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道门先天倦尘音

第三百二十二章 道门先天倦尘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微笑的言语,伴随深沉的眸子,让魔夜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有些愕然,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魔皇子见他不言语,负手淡淡说道:“吾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,不能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再次挥手,白衣年轻人再次化作句芒龙兽扑扇火翼,飞向半空。

    凝渊单足踏地,身形如惊鸿,化作一缕赤芒,再次落在句芒背上:“吾心情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句芒展翅,往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魔皇子的离去,让喋血魔岛上众人松了口气,血魔责怪魔夜道:“魔皇子喜怒不定,你又何必招惹他呢!”

    魔夜哼了一声,道:“吾皇是被他所杀,一个连自己亲生父亲都能杀的人,吾魔夜凭什么为他卖命!”

    血魔叹了口气“但你也知道,这是吾皇早就做下的决定,这次魔皇子没有杀你,实属万幸,下次切莫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魔夜沉默不语,喋血魔岛上冷风簌簌,让数千人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句芒化作巨大龙兽,展翅翱翔,飞出修罗血海,往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句芒挥动翅膀,对魔之子道:“吾看得出来,你很愤怒。”

    凝渊点头说道:“父王忠诚的下属太愚蠢了,吾只能离开,否则吾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。”

    句芒嘲弄道:“你杀的人还少吗?不缺这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凝渊哈的轻笑一声火道:“正因为如此,吾要好好控制自己,不能再杀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虚伪!”

    半晌,句芒吐出两个字,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凝渊踩了踩它的背,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,说道:“趁神州还没有完全覆灭,咱们也去欣赏一下神州的美景吧。”

    句芒长啸一声,挥动巨大火翼,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,漫无目的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因为魔主、魔武皇的身亡,北荒退兵了,荒后大权在握,不愿意再起杀伐,因此换得了两国和平。

    魔云顶上,本该属于魔剑道之主御苍玄的所在,但现在,已经空无一人,巨大的枫红树粉碎成灰烬,无尽的枯叶也寻迹不得。

    在夕阳西下的时刻,朝霞染红了一切,宛如血色一般鲜艳殷红。

    一袭黑衣的黄泉回到了山顶,他在这里见到了苏辛。

    苏辛看到黄泉回来,说道:“我已经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黄泉犹豫了一下,最终走至他的身边,问道:“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苏辛问道:“师尊的事情,你要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知道,师尊走的时候很欣慰,我相信师尊在天之灵,会因为有你这么一个徒弟而让他骄傲。”

    黄泉凝视眼前的苏辛,他是未来的魔剑道之主,但因为自己重生的缘故,夺取了他的所有因果,也让他失去了继承魔剑道的资格。

    他问苏辛:“你怪我吗?”

    苏辛不悲不喜道:“我不怪你,这或许是早已经注定的吧。”

    是注定的,这一切,都是注定的。

    黄泉抬眸问道:“你今日约我来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他想与倦尘音、倦九霄两人回神州大地,去阻止魔祸,但因为苏辛传信的缘故,所以他停下了步伐,来到这里,要见一见这个当时哭得伤心欲绝的师弟。

    苏辛看着熟悉的面孔,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我……我想与你一决,想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,究竟有多少,因为我感觉,快要入道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后,黄泉很意外,他打量了一番苏辛,果然,人道顶峰,或许因为报了仇的缘故,他已经心无挂碍,念及此处,他哑然失笑道:“哈,我早就知道,你是绝顶的天才,不比任何人差!”

    但现在,黄泉还是摇了摇头,郑重对苏辛说道:“我还有未完成之事,待得事情了结,我会回到魔云顶,与你来一场真正的武决!”

    苏辛皱眉问道:“可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黄泉摇头拒绝道:“不用,你在此地等我便是,我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辛点头道:“师兄,保重!”

    听到“师兄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黄泉微微一怔,眼里莫名的多了些湿润,他收敛心神,郑重点头,旋即转身,在夕阳消弭的那一瞬,再次离开了魔云顶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是那么寂寥,是那么迟暮,让苏辛以为是个迟暮的老人,为什么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呢?使劲甩了甩脑袋,苏辛苦笑着转身,走到原本栽种枫红树的地方,盘膝而坐,静静修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东部,得到百姓各方王侯提供的线索,驭风尊等人已经锁定了魔之子的去处,原来在大周东部有一处奇异圣地,名为逆瀑三千丈。

    逆瀑三千丈乃是东部一处名山胜地,那里有一处十分神奇的瀑布,自古以来,瀑布都是水往低处流,但此地不同,瀑布逆行天际,没入云端,施云布雨,如此反复,周而复始的出现这种奇异景象,也吸引了各地的风流雅士来此地观赏。

    这一日,驭风尊等人奉新皇之命,前来捉拿魔之子,当他们立于山巅上时,就看到远处奇异的瀑布逆行而上,而在那里,一只巨大龙兽挥动翅膀停在半空,在他的龙背上,身穿赤色战甲的魔之子凝渊正负手观赏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了身后的异常,凝渊颇为不耐的摇头叹道:“这里的大好奇景,很快就因为这些愚蠢的人类而毁灭了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看到魔之子后,高声道:“妖孽,吾等奉命来缉拿你,束手就擒吧。”

