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道消魔长

第三百一十五章 道消魔长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荒山岭上,夕阳渐渐消弭,真正的高手对决随着时间流逝,也渐渐分明。

    幽龙方面最先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剑孤寒,本就人道顶峰,修为深不可测,加上拥有幽龙秘典,得到加持,更显强大。

    东皇,虽有人道顶峰修为,但也是最近步踏这等境界,一时间还难以掌控,随着时间流逝,天色暗淡,东皇真元不济,渐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幽龙挥剑,剑啸破空,长达数百丈,擦身而过,将东皇身后的一座小山削成两半,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“哼,本皇不会认输的。”

    东皇不语,手中神枪翻转,绝式再出:“荒初—破!”、

    “幽龙寂灭斩!”

    面对东皇全力一击,幽龙眸光一冷,旋即寂灭气息蔓延,紧接着幽龙咆哮而出,袭向东皇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,幽龙恐怖,瞬间击破枪劲,而后撞向东皇。

    东皇见状,忙挥枪格挡,奈何幽龙寂灭斩恐怖,他抵挡不住,整个人都被击飞,虎口崩裂,血流如柱。

    “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幽龙得意,神锋再挥,接连两道剑气斩向东皇,要结束其性命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最关键的时刻,眼前剑气逼命,远处突兀出现一道剑气,在千钧一发之际拦下幽龙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察觉异常,幽龙抬眸望天,就见虚空扭曲,一袭白衣缓步踏出,其丰神如玉,绝代之姿令人动容,最主要的仍旧是那一双暗淡眸子,隐藏了太多不为之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负手,一步一踏,踩在虚空上,却如同踩在众人心底,让人心中寒意更盛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远处,与魔厌争胜的云兽察觉熟悉气息,看了一眼后,就皱起眉头,他万万没想到是御苍玄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分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一瞬,魔厌把握机会,一掌轰来,瞬间将云兽击退。

    云兽被击退后,没有再次出手,他凝声对大家说道:“众人小心!”

    然而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就在话语方落之际,虚空中的人影动了,身形瞬闪,如黑色魔芒出现在战场之上,在幽龙还未回过神来时,近身的刹那,一道剑气瞬间洞穿其肩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幽龙被击退,肩头染血,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云兽见状,身形瞬闪,来到幽龙身后,将之扶住,可这时御苍玄已经出现在紫凤面前了,他见状大惊,忙出言提醒,然而为时已晚,暗芒再出,就见紫凤染血,整个人被这股莫大魔能击退,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回来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就在紫凤即将坠落地面时,远处金芒闪过,倦九霄脱离战局接住了紫凤。

    紫凤的面具险些碎裂,且一道磅礴剑气斩在其胸口上,若是再往上一分,恐怕就要殒命了!

    “御苍玄!”

    眼见紫凤重创昏迷,倦九霄怒意猛然爆发,他凝视那道白衣绝代之姿,恨声道:“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

    要知道,倦九霄也认识眼前人的,那是墨白的师傅,同样也是黄泉的师傅,也与自己有一些关系,于情于理,他都不该出手对付众人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一瞬,御苍玄连败幽龙与紫凤,这等恐怖修为,世所罕见,而且他要杀的人,竟然全部都与墨白有关系。

    两人重伤,云兽与倦九霄独对魔厌、东皇、魔主、荒后、魔武皇五大强者,而此时随着白衣的加入,自己这一方更是生机渺茫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墨白,你没有想到吧!”

    魔武皇看到倦九霄愤怒的模样,心中畅快不已,接连被算计,这一次眼前的狡诈敌人也终于被算计了。

    御苍玄负手,沉默不语,神情不悲不喜,仿佛一切他都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倦九霄抱着紫凤,怒视眼前人,脱去了黑色长袍,露出真容,但那股显露的气息不会有错,即便只是凭借墨白当初对御苍玄的认识,他也不会感应错,同出一源的魔剑道气息,唯有御苍玄能如此强盛恐怖。

    终于,御苍玄撇了倦九霄一眼,吐出几个字:“受死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身形瞬闪,再化暗芒席卷,要滅杀倦九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力量瞬间爆发,倦九霄即便拥有圣衍神锋,在御苍玄夺命一剑攻来时,仍旧难以抵挡,他抽身而退的同时,鲜血染道衣,愤怒非常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击败倦九霄,御苍玄负手,眸子撇向了商子洛。

    “不要逼吾出手!”

    云兽眸中闪过一抹杀意与艰难抉择的复杂情绪后,他一手扶住幽龙,一手缓缓握住了背后不曾出鞘的天刀。

    天刀出,天地染血!

