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一十章 战声落幕

第三百一十章 战声落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山巅上的人、影、物、

    在冷锋中流转,在月光下辉映。

    携带的剑芒如皓月,满是恩怨情仇。

    谁又知道谁会在下一刻,陨落无间。

    “很好,魔剑道—暗月!”

    满意的点头后,幽玄之主再启杀诀,剑锋流转,同样的锐芒划破一切阻碍,与之对决在一起。

    染血,染的是布衣,染的是黑袍。

    谁的血染在谁的身上,都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,接下来,将是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退走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虎口的鲜血不断流淌,最终,黄泉选择了留情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幽玄之主洒然一笑,旋即暗锋贯天地,玄黄杀千里:“魔剑道—殒日!”

    一剑横空,杀机尽显,散布死亡异彩,洞开黄泉的一剑没有丝毫留情,携着迟暮夕色,斩向天虎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殒日!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剑,却是乍变的速度,急速酆都一剑,避无可避,在极致光辉中迸现一瞬,错身而过的两人已经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山巅上,布衣不语,黑袍不语,黄泉手中的锋芒滴下点点殷红。

    只是那么一瞬,幽玄之主败了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在鲜血滴落后,幽玄之主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冷锋,咣当掉在地上,身躯颤抖着,几乎要消散,但没有,他转过身来,凝视黄泉,紧接着狂风拂过,黑袍散去,露出从不显露真容的他。

    冷峻的面容,满头的白发,绝代风华的模样似乎因许久不见日光而显得惨白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转身负手,凝视黄泉,轻笑道:“记住今日的一剑,他是你脱胎换骨的第一步,当你彻底抛弃一切后,就往魔云顶吧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狂风再起,幽玄之主整个人都化作一缕光华,消散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,算计一生的幽玄之主随着最后一缕光华消散,无憾恨,无后悔,有的只是欣慰,欣慰最后一刻的最后一剑,完成了他心中的预想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支撑不住的身体跪倒在地上,他放声狂笑,狂笑中带了几多悲凉,几多无奈,虽然明明知道幽玄之主只是一道御苍玄的魂身,但他还是忍不住悲痛,这一切,他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黄泉不知,天地也不知……

    远在北荒的魔云顶上,那株巨大的枫红树上,本就寥寥无几的枫红叶,随着幽玄之主的身亡,再次缓缓消弭一片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盘膝坐在树下的苏辛察觉异常,抬眸皱眉不解,他数了数叶子,意外道:“何时只剩下了四片叶子?看来得想办法让这株树继续活下去,不然师傅肯定不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辛摇头叹气,已经步入地神巅峰的他隐隐有预感,马上又要破入人道顶峰了,他暗自感叹修为进境的飞快,也知道这与师尊的培养少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上,战局结束。

    山下,战局也已至终端。

    染血的白衣,染血的白袍,任凭鲜血淋淋,也不曾后退半分。

    交击的锋芒迸射凌冽的杀机,看得动容,看得惊心,看得不安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怎么回事儿,打的不伦不类啊!”

    远处,就连九皇子这种门外汉都看出两人不对劲了,那杂乱的剑法,毫无章法,而且早已虚空力尽的两人,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一般,这让他心中起了想法,小声对映云夕道:“漂亮姐姐,要不然你上去帮他一把,或许就能杀了那个中年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映云夕闻言,摇了摇头,叹道:“静观其变吧。”

    “搞什么啊……”九皇子疑惑不解,但也不敢多言了,只能看着两人鏖战。

    鏖战的两人,剑气纵横,地面满目疮痍,气空力尽了,还不肯放弃,是因为,仇没有得报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局面,是我万万不曾想到的,我没想到,你还活着,和阴魂一般,不肯去死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挥舞着手中的紫锋,不断与天剑交击,他声音虚弱,嘴角殷红不断溢出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死,吾又怎肯离开?”

    冷声,冷语,伴随凌冽寒芒,拼尽了一生的力气去劈砍,砍在盛华年肩头的时候,鲜血噗嗤迸射,血流不断。

    而他的肩膀,也被砍中一剑,剑锋中有紫色雷霆流转,烧灼的身躯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但这比起心中的痛,不甘,又算得了什么!

    “哈,今天,就算是死,我也要拉着你陪葬!”

    盛华年疯狂的笑着,他拔剑倒退,不住地倒退,险些跌倒,他用紫色神锋插在地上,稳住身形,凝视几乎昏厥的白衣,恨声道:“一切都该结束了!喝!”

