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传承

第三百二十八章 传承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风,簌簌无语,人,静立无声。

    月色流转,流转在黑衣、白衣的身前。

    是那么的分明,那么的对立。

    战意高傲的黑衣,寂静无语的黑衣,鲜明的对比,却彰显了不同心思。

    黑衣求胜,白衣求死。

    月色辉映刹那,人动了。

    出鞘的神兵划出璀璨的锐芒,贯通九霄,苏辛率先出手,末日之狂在手中展现无上风姿,斩向黄泉。

    但闻铿锵声响,关键一刻,鬼神诀横陈胸前,挡下这来势汹汹的一剑的同时,后退数步,黄泉赞叹道:“你比之以往,更加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但还没有超越你。”

    苏辛战意高昂,招招式式,杀伐果断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黄泉挥剑,剑剑精妙,以守为先,心中却如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一者攻,攻得漫天残影,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一者守,守得滴水不漏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魔云顶上,在月色下,交战的两人一心一意,无关修为,仅有剑道领悟。

    这一场武决让人尽兴,也让人沉默。

    尽兴的苏辛,沉默的黄泉,剑芒流转之余,星辉洒落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。”

    同时运招,同时出手,同样的剑道武学,同样的剑道感悟,交击瞬间,铿然巨响,剑气纵横而出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黄泉再退数步而后忍住体内重创,咬紧牙关的同时,第二招上手:“魔剑道—暗月。”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暗月。”

    璀璨的月痕释放皓月之威,一改往日的寂灭死色,这一次,他们都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撞击一瞬,两人擦肩而过,皆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划痕,没有见血,只破衣衫。

    苏辛转过身来,高举末日之狂,对黄泉沉喝道:“最后一招了!魔剑道—殒日!”

    “殒日!”

    举起鬼神诀的刹那,黄泉心里浮现无数过往,但也只是一瞬,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锐利的锋芒携带死亡气息,玄黄异彩蔓延天际,两道强横力量即将冲击。

    只要这一招结束,至少可以得到八分以上的感悟!

    苏辛心中喜意更盛,功体再催,传承自御苍玄的末日之狂释放无尽锐光,快速斩向黄泉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,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苏辛眼睁睁看着同样凝气的白衣在最后一刻全数溃散,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你疯了吗!

    苏辛变色,忙要收剑,然而已经迟了,但闻噗嗤声响,末日之狂洞穿白衣身躯,鲜血淋漓之余,殷红溅射到了脸上。

    熟悉的一幕,让苏辛想到了御苍玄被杀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!”苏辛抽出末日之狂,将它丢在地上,走上前扶住黄泉。

    黄泉生机渐渐失去,但他依旧握住苏辛的手,旋即无尽血气翻涌而出,全数没入苏辛体内。

    是魔剑道的剑印。

    黄泉半跪在地上,艰涩道:“师尊曾说过,剑印一生只能传承一人,那这个人,他只能是你,而非我黄泉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死!”苏辛要挣扎,然而黄泉道境修为镇压己身,让他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魔剑剑印刻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苏辛露出了悲切之色,道:“我不需要你来将剑印传承给我。”

    黄泉摇头虚弱道:“我本就命不久矣,这已是不更的事实,魔剑道不能失传在我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苏辛愕然,很快反应过来,颤声问道:“因……因为魔之子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黄泉微微点头,勉力笑道:“在我印象里,你就是最好的魔剑传承者,相信你未来会成为真正的剑道神话。”

    苏辛悲怆,他只能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血色光华渐渐暗淡,一切都随着最后一缕血气的扩散而结束,黄泉的气息也微弱游丝,做好这一切后,他勉力起身,面色惨白,但他不以为意,甚至有说有笑:“现在,我可谓是一身轻了。”

    苏辛搀扶着他,感受到体内诺大真元之力,沉默不语,师尊死在眼前的师兄手中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师兄却甘愿死在自己手中,而由始至终,自己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黄泉看出了苏辛情绪低落,轻声安慰道:“我死不了,只是回归墨白本体罢了,希望你能好生修习魔剑道,因为百年后,神州依旧会有大劫,届时,我希望能看到你的踪影。”

    苏辛闻言,眼眸里闪过坚定之色,保证道:“师兄放心,我苏辛可以辜负任何人,唯独对你,绝不失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声师兄,叫得我心满意足啊,呵呵呵呵!”