    凝渊听到后,转身忍不住笑道:“人类都如你这般愚蠢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冷哼一声,驭风尊不再多言,他也知道凝渊的恐怖,当即抽出神兵,旋即狂风骤起,化作无匹剑芒席卷凝渊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剑气在句芒身前炸开,它巨大的龙躯丝毫无损,反而挥动一双火翼,登时魔火滔天,嗖嗖嗖轰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驭风尊再出手,剑芒通天,足有千丈,再次斩向凝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身边的道门七子叶同时有了动作,以黄阳子为首,道门阵法开启,释放璀璨光华,将方圆数十里全部笼罩,也将凝渊与句芒困住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句芒被道威击中,惹得它大怒,仰天长啸一声,就要突破阻碍。

    凝渊却是对句芒说道:“不急,你先一旁休息吧,这里吾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句芒闻言,挥动着翅膀,化作白衣,立在远处的山巅上。

    而离开了句芒的凝渊,身躯再半空中不坠落,任由剑气在身边炸开,他丝毫无损,而后缓缓挥手,虚空扭曲见,又听闻血龙怒啸,旋即帝血现世,被其握在手中的刹那,发出震天龙吟,恐怖的威压横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只是轻轻震荡的力量,阵法就已经出现不支之像,开始有溃散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黄阳子见状,吩咐六位师弟道:“众人催动阵法,为四尊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沉元纳气,而余下的六名道者也不敢留手,无上道威挥洒,变成璀璨的白芒,耀目至极,再次让孱弱不堪的阵法变得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身处阵法中的魔之子不以为意,他挥动手中帝血,感受到一丝的魔元流失,嘴角露出一丝邪笑,说道:“尽可能的挣扎吧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、凝烟尊、战云尊、霜寒尊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力量,面色凝重,但为了能够困住魔之子,他们也只能拼命抗衡,互视一眼后,四大尊者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“风啸千里满江红!”

    “云动九天山河崩!”

    “烟雨扶摇随心起!”

    “一剑霜寒十九州!”

    四尊联袂出手,风云烟冰四大元素聚齐,化作漫天杀机,全数涌向魔之子。

    “无趣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四人全力施为的魔之子略微有些失望,他微微摇头道:“但吾可怜尔等的奋力一搏,还是要以敬畏之心相对啊……魔式—焰之滅。”

    就见魔之子手中神枪收起,旋即饱提魔元,无边无际的魔火汇凝,哪怕隔着剑阵也同样不能阻挡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四尊与魔之子的恐怖力量撞击在一起,磅礴气浪翻滚,道门剑阵应声而破,受到心神牵引的道门七子大口吐血,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尊也受到波及,魔焰将他们震退,个个染红,露出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魔之子如此强大,仅仅一招,就败了自己一干人等。

    他们撞击在远处山石上,乱石崩云,难以起身了。

    魔之子负手屹立半空,俯瞰地面上七零八落的道门强者与四尊,叹气道:“可悲又愚蠢,总是要赔上性命才甘心,为了给世人上警醒的一课,你们只能杀身成仁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的悲天悯人,但魔之心性显露无疑,凝渊挥手,再纳方圆魔气,形成黑色光华,就要滅绝四尊与道门七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不过这一击他没有挥落,因为凝渊察觉到了一丝异常,或者说一丝危机,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危机。

    当然,并不致命。

    于是,他微一挥手,便砸向了下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在魔气坠落的一刻,远处剑芒也赶至,那恐怖的一剑伴随无上道威,将之拦截,然后瞬间崩毁炸开,救了四尊以及道门七子一命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剑,扰乱了战局,也让四尊捡回了性命,道门七子中为首的黄阳子最先察觉到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挣扎抬眸看去,就露出喜色,他惊喜道:“是先天!”

    先天,一个熟悉的称谓,一个无双的证明。

    就见远处流光破空而至,落到地面上后拦在众人身前。

    一袭金衣,拔俗道姿验证此人风采,那阴阳金色道冠下是一张略显愤怒的英俊面孔,倦尘音来了。

    倦尘音来了,也就验证着此刻的性命保住。

    凝渊看着地面的道者,感受到还有两股接近的气息,笑着说道:“何必躲躲藏藏呢,大家出来可以当面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躲藏倒不至于,只是最近还没恢复,速度慢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果然,话语甫落,倦九霄也摇摇晃晃的落在倦尘音身边,他扶住这位道门先天的肩膀,好似那般的随意,让后面的道门七子看得目瞪口呆,这可是道门先天倦尘音啊,竟然有人敢这么放肆?

    更令人惊讶的是,倦尘音没有任何不悦,反而关切的问了一句:“师兄,你无碍吧!”

    轰隆隆的巨响,这句“师兄”在道门七子耳朵中响起犹如惊雷一般,倦尘音的师兄?

    天呐,那可是不世出的高人,不对,倦尘音哪来的师兄?

    七个人面面相觑,感觉到自己意外知道了一个天大的新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