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玉离宗 来历

第三百三十六章 玉离宗 来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玉离宗,三道光华回到大殿,而在大殿上,早已有人等候多时,玉离真人负手,在大殿上来回踱步,神情不安。

    他已经接到弟子传来的消息,玄雷宗与岳山宗的两位宗主出现在玉离宗的势力范围,这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但也知道,一定是天山灵脉那里出了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看到那落地的三道流光后,忧心忡忡的玉离真人方才松了口气,看到几人受伤,他微微变色,走上前关切问道:“你们三人这是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“师父,玄雷宗与岳山宗欺人太甚了。”

    蓝云山怒气冲冲,他挥手,就见蓝色光华闪过,两具黑衣尸体就出现在大殿上,那刺鼻的血腥味传来,让玉离真人脸色难堪。

    而言其,言回两位长老也纷纷走来,看到那两黑衣人的身份后,都露出不满之色,尤其是脾气暴烈的言其长老,他怒声雷霆地说道:“这是岳山宗的重山真人与玄雷宗的左护法李洪啊,怎会这样!”

    蓝云山气道:“这群敢做不敢当的家伙竟然蒙面去天灵山脉抓我们,好在最后我们逃到了破云峰,被那叫墨白的年轻弟子救了一命,否则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三人均是一怔,最先回过神来的玉离真人走上前,检查早已气绝的两人尸体,还未近身,就险些被残余剑意击伤,这让他谨慎,倒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玉龙云见状忙要去搀扶,却见玉离真人挥手勉强笑道:“无妨无妨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徒儿的过失。”玉龙云有些歉意,因为他们三人来时,只是用真元包裹着两具尸体,忘记提醒师父那上面的剑意了。

    但玉离真人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,他反而笑呵呵说道:“看得出来,你们已经见到墨白了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见状,忙走上前,抱住玉离真人的胳膊,好奇问道:“师父,那墨白究竟是什么身份啊,修为高的可怕,只是依靠一道剑气残留的剑意就将这两人击杀,而且至今未曾散去。”

    这等人物,玉倾仙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玉离真人闻言,却是想了想,摇头说道:“这我也不太清楚,但此人乃是经过我曾经救命恩人介绍来这里的,因看出他的实力非凡,而且拥有天阳神术的法诀,因此才留下收为玉离宗弟子,并且传授其天阴神术,现在看来,此子修为,当真惊艳啊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的时候,玉离真人也感叹不已,这等剑意纯粹,他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救命恩人?

    玉倾仙对师父所言的那个救命恩人也颇为好奇,笑嘻嘻问道:“那师父您的救命恩人又是什么身份啊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那倾国倾城的容颜,数百年都未曾有一丝变化,玉离真人就有些失神,但很快就醒悟过来,摇头说道:“是来自道门!”

    道门!

    一语惊四座。

    这次不光玉龙雪与蓝云山惊讶了。

    就是言其,言回两位长老也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道门那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在道域这个地方,道门就是至高的领导者,道域真岸界拥有无数深不可测的人物,但尚不得入道门,而玄海界才能真正接触道门的存在,至于无上界,那就是道门真正所在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想到玉离真人竟认识来自道门的存在,而且那墨白经由道门人介绍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玉倾仙已经不敢想下去了,那年纪轻轻的白衣,如果真的来自道门,他出现在真岸界被知道身份的话,恐怕就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玉离宗一定会受到各大超然宗门的重视,毕竟说到底,道门才是整个道域的最高存在啊!

    看到众人震惊的模样,玉离真人也露出凝重的神色,他对众人说道:“你们都是我玉离宗核心人物,所以这个秘密我才告知你们,但墨白究竟是否出自道门,我也不知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他这等修为,这等资质,哪怕在道门,地位都非比寻常,这件消息不能透露出去,以免被有心人觊觎啊!”

