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入境 平原祸

第三百五十八章 入境 平原祸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飞焰谷外,月明星稀,众人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赤芒落地,冉红菱现出身形,因真元耗损,让她面色微白。

    荒野中,众人歇息,红衣少女快步迎上去,喜道:“红菱阿姨,你无事便好。”

    冉红菱轻抚少女秀发,打趣道:“傻丫头,蛾龙虽强,还不足以致命。”

    一旁,少独白走来,皱眉问道:“红菱前辈,天玄老祖呢?”

    “哦?他未跟上?”冉红菱意外道。

    可回眸不见人影,飞焰谷却已被火海笼罩,她摇头叹气道:“恐怕性命不保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少独白闻言怒极,老祖为助冉红菱,后者却抛下老祖独自逃生。

    冉红菱摊手耸肩道:“这非吾所愿啊!”

    话语方落,就见火焰滔天的飞焰谷内,一道金芒破空而来,待得近些,现出熟悉踪影。

    “老祖!”少独白大喜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冉红菱转身皱眉,因那自称荒神的剑者与天玄老头一起活着回来,看样子,关系非浅。

    两人刚落地,月红与少独白便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祖,你的伤?”少独白搀扶老者,坐在一棵古树下,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挥手勉强道:“我无碍,不用担忧,多亏荒神出手,我才能脱困而出。”

    月红闻言,走至墨白身前,感激道:“接连救命之恩,月红无以为报,日后若有需要,月红定会竭尽所能周全。”

    一旁冉红菱缓步走来,凝眸天玄尊者,捂嘴轻笑道:“天玄老头,恭喜你平安走出。”

    先是招惹蛾龙,又弃战而走,眼前女子,蛇蝎心肠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抬眸哼了一声道:“此次老夫认栽,但绝不会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同感啊!”冉红菱笑意不减道。

    说罢,她带着烈阳剑道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目送红衣队伍离开,少独白眸光转冷,恨声道:“烈阳剑道果真阴险难测。”

    天玄尊者面色微白,沉元纳气调息后,睁眸道:“冉红菱一向如此,烈阳剑道更难招惹,经此教训,日后相见,是敌非友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穿越这片密林便是第二境入口了,小友你有何打算?”天玄尊者凝视墨白,笑问道。

    前方密林葱郁,已有修道者离去,足迹渐渐消弭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墨白拱手道:“我也该离去了,三位保重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跟着三两修道者,往密林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离去的金色道影,身姿挺拔,气质出众,只是不知揣着何种目地。

    “老祖?”见天玄尊者出神,月红轻叫一声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回过神来,看向月红,笑道:“待我调息完毕,便带你们进入第二境。”

    少独白不解道:“为何不与荒神一同?”

    荒神能为,超乎预料,若有这等妖孽为伴,会省去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摇头道:“此子未来路与你不同,能成朋友便好,太过于刻意接近,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莫多笑呢?”

    这时,天玄尊者才注意到那精通世故的小子已经没影了。

    少独白哼道:“此人市侩嘴脸,离去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!”天玄尊者也不追究,在月红搀扶下起身后,道:“咱们也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月色依旧,流转云端,倾泻银辉后,照亮前行之路。

    密林中,墨白一人独行,却对烈阳剑道颇为伤心。

    因那女子冉红菱临走之前撇了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意味深长,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但很快墨白就摇头一笑,再多艰险又何妨?这真岸界,或者玄海界,都只是一道通往无上界的垫基石罢了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,隐有氤氲紫光流转,释放出仙灵之气,那里便是通往第二境的入口了。

    回神的墨白缓步向前,凝视这片通天屏障,屏气凝神足踏起落,步入紫光当中。

    但闻嗡然轻响,在回神时,周遭景色变化,月色隐匿,取而代之的是旭日之辉。

    神辉洒落,万里无云,一片祥风拂身而过,放佛洗去涤世尘埃,神清气爽之余,心境亦提升几分。

    “嘿,兄弟,你就是荒神啊?”

