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五行锁仙阵 困杀

第三百四十三章 五行锁仙阵 困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金少,始终是个令人惧怕的名字,就如在五行宗时,连那位金氏一族的族长都不是其对手。

    若非金少手下留情,他那位父亲恐怕就此身亡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金战此刻愤怒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起身凝视这位曾经敬佩的大哥,冷声道:“你已不是五行宗之人,同样也不是金氏一族,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,不然作为金族长子的我,不会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口金刀裸露半尺锋芒,一股杀意流转在大殿上,看的青雷真人与问山真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金少身边跟着的雅儿见状,忙轻声提醒道:“金少,现在恐怕不是时机。”

    金少不闻不问,只是对眼前这位怒刀出鞘的弟弟说道:“那白衣的手段,不是你能应付,即便父亲来,也无济于事,你若连续挑衅,后果只能是败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金战冷漠的很,但已经收起锋芒,他只是挥手道:“我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金少闻言沉默片刻,旋即轻笑一声,道:“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搂着雅儿往大殿外走去,转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的也快,曾经的兄弟情谊,此刻淡泊如水,金元还在原地发愣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金战看了他一眼,道:“前往通知,天阴之体,我必须要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金少已经离开了,金元也松了口气,他拱手后,忙跑出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而青雷真人与问山真人看这位少爷还在气头上,都不敢叨扰,纷纷告退,转瞬大殿上就只留下了金战与金烈两人。

    大殿上,炉烟袅袅,微风自殿外拂来,吹动窗纱飘飘,引得人思绪流转万千。

    半晌,金烈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少爷,其实金少所言不错,那人手段之高,绝非你我能应付,哪怕再请人布下五行锁仙阵,恐怕也不能将之拿下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金烈话还未说完,就被金战斥责一声,这让后者不敢再言语,金战脸上露出狠厉之色,哼道:“他总是自以为是,认为没有他,我就做不成任何事,这一次,我偏要让他知道,我金战不比任何人差!”

    金烈看小少爷脸上的冷厉之色,想要提醒,却只能忍住,心中很是担忧,毕竟墨白那一道剑气就让他感到棘手,若是全力施为,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挡下几招,能否救得了金战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

    顿了顿,金战转过身去,沉声道:“自从他出手对付父亲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,我与他之间早无兄弟情谊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能忘记,曾经孤傲的父亲会败在大哥手上,而且代价是父亲最喜欢的那女子性命,为此父亲闭关不出,一心一意要突破道境,这份耻辱,他不会忘记,而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,他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金烈闻言,只能叹气,谁也不知道这个怪胎会强大到如此地步,哪怕五行宗的那位老祖都不愿多管闲事,由此足以证明金少的修为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之中,离开玄雷宗的金少与雅儿步行在月夜下,一路走走停停,金少脸上的笑容少了许多,但还是存在一些的,可惜都是那么勉强。

    雅儿看在眼里,柔声说道:“金少,你似乎不太开心。”

    金少闻言一怔,哑然失笑道:“有这么一个令人烦心的弟弟,总是少了几分欢喜。”

    雅儿捂嘴轻笑道:“看来金少您还是非常在乎金战少爷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乎?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金少就想起当年的情景,这小屁孩跟在自己身后要学刀,整天嚷嚷着要超过自己,但后来大一些却喜欢与自己比拼,好胜的心思太盛了,他也只能摇头叹道:“越是好强,输的越惨,就如同我那鬼迷心窍的父亲,让那女子蛊惑,此刻却因我的缘故而闭关修炼,但无论如何,他始终都会失败。”

    雅儿好奇道:“这就是所谓的欲速不达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金少还是摇头,缓缓说道:“执念太深,注定再无成就,勉强突破,也只是损人不利己,现在金战为了能进步神速,采阴补阳,害了多少无辜女子性命,我本不愿过问,但也不希望他因此而被杀。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雅儿不满道:“说到底,您还是在乎自己的亲人,却从不理会那些无辜丧命的人。”

    对于金战的可耻方法,雅儿内心十分厌恶,同为女子,她对那些被金战糟蹋的女子而感到惋惜,所以她不希望悲剧继续上演,她劝阻金少道:“金少,您还是别过问他与那白衣的事情了,让他自生自灭便是。”

    金少却是摇头道:“此事,我心中已有定夺,咱们离开吧……”

    佳人作陪,翩翩公子缓步离开山脚,消失在山道尽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是短暂和平数日,破云峰上,墨白仍在修炼,或许天阴神术修炼至此已是极限,他很难有进步了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一道流光破空而来,速度极快,吹散云海过后,落下一袭紫衣。

    是玉倾仙,她一袭紫色衣裙,精致无暇的五官,纤细腰肢盈盈一握,缓步落至山巅上。

    墨白看到来人有些意外,他起身笑问道:“你来此地为何?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不能来吗?”玉倾仙反问了一句,有些蛮横,但多数掩饰自己的心虚。

    墨白笑着摇头说道:“修道在于顿悟,而非急功近利,你如今方入地神中期,难道还想再入地神巅峰之境?”

