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章 释魔之机

第三百章 释魔之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魔神之子,魔神选定的代言人,也是魔域的二代魔神,被冠以魔域之主的尊荣,更拥有通知整个魔域的权利。

    他来到魔厌的万魔之城,说了一句话:“归顺于吾,攻下神州,你与七叶之事,将成为魔域的一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句话,魔厌开始了征程。

    却不料,在后来围杀商子洛时,陷入太白剑阿的陷阱,自此便被困道塔,长达两千五百年。

    日思夜想,曾经的所有期盼在突然相遇后,一切都变得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魔厌看着眼前的陌生面孔,心中多了几分不妙的预感,他沉声道:“当初吾不是将你留在万魔之城吗?你为何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七叶犹豫不决,没有直言。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魔厌的脸色已经变得阴沉,他深深知道魔的性格,过河拆桥,见利忘义。

    果然,七叶叹气道:“当初你离开后,随着魔神之子南征北战,直至战败,众魔退回魔域,因你传出身亡消息,万魔之城的众魔蠢蠢欲动,最终反叛,吾迫于无奈,只能兵解,以魂魄进入神州大地,试图找寻你之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但过去无数岁月都没有任何踪迹可寻,直到前些日子,藏剑山庄被滅,吾机缘巧合,占据了那女孩儿的身躯,如今我们记忆已经渐渐融合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听到这等消息,魔厌愤怒非常,他负手冷声道:“太多的魔,阴险狡诈自私,若吾回魔域,必要他们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何必!”

    七叶忙劝阻道:“如今已成定局,强求无益,而吾还在你身边,不如咱们退隐,找一处地方隐居,过咱们数千年前就渴望的生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如此想?”

    魔厌看着这副陌生的面孔,内心却拥有无比熟悉的感觉,他握住七叶的手,轻声道:“数千年前,吾为你,可与整个魔域为敌,数千年后,也同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……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七叶眼角蕴含泪水,他分不清现在的自己报仇还是眼前的人更加重要,脑海里混乱成片,很快,她又变了神色,捂住头颅,挣脱魔厌的手掌,眼中闪过一丝杀意,冷声道:“你是谁”

    “七叶你……”

    魔厌看着眼前黑衣美人突然翻脸,瞬间愣住了,但很快醒悟,暗道七叶与那孩子的记忆再融合,需要一段时间的接触,才能彻底恢复原状,念及此处,他又哑然笑道:“放心,吾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是你救了我?”七叶不知为何,总觉得眼前人有一股亲近之感,他不明何意,却也渐渐放松警惕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魔厌关切问道:“方才追杀你的三名道者来自何处?”

    “此事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努力挣脱开那些无谓的想法,七叶哼了一声,就要往山洞外走去。

    魔厌拦住她道:“你还没有痊愈,不能就这么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吾尚有要事待办。”看着拦住自己的魔厌,七叶凝声道:“在阻止吾,就休怪吾无情了!”

    “你%”

    魔厌不敢与七叶翻脸,沉吟片刻,点头让开路道:“既然如此,吾便陪你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七叶闻言,本想拒绝,但不知为何,看到魔厌那双深情眸子,她反而说不出口,只得哼了一声道:“你愿跟便跟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很快步踏出了山洞,而身后,魔厌淡然一笑,紧紧跟随,一步不落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希望与她分开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城,氤氲紫气蔓延,伴随血红染天,透露出一股不祥气息。

    皇城郊外的草庐,无人打扰,黄延稀老人安静坐在凉亭中,静静等候,夕阳迟暮,落日黄昏映照老者,更显迷蒙。

    而在院子里,随着夕阳西下,一道白衣乘着余晖而来,速度不急不缓,却很快出现在黄延稀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没有煮茶,他看了赶来的墨白一眼,缓缓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走上前,微一拱手道:“墨白有诸事不明,特来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是关于皇城内中变化,或者其他?”

