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怪痞金少

第三百四十一章 怪痞金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怪痞金少?

    这是个奇怪的名字,同时也有些熟悉,但下一刻,墨白就记起此人了,原因无他,这里乃是明道山城,为半仙的势力范围,他来此地就是要找一些可以帮忙的援手,同时获取了五行宗的详细情况。

    要知,半仙茶馆的势力,多数以情报为主,势力遍及三道六界,经过无数岁月的积累,早已发展壮大,但身为商人,他们不参与纷争,却和各大势力都有牵扯,倒卖信息,交换密辛都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明道山城的负责人本不想与墨白多拉关系,但看到半仙的木牌后,他才极为恭敬,表示即便赔上整个明道山城也要完成墨白嘱托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也让白衣惊叹不已,暗道半仙果然有手段。

    至于五行宗内的实力划分,墨白也窥见一二,尤其是一些重要人物,例如这眼前的金衣公子。

    人称怪痞金少,就是因为其乃是五行宗的怪胎,本身更是五行宗金氏一族的长子,可惜性格古怪,且失手杀了他爹的一名小妾,为此被废除长子身份,改由二子金战继承,这也是金战被誉金氏一族最天才的原因,可怜这位金少,被迫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逍遥的紧,山水之间流连忘返,且身边有多位红颜知己相伴,至于修为,那就无从得知了。

    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折扇合起,上下打量了一番中年道者后,才将眸光放在火龙草上,他嘴角含笑,道:“我要的是真正火龙草,价格贵一点也没关系,但若被我知道是假的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眼前的中年道者已经变了脸色,这株火龙草确实是假的,他也只是希望能骗点灵石回去修炼,但万万没想到会碰到这么一个怪胎,现在倒是进退两难,无奈之下,他只得干笑道:“既然是金少要这株火龙草,那小的便免费送给您以求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递上了火龙草,火龙草形似奇花,十分娇艳。。

    金少嘴角笑意不减,却也对这中年道者的退让满意,他随手接过,就插在身边一身穿粉红衣裙的俊俏女子身上,笑道:“这花倒是漂亮,与雅儿你般配!”

    那被称“雅儿”的俊俏女子捂嘴轻笑道:“公子真会讨人欢心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得意一笑,不理会众人愤怒羡慕目光,金少搂住女子纤细腰肢,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待得金少走远后,人们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朝地上呸了一口,骂道:“什么东西,一个怪胎而已,还这般惺惺作态,切!”

    随着金少的搅局,有些想买火龙草的人也只能失望而归,尤其那中年道者,更是脸色发青,眼瞅着到手的灵石被人搅和,若是别人还好,可偏偏是那该死的怪痞,自己又惹不起,只能压抑着满腔怒火,哼了一声,收摊离去。

    墨白凝视那渐行渐远的两人,微一沉吟,便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真岸界有许多名山胜水,风景秀丽之地,二在荒野之中,金少带着那名雅儿姑娘一路有说有笑,渐渐离开明道山城,随着夜幕降临,两人似乎有些疲倦,而金少挥手间,就在荒野中出现了一处短暂休息的帐篷,以供雅儿休息。

    他对雅儿笑道:“这里风景还算不错,你勉强在此栖息一晚吧,明日,我便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雅儿乖巧应下,便往帐篷内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雅儿离开,金少手中折扇也微微阖上,转过身来对着空无一人荒野道:“阁下一路尾随,何不现身相见呢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暗道竟被发现了,看来这金少不简单,但他也无惧,只是微微念头转动,便从暗中走出与金少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金少看到一袭白衣出尘,轻笑道:“看你为人也算正派,难道还有偷窥的坏毛病吗?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墨白哑然失笑,摇头道:“我只是路过此地,碰巧遇到你这么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,想要结交一番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结交有很多种方式,阁下这恐怕落了下乘,毕竟第一印象在我金少眼里看来,十分重要,奈何阁下自己放弃了啊!”金少故作哀叹,却也表明了不再结交的心意。

    但墨白不以为意,他一本正经道:“我有一种感觉,咱们或许会有一段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金少闻言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是你我间的因果呢,或是经由他人转接的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墨白摇头,凝视丰神如玉的金衣公子,说道:“是无奈的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这次却是金少笑出声来,颇为意外,但下一刻,就是一缕金芒出现,斩向了墨白。