    “我等明白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众人都不敢含糊,纷纷拱手应下。这不是开玩笑,道门此刻的分裂情况,谁都知晓,无上界不知什么情况,但在真岸界,分属南北道宗势力的嫡系都是这一界的超然宗门,加上有道灵、道玄等扶植的顶尖宗门,他们互相牵制,甚至偶尔厮杀,都是常有的事情,如果被知道有这么一位天才人物来到真岸界历练,不论出自哪一脉,恐怕都会遭到另外几脉的追杀!这对墨白而言,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言其、言回两位长老坚守承诺是因为他们希望玉离宗能再度辉煌强盛起来,而玉倾仙等人则是因为这份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玉离真人看到众人都严肃的模样,也就放下心来,他看向那两具身亡的尸体,犹豫片刻,说道:“将他们丢入后山悬崖吧,免得再起祸端,相信经过这次教训,玄雷宗与岳山宗不敢再肆意妄为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我意已决,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蓝云山颇为不满,但他看玉离真人模样,知道没有转圜余地,只得耸拉着脑袋下去办事了,很快,他卷起两道尸体化作流光往后山赶去。

    目送蓝云山离开,玉倾仙这才不满的说道:“这次证据确凿,咱们完全可以找那些人理论啊,何必畏畏缩缩。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看着她不高兴的模样,叹气说道:“这是修道界,修道界本就弱肉强食,你去和他们理论又有何用?届时还是一场硬仗要打,咱们玉离宗不是数千年前的强大宗门,在无上界都占有一定地位了,如果真正与岳山宗与玄雷宗开战,到时候损失惨重,咱们可就后悔莫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墨白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还没说完,就被玉离真人打断,他皱眉瞪了这个自小疼爱的女儿,说道:“墨白的身份神秘,不宜暴露,咱们何必给他添麻烦呢!”

    玉倾仙委屈的低下小脑袋。

    这时,玉龙雪走上前来,笑着劝道:“小师妹也不用生气,其实以你的资质,好生修炼,不足十年,肯定踏足人道之境,届时这些恩恩怨怨,你自己都可以解决了,哪里还用得着麻烦别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一旁言回长老也和颜悦色的劝她道:“倾仙啊,求人不如求己,与其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,不如自己努力,这样未来才能靠得住啊!”

    玉倾仙不是小孩子,她也知道众人都是为自己好,但被义父斥责,她还是有些委屈,声音如细蚊一般的说道:“倾仙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了,师兄先带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龙雪轻笑一声,将玉倾仙带离了大殿,往所在宫阙走去。

    大殿内的众人负手,目送两人离去,半晌,一向脾气火爆的言其也有些尴尬地对玉离真人说道:“师兄啊,你刚才对倾仙凶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也懊悔不已,不过他也只能叹气说道:“你们知道倾仙的性格,从小被咱们如众星捧月一般,宠坏了,现在真岸界危机重重,我怕她这个性格,早晚会吃亏啊,那墨白年轻,倒也很识礼数,能遇到这么一个不错的年轻人,也算是咱们的福分,不能处处麻烦他,咱们始终,都要靠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言其、言回两人闻言,尽皆沉默,这话说的一点不错,墨白是个很讨人喜的孩子,但他们都不曾忘却那年轻人的手段,因此处事也带了几分敬畏,如果玉倾仙不识礼数的胡乱得罪,一个不甚熟悉的人恐怕不会容忍她的胡闹。

    但很快,言回脑海灵光一闪,突然抚须,对玉离真人笑呵呵道:“师兄,其实我觉得倒还有另外一个办法,也许能解决眼下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玉离真人闻言,忙问道:“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言回卖弄玄虚道:“墨白修炼天阳神术与天阴神术,目地恐怕是为了传闻中的天极阴阳变这等绝学,他现在既已修炼天阴神术,证明其是天阳之体,莫要忘记咱们的倾仙也是罕见的天阴之体啊,如果咱们能好好撮合两人一番,岂非妙哉?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闻言一怔,脑海里浮现那眉清目秀,出尘之姿的白衣,暗自点头不已,倘若从表面看,墨白的确难得一见的奇才,且也是个可信之人,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倘若墨白不是这番所表现的模样呢?将倾仙托付给他,岂不是后悔终生!

    沉吟半晌后,玉离真人还是叹气摇了摇头:“此事还需从长计议,不能草率决定,而且也要看倾仙的意思,我不会牺牲倾仙幸福来成就咱们玉离宗的。”

    言回闻言摆手尴尬道:“这是自然,我也只是给个建议,咱们可以多给两人一些空间,至于成与不成,全看两人造化,毕竟倾仙的的体质,日后踏足道境是必然结果,玉离宗没有墨白也能再度强大,有他也是锦上添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算计,不过值得一试……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闻言点头,脸上也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