    “两者皆有。”

    墨白虚心请教道:“如今人皇身亡,但曾叮嘱墨白要竭力扶持九皇子上位,我有心无力,却也不得不为,希望老先生指点。”

    墨白黔驴技穷了,如今皇城中的神秘,他尚有不得知之处,加上如今魔主,魔武皇暗中策划,隐瞒人皇身亡消息,皇城中,尚有魔武皇内应,而且身份恐怕惊人,他不知如何取信天下,如何扶持九皇子上位。

    凉亭之中,黄延稀听到墨白的疑问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墨白见状,再次拱手沉声道:“请老先生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听出墨白的必行决心,黄延稀微微叹息,问道:“你可曾听闻过占卜之术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明何意,墨白还是点头回答道:“听闻一二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开口解释道:“占卜之术共分三层,一层者占卜吉凶祸福,乃最下等,二层者卜星运天下,乃中等,三层者卜算未来变数,为最上等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穷极一生,只得二层,做到卜星测国运,今日在你来时,老朽就发现紫薇帝星随之而至,此等轩辕大波,必将引起皇城深宫注意,若潜藏之魔以此卜算踪迹,身具紫薇帝星的你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黄延稀问道:“你没注意到此中关键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如实回答道:“晚辈知道,但必行之事,需用极端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打算以己之力,请动三教中人前来助阵?”黄延稀皱眉问出关键。

    “嗯,说句老先生不爱听的话,天下大事,我本不在乎,因为这不是我所能阻止,也不是我所能改变的,因为,我只有人道顶峰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墨白凝视黄延稀,恳求道:“请老先生助墨白请出三教高手,镇压魔武皇。魔主,还大周一个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黄延稀闻言大惊,道:“你如何知道老朽能请动三教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三百年前,皇月城之祸,有道门相助,但能请动三教者,普天之下,唯有比人皇还要神秘的上三师了,而且之前您曾授予墨白儒门法典,此等宝物,不由得墨白不去推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当真让老朽看不透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那诚恳模样,竟完全推算而出,黄延稀沉吟半晌后,再次盯住墨白,叹道:“既然如此,那老朽也直言吧,老朽虽只有二层占卜之能,但结合两位好友,倒也能勉强窥得三层之秘,因此发现了一桩天机,可天机难测,吾等也不敢轻动,若请出三教高手来援,恐会坏了天机,届时天地遭劫,无从可避啊!”

    墨白看黄延稀担忧模样,皱眉问道:“可是在九月九日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黄延稀意外道:“你怎会知晓?”

    “当初,我与天寸山的半仙有所交集,他曾言明,若我能再多活六个月,便让我入天寸山,当时,我计算时日,正是在九月九日,想必以他之能,定然发现了不寻常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与半仙也有交集。”黄延稀感叹不已,点头道:“相传,九月九日,乃是魔凝之日,寓意以魔血献祭,便能开启释魔之机,倘若魔出,神州无力抵抗,因此,老朽不曾妄动,也不敢惊动三教。”

    九月九日,释魔之机?

    墨白心中一动,莫非与魔武皇、魔主等人有关系?

    黄延稀看墨白沉思模样,诧异问道:“你还知晓什么密辛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敢确定。”回过神来,墨白摇头道:“若老先生真窥得天机,应当明白,是福顺,是祸阻,不作为,只会陷天下于水深火热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点头,他又何尝不知呢,只是另有苦衷罢了,沉吟半晌后,看墨白依旧坚持,老先生只能叮嘱道:“老朽可告知你该向何处求得援手,但不能为你请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“三教自成一境,不扰神州,是以天下难寻,但我大周繁荣昌盛两千多年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黄延稀考虑良久,终于还是将秘密告知墨白:“就如三百年前,镇压皇月城,人皇请得道门四灵尊协助,以四灵神剑开辟无尽深渊,将魔主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道门有分支无数,究其根源,早已无迹可寻,但长年累月能直接取得联系之地,乃是位于皇宫深处的异境,那里充斥九龙之气,越过九龙之气便能到达登道岸,届时,自会有人接引你渡道海,入道境。”

    “皇宫深处的异境!”

    墨白醒悟,就是当初人皇曾带自己所往之地,原来深入便能到达登道岸,与无上道门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来,对黄延稀感激道:“多谢老先生告知,墨白这便前往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切记,道门不是寻常人就能进入的,你拥有的策神令会让你得到进入机会。”黄延稀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嗯,告辞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再次拱手后,化光往皇城而行。

    凝视远去的流光,黄延稀感叹不已,自言自语道:“儒门啊儒门,不是老朽不愿意帮忙,实在是你们的动作太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