者武君之女,娇俏可人儿,对未来依旧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再次相遇,或者说单独相遇,一切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寂静的神殿上,灵彩儿凝视一袭紫色甲胄,头戴麒麟面具的墨白,尽管遮掩面目,那一丝熟悉的感觉仍未退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墨白吗?”

    终于,灵彩儿小声问了出来,美丽眸子里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沉默不语,不敢承认,不愿承认,紫色眸子隐藏的复杂情绪随着转身也很快隐匿,他背对灵彩儿,淡声道:“此地不是你该来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灵彩儿身躯一震,熟悉的声音还如过往一般,她听得仔细,也听不错,可很快,随着地麟绝情的声音响起,灵彩儿就变了脸色,她疑惑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幽冥神殿乃是见不得光的存在,来此地者,有死无生,吾破例,可以让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墨白。”灵彩儿倔强的凝视紫甲背影,道:“当初我们的约定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约定?

    地麟微微一怔,脑海中浮现过往,有声音在耳畔环绕。

    “墨白,为什么每次和你在一起都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背负的太多,能自己做主的时候很少,而与我一起,就恰恰抛弃了这些不开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墨白,你还在因为我与九皇子的事情而不悦吗?”灵彩儿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与九皇子之事,与吾无关。”

    地麟转过身来,凝视灵彩儿,问道:“你喜欢九皇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灵彩儿闻言一怔,九皇子的身影浮现在回忆中,她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否喜欢这个胆小怕事,却又对自己呵护备至的九皇子,她摇头果断道:“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内心深处告诉我,喜欢你胜过九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地麟一双紫色眸子凝视灵彩儿,似乎能看穿人心,良久,他挥手道:“你要记住,喜欢不代表拥有,去找一个爱你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不爱我了?”灵彩儿眸光冷了下来,尽管两人之间,修为差距天壤之别,但灵彩儿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,她凝视地麟,摇头道:“你是骗我的,难道当初的一切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两人的过往,那是多么快乐的回忆?为什么明明可以拥有在一起的机会,眼前的人不去把握?

    “人总是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地麟摇头,不欲多言,他负手道:“护殿者,送灵彩儿离开幽冥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就见虚空扭曲,旋即两道光影汇聚成形,身穿紫甲的护殿者出现,他们走向灵彩儿,要将之带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离开此地吧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两名护殿者不为所动,将之拿下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灵彩儿拼命挣扎,她看向地麟,美眸蕴清泪,泣声道:“你为何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人总是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地麟心中一颤,再踏步时,身形化作紫色光华消失在幽冥神殿。

    “墨白!”

    灵彩儿叫着那人的名字,然而两名护殿者出手,很快将她带离大殿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麟不欲再勾动内心心思,直到灵彩儿彻底消失踪迹,他才再次现身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让她走了?”

    很快,幽龙出现在地麟身后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留在这里做殿侍?”地麟半开玩笑地回应,却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太懂,但看得出,你还是喜欢他的。”幽龙含糊不清地说道,不明白地麟为何会放弃灵彩儿。

    “喜欢不代表要在一起,只是为了让她避免受到更多伤害罢了。”顿了顿,地麟又补充道:“也避免吾出现不必要的危机,连累到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变了很多。”微微一怔,幽龙给出评价。

    地麟回头看了幽龙一眼,不屑道:“你懂什么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不懂,但我知道地牢里还关着一个人。”幽龙嘿嘿笑着,显然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认为灵彩儿能孤身一人来到此地?”

