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三百零九章 恩仇死决

三百零九章 恩仇死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鏖战中的人浑然未觉危机降临。

    魔武皇、魔主大口咳血,虎口崩裂,血流如柱。

    而幽龙、紫凤也皆受伤。

    唯有倦尘音,只是微微倒退半步,神色如常,他淡淡凝视倒飞出去的两道魔影,没有追击。

    因为魔主乃是不灭魔躯,除非魔剑道,否则不能斩杀。

    因此,这时候就显出墨白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在两大皇者难以支撑的时候,墨白手中鬼神诀划出锋利锐芒,旋即他一化三分。

    从一个人,变成三道白衣身影,而后同时运转剑诀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。”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暗月。”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殒日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墨白催动余下所有真元,登时天地动容,无尽星辉汇聚,成就不计其数的紫色星芒,全数涌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毫无抵抗能力的魔武皇与魔主被这些恐怖的剑芒袭身,只能被动抵挡,然而他们难以挡下这无尽的剑气,身躯被洞穿,魔血染长空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截止,随着星流斩尽,暗月再出,化作千丈月牙巨芒,全数袭向魔武皇与魔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痛苦至极的力量在体内穿梭,魔主与魔武皇竭尽全力抵消了大部分力量,但内中的恐怖威力,依旧让两人难以承受,发出痛苦怒吼,但一切都不能改变了。

    两名皇者,原本威风不可一世,此刻却如风中残烛,在无尽剑芒中有旦夕湮灭的可能。

    魔主强忍伤痛,察觉到了最后杀招来临,关键时刻,他催动残存魔元,咬紧牙关,手中魔刀格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同时一掌推出,让魔武皇远离了危机。

    “魔主!”

    被推出,魔武皇露出怒色,那原本足以湮灭两人的一剑,此刻全数没入魔主身躯内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天地寂静,鬼神诀配合魔剑道,将魔主身躯洞穿,他闷哼一声,魔血不断溢出,触目惊心,但嘴角的一丝冷意不减,他艰难勉强哈哈笑道:“本座乃是不死之身,纵然你拥有魔剑道,也不能将我杀死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众人露出惊讶之色,就见墨白一剑穿透魔主身躯,但后者甚至缓缓挥掌,要杀了墨白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眼见魔剑道失利,墨白果断抽出鬼神诀,身形瞬闪,远离魔主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魔主中了魔剑道绝学,竟还能存活,此刻甚至受创的伤口开始缓缓痊愈。

    “本座说过,你杀不死我!”

    魔主露出狂傲之色,那受创的伤口有黑气运转,恢复速度十分快。

    上一次对付魔主,尚能让他没有再战能力,但现在,竟然开始恢复力量了,这让墨白皱眉不解。

    因为魔武皇只是普通的魔躯,尚不具备不死之能,因此魔主将他护在身后,凝视墨白道:“上次本座因为刚复原,身躯还未完全贯通,才被你一时创伤,但痊愈后的本座,这三式魔剑道伤不了吾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时,倦尘音也开口了,他对墨白淡淡说道:“魔剑道为创世魔神的克魔之招,但尚有最后一式你未能习会,因此杀不了魔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放虎归山!”墨白有些恼怒,千般算计,难道还要功亏一篑吗?

    “为今之计,暂且将魔主镇压吧。”倦尘音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妄想!”

    魔主听到倦尘音要镇压自己,当即变了脸色,虽然眼前道者没有杀自己的能力,但要镇压,轻而易举,他转身一掌轰向还在愣神的幽龙。

    魔劲恐怖,释放十层威能,在空中划出湮灭的气息,袭向屹立半空的幽龙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紫凤见状,忙一把拉住幽龙,躲过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魔主见退路已开,抓起魔武皇就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倦尘音道身不动,但弹指间,金芒迸射而出,携带无上道威,追击两大皇者。

    眼看金芒要追上两人,魔主与魔武皇大惊之际,就突然看到虚空扭曲,紧接着一道磅礴魔劲自扭曲形成的异空间内轰了出来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魔劲撞击金芒,猛然炸开,竟然顺利拦下,而魔主与魔武皇见状,也不再犹豫,纷纷没入异空间扭曲的漩涡中,转瞬消失踪迹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幽龙紫凤见状就要追击,却被倦尘音拦下。

    “不用追了,吾感受到熟悉的气息,是魔之子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任由他们离去,功亏一篑?”幽龙不甘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还有两人,或许现在已经见分晓了……”沉默片刻的墨白突然开口笑道。

    还有人?

    紫凤、幽龙面面相觑,不知其指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先回幽冥殿再议。”墨白没有解释,要众人回去。

    但倦尘音止步,他转眸对墨白说道:“吾既入红尘,尚有要事待办,你若寻吾,可让映云夕以道门秘术与吾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墨白知道倦尘音乃是道门先天,性格孤傲,也不勉强,当即带着幽龙。紫凤往弃神山脉方向赶去、

    “等等我!”

