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危机 退敌

第三百三十九章 危机 退敌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玉离宗大殿外,是一片巨大广场,广场有千丈方圆,是由罕见玉石堆砌而成,而石柱通天,分立八方,其上雕刻真龙盘柱,更增几分雄伟。

    但平日里空无一人的玉离宗广场上,此刻却是剑拔弩张,分作了两方势力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台阶上,数百玉离宗弟子手执长剑,拦下欲要进犯之人。

    台阶下,数百岳山宗与玄雷宗弟子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过数十丈,却隐隐有雷霆为之动容,虚空微微变化,风云涌动之余,牵引莫名变化。

    就在近日,玄雷宗与岳山宗突然来犯,速度极快,直入山顶,来到玉离宗大殿前。

    带头的自然是玄雷宗宗主青雷真人以及岳山宗宗主问山真人,而在其身后,还有叶霜,以及一袭青衣道袍的任山真人。

    他们的出现给玉离宗带来莫大压力。

    玉龙雪与蓝云山挡在前面,而大长老也出现,甚至玉离真人皱起眉头,沉声问道:“不知两位宗主此番阵仗前来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我玄雷宗左护法李洪可是身亡在你玉离宗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岳山宗长老重山真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前来兴师问罪,却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让玉离真人神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他本不愿意再挑起纷争,是怕玉离宗再伤到元气,但现在看两人模样,必然要讨个说法了。

    玉龙雪闻言也皱起眉头,明明是玄雷宗与岳山宗有错在先,但看两宗主那义愤填膺的模样,不知状况的人还以为他们受了多大委屈,但此刻他选择保持沉默,因为一切都由师父来定夺。

    不过蓝云山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,哪怕他不是眼前两人的对手,还是怒上眉梢,往前站出一步,斥责道:“你们暗箭伤人在先,如今还来兴师问罪,还有没有天理了?”

    “天理?”青雷真人闻言嘴角露出不屑,他讥讽蓝云山道:“此为真岸界,弱肉强食的道理,你这小娃娃看来还没学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云山,无须冲动。”蓝云山刚要发作,就被玉离真人拦下了,他看青雷真人模样,就知道此事没有这么简单,他冷声道:“青雷真人有话不妨直言,何必拐弯抹角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,好,果然是爽快人!”

    听到玉离真人这般言语,青雷真人也就不再计较李洪等人事情了,他负手得意道:“我此次前来是奉了五行宗金氏一族长子金战之命前来,目地是为了玉倾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青雷真人还未说完,玉离真人就已变色,他当即开口,果断拒绝道:“此事你休想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青雷真人被打断,也不恼怒,反而笑呵呵说道:“你该知道,得罪五行宗的下场吧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五行宗的名讳,玉离宗全体上下都变得沉默。

    五行宗啊,那可是真岸界一等一的大宗门,尤其是金氏一族,在五行宗拥有极高地位,而金战更是宗门翘楚,莫说是玉离宗,哪怕再来十个,也难以抵挡,但玉离真人仍旧拒绝,不为其他,玉倾仙是他一手抚养长大,更是未来玉离宗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况且那金战臭名远扬,喜好玩弄女子,且被玩弄者下场都无比凄惨,他又怎么舍得让倾仙遭罪呢?

    玉龙雪与蓝云山也沉默下来,谁不知道五行宗的势力?看来这玄雷宗与岳山宗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,玉离真人抬眸凝视青雷真人与问山真人,缓缓说道:“我愿将天山灵脉让给你们,放过倾仙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均是一怔,他们互视一眼,反倒是错愕了,因为他们从未想过玉倾仙在玉离真人心中占据如此重要地位,竟然肯放弃天灵山脉,不过为时已晚,青雷真人叹了口气摇头道:“若你早说还好,但现在金战点名要拿天阴之体的玉倾仙,一条天山灵脉,恐怕难以改变其想法,我劝你还是乖乖交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,说出这话的时候,青雷真人也颇后悔先前的决策,早知道玉倾仙如此重要,也就不汇报给金战了,如此一来,不仅可得灵脉,还能免伤弟子,但现在事情无转圜,他也再次坚定起来,对玉离真人说道:“金战为人,你我都清楚,不交出玉倾仙,他会亲自出手,将玉离宗踏为平地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会觉得这是玩笑,因为金战真能做得出来,玉离真人沉默,或者在思量,金战修为已臻至人道顶峰,恐怕宗门内那位未出关的老祖都不是对手,但要交出倾仙,这是他万万做不来的。

    这时,一旁不曾开口的大长老却是来到玉离真人身旁,附耳说道:“师兄,事到如今,咱们只能请墨白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?

    玉离真人灵光一闪,但又很快犹豫起来,墨白**来自道门,倘若这祸水东引,是否引起他的不悦?

    但已经没有时间了,眼前的青雷真人已经开口说道:“玉离真人,若不交出玉倾仙,那就只能等金战前来了。”

    虽是这么说,但青雷真人盯着玉离真人同时,心中却在暗自祈祷他不要答应,否则如何引来金战,又如何取得天山灵脉呢?

