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血海之秘

第二百九十五章 血海之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修罗血海,幽玄之主给出难解之题,使得魔武皇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很快魔武皇摇头,凝视幽玄之主,沉声道:“一定有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凝视魔武皇,哑然失笑,点头道:“对吾而言很难,对你而言,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何意?”魔武皇隐隐有不安预感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负手,转身凝视无尽血海,遥遥一指道:“在这无尽血海之下,世人只道是镇压魔武皇您而所形成,却不知,真正可怕的存在,沉眠海底,尚未复生啊!”

    魔武皇闻言,面色一变,声音转为冷漠,道:“此血海之下的秘密,你如何知晓?”

    “莫要忘了吾之身份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不以为意,反倒是饶有兴致打量魔武皇,道:“至于救治与否,全在你一念之间了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凝视受创几乎昏迷的魔主,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修罗海底的秘密,早已过去三百年,他为了保护秘密不泄露,甚至甘愿以无尽鲜血填充此地,方才造就如今模样,他有自信,哪怕无上道门前来,也不能有丝毫可得。

    但现在被幽玄之主揭开,且魔主危在旦夕,已经容不得他思虑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半晌,魔武皇咬牙做下决定,他转身对幽玄之主郑重道:“吾会带魔主进入海底,麻烦你在此守候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得到承诺,魔武皇不再犹豫,他卷起魔主,旋即往无尽血海中前行,只闻噗通一声,两道身影彻底消失踪迹。

    “魔武皇,此地秘密是时候揭开了。”

    凝视两人消失的地方所在,早已计划数百年的幽玄之主声音转冷,一丝阴谋唯道缓缓扩散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海底,沉浸三百多年的秘密,随着魔武皇再次踏足,也终于要映入世人眼帘。

    心中怀着忐忑、不安。魔武皇背着魔主渐渐来至海底深处。

    映目的是无尽血红,而在血红深处的浮游生物汇聚所在,成就了一道散发诡异红芒的入口。

    是秘境入口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一直不敢面对的事实被自己亲手所封,历经无数岁月,他不敢再回到这里,只因怕见到那满怀恨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现在,再次来到这里,硬着头皮,魔武皇神情不悲不喜,缓步踏入。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一步踏入,周遭景色变化,转为变成黄尘埋骨之所。

    这里有数不尽的骷颅骨骇,破败不堪的残垣断壁。

    曾经的辉煌自从被血海淹没,剩下的,只有荒凉,诡异,森寒。

    废弃的大殿,有两尊高耸石碑屹立。

    一者呈现人形,一者呈现背生双翅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尊石像静静待在此处,早已看不清本来面目,但魔武皇踏步来到这里的一刻,猩红眸子里竟然生出愧疚之意。

    “吾敬爱的父亲,您终于舍得来看吾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魔武皇脚步的踏进,石像突兀震动起来,连带着沙尘漏泄,破败宫殿仿佛要坍塌一般,那声音充满了魔性,淡淡定,仿佛一切在眼前都可有可无,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包含了无尽的恨意。

    恨到魔武皇踏步也觉得沉重无比,甚至不敢正眼去瞧石像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吾的父亲,您想通了吗?”

    石像发出声音,明明什么都没有,但魔武皇觉得自己被一双眸子盯住,那双满是恨意的眸子让他无法忘却,尽管已经过去三百多年。

    终于,沉默半晌后,魔武皇放下魔主,沉声道:“吾要救活魔主。”

    “魔主?那个两千五百年前惨败的可怜舅舅吗?”石像问道。

    魔武皇点头:“吾虽进化成魔躯,但依旧不是纯正魔族,你不同,你继承了你母亲的血脉,成为魔界异数,你的血,可以让魔主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石像悲叹道:“吾敬爱的父亲啊,你将吾封印在此三百多年,现在又要您的儿子奉献鲜血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魔武皇露出愧疚之色,但很快又变得沙发果断,他抬眸凝视石像道:“魔主必须活命。”

    沉默,许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破败大殿内,石像仿佛死了一半,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一声哀叹,带着怒火的哀叹,早已废弃的大殿再次颤抖起来,无尽的魔氛滚动,那是怒火,是石像的怒火。

    宣泄的怒火,久久不能平息,直至大殿再次破败了几分后,石像才停止了怒火,他对魔武皇道:“吾敬爱的父亲,吾已经厌倦封印的生活了,所以吾决定满足你三个愿望,待得三个愿望满足后,这片神州大地,将会成为真正的魔之炼狱,这是第一个,喝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伴随一声沉喝,虚空扭曲,就见一股股可怕的魔能凭空生出,而后全数灌注在倒地不起的魔主身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精纯至极的魔能袭来,魔主只觉得原本已经无法支撑的身躯再次生出无穷力量,很快,睁开了暗淡的眸子,他缓缓起身,重创的身躯竟然奇迹般的复原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魔主起身后,看到眼前破败的神殿,心神一震,当他再次凝视到哪石像后,此刻的石像已经不再动弹,仿佛成为一尊真正的雕像,他转眸看向沉默不语的魔武皇,问道:“这是凝渊?”