    黄泉推开苏辛,鬼神诀倒插在地上,旋即徒手踉跄着往山下走去,边走边挥手道:“记住你对我的承诺,我希望百年后,能见到一个真正的剑道神话!”

    黄泉离开了,踉跄着,染血滴落在山道上,每一寸的土地都似乎留下他的足迹,屹立的黑衣,凝视远去的背影,看着眼前的神兵,内心五味俱全,分不清喜或悲,但他知道,自己又找到真正活下去的意义了,没有其他,但凭一个承诺,他,绝不食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离开了魔云顶,鲜血挥洒,行走了不知多久,直至来到矗天壁下,这里早已不复往昔模样,妖氛邪灵尽皆被吸纳,恢复了寻常之地,密林深处,还残留有岁月的痕迹,曾几何时,这里也成为了一个他值得留恋的地方。

    月光如水,轻洒余晖,星光暗淡,皆被遮掩色彩,他终于无力再支撑,噗通一声,半跪在地上,鲜血止不住的流出,他也渐渐要昏迷。

    为什么还不来?

    昏昏沉沉的黄泉知道,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,倘若墨白不出现,那自己只能等死,或者说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他知道墨白不会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,有脚步声响起,紧接着一道紫衣身影由远而近,出现在他模糊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月藏华?

    有些意外这来到的身影,黄泉挣扎着起身,他看到了一张愤怒的脸孔,一张满是仇恨的脸孔。

    月藏华自南晋远赴北荒,终于找到了黄泉,而且是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找到,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:“黄泉,你干的好事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黄泉一怔,想起南晋时的隐剑仙,他摇头说道: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还要狡辩吗,放心,吾不会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冷笑着,眼前的紫衣抽出一口银色神锋,他遥遥一指黄泉道:“今日,就让你彻底消失在神州大地之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银剑挥洒月辉,袭向黄泉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人未至,剑气已然临身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黄泉催动残余真元,千钧一发之际躲了过去,但也张口吐出鲜血,这血迹斑斑,让他无力抵抗,他倒落在草丛边缘,几乎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月藏华见状,再次一剑袭来,一定要杀了眼前人。

    难道天要亡我?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袭来的一剑,黄泉露出绝望之色,他万万没有想到,最后杀出的人,竟然会是月藏华。

    月藏华凌冽的杀意不减,锐锋更是不减,这一剑,他一定要为师傅报仇。

    但就在临近的一刻,他突然察觉到了危机感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抹危机感,让他汗毛站立,瞬间倒退,与此同时,一抹金芒出现,拦在黄泉身边现出身影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眉清目秀,正是墨白。

    月藏华倒退数步,看到眼前又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人物,露出错愕之色: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撇了一眼几乎昏厥的黄泉,知道要速战速决,因此也不多言,他挥手,锐芒冲霄,极道神锋在下一刻,挥洒极阳道火,破封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的火舌环绕,焚灼一切,连虚空也跟着扭曲,这诺大的火势几乎没有什么能抵挡,他就看到白衣携着无尽火舌,加上通天剑意,释放出最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隐剑式—滅剑!”月藏华剑诀抚剑身,登时寂灭之力丛生,但接触的刹那,就觉得无可比拟的巨力袭身,他体内五脏六腑都被冲击,当即呕出殷红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瞬,墨白挥手,卷起黄泉转瞬化作流光消失在夜空下。

    接连倒退了数十丈,诋毁数棵参天古树,月藏华虎口崩裂,鲜血淋漓,他将长剑倒插在地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芒离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啊!”

    半晌,他仰天怒吼,愤怒的声音在密林中回荡,绵延不绝,久久不熄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外方山,世外之境,这里云雾缭绕,始终亮如白昼,随着一道流光穿破云海,落至山巅后,墨白与黄泉的身影也现在上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甫一落地,黄泉就承受不住体内重伤,倒在了山巅上,他抬眸责难墨白道:“再晚来一步,我可就要死翘翘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看着他如今的模样,心里满是滋味,他强颜欢笑道:“这不是正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黄泉不再争论,看也不看墨白地说道:“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露出疑惑之色,问道:“动什么手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黄泉抬眸,看墨白一脸茫然,古怪道:“你不打算将我收回?”

    “拜托!”

    墨白醒悟过来,露出不爽之色,不悦道:“你已经成型了,我怎么将你收回?你是你,我是我,咱俩根本就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