    但似乎事与愿违,结果让他有些失望了。

    只见最终做下决定的玉离真人猛一咬牙,对台阶下的青雷真人说道:“倾仙在破云峰修炼,你们若去破云峰能带走玉倾仙,便将他带走就是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青雷真人闻言一怔,暗道这玉离真人怎地突兀好说话了?他与问山真人互视一眼后,均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但眼下又不能此刻动手,微一沉吟后,他便说道:“破云峰听闻有禁制重重,不知谁能带我走一遭?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往前站了一步,说道:“就由我带你们前往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玉龙雪与蓝云山正要言语,却被大长老一个眼神瞪了回去,他们想不通为何师父会答应两宗带走小师妹,但大长老的眼神略有深意,为此他们只能压抑内心疑惑,眼睁睁看着玉离真人带着两宗人马离开玉离峰,往破云峰而去。

    随着两宗人马退去,众人也都跟着松了口气,大长老转身挥手道:“众弟子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数百弟子齐声恭迎,而后四散而去,却议论纷纷,显然对这次突发变故而产生疑虑。

    众人都离去了,玉龙雪与蓝云山没有离开,他们忍不住走上前,询问大长老。

    大长老看了两人一眼,旋即叹气说道:“五行宗你们也知道,这等庞然大物咱们惹不起,而倾仙一直是宗主的掌上明珠,他绝不会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经大长老微一提点,玉龙雪猛然醒悟,他皱眉道:“师父想要借助墨白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很欣赏玉龙雪的机敏,但凡事情,一点就透,但愁容不减:“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,墨白修为高绝,唯有他能对付玄雷宗与岳山宗,也唯有他能对付金战。”

    “但五行宗背后有道境存在撑腰啊。”玉龙雪依旧担忧,墨白虽强,却也没有入道,不入道者,终究蝼蚁,又如何能与五行宗相提并论?

    大长老又何尝不知?他叹息道:“为今之计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墨白很有可能出自道门,或许他有办法联系其背后势力,真若如此的话,哪怕五行宗也要避退了。”

    玉龙雪与蓝云山闻言沉默,他们都知道五行宗的可怕,正因如此,才逼迫的玉离真人出此下策,但就这么拿墨白出来挡枪,恐怕也会引起他的怒火吧,届时但愿不要腹背受敌就好了。

    一切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破云峰距玉离峰不过五十里之遥,要来此地,也不过片刻,这一次,数百弟子没有跟随,仅有青雷真人、问山真人、任山真人以及叶霜四名道者。

    来至破云峰下,叶霜第一眼便撇见了那道还未消弭的剑痕。

    剑痕很深,足有丈深,而其中剑意凝而不散,也算是给后来人警告。

    叶霜见到后,便走至青雷真人身边,小声道:“前方便是破云峰,但那神秘弟子还在此地呢。”

    青雷真人闻言不动声色,叮嘱叶霜道:“待会儿出手,切记小心,咱们让那岳山宗出力,至于是死是活,咱们不管。”

    叶霜郑重点头,那白衣的模样她记忆尤新,这等能为绝非在场四人能对付,而青雷真人来此的目地也明显,那就是故意败阵,让金战来此对付白衣,至于能成与否,这便不是她所关注的了。

    至于岳山宗两人,他们虽未来过此地,但上次听闻叶霜介绍也了解不少,看到那恐怖深壑后,他便露出忌惮不已,暗道恐怕就是此地了,随着来至山脚。

    随着众人接近,峰顶的人似有感应,旋即云雾散去,赫见山顶上,金芒破空落下,现出白衣身影,墨白下来后看到是玉离真人,微一怔,就见后者露出歉意之色,对他说道:“墨白,我来此地也实属无奈,玄雷宗与岳山宗欲要带走倾仙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墨白已经明白过来,他金眸平淡如水,一一撇过众人。

    但凡被其扫过的众人,都觉得通体发寒,仿佛看到了混沌景象,任山真人有些心虚,但还是沉声道:“我等只要带走玉倾仙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,你们谁也带不走。”

    岂料,话语方落,墨白就果断回绝,他一手负后,剑指微凝,就见一缕金芒吞吐,不过数寸大小,但内中蕴含了恐怖威力,让众人瞳孔都不由得一缩,纷纷沉元纳气,以作应对。

    为首青雷真人虽惊惧,却还是强硬道:“我此行是奉五行宗之命前来,你若不交出玉倾仙,五行宗断然不会饶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太多。”

    但墨白闻言更是不耐,随着金眸转冷,就闻金色剑气横扫而出,发出破空声响,无物不破,无处可避。

    青雷真人见状,怒吼一声,真元澎湃,要挡下这一击,然而剑芒贯通天地,剑意更甚先前,只是一剑,就闻噗嗤一声声响,伴随闷哼一声,青雷真人当即倒飞而回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叶霜见状,身形瞬闪,接住即将落地的青雷真人,但触碰刹那,险些被剑意击伤,她无奈,忙挥手真元运转,替他护住心脉,同时开始以霜寒之气为其引导,渐渐化解那凌厉剑意,这不经意的手段,却是让墨白为之一怔,感受到了颇为熟悉气息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青雷真人依旧受创严重,几乎昏迷,这一剑,没有几个月的时间,他难以恢复。

    一剑,轻松的一道剑气,竟然让地神巅峰的青雷真人伤重至此,问山真人与任山真人都是震惊,他们也不敢缨锋墨白,当即退到叶霜身边,劝阻道:“右护法,我看青雷宗主伤势严重,不如先回去再议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霜也不多言,转身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,与此同时岳山宗两人也紧紧跟随离去,很快消失在天际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只是一招,就败退了众人,莫说叶霜等人震惊,饶是玉离真人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他想过墨白修为高绝,但没想到这般厉害,地神巅峰在他手中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宗主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半晌回过神来的玉离真人看着墨白凝视自己,有些尴尬,拱手道歉道:“抱歉,我也是没有办法,只能请你出手,否则让他们带走倾仙,我会后悔终生的。”

    墨白见状,忙走上前将之扶起,哑然失笑道:“宗主这是折煞晚辈了,我既入玉离宗,便是宗门一份子,宗门有难,我自不会坐视不理,您先随我上山,咱们可详细说明,在做商议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玉离真人闻言感激不已,他跟着墨白往破云峰顶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