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破阵 再败敌

第三百四十四章 破阵 再败敌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维持阵法的四人,分别是木族的木奎、水族的千泷、火族的火霓儿以及土族的石龙。

    木奎一袭青衣,眉清目秀,周遭泛起青色光华,为阵中金战加持。

    千泷身穿一袭浅蓝衣裙,明眸锆齿,蓝发披肩,更显其模样俊美,她则是操控着水术要击杀墨白。

    火霓儿则是穿着火红长裙,长得虽偏亮,却看起来一副火爆脾气的模样,她嘴角含着一丝妩媚笑意,频频出手,那阵法中墨白能接连躲避而感到惊异。

    至于石龙,长相粗狂,浑身都是肌肉,他闷声闷气道:“这人修为很高,若是没有锁仙阵,肯定困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等于没说。”火霓儿白了石龙一眼,轻笑道:“可惜此人得罪了金战,不然我倒挺喜欢他这副俊俏模样的。”

    木奎皱眉道:“少说废话,为金战加持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锁仙阵中局势也缓缓发生变化,得到加持的金战在久攻不下之后,竟然隐隐有被墨白站住脚的现象,他暗道眼前白衣的恐怖,只是短短片刻,就能适应锁仙阵的攻击,他沉声叫道:“变换方位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当即各施手段,一时间火势滔天,水怒千重,连带着大地震颤,生机缠绕,要困杀墨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局中,金战手执神刀,刀上闪烁金芒,化作漫天残影,击杀墨白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刀气纵横,剑气转瞬撕裂地面,不消片刻,草木尽催,满目狼藉。

    金战久攻不下,冷笑着要扰乱墨白心思:“此刻的玉离宗,恐怕也遇到危机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躲过一刀,声音不悲不喜问道:“玉离宗会怎样?”

    金战不断斩向墨白的同时,也回应道:“玄雷宗与岳山宗联袂进攻,你说玉离宗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激怒我吗?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,答对了,我只要拖住你,玉离宗覆灭在即,只是令我意外的是,这位小美女出现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你还有更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岂料,在话语方落之际,墨白一改攻势,周遭磅礴气劲翻转刹那,竟硬生生将金战震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冰刃袭身而至。

    铿然轻响,墨白斩断冰刃,使得阵法出现短暂消弭攻势之机,他金眸转冷,招手间,但见风云变色,雷霆涌动,旋即一抹璀璨金芒映入众人眼帘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!”火霓儿被那金芒映目,刺的睁不开眼来。

    石龙却是感到一阵心悸,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阵中的白衣。

    原本胜券在握的金战突然觉得眼前白衣气息变化,而且招手间,一口金锋映入眼帘,落至其身前,悬浮争鸣。

    远处观战的玉倾仙还在为墨白担忧,但看到墨白竟然祭出神兵,而且威势惊人,她美眸中流转异彩,也跟着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墨白负手屹立阵中,身前金锋悬浮,不曾出鞘,但阴阳旋转之余,威势惊人,久不曾出鞘的极道神锋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。

    他凝视谨慎的金战说道:“你很幸运,能见到此神兵。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重,金战能感受到这口神兵所带来的的恐怖压力,为此他沉喝一声,真元尽催,欲要拿下墨白。

    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在握住剑柄的刹那,流光四溢,但闻铿然,一道金芒快,快得不及眨眼,只是短短一瞬,就听噗嗤一声,两人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陷入静止,连阵法也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怦然一声震破,五行锁仙阵瞬间炸开,连带着四人也受到牵引,张口吐出鲜血后退不止,他们都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那口神兵携带的剑意太过磅礴,让他们无从抵抗。

    火霓儿看到金战一动不动,忙叫了一声:“金战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战局中的金战随着阵法被破,而那一剑更是透过肩头,让他血流如柱,等时间再次运转的刹那,他整个人都支撑不住,半跪在了地上,止不住的鲜血流淌,退让他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一剑!

    只是拔剑的一刹那,不仅破了阵法,还重创金战。

    这一恐怖修为震慑地众人不敢动弹,也无人敢近身去救金战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白衣,仿佛在看怪物一般,才多大年纪啊,竟然能一举败退众人,而且丝毫无损。

    风静止,人也跟着静止,远处有落叶滑下,就见一道金芒出现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“停手吧。”

    金芒落地,现出身形,是金少,他一直在关注金战,眼见墨白一剑败敌,他也着实震惊,不得已之下,只能现身拦在了金战身前,也拦住了墨白。

    看到是金少,墨白收剑,神锋旋即消失在身前,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,但半跪在地面上流血不止的金战,足以验证方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金少没有去看这个弟弟,他只是挥手对远处的几人道:“将他带走。”

