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零三章 神旭 倦尘音

第三百零三章 神旭 倦尘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色如水,凉风习习。道域也有日月星辰,时至深夜,万物俱籁,寂静无声,仿佛沉睡。

    流光划破夜空,扰了此间宁静,直向远处越云之山而行。

    云顶,巅上,无论阴晴雪雨,皆能窥见每朝晨曦的隔世绝景。

    今日,墨白,映云夕专门到访。

    “许久未到神旭之巅了。”来到山脚下,映云夕突然感叹。

    墨白闻言,抬眸望天穿云,赫见峰顶之上,金色的拔俗道姿,巍然独立,迎风顾盼。

    一个人,一缕光,在夜风吹拂下,静得连一片云、一颗星、也不敢惊动。

    好一个绝代风华的道者!

    墨白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映云夕在山脚下微微拱手,高声道:“道门映云夕、墨白、来访神旭之巅,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然随着话语甫落,片刻无语。

    回应的,唯有冷风呼呼。

    “高傲!”

    墨白暗自腹诽,心中却对这等人物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金色道影立于云顶,手执浮尘,微微轻动,但见道袍翻飞,应下一缕缕金色光辉。

    映云夕会意,对墨白喜道:“快,先天邀咱们共赏曙光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没说话,你怎么知道。”墨白纳闷问道。

    “嘁,不来我自己上去了。”映云夕白了墨白一眼,暗道他的不识趣。

    “好嘛!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墨白无奈,与映云夕一道化光上山,落至山顶的一刻。

    “多谢先天。”映云夕落至山巅上,微微拱手。

    然道影无声,回应的,唯有松音簌簌。

    而再抬眸,就见山巅的落座处,石桌凭空而现,上方有杯有玉壶,玉杯里出现的不是茶,而是朝露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道门先天。”

    墨白撇了一眼,暗道大家都是生活,但活的不一样,咱是喝茶,人家品露,单凭这一点,就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映云夕不然,她看了一眼依旧立在云顶的金色道影,微微撇嘴,小声对墨白道:“倦尘音以朝露相待,自己却不入座共饮,足以看出他是多么执着于曙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曙光?”

    墨白收敛心神,觉得古怪,好奇问道:“这位道门先天有什么禁忌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映云夕一脸凝重的对墨白道:“他执着于曙光,在天亮之前,你千万别去打扰他,否则会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墨白是来求人的,不是来惹事儿的,因此他落座不语,静候天明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就这么干等着?”映云夕见墨白欣然坐下,有些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师姐也坐下吧,道者静心,何必着急一时半刻。”

    墨白好心为映云夕倒了一杯朝露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映云夕无奈,平日里她肯定不愿意见这个孤傲的金衣道者,若不是心喜自己这个小师弟,她恐怕就转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月夜无语,星云点缀,随着时间转瞬流逝,天际渐现晨曦曙光。

    神辉洒落,云雾破开,昊阳神辉洒落,照亮整个神旭之巅。

    “旭日东升了。”

    等得不耐烦的映云夕见到旭日东升,惊喜不已,然一旁墨白却觉得神辉洒落,一股浩然道火之源,磅礴涌入身体内,让他瞬间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真是好事儿不断啊!

    自从来了道门,各种机缘巧合,各种福利待遇,墨白觉得自己走运了,如今又平白得了一缕道火本源,让他使用九阳绝学更加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来,看向云顶的金色道影。

    曙光乍现,金色道影缓缓睁开双眸,金色的瞳孔,映照万千色彩,只是一眼,美轮美奂,仿佛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他便是倦尘音。”

    一模一样的眸子,让墨白心神一凛,太意外了,原来这位道门先天也是纯阳之体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去打扰这位道门先天,而是静静等候,直至晨曦最好时光过去,屹立云顶的金衣道者尚未开口。

    墨白已经走上前,拱手道:“在下墨白,来自神州大地,如今妖魔为祸,墨白恳请先天能助我一臂之力,共除魔祸,还神州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墨白恳请,立于云顶的金衣道影首次出声。

    声出,万籁俱寂,人,也变得天地归一。

    脚步起落,云顶的金衣道影挥洒浮尘,驭风而行,幽幽片刻,落至墨白身前。

    金眸映目,四目相对,熟悉的感觉,熟悉的气息,甚至能洞察对方的心思。

    莫名感应让墨白心神一震,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喂,倦尘音,不帮忙就算了,你不能对我师弟出手。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后退几步,映云夕忙走上前拦在自己宝贝师弟面前,对这位绝世道影严厉呵斥,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倦尘音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师姐,无事。”

