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挑衅 败双刀

第三百四十二章 挑衅 败双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接连数日过去,似乎没了动静,玄雷宗与岳山宗也再无后续动作,玉离宗方向诧异之际也暗暗警惕,任谁都知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谁也不知下一刻,是否会翻天覆地,被狂涛怒浪所湮灭。

    这一日,接连修炼的墨白已无法再做出突破了,心烦意乱之际,又闻山下传出叫嚷。

    “墨白,五行宗前来,速速觐见。”

    山下,传来苍老的声音,声音苍老,却底气十足,或许因为这五行宗的名号吧。

    墨白颇为意外,他没想到这群人首先去的地方不是玉离宗,反而来到了这破云峰,不过也好,解决麻烦总是需要时间,现在省事许多。

    墨白负手,转身化作流光,往山下而去。

    山石嶙峋,林深依旧,而在山脚下,熟悉面孔依旧,也多出几张陌生面孔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金衣道袍的年轻人,他眉宇间冷色尽显,双眸中狠戾更甚,他,便是五行宗当今金氏一脉的天才—金战。

    在金战身前,金元前往叫阵,他却负手而立,一副倨傲模样凝视山顶,而身后则是岳山宗的问山真人以及任山真人。

    至于青雷真人因为受创,不能前来,而叶霜选择了避而不见,因为她也怕这位金氏的少爷会生出许多不该有的想法,麻烦缠身谁都不喜欢,叶霜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而在最后方,还有一名身背神刀的刀者,那刀者中年模样,一双眸子凌厉,气息恐怖,足有人道顶峰的修为。

    五人,两名人道顶峰来对阵墨白,他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山顶上的人恐怕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那刀者走上前来,凝视地上恐怖的剑痕,声音凝重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金战虽好色,不代表是傻瓜,他循着目光望去,就见那剑痕尚未消散,而剑意蓬勃,没有丝毫消弭的意思,这让他更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这刀者他很信任,乃是金氏一族的护法,名为金烈,使得一口裂金刀,足以斩山断海,比之自己也不差。

    此行就是为了防止意外,才让这等高手追随,看到金烈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,金战笑问道:“你我联手,可能胜过他?”

    “应当无问题。”微一沉吟,金烈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话见,破云峰上,风起云涌,浩瀚云海散尽之余,一道金芒破空而至,速度极快,转瞬落至地面,在落地一刻,现出身形,依旧是一袭白衣,眉清目秀,金眸平淡如水,一一扫过众人后,墨白才盯住金战道:“阁下来此何事?”

    墨白的出现,让深知其恐怖的问山真人与任山真人微微往后退却半步,但金战不同,他依仗人道顶峰修为往前踏出一步,不悦道:“我乃五行宗金氏一族长子—金战,今日前来理由简单,让你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动手,或者说并无绝对把握,何必自找麻烦,只要墨白肯退去,玉离宗还不是手到擒来?

    但很可惜,他注定要失望,墨白微微摇头说道:“我曾遇到一名身穿金衣的年轻公子,人称金少,或许他与你有些关系,因此我决意手下留情让你们离去,否则后果自负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金少”这两个字,金战微微变色,他露出冷笑,道:“你不提他还好,提起他,这便是一桩罪过了,既然如此,那本少爷便让你知道五行宗的厉害,喝!”

    他冷喝一声,虚空扭曲,旋即一口金色神刀缓缓出现,被其握在手中的一瞬间,斩向墨白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感受凌厉刀气,与那金少有同出一源的意思,但尚不及金少的修为,为此,墨白也不怯战,他剑指微凝,金芒破空,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声铿然,剑气与金刀撞击在一起,竟发出争鸣声响,而后金战变察觉一股巨力袭身,迫使他不得不抽刀退却。

    这一退,就是十数步,与此同时,他金刀贯地,真元澎湃运转刹那,轰出一道龙形怒气,发出震耳龙吟,轰向墨白。

    退的精妙,却也补得精妙,这一刀让墨白也跟着意外,本以为是个无用的世家子弟,只是仗着投了个好胎而张扬跋扈,现在看来,这精妙刀法以及对战经验都验证了金战不是普通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足为据,墨白沉元纳气,再挥一道金色剑芒与那龙气相撞,轰然震爆,裂地乾坤之余,气浪翻滚,让金元等人都跟着被震退。

    龙气溃散,那金芒不止,在尘沙迭起遮掩视线的一刻,也再次袭向了金战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金战见剑气袭来,避之不及,露出惊慌神色,千钧一发之际,身边一道刀影快速袭来,挡下这一道剑芒,救下了金战。

    烟尘散去,金战身前,刀者拦在其身前,一袭布衣,神情凝重,他盯着墨白,因为眼前白衣的手段太过令人惊骇,本以为凭借那道剑痕该判断出眼前人修为,没曾想,那剑痕不过是眼前人随意施为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倒是觉得两人联手也未必能成事!

