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五十章 剑生 冉红菱

第三百五十章 剑生 冉红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太白剑阿,这是墨白一辈子都不能忘却的名字。

    是这位师尊,为他铺垫了一切,方才让他有了如今的成就,现在再看到这个熟悉的名字,他也忍不住露出缅怀之色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看墨白凝视人榜怔怔出神,负手走至其身前,笑问道:“你是在看太白剑阿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墨白看了天玄尊者一眼,就见天玄尊者一脸的意味深长,微一沉吟,他便点头道:“太白剑阿位于人榜剑碑之首,不知有多少岁月了。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仿佛陷入了久远回忆,半晌后,他才笑道:“太白剑阿是道域的禁忌,曾经是道域的公敌,却也是三教的救星,没人可以归功他的对与错,但三千年前,他步入道域时,便是从真岸界一步步踏至无上界,这人榜上,有他的名字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道域的禁忌……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这些他问过道尊,但道尊不肯言明,以至于他现在还对当年的太白剑阿有着无比浓郁的好奇心,现在看天玄尊者似乎知道一些,他忙问道:“不知尊者知道太白剑阿多少的过往?”

    连语气称呼都变了,天玄尊者更加肯定心中的想法,因此脸上的笑容也愈发柔和,他凝视竭力抑制内心波动的墨白,笑呵呵道:“太白剑阿,真正的剑界神话,也是公认的道门第一人,同样,两千五百年前呃六界之战,他率领三教驱逐了六界妖邪,并且修复神州大地,可谓是功不可没,但在此之前,还有一个传闻却是让人震惊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天玄尊者苍老面容上露出几分尴尬之意,他讪笑道:“三道六界之战时,我还只是一个普通道者,只是跟着厮杀,因此对当初的事情不太了解,但听闻太白剑阿秉性孤傲,玩世不恭,得罪了不少道域宗门,连传闻中的道灵,道玄一脉也不例外,因此积下了不少仇怨,虽后来三教六道之战短暂出现和平契机,但在战役结束后,太白剑阿也消失无踪,至今未曾现世,很多人猜测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天玄尊者看了墨白一眼,轻声道:“言太白剑阿被三教联合诛杀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此话一出,墨白体内一股真元险些爆冲出来,这让他怒上眉梢,可很快又竭力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这细微的变化没有瞒过天玄尊者,他轻声叹了口气说道:“当然,这只是传言,至于真假,无从得知,你也不必放在心上,不如先尝试在人榜留名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平复一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墨白脸色难堪,挥手说道:“众人可先行尝试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转身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又有数道流光破空而来,速度极快,转瞬落至地面,甫一落地,就闻轻佻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哟,原来是天一剑宗的各位道友,没想到此行你们倒是抢得了先机啊!”

    云海之上,一道道人影落地,约莫十数人,他们尽皆身穿红色道袍,身背朱红长剑,尤以女子居多,但还有数名年轻男剑者,为首者是一名女子,身穿朱红轻衫,婀娜妩媚,周身有淡淡香气飘散而出,一般人竟难以把持。

    “是你,冉红菱。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面色微变,也带了几分警惕之色,眼前女子妩媚,但却是活了无数岁月的老妖婆,修为也有道境,且修炼一种媚术,易蛊惑人心,年轻一些的弟子根本难以把持,从而被浴火焚身,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,以蓝云山,莫多笑修为最弱,随着冉红菱的出现,两人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见状,朝两人分别打出一道灵光进入他们的灵台,很快两人就清醒过来,一个激灵后忙躲至天玄尊者身后,暗道好诡异的女人。

    玉龙雪还算不错,勉强可以抵挡,至于玉倾仙,她本就是女子,而且容颜倾城,比之冉红菱更盛几分,只是觉得眼前女子深不可测,没有其他感觉。

    至于少独白与月红,两人早已臻至地神巅峰,一心向道,也诱惑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脸色并不好看。

    因为冉红菱出自烈阳剑道,而烈阳剑道乃是道域的顶尖宗门之一,同样是举世无双的剑道宗门,因两宗位列绝巅,平日里摩擦也不断,都是因为剑道引起的,现今倒好,冤家路窄,竟然在这里碰上了。

    冉红菱嘴角含笑,妩媚动人,见自己的媚术失败,也不介意,只是回身对一身穿红色道袍的年轻剑者笑道:“剑生,这便是问道碑了,你一直想在此上留名,不妨一试修为。”

    那被称为“剑生”的年轻剑者是男子,模样清秀,眉心却有一点朱红,身上的阴柔气质也很盛,让人怀疑他究竟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他神情冷漠,怀中抱着一口朱红长剑,头戴高冠,一袭红袍在云海之中也随风猎猎,气息更盛,旋即他踏足云海,就要越过众人再问道碑上留名。

    但很快,一名女子又越出众人,拦下剑生,那女子生得漂亮,明眸锆齿,比之月红也要更盛几分,她嬉笑道:“剑生哥哥,咱们做人要讲品德,一定要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天玄尊者身后一众人,露出两个可爱小酒窝,道:“他们先来的,就让他们先试炼吧。”

    剑生看似冷漠,但对这名年轻少女很是顺从,微微点头后便撇向少独白,道:“听闻你有突破人道之境的可能,我便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少独白闻言不悦,眉头一挑,沉声道:“你以为我会怕你?”

    剑生微微摇头道:“天一剑宗年轻一代,唯你最有潜力,包括你宗门那几位师兄,即便突破人道顶峰,也不堪与敌,我期待你的出现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的狂傲,却让人没有可反驳的地方,因为剑生有人道顶峰的修为,所以有说出这番话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至于闲杂人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眸光撇向玉龙雪等人,冷声道:“速速远离吧。”

    你!

