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一招不死

第三百四十八章 一招不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人榜异境,神秘的洞府内,潺潺流水扰动思绪,参天碧绿遮掩视线,昊阳神辉自顶方泄下一抹金芒,照射在那颗黑白双分的巨蛋上。

    巨蛋上,蛛网密布,咔嚓不断,缓缓裂开,而后一道道璀璨的金芒自巨蛋内映射出,刺目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龙吟清澈,很是幼小,但已初具规模,且看他周身散出金芒,约莫一丈多长,生有四爪,在半空盘旋游走,发出欢快的声音。

    墨白皱眉凝视这突兀出现的小金龙,心中谨慎没有削减半分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一股纯正的龙威,那股威压比之所谓真龙要强横太多,一缕缕金辉洒落,让他身躯渐渐壮大,转瞬又大了数丈,周身竟有十丈长了。

    且龙吟不断,整个洞府都跟着颤抖,有巨石滚落,看样子要坍塌了。

    离开!

    墨白心中一动,旋即化作流光,往山洞外冲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金龙紧紧跟随,与他一同离开了山洞。

    刚离开不久,再回身时,就听闻一声轰然巨响,整个山体都跟着崩毁坍塌,惊动方圆数十里。

    墨白暗道好险,如果再晚上几分,就要被活埋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金龙轻吟,现在已经不小了,整个身躯足有十丈长,它盘旋在墨白身侧,稍微不注意,就见远处参天大树扫成两半,怦然倒地,而它则是完好无损,甚至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睛盯着墨白,十分亲近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一来到异境就先送份大礼,前途无量的神龙?

    墨白有些怀疑,这是不是道尊早就安排好的,但他很快又想到身上的佛骨,暗道是否与这块佛骨有关?

    金龙盘旋,小心谨慎了许多,却还是和墨白很亲近,墨白尝试着用佛骨来吸引他。

    果然,在佛骨出现的一瞬间,两者都发出金色的光华,仿佛一体一般,旋即龙吟轻鸣,竟然全数没入佛骨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让墨白吓了一跳,他忙用神识探查佛骨,却见内中自成一片空间,神龙落入其中,竟然缓缓变小,而且开始吸纳佛骨上的元力,壮大己身。

    莫非此龙与佛有缘?

    如果能让神龙代替自己承接佛之因果,却也是好事!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干脆不去管它,将佛骨收起后,转而往密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疾行,穿风破云,密林很快就被抛诸脑后,而待他出现在密林外的山坡上时,眼前的一幕让他面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就见一行修道者四五人,出现在山坡上,而玉龙雪与蓝云山被他们打伤,血迹斑斑,那三人正调戏玉倾仙,她一袭紫衣多数被剑气割破,露出凝脂一般的皮肤,而那几人阴笑连连,却不急于一时,仍在玩弄玉倾仙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小美人儿,这两个废物根本无法保护你,不如你跟着本少爷,这异境内,也免去了危险之虑。”那年轻人身穿锦罗绸缎,却做得禽兽不如之事,而且已经踏足地神巅峰,身边还有三名地神巅峰的同伴正协助他封锁玉倾仙退路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方,还有一名人道顶峰的老者驻足观望,虽眉头紧锁,却没有出手的打算,或者说,他只记得此行目地,是在保护少爷,至于其他人的生死,他并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玉倾仙手执锐锋,俏脸愤怒,却又无助,眼眸中有清泪划过,曾几何时,受过这等委屈?

    但现在,她才知道,这修道界的残酷,实力不济,只能沦为别人的玩物啊!

    “嘿嘿嘿,小美人,挣扎也是无用,从了我吧!”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几人能抵挡美色诱惑,尤其是玉倾仙这种倾城之姿,那年轻公子快速出手,就要拿下眼前美人儿。

    但临近一刻,突兀出现的金芒让他瞳孔微微一缩,还未来得及反抗,就见锐芒擦身而过,但闻噗嗤一声,鲜血时间,他惨嚎着倒飞而回,一条手臂瞬间被斩下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太突然了,等他们反应过来时,就看到自家少爷被断了一条手臂,那群人帮围拢上去,接住年轻公子,他们怒视玉倾仙身后。

    玉倾仙也察觉到了什么,她面色一喜,回过身来后,就看到一袭白衣缓步而来,她忙叫了一声:“墨白!”

    墨白走上前,神色阴沉,他没想到这种事情还能遇到,恃强凌弱在道域也是屡见不鲜吗?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惨嚎,惊动了老者,老者身形瞬闪,来到那年轻人身边,只是看了一眼,当即变色,他起身凝视墨白,沉声道:“你竟断去叶凌少爷的手臂!”

    “我还会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他撇了一眼身旁的玉倾仙,又看了看远处重创的玉龙雪与蓝云山,眸光一冷,旋即出手,剑指凝动间,斩向老者。

    不简单!

    眼见墨白出手,回过神来的老者仓促之下,匆忙抵挡,然而尽管如此,那磅礴气劲将他震退,体内如翻江倒海一般的痛苦,当即呕出殷红。

    他勉强支撑着身躯不倒下,神情惊骇的凝视墨白,沉声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收命之人!”

