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玉离宗 危机

第三百三十二章 玉离宗 危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日落无声,渐入夜幕,月明星稀,晚风习习吹拂,更添几分凉意。

    破云峰,寓意直破云端,高达五千丈,最接近东升旭日,是一处神奇之地。

    而此刻随着夜幕降临,寂静无声的破云峰下,也迎来两道鬼祟身影。

    玉倾仙与蓝云山悄然来到,他们凝视这高耸入云,不见其顶的神峰,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最终,玉倾仙有些后悔了,她小声询问蓝云山,道:“听闻这里禁制重重,要不然咱们就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回去?都到这里了,不去看一眼怎甘心!”蓝云山再次安抚玉倾仙道:“放心,你我都有地神初境的修为,只要小心一些,不触动阵法,就无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轻轻点头,旋即跟上蓝云山步伐,小心翼翼往山顶而去。

    破云峰仅有一条山道,而此山道绵延不绝,直达山顶,这里不能飞行,因为会触动阵法。

    阵法禁制一旦触动,便会将进犯者格杀,无论是谁,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两人修为虽然达到地神初境,也极为小心。

    因为这阵法是上古流传下来的,连地神巅峰都能斩杀,更何况他们两人呢。

    山道上,寂静无声,唯有脚步簌簌,伴随冷风习习,越往上行走,越觉得周遭烟雾渐浓,几乎要遮掩视线,或许因为夜风冷肃,玉倾仙觉得身躯通体冰寒,让她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前方带路的蓝云山察觉背后异常,回头看去,就见玉倾仙身后,竟然跟着一道鬼影,这让他大惊,忙道:“师妹,不要动!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”玉倾仙也察觉异常,她感到背后冷风阵阵,似有杀机骤临。

    这时,但闻铿然声响,蓝云山拔剑而出,旋即剑芒吞吐,身形瞬闪,斩向玉倾仙背后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但闻一声惨嚎,那黑影当即溃散,消弭在山道上。

    岂料随着这一声惨嚎,在夜下破云峰回荡之余,又有无尽白雾化形,出现一道道黑色影子,散出逼人的寒气,要包围两人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玉倾仙初次见到这等场景,吓得俏脸煞白,哪怕拥有地神初境修为,她也一时难以反应,忙躲到蓝云山身后。

    蓝云山将玉倾仙护在身后,手中锐利白芒挥动,斩出一道道磅礴剑气,轰轰作响,不断将黑影击溃,奈何黑影无穷无尽,打死一个又生出一堆,如此反复,让青衣剑者气喘吁吁,体内真元不济。

    蓝云山大叫道:“师妹,是我害了你啊!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一道流光出现,落地一瞬,磅礴白芒挥洒四周,旋即那来人双手结印,口诵法诀,登时一道道灵光飞窜,如下氤氲雨点,所过之处,黑影尽皆溃散,消弭无形,而那上山之路也在月色映照下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是大长老!”

    看到一袭白袍,须发皆白的老者,玉倾仙欢喜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老者看了两人一眼,皱眉训斥道:“这是破云峰,你二人来此作甚!”

    蓝云山吓得一个哆嗦,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主动承担罪责,讪笑道:“听闻咱们宗门新收了一名天才弟子,弟子好奇,因此带小师妹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玉倾仙对那神秘弟子占用宗门大半资源的举动很是不满,她嘟着小嘴,哼道:“我的修为也不差,这个月竟然只有这么点灵石,根本不够用嘛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大长老呵斥了一句,吓得两人一个哆嗦,都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大长老名为言其,又名言其长老,脾气火爆,执法如山,但对宗门的掌上明珠玉倾仙从未发过火,这让后者愕然委屈。

    言其长老似乎也知道自己的举动吓到了玉倾仙,只得转为和颜悦色,叹气对她说道:“倾仙啊,这是破云峰,自古以来,都是咱们玉离宗的禁地所在,危机重重,若非我奉命前来寻你们,再深入一些,定会被禁制所形成的黑影杀术所斩杀的,皆是,那才是真正的后悔终生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与蓝云山闻言,不自禁打了个哆嗦,互视一眼,均看出对方眼中的后怕之色,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这破云峰如此危险,不过这更引起玉倾仙的好奇了,她走上前,撒娇似的抱住大长老的胳膊,不死心地问道:“大长老,咱们玉离宗究竟收了个什么弟子啊,能如此被郑重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受不了玉倾仙的糖衣攻势,哪怕铁面无私的大长老也不行,他只得讨饶说道:“宗主有令,不准任何人泄露的,老夫也不行,不过值得肯定的是,这位新收的弟子,将会为咱们玉离宗打破困局,重回往昔鼎盛时代!”

    往昔鼎盛时代!

    玉倾仙闻言一怔,她也听闻过玉离宗的历史,传闻上古年间,也就是两千五百年前,玉离宗乃是真岸界首屈一指的大宗门,连玄海界也有庞大势力,而其老祖宗更是无上界数一数二的存在,当时那才是辉煌至极,只可惜三教六界之战,那战惨烈,使得玉离宗高手伤亡殆尽,连那位老祖也身陨,至此实力便一落千丈,而那些保存实力不曾出手的宗门便开始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但现在落得这步田地,哪里还有机会翻身啊,难道那新来的弟子真能做到?

