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异数

第三百二十四章 异数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幽冥神殿上,众人齐聚随着北冥雪的出现,也渐渐明白了魔域的起源。

    黄泉看着北冥雪那满含期待的眼神,皱眉问道:“你之意思是九龙之气与魔神之力融合,发生了异变,从而让魔之子以及姬问雅体质发生变化,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变数,而这个变数,魔域将之称为异数,会为魔域带来毁灭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露出赞许的神色:“挺聪明的嘛,一点就透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夸奖,黄泉摇头无视道:“但我现在需要知道,如何解决魔之子祸乱神州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没有隐瞒,直言道:“魔之子凝渊的修为是天生的,混合了魔神之力与九龙之气,作为要拯救神州的存在,我有必要提醒你,这些该收集的资料,你都需要收集,就比如我在你们离开的这段时间,就派人了解了魔武皇与当初月女,也就是魔族圣女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魔武皇被大周上三师苦口婆心打动,从而选择封印凝渊,但偏巧不巧的是,他将魔之子封印与修罗血海,当然,当初的修罗血海只是普通地方,不过后来的一场大战,让修罗血海被怨魂积累,试问,魔神之力加上九龙之气,混合万千怨魂血气会发生什么变化?当然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看到黄泉那要杀人的眼神,捂嘴轻笑道:“不过这三样东西的弱点,我倒是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到了重点,黄泉也猛然醒悟,他试着猜测道:“此刻的魔之子不仅身负九龙之气与魔神之力,还有万千怨魂血气,如果要对付魔之子,那就需要专门克制怨魂血气的极阳道火,以及与魔神之力相辅相成的魔剑道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全对!”北冥雪看向黄泉的眼神全变了,变得是那么柔情,她深情道:“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看的头皮发麻,他挥手忙问道:“但九龙之气需要如何克制?”

    “吾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商子洛开口了,他看向黄泉说道:“九龙之气乃是天地九龙的精华之气,若要克制,只能以邪恶魔气来将其污浊,正所谓,物极必反,唯有将九龙之气转变为邪恶之源,即可用极阳道火将之焚灼殆尽了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恢复正常,点头道:“不错,只要将九龙之气污秽,才能以极阳道火滅之,不过此刻的魔之子三种力量相辅相成,所以要对付也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北冥雪美眸里露出担忧之色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就是这副模样,让黄泉有了不安的预感,他沉声道:“是不是需要有人集此三种本源在身,方能对付魔之子。”

    看到黄泉的模样,北冥雪收敛之前的戏弄神色,凝重道:“不错,需要这三种力量汇聚在一人身体内,才能释放这等力量,极阳道火,魔剑道,你都可以具备,但邪魔妖氛,这是你最难的地方,你需要吸纳这些魔氛妖气为己用,稍有差池,很可能堕入魔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幽冥神殿上,陷入短暂寂静,妖氛魔气对黄泉而言,不是好事儿,倦尘音等人也沉默不语,但这件事总该有人去做,不是吗?

    半晌,黄泉问道:“哪里可以吸纳这些力量?”

    北冥雪看到黄泉答应,微微点头,反而露出满意之色,道:“放心,吾既说出此法,便会保你平安。”

    黄泉摇头不以为意道:“不用了,吾自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愕然,却还是回答说道:“在矗天壁上,拥有无尽尸骸,那里因为出现过玲珑骨,所以体质特殊,怨魂也吸纳魔气,更加恐怖,你只要将他们据为己用即可。”

    矗天壁,又是矗天壁,黄泉点头说道:“这次,我一人足矣,你们无须跟随了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闻言,不悦道:“难道你不想知道如何避免入魔吗?”

    黄泉轻笑道:“我心道坚,何惧魔扰万千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化作流光而去,速度极快,转瞬消失在幽冥神殿上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我心道坚,何惧魔扰万千,呵!”

    目送黄泉离开,北冥雪回味他之言语,点头称赞,再看向倦九霄等人,捂嘴笑道:“你们该不会想问我真实身份吧,我劝你们打消这个念头,有些东西,知道了,或许就会出现不可避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知道北冥雪神秘,而且其拥有隐秘的幽冥之气,很像来自冥域的存在,但具体是谁,他不打算过问,因为眼下相对而言,魔之子的危害甚大,他对神旭与刀神说道:“咱们叶跟随黄泉,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点头,旋即结伴而行,转瞬,幽冥神殿就余下北冥雪一人。

    神殿清冷,幽冥诡氛肆扰,让人感觉的森寒,北冥雪叹了口气,只得转身返回了异境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血海,血浪滚滚,喋血魔岛上,魔之子乘着句芒莅临,使得众多逆周势力敬畏不已。

    血魔在一旁等候,看到魔之子落地,忙走上前,拱手道:“恭迎魔皇子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挥手道:“吾不喜欢这些,对了,魔夜去哪了?”