    地麟闻言,心中一怔,旋即化作光华,往地牢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地牢内,湿润的滴答声不断响彻,响彻在幽暗寂静的地牢内,更增添几分诡异与不安。

    地牢尽头,隔着一道铁栏杆,曾经不可一世的盛华年,此刻已成为阶下囚。

    新来的灵应对他不熟,但天剑院还是如雷贯耳,得知被关押人的身份,灵应心中颇为震撼。

    盛华年,天剑院的副院主,没想到也会被关在此地。

    “吱呀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地牢门被打开,一袭紫色甲胄的地麟负手而入,他俯瞰盘膝而坐的灵应,挥手道:“离开此地,永不回头,否则吾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灵应眸子变得阴沉,但很快就消弭,取而代之的是笑,谄媚的笑脸,他起身问道:“你是墨白吧?没想到摇身一变,成为幽冥殿的存在了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“收起你那虚伪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地麟眸中厌恶明显,他挥手道:“记住,吾不会纠缠灵彩儿,也不会干预其任何事情,而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灵应,地麟的言语中多了几分杀意,刺骨森寒:“往昔之事,看在灵彩儿的面子上,吾既往不咎,还望你知进退,莫寻死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凌冽杀意,灵应兀自抹了一把额头的汗,当即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,地麟挥手,旋即紫芒包裹灵应,在破碎空间形成的刹那,被送出幽冥神殿。

    送灵应离开后,他转眸看向如死狗一般的盛华年,眸光中多了几分怜悯,开口问道:“怎么?心如死灰了?”

    “墨白,你很有心计也很有手段,这是吾都要承认的,但你休想吾像刚才的家伙一般,去求你。”盛华年抬起头,看向地麟,恨意不减。

    地麟摇头道:“吾没有这么无聊,但很快,你就会遇到这一生都令你寝食难安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,缓步迈出地牢,任凭良久身后传来的凄凉笑声,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离开地牢后,地麟往神殿的密室内赶去。

    密室内,隔绝外界一切杂乱,是静心凝神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两名护殿者守护着昏迷在石床上的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殿主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到地麟走来,忙起身拱手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你们离开吧。”地麟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名护殿者拱手退出密室。

    密室内,很快只剩下地麟与邃无邪。

    地麟负手,凝视躺在石床上的熟悉面孔,往昔一幕幕浮现心头,他会心一笑,走向前后,以自身真元为其恢复。

    很快,邃无邪的神魂稳定下来,只需要好好静养一番,便能苏醒了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吾能做的,都做了,接下来造化如何,就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看了昏迷不醒的邃无邪一眼,地麟重重呼出一口浊气,而后转身离开,很快随着“铛”的一声巨响,密室关闭,让白衣彻底得到一份安宁所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弃神山脉外围,随着一道紫色光华的落地,灵应现出身形,他就看到失魂落魄的灵彩儿坐在一处山坡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,被墨白赶出来了?”厌倦伪装的灵应恢复如常,走上前嘲弄灵彩儿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。”灵彩儿撇了撇嘴,心中的失落不减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灵应擅长察言观色,怎能看不出眼前俏美人的心思,他对灵彩儿道:“如今墨白摇身一变,成为幽冥殿极为重要的人物,这次能回来,实在幸运,你随吾回皇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皇城……”灵彩儿眼里流露出一丝迷茫,她该回去吗?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弃神山脉深处,又再次想起那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。

    看灵彩儿这副痴情模样,灵应就愤怒非常,他脸色阴沉,咬牙切齿道:“墨白有什么好?自作清高,为人孤僻,你的归宿应该是九皇子,而不是这个冷血家伙!”

    灵彩儿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哼!”灵应更加愤怒,他冷声道:“吾也不需要尊重你之意见了,跟吾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顾灵彩儿反应,他挥手,光华包裹灵彩儿,旋即两人往皇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夜空下,渐行渐远的身影,随着最后一抹光华的逝去而彻底失去踪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血海,无尽血浪翻滚,遮掩一切,喋血魔岛上,流光落地,一场大战结束后,魔武皇带着重伤垂死的魔主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负手在其身侧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甫落地,魔主再次吐出一口黑血,而其周身不断泄出魔气,让他生命垂危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魔武皇大惊,他没有回皇城,因为皇城回不去了,被幽冥殿的存在盯上,唯有回到修罗血海,方能有一战之力,看到魔主萎靡模样,他十分担忧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看了一眼,道:“被魔剑三式击伤,魔域的克星不是浪得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办法?”不理会幽玄之主的感叹,魔主忙开口询问救治之法。

    “难。”

    岂料,幽玄之主负手摇头,给出令人绝望的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