    御苍玄看着云兽握刀有些力不从心的手,缓缓说道:“此刻你的功体受损,拔不出天刀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吾商子洛做不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握住天刀的刹那,就闻轰隆一声巨响,自云兽周身突兀散出一股磅礴气劲,恐怖威压震撼寰宇,撼动大地隆隆作响,饶是魔主等人也为之动容,甚至因为承受不住这股恐怖威压,而渐渐后退。

    不退的人,唯有御苍玄。

    那一袭白衣猎猎,任凭天地失色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,远处璀璨金芒坠落,携带无上道威化作六阳映撤天际,席卷众人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诺大火舌让魔主震惊,他魔元即运转,挡下这道璀璨金阳,轰隆炸开后,也让他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众人也都遭受到不同的攻击,御苍玄最甚,他首当其中,被三轮晨曦击中,一时间,淹没其身形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在短暂击退众人的时候,一道金芒包裹众人,将众人送出荒山岭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们离开,追!”

    倒退数步,稳住身形的魔主见流光包裹众人离去,忙要出手追击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一袭金衣缓步而落,拔俗道姿惊艳众人。

    负手而落的倦尘音拦住众人去路,金眸扫过众人,冷声道:“倦尘音身前,便是界限,谁也不能越过。”

    狂风骤起,遮掩四面八荒,来自无上道门的绝代强者拦住众人去路,但更多时候,他的眸光放在御苍玄身上。

    这里包括魔主在内,倦尘音尽皆不放在眼里,唯有眼前白衣,他不得不谨慎应对。

    就如同昔年,面对那玩世不恭却举世无双的身影,他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随着倦尘音的出现,卷起一地狂沙,释放的无尽道威震慑在场众人,没有人敢越界,魔主也不能,他相信,眼前道门先天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拥有不死之躯,但也没有办法对付他。

    魔主恼羞成怒道:“倦尘音,你杀不死本座,御苍玄你能挡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吾会尽力一试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倦尘音凝视御苍玄,声音趋于平淡,淡淡问道:“为何要如此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御苍玄没有强闯,他可以拦下倦尘音,让众人追杀,但他没有,白衣微微摇头,不见踏步,身形如幽影一般,缓缓退走,转瞬没入虚空乱流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御苍玄离开了!

    众人愕然,尤其是魔主,他好不容易请得御苍玄出手,但没想到后者如此果断,竟然就这么离开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回过神来,他再凝视眼前的道者,冷哼了一声道:“倦尘音,本座会攻破边城的,届时你等将无容身之所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吗?呵!”

    不屑一笑,倦尘音负手,整个人都化作一缕金芒,消失在荒山岭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倦尘音救走众人,魔主气急败坏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魔主,那人是谁,您也要忌惮!”东皇捂住胸口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一名可恨的道者罢了!”

    魔主冷哼一声,对众人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离开,若需要,往矗天壁寻吾。”魔厌没有跟随魔主等人离去,他说完话后,就转身离开了荒山岭。

    目送魔厌离开,魔主知道,他本意就是对付商子洛,只要商子洛还活着,那魔厌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援手,念及此处,魔主冷笑着自言自语:“魔厌,既然你踏入争斗,就不会因此而熄灭,本座知道,你终究要回归魔域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山岭一役,随着御苍玄与倦尘音的出现,最终不了了之,但幽龙紫凤重创,也验证了此战,魔主等人的收获,一时间,道消魔长,倦九霄等人出现了溃势。

    很快,夜幕降临,边荒的星辰格外耀目,连带着那神秘璀璨的月辉,也渐渐蒙上一层薄纱,让人看不清晰。

    月色如水,朦朦流转,流转在山巅上,印照在剑痕刀壑中,荒山岭陷入了寂静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山道上,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负手而立,一双深邃的蓝眸在月色下,更显迷茫,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御苍玄会选择帮助魔主等人。

    他有足够的能力改变一切,魔剑道是魔主的克星,但现在,倦九霄失败,紫凤幽龙重创,这都是自己好师傅的杰作。

    难道一切都没有转圜的余地吗?

    沉默的人看着月色,看着远处的天边,看着魔云顶的方向,心里五味俱全。

    “快走啊,快走啊……晚了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爹,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远处赶来大批的难民,人群拥挤,推着车,拉着牲口,有人跌倒在地上,却没有人愿意施出援助之手,有小孩子跌落在一旁,哭喊着自己的父母,没有回应,乱成一团,他们都在逃,没命的逃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