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零四章 沉痛过往

第三百零四章 沉痛过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(ps:今天四更,同时通知一下各个渠道或者其他方式看书的兄弟们,前面章节错误,但是已经修改了,因为渠道我是改不了的,自只有纵横能修改,有问题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水波。)

    皇后寝宫,白衣神策莅临,逼上寝宫之内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,寝宫内,虚影幻化,神秘黑影现身,旋即出手,要镇压墨白。

    “可笑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眼,墨白便看穿对方修为,不屑之意明显,剑指挥动,金芒乍现,旋即将黑影击退。

    黑影倒飞,口吐鲜血,撞在雕柱上,险些殒命。

    “停手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挥手,走上前,对墨白说道:“现在,当务之急,该救回仙月她们。”

    言语诚恳,没有丝毫做作。

    墨白冷笑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你与魔武皇串通?”

    当着华妃的面,墨白毫不犹豫揭穿皇后娘娘身份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都明了,原来前世五年后的无双神侯府血案,是在皇后娘娘与魔武皇阴谋算计下,才最终惨亡。

    这一切,历历在目,虽然重生改变,但为杜绝一切隐患,他会毫不犹豫击杀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可皇后娘娘露出的那一抹担忧让他有些改变主意了。

    这次,她没有隐瞒,全盘托出摇头道:“我确实是三百年前魔武皇安排在人皇身边的一颗棋子,目的也是为了颠覆大周皇朝,但没想到最后道门出手,镇压了魔武皇与魔主,因此计划搁置,而随着日久生情,我也确实爱上了人皇,甚至为他生下一子一女,吾儿已经被杀了,现在,我不想再失去仙月。”

    一个母亲的哭诉,让人动容,感同身受的墨白不知为何,心里的悸动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他按下内心杀机,语气依旧冷漠,问道:“既然如此,魔武皇是否冒充人皇,击杀了五大神侯,以及五位武君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皇后娘娘为了救下仙月公主,已经没有退路,她面如死灰,全数承认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华妃露出不敢置信地神色,美眸里震撼非常,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向敬重的姐姐,竟然是魔武皇安插在人皇身边的细作。

    而且竟然长达三百年!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华妃的模样,皇后娘娘微微摇头,早在预料之中了,但现在,她顾不了这么多,只希望眼前的白衣神策能救下仙月公主。

    墨白负手,冷笑道:“这是你的自食恶果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这些都是皇后娘娘的算计,包括自己出现在皇城,也与她脱不了干洗,如今之所以与魔武皇反目,乃是没有料到他会抓了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凄然道:“墨白,我不曾求过谁,但现在,我求你,希望你能救救仙月,倘若仙月平安,即便要我赔了性命,也心甘情愿!”

    言之深,情之切,沉吟良久,墨白不语。

    寝宫内,灯火摇曳,映照在依稀可见的美丽容颜上,那抹泪花如此真实,真实到令人心碎。

    但可以吗?

    前世的一切,都毁在眼前女人手中,难道自己要放过吗?

    终于,墨白再次凝视皇后娘娘,开出条件:“吾会救下仙月公主,但你要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如果我救下仙月公主,你便用自己的命来抵吧,要知道,这都是你应得的。”墨白冷漠说道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微微一怔,最终,她咬牙做下决定,美眸里露出坚毅神色,对墨白道: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“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一犹豫,再次果断起来,墨白说道:“现在,我已请到援手,但没有料到魔主动作会如此快,现在,你需要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帮忙?”皇后娘娘没有任何犹豫道:“只要能救出仙月,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请你一定要救出星月。”这时,华妃也赶忙请求墨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血海,血浪滔天,但还有一处宁静地域,那便是修罗异境。

    异境内,鸟语花香,溪水潺潺,身穿浅蓝色衣衫的俊俏女子在此地修炼,终于,随着修炼有成,她突破至了地神初境,突兀出现的血脉变化让她修为大增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如今突破地神初境,我就能回明月城去看外公了。”

    察觉到体内的变化,姬问雅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这时,虚空扭曲,紧接着身穿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

    姬问雅看到来人,高兴的走上前,抓住青衣中年人的手道:“爹爹,你答应过我,只要我修炼有成,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,现在我已经到了地神初境,你是不是该让我离开了?”