    带着半信半疑的神色看向大长老,得到的却是一个极其肯定的眼神,她开始幻想那是一个怎样的人物!

    不过很快,大长老就打断她的思绪,劝阻道:“不要多想了,这次我来寻你们,是有要事商议,你们随我回玉离宗吧!

    要事?

    两人看到大长老神色凝重,就知晓不是小事,当即应下跟着化光离开破云峰,往玉离宗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玉离峰上,玉离大殿内,身穿青色长袍的中年道者负手,他生的仙风道骨,气质出众,但眉宇间的一缕忧心不曾掩饰,或者说无法掩去,这是玉离宗宗主,玉离真人。

    在一旁,尚有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,他与言其长老模样十分相似,但看起来更和颜悦色一些,这是玉离宗的二长老—言回。

    言回与言其相反,他是出了名的老好人,为人处世待物都十分温和,因此宗门弟子有事多喜向他请教,而其也不厌其烦,尽之所能,此刻,随着夜幕已深,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最终,宗门玉离真人缓缓开口,说道:“近些日子岳山宗与玄雷宗觊觎天山灵脉,蠢蠢欲动,多日来,与咱们宗门弟子产生摩擦,至今受伤者,已有数人,长此以往,对咱们十分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言回也跟着叹气,每次都有宗门弟子受伤回来疗养,他看在眼里,对两大宗门的处事手段也十分不悦,但也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岳山宗与玄雷宗两大宗门都不比玉离宗实力差,两者联合,目地就是要夺走玉离宗唯一一条中型灵脉,倘若成功了,这无疑会对此刻的玉离宗雪上加霜,因此要想办法应对。

    沉吟良久,玉龙雪拱手站出,对玉离真人敬声道:“师父,不如由我带领宗门弟子前去镇守天山灵脉,避免被他们强取豪夺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看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一眼后,沉吟不语,玉龙雪虽有地神初境修为,但玄雷宗与岳山宗地神境高手也不少,他不希望出现差池。

    一旁言回长老却是十分赞同,他对玉离真人说道:“龙雪如今已有破境希望,天山灵脉灵气氤氲,倒也有助于龙雪破入地神中期,不如就让他前往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,一旁又传来空灵动听的声音,玉离真人回头就看到大殿外,玉倾仙与蓝云山两人被言其长老带了回来,眉头微微皱起,不悦道:“你二人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去破云峰看了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闻言变色,但看两人安好无损,才松了口气,不过还是哼了一声说道:“再有下次,我会将你二人禁足在玉离宗内!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!”玉倾仙闻言,忙说道:“我听师父说要大师兄去镇守天山灵脉,不如让我和二师兄跟着去吧,这样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蓝云山也赶忙开口嬉笑道:“师父,我们三个都已经踏入了地神初境,相信在那里镇守,不会出现差错的,而且即便出现问题,自保应当无妨!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闻言,沉默不语,他在思量,思量三人能否可行,毕竟眼前三人是玉离宗这数百年来最有前途的弟子,有他们三人在,才能好生将宗门发展壮大,万一出现差池,这损失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宗主,其实咱们玉离宗灵气比不得天山灵脉,若将他们三个带往天山灵脉,相信凭借天资很快就会有所突破的,再者天灵山脉距离咱们玉离宗不过百里,一旦出现危险,咱们完全可以及时援助,无须担忧。”言其长老也跟着劝阻,在他看来,不经历一番磨练,哪怕修为再高也无济于事,就如倾仙见到那些灵影都吓得失魂落魄,甚至忘记抵抗,若非有蓝云山,必然遇险,也是时候让他们经历一番磨练了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劝阻,两位长老都如此说,加上三人坚持,玉离真人也不再阻挠,他点头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明日准备出发吧,倾仙留在这里,你们都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恭迎,旋即缓缓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待得众人走后,玉倾仙也换了个称谓,嬉笑道:“义父您留下我作甚!”

    义父,这是玉离真人允许的,只有在没人时候,她才能如此唤眼前人,其他场合,都要尊称一声师父,有此可见玉离真人对玉倾仙的宠爱程度。

    玉离真人瞧着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,貌若天仙的女儿,负手叹了口气说道:“近些日子,我诸事烦身难免对你有些疏忽,你也不能刁蛮任性,胡作非为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玉倾仙知道义父说的是往破云峰一事,她有些失落地点了点头,委屈道:“可是义父您收的这个神秘徒弟太过份了,他几乎占据了咱们玉离宗所有资源,这样下去,女儿的修炼速度都跟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闻言一怔,脑海里浮现出那白衣出尘之姿,这是他活了数百年来,第一次见到这等天资人物,即便让他拿出宗门内所有资源,他也会毫不犹豫,相反,他只怪自己没有足够资源供其修炼,现在看到女儿的埋怨,他也只能叹气不已,轻抚玉倾仙的秀发,安慰道:“你放心,以后宗门强大了,会有更多资源供你修炼。”

    宗门强大?难道要靠那神秘弟子?

    玉倾仙觉得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