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荒野鏖战

第二百九十八章 荒野鏖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场荒野鏖战,随着高举帝血而出现结果。

    三少见状,纷纷尽催真元,欲要遗阻魔祸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恐怖惊雷炸响,血色魔龙化形而出,无物不破,无不所杀!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染血只是顷刻,被怒龙袭击,黄衣剑少大口咳血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黑白双少见状,纷纷出手,在关键时刻接住黄衣剑少,但也无法阻止溃败局面。

    黄衣受伤,红衣,青衣也不好受,再次重创,五伤其三,局面陷入艰难境地。

    “快带夫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红衣剑少捂住胸口,屹立半空,转头对黑白双少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大哥你!”

    “废话太多,莫要忘了众人目地。”红衣剑少怒声斥。

    黑白双少无奈,带上黄衣,众人快速离开战局。

    墨无踪,彩阳夫人以及夏春,冬秋帮不上什么忙,唯有远离战场,方能为众人带来生机。

    “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魔武皇见状,帝血挥出,气劲斩向众人。

    青衣剑少强忍伤创,急速一剑,将之拦下,他凝视魔武皇,冷声道:“你的对手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魔武皇不屑,但手中血色神枪挥舞,决意结束眼前两人性命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强忍心中悲痛,黑白双少带着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而随着众人离去,远处山巅上的魔影也同样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在另外一端,战局更显惨烈,墨白单手持剑,一对罕世魔主,嘴角染血,白衣浸红,但他依旧不退,鬼神诀斩,魔剑道强势缨锋魔者。

    “哼,即便武学、兵器都克制本座,但你修为不足,依旧要败!”

    魔主掌运无上魔式,风雷涌动,要滅杀眼前白衣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殒日!”

    殒日再出,玄幻遍布虚空,夹杂死亡气息流转,仿若洞开黄泉归途。

    双强交汇,一声雷霆震爆,但闻磅礴气劲扩散,草木璀璨,密林炸开,转瞬成就一片荒芜,璀璨光华过后,就见白衣如破败风筝一般倒飞而回,坠落至地面,大口吐血,他以剑入地,撑持身形,眸中凌冽,凝视皇者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肯引颈就戮吗?”

    击败墨白,魔主负手落地,缓步向前,冷笑道:“幽冥殿此刻自身难保,你也无须奢求云兽等人来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奢求过吗,你看看天上。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虚空气息变化,白衣指了指天际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察觉变化,魔主抬头。

    只见此刻虚空涌动,原本被血云覆盖的天际缓缓生出变化,出现一个巨大黑色漩涡,那里释放出令人心悸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魔厌?”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让本欲下杀手的魔主意外,他声音变得凝重,缓缓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魔主,千年不曾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随着话语甫落,虚空漩涡扭曲,紫色雷霆遍布之下,一道年轻俊逸的年轻魔影负手自虚空落下。

    一步一踏,踏在空中,脚下如生出魔莲,步步绽放,释放诡异力量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让远处还在激战的众人纷纷停下。

    魔武皇收起帝血,看向虚空出现的魔者,意外非常。

    而三剑少心中却是更加警惕与绝望,两大皇者已经难对付,如果再加上一人,那岂不是彻底命埋荒野了?

    虚空中,魔厌落足,出现在魔主与墨白交战的中心点,拦下了这一场必杀之局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何意?”魔主不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吾要保下墨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魔厌开口,凝视魔主道:“被镇压数千年,是墨白救吾出来,这是恩义,魔厌需要还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吗?”魔主更加愤怒了。

    墨白是魔域计划的最大阻碍,身为魔神之子守护者的魔厌,竟要保下会为魔域带来巨大威胁的人,这让魔主十分愤怒。

    “离开吧,吾不想与你动手。”魔厌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魔主果断拒绝,他对魔厌冷笑道:“既然你要保下他,那就莫怪本座不念旧情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猛然一掌轰向魔厌,曾经的生死战友,一朝逼命相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吾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面对魔主掌中魔式,魔厌负手后退半步的刹那,就见其身后生出澎湃魔气,化作一头巨大异兽,异兽朝魔主怒吼一声,如惊涛骇浪,迫使魔主不能再进分毫,而且只是瞬间,就被这股磅礴力量震退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魔主惊怒,但魔厌如巍峨巨山一般,无法跨越,他也不能击杀墨白。

    他对魔厌怒道: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再犹豫,转身化作流光退去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眼见魔主退走,魔武皇也不再犹豫,化作血色光华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随着双皇的离去,青红双少也跟着松了口气,但他们看向魔厌的目光多了几分畏惧,能让魔主忌惮的人物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墨白松了口气,拱手谢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魔厌挥手,淡淡道:“只此一次,你吾不再相欠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转身化作一团黑色魔气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快跟上众人。”

    在魔厌离开后,墨白捂住胸口,不顾身上伤势,往彩阳夫人等人离去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青红双少互视一眼,也跟着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远离战局的众人亡命奔逃,黑白双少护持众人,希望能摆脱险境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踏入密林的刹那,就见密林深处,突兀出现璀璨白光,紧接着一道凌厉剑气穿风破云,自树影婆娑的深处穿梭而来,速度极快,剑气也极为强悍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白衣剑少见状身形瞬闪,来至最前方,旋即手中长剑果敢一挡,将之拦下,但他也被击退了数步,感到虎口一震发麻,他沉声呵道:“何人鬼鬼祟祟?”