    血魔闻言,露出难堪的神色,魔夜因为不欲再为魔之子效力而选择离开修罗血海,此刻已经赶往七魔山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到血魔露出紧张之色,魔之子面色不悦,再次问了一遍:“去哪了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淡然,却又一种令人战栗的气息,血魔颤抖着双腿,恭敬回答道:“魔夜离开了修罗血海,往七魔山隐居去了!”

    魔之子笑了笑,问道:“为何不与吾打声招呼呢?”

    血魔艰涩道:“或许魔夜有急事吧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撇了一眼血魔,淡淡说道:“吾不喜欢有人欺骗,最起码不是这么敷衍。”

    血魔忙跪下来恳求道:“请吾主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呵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弯腰将颤抖的血魔扶起,笑呵呵道:“吾只是开个玩笑罢了,既然魔夜选择离开修罗血海,身为主人的吾还没有送客,实在有失礼数,你便留在此地吧,吾往七魔山为他送份大礼,以报答他这些年来,为吾父王兢兢业业打拼的忠诚品德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再次起身,与句芒一起离开了修罗血海。

    魔之子离去,修罗血海的气氛就变得稀松许多,血魔也重重松了口气,他凝视远去的魔之子与句芒,暗自为魔夜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七魔山,本是幽玄之主封印魔夜等七人的所在,他们被封印在此地三百年,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回忆。

    这里因为失去了幽玄之主等人的庇护而显得萧瑟许多,最主要的仍旧是那些怨魂恶鬼,在这里游荡,每至深夜,便会发出鬼嚎惨叫,一刻也不能安宁,惊得方圆百里没有百姓居住。

    七魔山的山顶上,魔夜独立月夜中,凝视远处的景色,脑海中回忆的都是过往,是过往的兄弟情义,是过往的君臣恩义。

    但现在,兄弟几乎死绝,连主上魔武皇也被其子斩杀了,他突然觉得自己没了目标。

    魔之子,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,不值得他去效劳,但除却魔之子,他竟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为之努力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难道,吾这一生,都只能这般度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方式……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的时候,突然远处虚空扭曲,紧接着火云燎空,魔夜抬眸望去,就见天际火云蔓延,一头巨大龙兽扑扇着双翼出现在他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魔夜看到句芒出现,语气变得凝重,因为这意味着魔之子来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火翼挥动,乌云溃散,皓月也为之隐去,火红染透天际,让夜色变得明亮,血色一般的璀璨。

    立在句芒背上的魔之子居高临下,俯瞰山顶上的魔夜,淡淡说道:“吾父王曾经看重的下属,不辞而别的原因是什么,难道吾做得不够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够好的话,吾可以尝试着更改,若你说也不说,那吾岂不是要继续错下去?”

    “呵,魔皇子难道也会错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人,或者魔,都有犯错的时候,吾自也不例外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魔皇子您与吾皇之间的差距太远了,不值得魔夜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吗?父王的本事,吾自然不及,但也没有想象中的天壤之别吧,正是当初父王的仁慈,才让皇月城毁于一旦,也让吾的母亲死在了最熟悉的长枪之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魔之子仿佛陷入了回忆,他缓缓挥手,就见一口血色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,他轻轻握住,伸手抚摸枪身,自言自语道:“这杆神枪,杀了太多的人,但都无关紧要,吾留着它,是因为上面沾染了母亲的鲜血,吾要留着它,让仇恨之火继续燃烧,蔓延,只有这样,吾才能时刻记住当年的一切,才能警醒自己,吾是魔域异数,魔族覆灭的起源,神州毁灭的开端……”

    魔夜看着他那自大的模样,厌恶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与谋,吾魔夜不会在为你卖命了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闻言,看向山顶的魔夜,笑道:“既然如此,你对未来产生迷茫,那吾便大发慈悲,送你去另外一个世界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高抬左手,旋即魔气汹涌,遮掩天际,化作无匹暗芒,轰向魔夜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魔夜大惊,叫了一声,就要抵抗,然魔气澎湃,他无抵抗能力,顷刻间被轰的粉碎,血雾飘散,漫天都是,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解决了魔夜,魔之子拍了拍手,露出歉意的神色,道:“抱歉,吾一时忍不住又动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句芒看在眼里,讥讽道:“你的抱歉,对一个死人而言,毫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不以为意,笑道:“至少能让吾的心中稍有安慰,这不是那些可悲的人类经常做的事情吗?杀人,一句抱歉了事,吾的父王也曾说过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回修罗血海,嗯……吾觉得会有人来寻咱们的,静候吧,或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魔之子踏上句芒龙背后,句芒挥动双翅,携带漫天魔火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乌云笼罩,月色暗淡,漫天的血雨挥洒在七魔山顶上,比比皆是,或许,这就是魔夜苦苦追寻的结果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