    魔武皇换了衣服,变得文质彬彬,颇为儒雅,而且容貌也出现变化,这是他三百年前的模样,此刻唯有面对自己的亲生女儿,他才会出现这一抹柔情。

    姬允皱了皱眉,没有料到问雅的突破进境如此快,但很快舒展开来,也为她欣喜,于是点头说道:“爹爹答应你的事情,当然不会反悔,你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明月城。”

    姬问雅坚定的说道:“之前有魔族祸乱天下,连明月城也险些遭殃,我身份明月城的城主,有义务要保护那里。”

    魔族……

    看到姬问雅那恨恨的眼神,姬允内心微微轻颤,女儿恨得魔族是自己啊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将真相告诉女儿,因为他心里出现莫名的恐惧,就如同三百年前,不喜欢杀戮的女子,最终,却因为一味的守护,而丧生在屠刀之下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姬问雅看姬允的脸色不太正常,好奇问道,其实她知道自己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很意外,不过因为相同血脉的原因,她知道眼前人就是自己的父亲,自己这一生都在苦苦找寻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姬允微微一笑,挥手间,一道紫色令牌出现,她交给姬问雅笑道:“这是开启异境的令牌,你只要为其输送真元,它便能带你瞬间回到这里,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能自保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姬问雅惊喜的结果令牌,心中欢喜不已,她小心翼翼地收好,忙问道:“爹爹,那我现在离开,该怎么走呢?”

    “爹爹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姬允露出笑容,挥手间,一缕青色光华包裹姬问雅,旋即缓缓送出异境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以此方法送走姬问雅,是怕她知道,这里就是臭名远扬的修罗血海,一身正气凛然的女儿,如何会接受自己这个杀人如麻的父亲呢……

    “问雅离开了?”

    这时,随着虚空扭曲,一袭黑色甲胄的魔主出现在异境中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魔主,魔武皇微微点头,道:“本皇不希望问雅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因为这会让她痛苦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知道。”

    岂料,魔主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,半晌,任由微风吹拂。

    最终,魔主又突然笑道:“问雅的模样,与小妹当年一般无二,看到她,我就想起当年天真无邪的小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怪我吗……”魔武皇犹豫问道。

    “怪你?”

    魔主微微一怔,旋即摇头叹道:“本座知道,你爱小妹,比任何人都深,而且小妹临死前,都没有怪过你,身为她不称职的哥哥,有什么权利责怪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笑的苦涩,脑海里过往浮现,一段一段,痛苦也有,甜蜜也有,当初的一切,仿佛昨日,但实际上,过了三百年。

    “月女,你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说我是魔族人,你还会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魔族……哈,魔族又如何,我只知道,你即将成为吾姬允妻子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哥,神州规定,魔族不能出现在皇朝之内,你难道不知吗?”

    “小言,月女虽是魔族,但却比很多人还要善良,你为何不能放下偏见?”

    “偏见?大哥,魔族就是魔族,你要知道,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姬大哥,你就让他带我走吧,这样才能避免战争,才能减少无谓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要皇月城的百姓跟着陪葬吗?”

    “哼,别说了,今日,本皇就要与人皇一分高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往昔过往,一幕幕浮现,曾经的亲情,爱情,随着一场场战争爆发,终于全数消弭。

    该恨吗?

    恨,恨这些无知,愚蠢的人类。

    恨,恨这些自私,委曲求全的皇族。

    魔武皇渐渐握紧了拳头,眸中杀意浮现,咬牙切齿道:“如今功成在即,只要拿下大周皇朝,这一切都可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魔武皇身上散发出的血腥气息,魔主点头冷笑道:“唯有让那些自私自利的人族灭亡,才能解决所有的麻烦,才能为小妹报仇!”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虚空再次扭曲,魔夜现身来到此地,他跪在魔武皇身前,恭声道:“吾皇,掌夜使前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掌夜使?她来做什么!”魔武皇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后,吩咐魔夜道:“让她在喋血魔岛等待,本皇这便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魔夜恭敬回应,旋即退出异境。

    待得魔夜离开,魔主负手,冷笑道:“恐怕是为了那几个皇族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皇族吗……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着,魔武皇身形变化,血色甲胄覆体,神情变得暴戾,缓步踏出异境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另外说些废话,其实最近很多人反应说书写的越来越烂了,对此,水波只能苦笑不已,还能说什么?喜欢就好,水波也是个大忙人啊,每天工作之后去码字,各种不定期,从没有存稿,有多少放多少,虽然卡文对水波而言,很少有,但……水波也没话说了,支持正版的继续去看正版,觉得不值得正版订阅就去看盗版吧,水波觉得,人嘛,总是多些理解,我只想写的更好而已,我只是不太喜欢套路而已……

    从虐主开始,经历了这么多掉订阅的惨痛教训,如果你们不喜欢,那接下来,水波只能说:我还要继续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