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奇遇 阴阳双分

第三百四十七章 奇遇 阴阳双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异境入口,满地尸体,都是一些看不出形状的妖邪,也有一些蛮兽尸骸,鲜血流了一地,有绿色,也有黑色,甚至殷红,令人作呕的腥味让众人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这些妖邪为非作歹,已有多日,每至深夜便守在异境入口,专门击杀来自真岸界的修道者,没想到这次竟惨遭屠戮,究竟是谁做到的?难道真是昨日的白衣剑者?

    “老祖,那边有一道剑痕。”

    这时,敏锐的月红发现远处山体上,一道深壑剑痕印在上方,她忙走上前要观察,却被天玄尊者拦下。

    “那剑痕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的语气凝重了几分,天一剑宗本就是剑道宗门,能在真岸界位列超然宗门,有不可小觑的实力,尤其是对剑道钻研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拦下月红后往前往走去,他依仗着护体罡气,仔细打量拿到磅礴剑意,眉头却是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他方转身,这一次却是看上了莫多笑,天玄尊者露出和颜悦色的神情,对莫多笑道:“小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,可还记得昨晚那人的模样?”

    “我叫莫多笑,是一名散修。”

    受宠若惊的莫多笑见天玄尊者关注自己,喜上眉梢,嘿声道:“尊者放心,我莫多笑只要看到的人,绝不会忘记,那人身穿白衣,模样清秀,而且年岁不打,我不会记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闻言,对他笑道:“既然如此,你便跟在老夫身边,倘若遇到那白衣剑者,你便告知我,可好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莫多笑只觉得天上掉下了馅饼,天玄尊者啊,那可是天一剑宗的老祖,一身修为功参造化,跟在他的身边,那可就有了性命保障。

    果然,在天玄尊者说出此话的时候,不少修道者都露出艳羡的神色,回过神来的莫多笑想也未想,当即点头嘿笑道:“尊者放心,若再见到那白衣剑者,定不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月红不喜欢这看似轻浮的年轻散修,美眸微蹙,要提醒老祖不要被他的甜言蜜语蛊惑。

    但天玄尊者挥手打断她的疑虑,声音有些凝重,说道:“昨日来的剑者不简单,此剑意深厚少有,堪称一代宗师,而且其剑道中,有几分让我熟悉的气息,所以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月红闻言一怔,她看天玄尊者那凝重的神情,也不再阻拦。

    最后撇了一眼那剑痕后,天玄尊者就挥手道:“咱们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连带着莫多笑,一并都被他带走,很快消失在异境入口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在这个小插曲之下,也开始好奇白衣剑者的身份,同时也纷纷组团离去,开始找寻自己各自的机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榜异境自成一域,囊括方圆数万里之遥,而进入其中后,有明显修为被压制的现象,修为越高越是如此,墨白身为人道顶峰,只觉得体内真元压抑的厉害,不过他从不以修为高低取胜。

    就如同当初太白剑阿所言,以地魂境修为斩杀地神境,并不是说说而已,。

    现在,他才知道,修道者太过于盲目追求修为境界,而忽略了其本身所依仗的东西。

    对墨白而言,剑道是他一生追求的至极巅峰,而如今各项绝学加身的他,几乎同境界无敌,哪怕让他对上道境存在,也丝毫不落下风,因为他修炼的是剑道,而非境界。

    境界对他而言,只是一个成长的过程,真正能让他屹立巅峰的,依旧是那汪洋大海一般的剑息与剑意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道域,他跟随道尊修炼的数月以来,几乎彻底明悟,也因此那元神一剑,让他领悟了七七八八,他始终坚信,真正的无敌不是修为境界,而是人之本身。

    一个领域的无敌,就是不断挑战自我,永无止境的去挑战。

    接连行走数个时辰,玉倾仙俏脸上露出疲惫之色,蓝云山见状,忙道:“小师妹,要不咱们休息片刻吧?”

    玉龙雪没有开口,但眸光已经撇向了墨白,在他看来,墨白才是真正深不可测的存在,就如夜间进入人榜入口的时候,那满地的妖邪尸体让人震惊,这一切,都是那白衣一剑的功劳。

    察觉到了玉龙雪的目光,墨白并未介意,只是环顾四周,发现前方有一处密林十分古怪,沉吟片刻,他转身叮嘱三人道:“你三人在此休息,勿要离开此地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都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墨白叮嘱过后也不犹豫,转身化作金芒破空而去,很快没入那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待得墨白走后,蓝云山才松了口气,对两人抱怨道:“接连走了这么远,也是时候歇歇了,难道墨白不累吗?”

    玉龙雪笑道:“人家可是人道顶峰的高手,这点路程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也跟着点头,满脸的崇拜说道:“他还有一口神兵,那神兵特别厉害,只一剑,就败了金战与那四名高手!”