    墨白生怕映云夕坏了大计,心中感激的同时忙制止她,同时转身再对倦尘音恳请道:“希望前辈助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情真意切,风过无语,半晌无人回应,等得令人心急如焚,映云夕看出墨白的紧张,也只好不再过问,却跟着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道者口吐一字,墨白如闻仙音一般大喜道:“太好了,那请前辈跟我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。”

    岂料,倦尘音手中浮尘挥洒,瞬间洞开虚空裂痕,蔓延无尽,旋即他挥手,将墨白与映云夕包裹其中,同化金芒离去。

    转瞬,三人尽皆失去踪影,神旭之巅上,再无其他,唯有松竹翠柏,朝露花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朝,随着墨白再入皇城,皇后娘娘也有了动作,消息传递到修罗血海,在晨曦现世一刻,皇城上空,氤氲紫气瞬间溃散,紧接着被血气包裹,恐怖力量震慑天地。

    “喂,天怎么便成红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刺鼻的血腥味呢!”

    皇城百姓察觉异常,议论纷纷,都出现莫名恐慌感。

    但随着数道流光疾入皇宫,这股威压更加浓郁了。

    灵武君府后院内,灵武君。灵应正在议事,突兀出现的异常让武君心头一凛,抬眸望向皇宫,凝重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谁?”灵应修为不及灵武君,自然也无法感应到那股神秘存在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哼,静观其变吧。”灵武君不愿多参与此中事,只是哼了一声,负手往书房内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宫深处,四尊离去,唯有影神卫以及众多统领,然随着氤氲上空被遮掩,内中也被磅礴力量封印,无法破封而出,皇宫内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墨白,滚出来!”

    这时,天际炸开惊雷,旋即就出现一道伟岸魔影,一袭黑色甲胄,头顶生出巨角的魔主负手,锁定了整座皇宫。

    “快,是魔人来攻了!”

    众多禁卫被这股气息镇压的无法行动,但还是拼命汇聚,转瞬聚集了数千人,要对抗恐怖魔主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魔主不屑,挥手间,魔气翻涌,袭向下方,登时魔气炸开,伴随惨叫声,数千人转瞬覆灭一般,血洒皇宫遍地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“放肆魔物,此地岂能你放肆!”

    随着魔主惊天一击,禁卫惨死当场,紧接着皇宫深处,数道流光破空而来,散布恐怖气息,化作七道人影。

    他们须发洁白,身穿道袍,显然是道门中人,且修为个个都是人道顶峰,着实可怕,这些都是大周皇朝的守护者,来自道门。

    为首者名为黄阳子,他奉道门之命,一来监督大周皇朝所作所为,二来协助皇朝治理外患,铲除邪佞。

    余下六人一字排开,散出恐怖气息,要一对魔主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很快,九皇子、星月公主,仙月公主纷纷出现,她们来到大殿前,就见魔主造血河,皇宫死尸遍地,皆露出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魔。”

    仙月公主怒上眉梢,然而她虽有地神境修为,却不足以与魔主抗衡,愤怒也没有其他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“可笑愚蠢的人类。”

    魔主凝视七名道者,以及下方数多禁卫还有皇族子嗣,冷笑一声,掌起风云,动容八荒,袭向七名道者。

    “布阵!”

    黄阳子见状,手中浮尘挥洒,磅礴气劲释放璀璨白光,与六名同门遥相呼应,登时道威冲霄,浩然无尽,化作无匹磅礴力量,笼罩皇城上空,要捆索魔主。

    但魔主强大,无可比拟,只见他一掌翻动玄黄,磅礴气劲轰杀道门七子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掌击溃阵法,旋即黄阳子首当其冲,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被,七名人道顶峰都不是魔主对手!”

    仙月公主美眸中露出惊骇之色,这七人是当前皇族最后的守护者了啊。

    “天呐,难道咱们皇宫要完了?”九皇子哀嚎不已,他只有可怜的地灵境修为,眼看着曾经被当做神一眼的老头子被击败,他整个人都不好了,恐慌不已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们还死不了,因为墨白没有出现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九皇子身后,突然想起阴鹜的声音,这让他一个机灵,回头就看到是一袭血红甲胄的魔武皇,当即倒退了两步,干笑道:“叔……叔父吗?”

    “少给本皇套近乎,没用!”

    魔武皇微微一怔,旋即冷笑,一掌封锁三人真元,旋即镇压。

    “魔武皇,你还活着,那父皇呢!”

    被镇压后,仙月公主最先反应过来,忙厉声斥道。

    “姬言?哈,他早已成为本皇的枪下魂了!”

    魔武皇冷笑说出惊人真相,让三人顿时如遭雷击,整个人都茫然一片。

    父皇、父皇竟然死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