    北冥雪等人见状,也忙停下脚步,一脸警惕的凝视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响起,一袭黑色长袍的幽玄之主负手而来,看不清真容,但气息恐怖,满是剑意澎湃,要击杀眼前众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白衣剑少不语,身形瞬动,攻上前去。

    然幽玄之主剑道高绝,白衣剑少天资卓越,也非是其对手,短暂交手片刻,便被一道凌厉剑气击退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白衣心中一沉,拦在众人身前,对身后彩阳夫人道:“夫人先走,这里吾来挡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难题吗?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不忍余下的两人也浴血奋战,但就在这时,又出现一道金色道影,自九天而落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九天之上,一口璀璨金芒汇聚凝成的神锋落地,登时蛛网密布,雷霆震动。

    “嗯?是你!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抬眸,看到了熟悉的声音,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“吾道曦,恨无名,倦看九霄风云起。”

    天地风云涌,金芒耀苍穹,伴随响亮诗号,一道璀璨身影携着无尽金光而落。

    “动三才,掌乾坤,问鼎神州天地人。”

    拔俗道姿如不世高人落地一瞬,掀起沙尘万丈,磅礴气势,尽皆涌向幽玄之主。

    道曦—倦九霄落地一瞬,瞥了一眼意外至极的彩阳夫人后,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幽玄之主身上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吾来此,你还不退?”

    “恭喜破入道境。”幽玄之主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
    “但你还没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金色道袍翻飞,倦九霄遥遥一指幽玄之主,傲然道:“一招定胜负,让你败退而回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心生怒气,他抬手剑芒冲霄,黑色长剑出现在手中,旋即剑诀起运:“一剑擎天!”

    “六阳焚夜!”

    起手一式,倦九霄眉头一挑,道元沛然而出,旋即化作六阳焚灼夜空,恐怖之能伴随极阳道火,涌现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惊天动地第一招,双强交汇,道魔交锋,无上威能震爆,天地震撼,金芒璀璨,力压魔式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眼见六阳破开擎天一剑,撞向己身,幽玄之主挥剑格挡,却被这股磅礴力量瞬间震退。

    闷哼一声的幽玄之主当即口吐殷红,倒退数十丈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不再犹豫,幽玄之主捂住胸口,瞬化暗芒离去,速度极快,转瞬消失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倦九霄没有趁胜追击,他看了黑白双少一眼后,笑道:“记得代吾向你们师尊问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身形缓缓化为虚无,整个人也跟着消失不见,连带着那口未曾出鞘的璀璨神锋也一并离开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的也快,只是一招,便败幽玄之主。

    此等修为令黑白双少敬佩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是墨白吗?”

    半晌,黑衣神情古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

    白衣摇头否定道:“墨白与他的气息差别很大,此人整个人都好似璀璨昊阳,无人可比肩,而且他认识师尊。”

    黑衣闻言沉默。

    这时,远处流光赶来,墨白与青红双少追上众人。

    “母亲,你无碍吧。”墨白落地,忙询问彩阳夫人状况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受伤了。”彩阳夫人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伤。”墨白洒然一笑,看了一眼密林被璀璨昊阳灼烧的痕迹,便知晓是倦九霄来过了,他笑道:“既然事情已了,咱们就往幽冥殿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众人答应,这一场莫名遭遇战结束后,墨白也顺利带着众人离开北部边荒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遭遇魔厌的魔主、魔武皇的离开后,也在一处无名山巅上与幽玄之主汇合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魔武皇看到赶来的幽玄之主,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遇到了曾经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捂住伤口,微微调息过后,也松了口气,冷声道:“没想到墨白计划如此周全,我等险些再一次栽在他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魔厌的出现,着实让本座意外。”魔主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谁,连你也要忌惮。”魔武皇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魔主叹气回答道:“魔厌乃是当初魔神之子的守护者,修为尚在魔域三皇之上,连本座也不是对手,当初三教六界一战,魔域溃败,连带着三皇元气大伤,魔神之子也重伤难愈,他曾配合其余五界高手,要击杀棘手的商子洛,未曾料,一去不返,本以为他已身亡,没想到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听得明白,魔厌乃是当初的魔域高手,甚至参与围杀商子洛的计划,且今日一见,足以验证其修为恐怖。

    “但他为何帮助墨白?”

    “或许有难言之隐吧。”魔主推测道:“魔厌为人正直,有仇必报,有恩必还,应该受了墨白恩惠,方才选择助他一回,但本座相信,只此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哼,可惜了这次功败垂成。”魔武皇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完全失败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松了口气,笑道:“最起码救出了盛华年,又多了一名强大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哑然失笑,魔主挥手道:“回去再议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点头同意,三人转而往修罗血海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,迫切需要壮大自己势力,否则很难完成人魔共生大计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第三更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