    回想起当初墨白的神武之姿,她现在还跟着陶醉。

    “嘁。”蓝云山颇为不忿的说道:“他一定遇到了好的机遇,咱们在这人榜异境内好好试炼一番,或许也能发现什么宝贝,进步神速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蓝云山诋毁墨白,玉倾仙俏脸上露出不悦之色,哼道:“你是妒忌他。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我也是天才好嘛!”

    “可惜,你和人之间差了一百个大师兄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无缘无故被牵扯起来,玉龙雪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对两人道:“好了好了,别吵了,咱们静候墨白归来便是,不要忘记咱们的目的地,是问道碑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两人各自哼了一声,谁也不理会谁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密林之中,墨白当然不会知道三人会因自己而争吵起来,他来至密林深处,察觉到了一丝妖氛诡气,越是深入,浓雾渐盛,即便是昊阳神辉也难以穿透此地。

    而越是深入,他体内的就有一股真元运转在波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牵引自己来此。

    墨白皱起眉头,查找体内异感来源,最终锁定在了那块佛骨之上。

    他将佛骨拿出,就见佛骨散出迷蒙金光,仿佛有生命一般,要将自己带往深处。

    这块佛骨来自矗天壁,乃是那名坐化高僧所留,更言明这其中与自己有一段因果,无法避免,而佛骨内更是传承了佛门的无上法门,只要自己运用,那便能得到佛门真传,不过墨白没有这么做,因为佛门的因果太重,自己拿着这块佛骨已种下不小的因,若将其运用,那便是真正的因果铸成,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也险些忘记这块佛骨中的秘密,但此刻,随着步入人榜异境,来到这片密林中,佛骨竟然生出感应,释放点点金光,仿佛深处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自己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墨白只能谨慎前行,约莫片刻,就见密林深处,出现一个山洞,那山洞被杂草覆盖了几分,不易被发现,内中幽暗阴森,隐藏了什么也不为人知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墨白手中的佛骨竟然不受控制的自行飞起,释放出柔和的佛光,点点金辉洒落,竟往那山洞内飞去。

    追上!

    墨白见状,也不舍佛骨就这般丢失,无奈之下,只能紧紧跟随过去,很快,就没入山洞中。

    山洞阴森幽暗,被佛骨的光辉照耀,现出他的本来面目,有点滴水流过,越是深入,邪氛却越来越弱,逐渐平和,这让墨白觉得古怪,他四下打量,潮湿的山洞,不断深入,最终来到一处洞天内。

    洞天内,上接神辉洒落,内有茂盛绿植生长,潺潺流水不断汇聚,往不知名方向流去,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墨白四下打量,眸光一凝,锁定了一座莲花台。

    那莲花台坐落在洞天之中,正好呼应山洞顶部的露天部分,一缕昊阳神辉洒落,径直落在莲花台上。

    使得枯萎的莲花台又渐渐恢复生机,可很快,那抹生机就被台子上的一颗巨蛋给吸收,再次枯萎下来。

    就这般如此反复不断.在生机与毁灭中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一颗蛋……

    墨白的神情有些古怪,而此刻的佛骨也缓缓失去光华,重新落在墨白手上,墨白神念一动,便将佛骨收起,而后走至莲花台前,仔细打量那颗巨蛋。

    就见巨蛋足有一岁婴儿大小,仿佛水乳一般蠕动,黑白分明,好似阴阳,此刻随着昊阳神辉的洒落,白芒渐盛,也自内中传出蓬勃的生机之力。

    “这颗蛋是活的!”

    墨白凝视那奇怪模样的巨蛋,皱起眉头,他凝神感悟,欲要堪破内中奥秘,奈何巨蛋似有一层无形气体笼罩,无法堪破,哪怕他竭尽全力也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巨蛋内传出龙吟之声,引得山洞颤抖,让墨白也是一惊,他忙倒退两步,谨慎非常,沉声道:“你是何方妖孽?”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墨白呵斥,巨蛋内出现回应,但听声音却颇为委屈,这让墨白更加诧异了,难道来这人榜异境还能寻到宝贝?

    一条龙?

    要知道,在神州大地上,哪怕所谓真龙,血统也不够纯正,最多只能至人道顶峰的修为,但道域不同,道域内的氤氲灵气孕养,哪怕血统不够纯正,久而久之,突破道境也不是难事,更何况眼前这颗巨蛋还是黑白双面,绝对不是一般的品种。

    真的要捡到一条龙吗?

    正诧异见,就听闻咔嚓声响,那巨蛋好巧不巧的,竟然开始渐渐裂开,内中的小怪物好似要破壳而出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