    沉喝一声,盛华年高举神锋,催动余下所有的真元,登时紫气磅礴本窜出,涌向天际,引动雷霆炸响,虚空隆动。

    藏剑式最后一式。

    看到要玉石俱焚的盛华年,邃无邪冷笑着,同样施展剑诀:藏剑式—剑睨八荒!

    高举手中天剑,无尽灵气疯狂涌来,任由鲜血淋淋,任由身躯难以承受这莫大威能,他也要竭尽全力,势滅眼前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声嘶力竭的怒吼,两个人,两口剑,在一切落幕将时,猛地降下杀伐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莫大威能席卷四面八方,映云夕见状,芒施展修为化作罡气护住众人,但即便如此,在足以撕裂一切的恐怖气劲中,摇摇欲坠,被越推越远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炸开,一切都看不见了,激起的万丈沙尘遮掩一切,也同样遮蔽了内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磅礴力量缓缓消散,硝烟散尽时,就见两人错身而过,不曾言语,不曾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,盛华年身躯突然震颤,旋即鲜血喷涌,他不敢置信地转过身来,指着邃无邪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论怎样努力,他都无法开口,他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脖子,紧接着再次喷涌的鲜血不能止住,他整个人也不甘心地往后方倒下。

    往后仰去阖眼的刹那,脑海中浮现过往,电光火石一瞬,这些再也记不住,原来,穷极一生,最终也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“扑通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重重的倒地声,曾经高高在上的天剑院副院主,这一刻,恩仇尽消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流光落地,黄泉现出身形,他走至邃无邪身边,淡淡说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笑着,笑的苦涩,他艰难转身,看着倒地的盛华年,明明报了仇,却没有一丝喜悦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因为,为此死去的人永远不会复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黄泉扶住几乎昏厥的邃无邪,对远处的映云夕道:“麻烦你护送他们去皇城,幽冥殿要暂时关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映云夕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黄泉这才放心,化作流光带着邃无邪离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见到黄泉离去,危机解除,映云夕回头对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松了口气,暗道墨白高深莫测,竟然处处布下援兵,这才让大家有惊无险,跟着映云夕,众人回转皇城,很快消失在荒野。

    荒野风呼呼作响,吹得尘沙飘飞,月光流转,映照在已经身亡的白袍中年人身上。

    算计一生,他什么都没得到,甚至连收尸的人都没有,只能依靠天地为其收埋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血海,血气翻涌,随着虚空扭曲,两道魔影被丢出。

    “吾皇!”

    血魔看到魔武皇受创严重,被丢了出来,忙走上前扶起问道:“发生何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,你往血海外围守护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盘膝而坐,吩咐血魔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血魔转身对众多守卫道: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带着一群人出了喋血魔岛。

    魔岛上,两人受创颇深,盘膝而坐,运转魔元修复己身,驱除体内的魔剑道余劲。

    墨白的魔剑道很可怕,虽然魔主可以挡下,但受伤难免,随着血气渐渐靠拢,魔剑道的魔劲被逼出,两人方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魔武皇起身,询问一旁的魔夜道:“幽玄之主等人呢,为何没有出手相助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属下不知。”魔夜犹豫了一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两个老奸巨猾的狐狸,竟然提前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动怒,情势所迫罢了,我等本就为利结合,没有利益,幽玄之主自然不肯为咱们卖命。”魔主劝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幽玄之主之所以与修罗血海合作,就是为了击杀墨白,但没料到,这么久竟然还让后者活得风声水起,甚至更加强大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魔岛突然震动起来,来自海底的一股异力流转,似乎有东西即将破封而出了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魔武皇变了脸色,他身形化作流光,往修罗海底前行,很快消失在了海面上。

    “看来,凝渊已经等不及了。”魔主的眉宇间,也多了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幽冥神殿上,众人汇聚,墨白受创,但还能承受,他看到完好无损的众人,便安心等待黄泉、邃无邪的回归。

    “他们,会不会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墨白瞥了一眼幽龙,说道:“我相信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但幽玄之主两人有道境修为啊。”

    “无邪苏醒后,便已破入道境,修为不亚于盛华年,且我将从黄泉那里得到的天剑交给了他,有天剑加持,无邪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那黄泉呢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呵,他会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解释,只是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幽龙不解,幽玄之主是道境强者,黄泉只有人道顶峰,怎么可能镇杀他。

    正犹豫间,远处两道光华浮现,缓缓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是黄泉与邃无邪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