    已经探查了眼前人的修为,墨白不再留手,剑气纵横之余,金芒破空,要一举击杀那老者。

    “小友请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气劲破空而来,轰然一声巨响,拦下墨白的剑芒,但也因此掀起气浪翻滚,让老者再次倒退数步,而那些跟随的年轻弟子个个惊骇不已,包括那被断臂的年轻公子,此刻惨嚎不断,那痛入骨髓的感觉让他汗水直冒。

    突兀出现的流光,在拦下墨白剑气后,落下身形,就见来人一袭青色道袍,须发洁白,仙风道骨的模样颇有几分道姿,他的出现挽救了那老者与众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天玄道友!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,那老者露出喜色,来人正是天玄尊者,而他身边,独白与月红也现出身形,还包括年轻的莫多笑。

    莫多笑落地后看到墨白,就忙叫道:“尊者,就是此人,他就是昨夜进入人榜异境的那人!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天玄尊者闻言,对眼前白衣更加有兴趣了,他上下打量了一番,旋即笑道:“老朽名为天玄,人称天玄尊者,不知小友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他没有妄自尊大,即便墨白比他小上太多,他依旧和颜悦色,将他当做同一级别,这让就紧随身后的月红皱起眉头,天玄尊者在天一剑宗也是少有的存在,地位尊从,没想到眼前这年纪轻轻的白衣剑者,竟然被尊者如此重视。

    墨白只是看了一眼,就知道眼前道者恐怕已经步入道境,他虽不惧道境存在,但也不是那么轻松就树敌的,念及此处,墨白面色微微缓和许多,微一拱手,声音不冷不淡,道:“我名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,这倒是个陌生的名字。”天玄尊者似乎陷入了短暂的回应,半晌方才回过神来,他撇了一眼身后被断去手臂的叶凌以及那受创的老者,笑呵呵道:“不知小友可否给我一个面子,放过这几位!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?”墨白反问了一句,怒火仍未平歇,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倒在地上的玉龙雪与蓝云山,微一挥手,就见金芒大盛,将两人包裹后,拉至自己身边,而后以真元为其恢复,很快两人身上的伤痕消弭,只是还有些虚弱,不过站立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很感激的看了墨白一眼,旋即站在他的身后,怒视那险些被杀的年轻公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剑者,我们乃是天一剑宗弟子,这是我宗门的天玄尊者,请你说话尊重一些。”那红衣女子看到墨白如此目中无人,美眸微蹙,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墨白不以为意,反而针锋相对问道:“如果你们与他们是一伙的,我便没有尊重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月红有些尴尬,因为她看得出,墨白身边的女子身上多处被剑气割破,显然是被叶凌调戏。

    而且叶凌为人她也清楚,平日里娇生惯养,依靠无数天材地宝才有如今的地神巅峰成就,而且为人好色,胡作非为不是一天两天,口碑着实不好。

    但天一剑宗与叶家乃是上千年的交情,天玄尊者断然不会置之不理,一时半刻,她也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这时,却听那边惨嚎声渐渐止住,叶凌在众人搀扶下起身,而那被断去的手臂也止住鲜血,除了面色惨白一些,竟已无碍,墨白暗道这些隐匿世家的手段,果真惊人,灵丹妙药无数啊!

    却见止住鲜血的叶凌面色难堪,他看到自己的手臂被斩断丢至一旁,看向墨白的眸光多了几分狠色,现在有天玄尊者罩着,他又来了底气,冲墨白叫嚣道:“我乃叶家的三子,你断我一臂,此事被我父亲知晓,断不会轻饶你!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岂料,墨白还未说话,天玄尊者便已出言呵斥,这让叶凌有些愕然,但天玄尊者身份不比他人,他冷哼了一声,也就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教训了叶凌后,天玄尊者方才对墨白笑道:“小孩子家不懂事,还望小友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但墨白没有放弃他的打算,他微微摇头道:“我这几位朋友与他无冤无仇,却险些被杀,这件事不会轻易罢休。”

    墨白的得寸进尺让天玄尊者身后的少独白有些不悦了,他微微踏前一步,沉声道:“阁下还是收敛一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天玄尊者没有阻止,尽管眼前人天资过人,世所罕见,但终究只是人道之境,他自信能对付,一再的忍让反而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,他也觉得脸上挂不住。

    墨白不去理会少独白,却不能无视天玄尊者,微一沉吟,他便将眸光放在叶凌身上,道:“你若能接我一招不死,我便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由老朽代劳吧!”

    这时,老者闻言,忙起身站出,他知道墨白的手段,一招足以要了叶凌的命,身为叶家的守护者,老者不得不出手阻挡。

    这一次,天玄尊者没有阻拦,他虽不悦,却也知道墨白已经让步,而且他也确实像看看眼前白衣的剑道修为能达到何种境地。

    “那你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多言,他双指并拢,朝天一指,旋即无尽昊阳神辉聚纳晨曦之力,化作一轮巨日腾空而起,正是九阳天诀之初阳燎空。

    绝学一出,就震惊了在场众人,尤其是天玄尊者,他感受到那股磅礴的晨曦之力,竟然露出激动之色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