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一剑痕

第三百五十一章 一剑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墨白勉强笑了笑,因为得知太白剑阿的事,让他想起许多过往,忽略了这里发生之事,如今回过头来,倒也不惧冉红菱,淡声道:“此地剑碑,可让你们先试。”

    云海之上,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剑者,倒让冉红菱颇为意外,因为刚才还没看到人呢,转眼就莫名出现,而且她上下打量了墨白一番,竟很难看出其深浅,心中谨慎了几分,暗道莫非又有不世出的人物来到这里了?

    念及此处,她撇了一眼剑生道:“你去试剑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剑生点头,他生性孤傲,自不会将人放在眼里,而那身后的少女还笑嘻嘻道:“剑生哥哥,你要加油哦!”

    剑生往剑碑走去,他抬眸瞥了一眼上空的人榜悬浮名字,旋即抽剑,但闻铿然声响,朱红长剑划出锐芒,耀目至极,而后猛然斩向剑碑上,只是刹那,红芒瞬闪而过,一切都恢复寂静,待得众人回过神来时,就见那红袍剑者已经收剑而回。

    可后方剑碑上的深壑,震撼了所有人……

    就见那高达百丈的问道剑碑上,那红芒不曾逝去,剑意纵横撕裂,让剑碑上的深壑持续增加,足有三寸之深,这等剑道领悟,惊世骇俗!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剑碑留名,人榜再变,金光璀璨之余,剑生名字竟出现在第三位,而且硬生生将少独白的名字抹去。

    天呐,第三位!

    云海之上,众人尽皆哗然,尤其是烈阳剑道的十数位弟子议论纷纷,模样兴奋,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剑生竟有这等造化,能在剑碑上留下第三名,要知道,第一名是太白剑阿,那名真正的剑界神话,传闻他曾以地神初境修为,将剑碑斩成两半,这也是他一举惊动道门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惜,太白剑阿注定只有一人,无人超越了。

    而第二位却是陌生的紧,名为信天游,传闻也是一名高绝剑者,位列第二名也有近三千年了,是紧随太白剑阿之后留下的名字,这两位都是绝顶剑者,无人超越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剑生竟然留在第三位,这等天资足以惊动道门了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剑生名字刻下后,金色人榜生出璀璨光华,紧接着自内中一缕金芒落下,化作一道剑息落至剑生眉心处,旋即被他吸纳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,剑生就睁开眸子,他受益匪浅,快步走至冉红菱身边。

    冉红菱忙问道:“方才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抹剑息,极其强大的剑息。”剑生说话的同时,也难以掩饰那抹喜色,这比之剑道武学要好上无数倍,只要吸纳这抹剑息,他的修为会跟上一层楼,或许能突破道境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冉红菱闻言,却也释然,毕竟剑生的天赋惊人,即便拥有武学典籍也没有太大用处,反而这抹剑息会给他带来无穷益处。

    而且剑息是来自道门,也是被接受的认可,只要剑生一直修炼下去,要进入道门轻而易举,甚至会拜入其中一名无上存在门下,冉红菱露出喜色的同时,却也挑衅一般的看了天玄尊者一眼,捂嘴轻笑道:“哟,可惜了你们的独白大侠,现在已经被挤出前十名了呢!”

    果然,众人闻言,看向人榜,因为剑生入选,位列第十名的少独白,自然而然的就会消失,此刻的少独白脸色难堪。

    一帮烈阳剑道的弟子又跟着起哄,这让他更加不悦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见状,哼了一声,往前踏出一步,因为是道境修为,所以这里的禁制对他不起作用,突兀的发怒,一股磅礴气劲瞬间扫向烈阳剑道众人。

    磅礴气劲出现的刹那,冉红菱就挡在了众人身前,将那股力量拦下后,方对天玄尊者笑道:“怎么?恼羞成怒了?放心,即便你们拿到失传的剑道武学,也不能与剑生抗衡,未来,烈阳剑道才是真岸界剑道宗门之首!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怒视冉红菱,却无言以对,这是事实,能留名在人榜第三,这已是莫大荣耀,只要任其成长,未来在无上界也有一席之地啊!

    不过很快,天玄尊者想起了墨白,一改方才怒气满腹的模样,反而露出一丝笑容,这让冉红菱心中隐隐有不安的预感,她下意识地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白衣剑者。

    果然,就见天玄尊者走向墨白,笑呵呵道:“小友,你还未曾尝试,不如趁此机会试炼一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最看不惯的就是那副自以为是的嘴脸,撇了冉红菱一眼后,缓步朝剑碑走去。

    墨白的突然动作,让孤傲阴沉的剑生都跟着留神,他总觉得这白衣剑者不简单,或许是劲敌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他会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墨白来至剑碑前,抬眸凝视人帮上悬浮的太白剑阿名讳,缓缓闭上双眼,刹时,一股可有可无的剑意流转,仿佛游龙一般环绕其周身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点修为?”