    玉倾仙闻言颇为不悦,但她也知道烈阳剑道乃是当今真岸界的顶尖宗门,不是玉离宗能招惹得起的,更何况玉龙雪也在一旁使眼色,她也不多言,哼了一声,往旁边走去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看在眼里,对剑生的行为有些不悦,况且他对墨白很重视,因此朝玉龙雪等人招手道:“你们跟着老夫,没人敢动你们。”

    玉龙雪等人闻言,原本想上远处墨白哪里,但考虑一番后,便乖乖来到天玄尊者身后。

    冉红菱见状,却是捂嘴轻笑道:“哟,天玄老头,你也有好心的时候啊!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不悦挥手道:“此为人榜异境,老夫不愿过多牵扯宗门恩怨,咱们就在此道碑上留名,算是一个另类比试吧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峰顶,也是云海上,除却他与冉红菱之外,尽皆被压制在地神初境,天玄尊者对少独白颇有自信,认为他未必会输给剑生,因此才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毕竟天一剑宗有数位突破人道顶峰的年轻弟子,但都被剑生战败,现在唯一希望,恐怕要放在独白身上了。

    但冉红菱闻言,却是笑意更甚,咯咯笑道:“天玄老头,你真以为论剑道,还有人会是剑生对手吗?可惜了,那便去尝试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冉红菱不再阻拦。

    少独白看到天玄尊者点头,旋即往问道碑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共九道石碑,修炼剑道者,自该选择剑碑。

    来至剑碑前,凝视这高达百丈的石碑,少独白沉元纳气,招手间,锐芒现踪,以毕生剑意划出一道剑芒,斩向剑碑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剑气斩中剑碑,夹杂着无尽剑意轰然而落,竟在剑碑上刻下一道浅痕,痕迹虽浅,却留名于上,要知晓,能在剑碑上留名,只是前十位,如今少独白竟然能留下痕迹,就验证其能排进有史以来的前十位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但闻人榜变化,人榜剑碑上方,在第十位缓缓出现了少独白的名字。

    第十位!

    天玄尊者见状,露出喜色,这可是问道剑碑啊,能在上方留名,足以验证少独白未来潜质,成就决计不低!

    就是冉红菱见状,美眸里也露出意外之色,她收敛笑意,凝重了几分,暗道这看似不显山露水的小家伙,竟然能刻在第十位,这人榜莫非真有这么好进?

    但她清楚记得当初自己来此时,根本没能入榜啊!

    现在,她看向少独白的目光,多了几分郑重,撇了一眼剑生,道:“下面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。”

    剑生怀抱朱红长剑,不急不缓,他能感受到方才来自少独白的剑意,与自己有些差距。

    这时,人榜变化之下,也有一道灵光自那巨大榜单上漂浮而出,嗖的一声落至少独白手中,待得光华散去,他才仔细打量,很快露出喜色,对天玄尊者道:“老祖,是道门的武道典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闻言,颇为惊讶,他走至身前,接过秘籍看了一眼,就见上方写着几个大字:“天一剑典!”

    只是这四个字,顿时让天玄尊者露出惊喜之色,他哈哈笑道:“独白,你可真是为我天一剑宗立下了大功啊!”

    少独白有些茫然,挠头问道:“此秘典有何特别?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撇了远处的烈阳剑道众人一眼,得意笑道:“天一剑典便是咱们剑宗失传的绝学,昔年三道六界一战,宗主赴战后便再无归来,而导致咱们的最高武学也消失无踪,这部天一剑典便是咱们剑宗的象征,你如今得到这部武学,将来一定前途无量啊!”

    少独白闻言大喜,从天玄尊者手中拿回剑典,讪笑道:“老祖,这部武学我会好好休习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微微一笑,没有介意,毕竟人榜代表道门,而道门的抉择谁能更改?这意味着少独白未来将会成为天一剑宗的新宗主,空悬了两千多年的宗主之位,终于有了着落,他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又转身对月红道:“你也去试试,或许也会有所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月红点头,她自认不如少独白,但也愿尝试一番,不过很可惜,没能如愿以偿,因为剑碑上虽出现痕迹,但很快消弭,这意味着无法超过少独白,就无法留名。

    不过尝试过才会甘心,月红自也不勉强。

    两人都试过后,天玄尊者没有理会烈阳剑道众人,反而对玉倾仙等人笑道:“不如你们也前往找寻自己适合之道试验一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玉倾仙点头,也想往剑碑试一试,就在她迈步之际,就听闻冉红菱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只认可天一剑宗,至于你们几个,就无须再尝试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少独白进入前十名的缘故,这让她有些不悦,但天一剑宗并不好招惹,因此,她将气撒在了玉倾仙等人身上。

    天一剑宗尝试也就罢了,这几个不知合出来的小娃娃哪里还能排在烈阳剑道之前?

    “这剑碑又不是你家的,我为何不能试!”

    玉倾仙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,哪管对方是什么超然宗门,直接反驳了一句。

    冉红菱闻言,却是眸光一冷,说道:“在这真岸界,尚无人能与我烈阳剑道作对,就凭你们几个,是否太不自量力了?”

    被她那凌厉眸光扫过,玉倾仙只觉通体发寒,情不自禁的倒退了两步,但很快,一只手扶住了自己的后背,她下意识地回过头来,就看墨白不知何时出现了,她神色一喜,道:“你怎么神出鬼没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