    玉倾仙闻言,俏脸一红,她此行来的目地,的确是想在突破,但没有想到眼前白衣会这么敏锐,竟然堪破自己的意图,但她还是兀自辩解道:“近些日子玄雷宗与岳山宗动作频频,我要尽快突破才行。”

    岳山宗与玄雷宗?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暗道他们竟还未放弃,微一沉吟过后,他对玉倾仙道:“我已安排好了,你无须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排了什么?”玉倾仙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墨白神秘一笑,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“嘁!”玉倾仙故作不屑,撇了撇小嘴道:“我还不想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墨白只是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,玉倾仙还是偷偷打量这位出尘白衣,小声问道:“听闻你的武学修为很高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    “教你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看了看玉倾仙那俏脸微红的模样,摇头道:“你之体质特殊,修习天阴神术再合适不过,至于我所学,多数为纯阳之法,与你体质相冲突,反而不利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听得懵懂,但她还是听出了墨白的意思,就是不能修习,她不由得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但失望又没这般严重,她自己都有些模糊,本来在玉离峰待得好好的,就莫名其妙想来这里,结果来了之后,又是莫名其妙说了一番可有可无的言语,这让她自己都觉得很古怪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一声巨响,震动破云峰,这让墨白微微变色,他下意识地看向玉离峰方向,就见那里光华迸射,竟有强敌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玉离宗有危险!”

    墨白微微变色,他转眸对玉倾仙道:“你留在山上,我去查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和你一起去。”回过神来的玉倾仙一下就抓住了墨白胳膊,她坚定道:“玉离宗是我的家,我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看玉倾仙坚毅模样,墨白也不多言,转身化作流光,带着玉倾仙离开破云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速度极快,百里之遥对他而言,也不过片刻,但刚出玉离山,就见虚空有金色剑网密布,且夹杂紫色雷霆环绕,发出轰隆巨响,让他迫不得已身形下降,落至山脚下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次我看你往哪逃!”

    正疑惑间,就听闻熟悉的冷笑声,旋即有五道流光落地,分别是三男两女,为首者正是一袭金衣的金战,随着五人落地,一道恐怖杀阵也瞬间凝成,五行元素运转,封锁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墨白皱起眉头,将玉倾仙拉至自己身边,凝视金战道:“你还不知悔改吗?”

    “呵,上次你险些要了我的命,今日我带几位兄弟布下五行锁仙阵,倒要看看你能否破阵而出。”

    金战阴冷笑着,但很快眸光就撇向了墨白身后,那一袭紫衣的倾城模样映入眼帘,就让他露出愕然之色,一个倾城的仙子美人儿啊!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金战嘴角笑意更甚,对墨白道:“这莫不就是玉离宗的小仙子玉倾仙?”

    墨白将玉倾仙护在身后道:“此事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金战得意笑道:“你放心,我只对你出手,这位小美人不能伤到。”

    话语方落,他沉元纳气,就见一道金芒破空斩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退开!”

    墨白见状,唯恐伤到玉倾仙,将之推到一旁后,同时剑指挥动,将金芒拦下。

    “小心啊!”玉倾仙被推到角落,避免被阵法轰击,她美眸中露出担忧之色,看着深处阵法中的墨白独自力战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剑气与金芒一同炸开,似乎得到了加成,强如墨白也不得不倒退数步,与此同时,一道惊雷落地,径直轰向他的天灵处。

    墨白无奈,只得连连躲避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这五行锁仙阵,根据五行分布,化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大元素,环环相扣,分别有金雷落地,地刺突起,也有寒霜水剑袭击,更有烈火灼燃,且其内的木之力源源不断为阵法加持,更难破除。

    “金战,此阵法由我等四人维持,你可进入与他交手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身穿青衣的男子开口提醒金战,这阵法已成,只要稍微运转即可,哪怕道境强者一时半刻都难以脱困,更何况眼前的人道顶峰呢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金战大喜,他迈步进入阵中同时,刀锋再次出鞘,旋即身形瞬闪,斩向墨白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在刀芒临身一刻,墨白剑指凝动,金色剑气拦下这一击,但即便如此,不同于先前的力量也让他倒退数步,而金战见状更是步步紧逼,刀气纵横,接连震退墨白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一旁玉倾仙美眸中担忧更甚,却恨自己此刻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