    那清晰可见的剑息弱小的紧,烈阳剑道众人纷纷露出不屑之意,但剑生没有,冉红菱没有,两人脸色渐渐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息在扩大,慢慢扩大,先是点点滴滴,旋即汇流成溪,最终千川汇聚,尽皆凝聚在他那一双剑指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只是一声震爆,剑息磅礴吞吐,震撼整个地神山,使得云海溃散,众人屹立不稳,但见金芒耀目,那白衣不凭借任何兵器,剑指凝动一瞬,再留恐怖剑痕。

    强烈的震动让众人惊慌不已,待得震动停下,回过神来的众人忙看向剑碑,而后就被剑碑上的剑痕石化了。

    就见金芒凝而不散,竟险些拦腰斩断剑碑,因为剑碑有自愈功能,但在这道恐怖剑意下,难以痊愈,不断被无匹剑意割裂,又不断愈合,如此反复之下,让剑碑摇摇晃晃,似乎随时都可能坍塌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道剑痕,震惊了天玄尊者,更震惊了烈阳剑道众人,冉红菱也不例外,而那红衣少女却是美眸中异彩涟涟,仿佛发现了宝贝一般,至于剑生,他神色凝重,因为这是一个可怕的对手。

    因为恐怖剑痕的缘故,使得剑碑久久不能愈合,但随着剑意的消弭,那石碑才有了恢复之机,但过程十分缓慢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剑碑逐渐恢复,上空的人榜也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“墨白”这两个字,出现在人榜之上,最为恐怖的是,他竟然出现在太白剑阿之下,信天游之上。

    竟然超越了那个传奇剑者信天游!

    冉红菱的脸色极为难堪,暗道此子的恐怖,要将这个消息报告宗主。

    “可惜,差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最令人咬牙切齿的是,墨白还不满意的摇了摇头,似乎因为没有超越太白剑阿而不高兴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愣住了,他想过墨白或许就是太白的徒弟,现在,更加确信了,因为信天游都被他排到了第三位,这还不足以证明墨白的恐怖吗?

    至于剑生,则是落到了第四位,不过也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天玄尊者这次来了底气,虽然墨白不是天一剑宗的弟子,但始终都是自己这一方的啊,他挑衅一般的看了冉红菱一眼,得意道:“怎么,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冉红菱冷哼一声,旋即挥手,带领烈阳剑道一干人等离开地神山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化作流光离去,转瞬就消失的不见踪迹,毕竟墨白的表现太过震撼人心,就是这么一个留名,会让人短暂片刻都记住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烈阳剑道众人离开后,云海之上,也只剩下了天一剑宗的三人已经玉龙雪三人,当然还包括全程目瞪口呆的莫多笑。

    莫多笑一直偷摸的打量着墨白,寻思着如果能和他扯上关系,那未来才是一帆风顺啊!

    不过显然,墨白还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天玄尊者更是亲自走上前,笑呵呵说道:“恭喜小友在人榜留名,而且仅次于太白剑阿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太白剑阿就是不可逾越的存在,墨白能留在其下方,就证明未来罕世无双了。

    但只有墨白知道,太白剑阿对自己的要求不是脚步,而是超越,唯有超越太白剑阿,才能知道一切的因果轮回,才能超脱这莫名中的棋局,他摇了摇头,却是看向人榜,意外道:“为何人榜还不放出奖励?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经墨白这么一说,天玄尊者也醒悟过来,他抬眸看向人榜,就见人榜除了刻上墨白名字,并没有任何奖励,微一沉吟,他推测道:“或许你已名列第二,道门也没什么东西可给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在说出这话后,他自己也想笑了,怎么可能,无上道门会没有宝物给吗?

    就在愣神之际,人榜再现变化,一道金芒落下,出现在墨白身前。

    墨白皱眉,伸手接过,就见光华散去,一块金色令牌出现在手中,上面赫然刻下一个“真”字。

    此令牌一出,天玄尊者就变了脸色,惊呼道:“道真授令!”

    “道真授令?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道门的宝物,里面记载了道门功法武学,只有得到认可的人才有机缘进入,得到罕见的武学。”天玄尊者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道门授令要比剑生得到的剑息好无数倍,因为这里面蕴藏了道门的绝学,甚至有可能存在无上道门的战斗印记涌来传授法门。

    能得到道门至高存在的指点,这比任何宝物都要好啊!

    不过墨白的脸色却是变得古怪起来,因为他在道真授令内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,是道尊的气息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