    凝渊,是魔武皇之子,魔皇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没有否认,有些事情,始终都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看到魔武皇凝重的神色,魔主也跟着沉默,半晌他对魔武皇道:“有预言称,魔域异数降临,会给魔域带来灾难,你一直深信不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点头,就是这个预言,让他亲手封印了自己的孩子,三百年了,不见天日,孤独寂寞,伴随他走过的人生。

    魔主叹气,伸手拍了拍魔武皇的肩膀,道:“放下多余的杂念,现在,咱们该找幽冥殿算账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两人离开修罗海底,在踏出异境后,魔武皇听到一声长长叹息,似悲哀,又似为自己的未来而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他身躯一震,抛却了所有想法,往喋血魔岛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喋血魔岛上,幽玄之主负手等待,此时,血魔也回来了,他恭敬站在幽玄之主身后,直到两道流光落地,他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看了已经恢复如常的魔武皇一眼,笑道:“看来,此行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微笑摇头,魔武皇的表情很不自然,但终究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魔主打断幽玄之主的话,傲然道:“本座已经恢复,接下来,该是与幽冥殿了断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闻言,阻止魔主道:“如今幽冥殿势力诡异强大,且有刀神商子洛坐镇,不宜动作,不若咱们以修罗血海为根基,暂时固守,避免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闻幽玄之主的建议,魔主明显不悦,他哼声道:“本座如今实力,不逊色商子洛,何须惧怕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却是摆手,反问了一句:“魔剑道是魔族克星,莫非你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饶是强横的魔主也为之哑然。

    确实,他不怕商子洛,但克星是那口鬼神诀以及魔剑道,这是魔域克星,饶是他修为超越墨白太多,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该如何?”

    很快,魔主恢复从容,他看了一眼淡定自若的幽玄之主,知道其已经有了计划,索性直言询问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轻笑一声,道:“很简单,只要你吾等待机会,只要墨白独自离开幽冥殿,就是咱们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魔主与魔武皇互视一眼,纷纷明白幽玄之主的意图。

    墨白不足为惧,怕的是其有幽冥殿众多强者环伺,没办法下手,只要墨白离开幽冥殿,三人出手,他断无逃生可能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魔武皇吩咐一旁的血魔道:“血魔,你前往弃神山脉,关注地麟动向,切记,只他一人,若有情况,直接以魔族秘法传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血魔拱手应下,旋即化作流光而去。

    有了计划,魔主与魔武皇显然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但幽玄之主岂会让他们如此轻松,沉吟片刻,道:“还有一事,需要你们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如今魔主已不受邃无邪影响,盛华年近些日子突破道境,也是可有力的援手,应设法救出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魔主闻言一怔,意外道:“盛华年,就是之前吾一直要杀却屡屡被阻碍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幽玄之主点头道:“当初盛华年被幽冥殿之人带走,就是怕其被杀,邃无邪最后执念消失,失去生机,如今你已经摆脱邃无邪躯体,与之合作,不难吧?”

    “这倒无妨。”魔主点头,若非想要占据邃无邪躯体,他也不会竭力斩杀盛华年,如今真身恢复,与盛华年之间就没恩怨可言了,但他皱眉凝视幽玄之主道:“如今邃无邪已被带走,盛华年是否会身亡在幽冥殿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幽玄之主自信满满,冷笑道:“邃无邪虽摆脱魔主你的控制,但还无法苏醒,在其没有苏醒之前,斩杀盛华年,只会彻底断绝他之生机,只要众人联手,救下盛华年,那么咱们就多一名援手了。”

    魔主与魔武皇恍然,邃无邪想要彻底复苏,需要依靠内心深中的那丝仇恨之火,只要其还未苏醒,盛华年就还有利用的价值。

    那么只要在此之前,救出盛华年,那么他不仅是一名强大援手,还是可以掌控邃无邪生死的致命棋子。

    半晌,魔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幽幽叹道:“人之最大弱点,就是他们自以为是的人情恩义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魔武皇。

    后者闻言沉默,魔主见状,心中叹气:魔武皇终究被这一次海底之旅牵动了心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求订阅,求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