    金芒速度极快,似刀芒,在临身一刻,墨白没有退避,也因此被隔断了头发,在发丝落地一瞬,身后参天古树应声而倒。

    快,只是短短一瞬,就生出变化来,金少看着不动如山的墨白,这次反而满意点头道:“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,不知是太过自信,还是太过盲目,但我都要提醒你,金少在乎的东西不多,却也有几分,只要这份无奈不是很过分,我自不会过问,倘若越界了,那这一刀就要你身首异处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沉默,他担忧的事情还是有的,就比如眼前这深不可测的金少,偏偏是五行宗金氏一族的人,虽然得到的讯息是他已经离开五行宗,不过就如刚才所言,谁都有在乎的东西,倘若越过这个底线,那就要面对强者的来袭。

    五行宗啊,本来就够难应付,倘若再加上这么一位翩翩公子,他还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保下玉离宗,沉吟片刻,他凝视金少,问道:“不知在你眼中,是亲情重要,还是大义重要?”

    “大义?哈哈哈!”金少闻言,反而露出嘲弄神色,讥讽墨白道:“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,拜托你,不要尝试去做救世主,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若要保全一些人,尽管出手,是敌是友又何妨呢?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是敌是友又何妨,但凭你此言,我可放五行宗三次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墨白转身离去,算是给足了金少面子,因为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怪胎,修为渊沉似海,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风过拂拂,地面涟漪不断,搅起沙尘四起,那一抹发丝也随风飘舞,落至金少面前,他凝视远去的背影,接住来至身前的发丝,叹声道:“何必多此一举呢,也罢,这真岸界会让你明白,何为残酷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离开荒野,往破云峰赶去,对他而言,多一名朋友,远比一名可怕敌人来的划算,但很显然,这位怪痞金少软硬不吃,很难把握心思,他知道,玉离宗既已入局,断难脱身,而五行宗那位好色如命的金战少爷更不会放过玉倾仙。

    无论是为了玉离宗或是道尊所交代,他都需保下玉倾仙这位倾城小美女。

    很可惜的是,神州大地上,众多朋友不能前来相助,让他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。

    或许这也是道尊想要的吧。

    破云峰近在眼前,他化作金芒落至山顶上,入目依旧,玉石台上,玉倾仙仍旧在凝神修炼,隐隐有突破迹象,这让墨白惊讶,玉倾仙的修行速度的确很快,尤其是皓月升空时,速度更盛。

    他也不多打扰,自己也凝视感悟最近修炼的天阴神术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一夜过去,旭日东升墨白也从入定中醒来,当他抬眸时候,就看到一袭紫衣的玉倾仙不知何时出现在面前正盯着是自己,他微微一怔,旋即起身,上下打量了一番,道:“你突破地神中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要多谢那些灵石以及玉石台之助啊!”玉倾仙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墨白也没辩解,但他也能听出玉倾仙话外之意,对那些灵石归属仍心存不满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对玉倾仙说道:“你可将余下灵石带往玉离宗,供宗门弟子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玉倾仙闻言颇为犹豫,因为这些灵石是师父送给墨白的,如果自己拿走,的确有些不合适。

    但墨白不以为意,他挥手道:“灵石对我而言,可有可无,不如让更多宗门弟子修炼,以应付未来变局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听到墨白的这番话,内心生出几分好感,她也不拘谨,倾城容颜上露出欢喜笑意,道:“我现在收回之前对你的成见看法,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,好人!”墨白哑然失笑,摇头道:“好人不能当饭吃,在这真岸界恐怕也吃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玉倾仙摇头否定道:“这个真岸界,我相信还是好人比较多的,这些灵石我就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袖袍轻挥,将灵石收起,而后离开破云峰,要往玉离宗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凝视远处的流光,墨白沉默不语,继续盘膝而坐,吸纳昊阳之力,孕养体内道火,而且自遇到那中年道人所运用的纯明圣火时,心中却有一种古怪感觉,或许真如当初山海奇观内所得一般,吸纳天地九大至极之火,能开启不一样的境界体验,如果可以,墨白自也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