    看到是金少后,众人才松了口气,毕竟金少曾经是五行宗最为出色的妖孽,有他拦住墨白,应该性命无虑,木奎走上前,扶起受创的金战,忙化作流光离去,而余下三人也不敢多逗留,跟着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很快,山脚下,只剩下墨白与那翩翩公子金少,当然,还有远处角落里的玉倾仙。

    玉倾仙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刚才那一剑太惊艳了,她想过墨白的厉害,但从没想过有这么厉害,只是出剑刹那,就破除了这恐怖的阵法,而且还险些要了金战的性命。

    要知道,金战可是人道顶峰的修为,她实在不明白,眼前白衣也是人道顶峰,为何差距这么大!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墨白真实定位早已超越人道顶峰,比之道境强者也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墨白没有理会玉倾仙的震惊,此刻他的注意力还放在眼前的金衣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金少有所不同,沉吟片刻,他笑道:“这算是第二次吗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会心一笑道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其实金少的修为,他也看不透,但绝不是简单人物,至于交手,墨白觉得没有这个必要,因为他很想和眼前的人做朋友,毕竟大家都是天才,天才总不希望与天才为敌,当然,说的是生死仇敌。

    而金少问出这句话,就证明他已经将上次所言放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果然,金少在看到墨白认可的时候,笑道:“我名金痕,人又称金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名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,很不错的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今日算第二次,但我认为金战或许会知道你的可怕,有没有打扰你办事?”

    金少似乎想起此刻危机的玉离宗,露出歉意的神情问道。

    墨白此刻却是不着急了,他摆手笑道:“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金少有些诧异,他抬眸看向玉离峰方向,果然那里的打斗停歇,似乎都风平浪静了,回过神来的金少对墨白更加好奇了,他笑道:“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如果可以,我希望咱们能做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墨白诧异道:“在我与金战为敌的情况下吗?”

    金少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:“这是自然,我会去劝他,倘若他不听劝阻,即便身亡在你手中,他也只能自认倒霉。”

    说的轻巧,不过墨白还是从金少眼眸里看出一丝挣扎,谁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兄弟姐妹,就如同神州时的自己,想了想后,墨白点头对金少说道:“我会给他机会的,但前提是在没有铸成大错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金少哑然失笑,他饶有兴致的盯着墨白,上下打量了一番后,道:“我觉得你更有意思了,那金少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化作金芒,消失在破云峰山脚下。

    直到金少离开后,玉倾仙才忙走过来,有些茫然地说道:“你们刚才说的都是什么啊!”

    墨白一改方才那深沉模样,讪笑道:“一般都是装腔作势的打招呼,其实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突然有些无语,眼前的白衣变化太快了,和刚才那神武之姿天壤之别,但她很快又想起什么:“呀,快去玉离宗,师父他们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就要拉着墨白一起去。

    墨白却是摆了摆手笑道:“放心,我已经请人帮忙了,那边定然不会有事!”

    “请人帮忙?”

    玉倾仙闻言松开墨白的胳膊,好奇的打量眼前人,疑惑道:“你还有其他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不,=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说道:“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确实有些乱,咱们去玉离宗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也懒得解释,他带上玉倾仙往玉离宗赶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玉离宗大殿上,玉离真人脸上笑开了花,忙招呼着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中年男子落座,并且带来上好仙草温煮的茶水。

    眼前中年男子的身份他做梦也没想到,竟是来自明道山城的明道尊者。

    明道山城是何地?在真岸界众所周知,这是半仙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半仙神秘难测,其势力分布三道六界,是最为秘籍的情报网,而且内中隐匿高手无数,谁也不敢招惹,眼前的明道尊者同样也是步入道境的无上存在。

    更是明道山城的负责人,也是这真岸界半仙的代表。

    今日玄雷宗与岳山宗联袂来攻,甚至还有三名人道顶峰高手跟随,而玉离宗仅有一位老祖,尚且在修养,也不过人道修为,他们只能寄托墨白来援,但很快,他们就察觉破云峰也正被围攻,这让他们陷入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好在这位明道尊者出现了,他的出现震慑两大宗门,不夸张的说,哪怕五行宗也不敢轻易招惹明道山城,更何况是岳山宗与玄雷宗呢。

    玉龙雪与蓝云山也在身边,他们二人面面相觑,因为玉离宗与明道山城从无关联,为何这位明道尊者会亲自前来相助。

    果然,在看明道尊者品茗之后,玉离真也问出了心中疑惑:“玉离宗与明道山城素无往来,不知尊者为何前来相助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