    而远处的金元与问山真人、任山真人更是骇然,没想到一言不合的结果竟是险些被斩。

    墨白一手负后,凝视眼前人道:“离开吧,这算是第一次,我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他决定履行承诺,不管金少知不知晓,至少能取得一些效果,一些避免树敌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金战怒上眉梢,但被刀者金烈拦下,就听金烈劝阻道:“少爷,此人绝非你我能对付,再战下去,依旧讨不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哼!走。”

    金战只是一时被气昏头,压抑火气过后,挥手就带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问山真人震惊不已,暗道好在之前没有贸然得罪,否则早就埋骨在此了,他们眼瞅着金战离去,也紧紧跟随,很快消失在破云峰山脚下。

    墨白没有追击,他往山上赶去,继续修炼,或者说准备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远处高山上,烟雾迷蒙,遮掩视线,一袭金衣负手屹立,身旁跟着身穿粉红长裙的俊俏女子。

    正是金少与雅儿。

    雅儿看到金战等人离去,捂嘴轻笑道:“金少,那年轻人好像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金少声音凝重,点头说道:“此人不简单,单凭一道剑气便能击败金战,看来他是有意要看我之反应。”

    雅儿知道墨白与金少的约定,但她对金少极有信心:“雅儿知道金少也能一招战败金战少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金少闻言,面上露出笑意,微微摇头道:“这不算什么,我只怕金战会再来挑衅,不懂生命的可贵。”

    雅儿却是沉默,半晌抬眸问道:“若金战少爷浪费了这三次机会,金少您会出手相救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岂料,金少十分果断回绝,他沉声道:“这只能怪他不知悔改了。”

    雅儿闻言一怔,看金少那肃穆模样,她有些意外,金少平日里不拘泥一格,也甚少关注五行宗之事,但金战乃是他的亲弟弟,平日里也会关注一下,如今面临生死险关,当哥哥的真能眼睁睁看着弟弟被杀?

    看雅儿那疑惑模样,金少微微摇头笑道:“随我往玄雷宗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玄雷宗……雅儿会心一笑,抱住了金少的胳膊,两人旋即跟上了金战等人步伐,往玄雷宗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玄雷宗大殿上,金战等人回来,却是怒气冲冲,而在大殿上等候的青雷真人见状,忙迎上来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金少爷这是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金战没有理会青雷真人,径直坐下来不言语,还在气头上。

    而问山真人却是悄然来到青雷真人身边,小声将方才经过一五一十说与他听。

    青雷真人得知金战与金烈联手也难以对付白衣时,彻底震惊了。

    连两名人道高手都败阵了,而且是一招败北,那白衣得强大到什么地步?青雷真人不敢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金战突然开口,他已经消了火气,对青雷真人说道:“那人修为的确很高,连我也不是对手,但天阴之体,我必须得到,你要为我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青雷真人露出为难之色,讪笑道:“如果金战少爷能再请几位高手出来,或许便能对付了。”

    金战闻言,瞪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五行宗内,人道顶峰的高手也只有十数位,而我金氏一族算上父亲也只有四位,难道要我请父亲出关吗?”

    青雷真人吓得低下头去,努力思索片刻后,突然又计上心头,嘿笑道:“金战少爷,还有一计,或许可行。“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?”金战闻言,忙道。

    青雷真人阴声道:“那白衣身份神秘,难对付已成事实,不若咱们想办法困住白衣,而后再派人往玉离宗拿下玉倾仙那小丫头,如此一来,岂不省事许多。”

    困住白衣……

    金战有些不悦,他亲自试了那人手段,也难缨其锋芒,又如何能困住?

    这时,金元似乎想起什么,他忙走上前提醒金战道:“少爷,莫要忘了咱们五行宗有五行锁仙阵,只要以五名地神境高手操控,相信那人即便踏入道境,一时半刻也难以挣脱!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金战猛然醒悟,露出喜色,道:“这倒是不错,你可往五行宗请出四大支脉的几位兄弟,我等联手施为,足以困住他了!”

    只要以五行锁仙阵困住白衣,那玉离宗再派火烈等人前往,相信他们无法抵抗,只能乖乖任由自己带走玉倾仙了,想起传闻中的天阴之体,金战心中就激动万分,只要天阴之体被自己吸纳,足以练成神秘那卷神秘武学了,到时突破道境,他就是五行宗的第一天才了!

    金元领命就要离开,但很快就见大殿内缓步走来两人,一袭金衣映目,让众人都看得仔细,刚要离开的金元看到金少突兀来到玄雷宗,当即变了脸色,倒退数步后,忙拱手颤声道:“金元参见金少!”

    虽然金少被驱逐五行宗,但金元还是不敢大意,该有的礼数丝毫不曾减少。

    金少来了,他带着雅儿来到玄雷宗大殿,只是撇了金元一眼,饶有兴致地笑问道:“你这是要去哪呢?”

    金元被曾经的五行宗第一天才盯着,额头上冒出汗水,他讪笑道:“属下要往五行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元,无须理会,你先回去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金战打断管家的话,起身凝视眼前金衣,也是曾经自己最崇拜的大哥,眼眸转冷,丝毫不肯相让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虽是这么说,但金元额头上的汗水更多了,他夹在两兄弟中间左右为难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