    这时,云兽现身,来至墨白身边,歉意道:“抱歉,吾未拦住那魔之子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!”墨白摆手笑道:“一切都是天注定,强求无用,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云兽点头,却看了倦尘音一眼,后者也微微点头示意,看样子是旧识,但没有多说,他很快跟着墨白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魔主、魔武皇被凝渊救走,战局告终,但真正无人知晓的恩仇杀局才真正展开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星云遮掩,伴随冷风簌簌,荒野之中卷起阵阵涟漪。

    风吹动,吹得衣衫猎猎,却吹不散压抑内心的仇恨。

    白衣负手,漆黑明亮的眸子趋于平静,凝视对面。

    对面,身穿白袍的盛华年任凭狂风扑面,内心杀意却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一口天剑,道尽了多少往事不复。

    一口紫锋,尽显了多少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阴谋,恩怨,在叶落一瞬,尽付凌冽寒芒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压抑不住的杀声破空穿云,盛华年招手,紫芒旋转飞入手中,再入目,他身形瞬转,携着寒芒逼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沉稳的喝声,显示不同的心境,白衣负手而行,倒插在地面的天剑有所感应,旋转飞出,随着邃无邪一同杀向对手。

    “铿然”交击,剑意争鸣,初交接,尽显剑道精妙,无尽的剑气四散而出,斩断山石,破碎尘埃,搅动风云。

    白芒、紫芒迸现,交错间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寒芒凌冽,贴面而过,在交错的瞬间,都在对方面容上留下了一抹血痕。

    血痕很浅,却痛入骨髓。

    邃无邪痛,痛在眼前人为一己之私,赔命无辜之人,大长老、二长老,全数被杀。

    盛华年痛,痛自己一生算计,天剑院最终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不知谁对谁错,不知谁更该死,两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要让对方饮恨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剑动山河!”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剑动山河!”

    同样的招式,不同的人施展,同样的威力,不同的愤怒。

    盛华年高举手中紫锋,释放无尽剑意,搅动云海,动容八荒,他怒吼道:”你不配,你不配使用藏剑式!”

    “不配的人是你!”

    邃无邪声冷,剑寒,杀意烈,全力以赴的一剑,不留余地的一剑,伴随浓郁无边的杀意,涌向了白袍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两声轻响,同样的剑招,再次穿梭而过,各自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,鲜血淋漓,白衣染红。

    但现在,已经不痛了,更多的是恨,为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斩!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错声而过后,再次转身的刹那,两人同时运转藏剑第二式,巨大剑芒贯通天地,无可匹敌,斩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气浪翻滚,草木摧折,这一击强大的离谱,也让不肯退让的两人再次染血,纷纷倒飞而回,可即便如此,也没有多余的言语。

    不断的交击,不断的迸射剑气,两人早已分不清对手是谁,唯有不断的出招,不断的出剑,要置对方于死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局依旧,不减风云,而在另一处山巅上。

    飞身而落的两人遥遥对立。

    “这一局,你等待了很久吧。”幽玄之主负手,凝视黄泉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没有否定,黄泉点头,却是那么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似乎看不惯黄泉的儿女情长,幽玄之主的一袭黑袍猎猎,隐藏在黑袍内的眸子露出失望之色,他招手,虚空扭曲,暗芒旋转而出,落至身前,握在手中。他对黄泉道:“吾给你机会,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动了,身形瞬动,化作流光万千,布下漫天残影,比比皆是,分不清哪个是真,哪个是假,那些残影汇聚,从四面八方袭向黄泉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不动如山的天虎,在残影逼近一刻,心无杂念,手中金锋巧转,在漫天残影中,挡下真身,随着一声清脆剑鸣,残影消散,现出幽玄之主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意外,看到黄泉挡下自己的剑招,幽玄之主的声音中,多了几分欣慰,而后他再次沉喝一声,抽退刹那,一跃九天,同时他双手握剑,朝天高举,最难以忘怀的绝学,施展了无数次的剑招映入眼前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!”

    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高喝声中,万千紫色星辉汇聚,汇成无尽剑芒,数之不尽,下一刻,全数涌向山巅上的黄泉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。”

    面对无尽剑芒临身,黄泉招手,同样的招式出现,身后万千紫芒汇聚,发出破空声响,与之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留余地,分毫不差,所有的剑气都撞击在一起,让天地为之失色,让星云为之震慑,让皓月为之暗淡。

    这一刻,真的没有办法回头吗?

    摒弃杂念的黄泉在星流一式过后,飞身而起,冷眼一瞬,极招再现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暗月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