    身边突兀出现一名年轻道者,他喜笑颜开,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是莫多笑,曾跟在天玄尊者身边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墨白上下打量其一番,笑问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莫多笑挠头尴尬说道:“听闻你非常厉害,小弟想跟着你混!”

    说得直白,动作更是直白,但那精明眸子里的一抹狡黠没有瞒过金衣耳目。

    墨白凝眸,笑问眼前人道:“你可有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“有啊!”莫多笑来了精神,他挠头嘿嘿道:“我也有地神巅峰之境,更擅长寻龙探宝,也能打杂办事儿,堪称全才!”

    这种全才,自是用不到,但眼前之人年纪轻轻能有这般造诣,非造化,即有保留。

    “也好,接下来的路,希望你能帮到我。”墨白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莫多笑大喜过望,两人结伴而行,往第二境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境乃是人榜异境最终考验之地,也是通往玄海界唯一途径。

    此地更有人榜九碑在列,能留名者,无一不是天骄之列。

    比之第一境还要可怕几分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能超越太白剑阿者,道域不存。

    方圆万里之遥,修道者无尽,斩妖除魔之际,偶有人心互利,演变生死杀局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妖魔惧,人心更惧!

    墨白目标明确,要再入第二境之人榜留名。

    因人榜第二境能进入者,皆有地神巅峰修为,但也只垫底,因此人道顶峰强者多不胜数,占据第二境大多数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少许道境强者存在,寻求机遇突破。

    能留名问道碑者,有道境强者,更有人道顶峰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皆压制在人道顶峰,也是目前墨白所能掌控全部实力。

    一路行走,得知墨白目地,莫多笑诧异道:“你能留名人榜第一境,何不多寻些机遇,再入人榜二境人道山呢?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道:“我之本意在于留名,至于其他机遇,可有可无!”

    大气!

    听得莫多笑啧啧赞叹不已,认为自己果真跟对了人。

    在途径一片荒野之后,来到平原上已是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月色依旧,星辉点缀夜空,偶有寒风拂过,平原上更添凉意。

    平原上,篝火四起,以阵法加持,防止明火不熄,有数多真岸界高手在此中赶路。

    因墨白仅有人道顶峰,莫多笑也只地神巅峰,在第二境也不能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倘若墨白暴露身份,或许会引起轩辕大波。

    因荒神之名早已传遍人榜异境。

    但墨白还不满意,他要再次留名,引起更大动静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越乱越好!

    这些莫多笑自不知晓,他们找了一处山坳,后者更是忙前忙后,捡了许多干柴,升起篝火用以取暖。

    修道者不惧风寒,乃因有真元护体,但多少有些消耗,不如烧些干柴来得方便。

    篝火熊熊燃烧,火焰升腾,映照两人的脸孔,更显通红。

    感受来自篝火的暖意,墨白背靠山坳,仰眸望天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莫多笑挑动篝火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天。”半晌,墨白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看天?

    莫多笑也跟着抬眸看去,就见漫天繁星,虽壮观,却也无特别之处,不由纳闷道:“你能看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漫天繁星,岂非美景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也算美景吗,哈哈哈,那玄海界恐怕会有更多美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呃,不是,我说或许玄海界会有更多美景!”不小心说漏嘴的莫多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墨白凝眸看向眼前青衣小道,皱眉道:“你来自玄海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好像是吧。”莫多笑有些语无伦次,暗道自己愚蠢,竟不小心透露来历。

    岂料,墨白并未追问,打趣道:“也好,如此一来,进入玄海界后,也有人能提点一二了。”

    莫多笑闻言一怔,眨了眨眼睛,疑道:“你就不问问我来自玄海界何处,为何出现在人榜异境吗?”

    “我问,你就会说吗?”墨白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莫多笑仔细想了想,觉得不无道理,他嘿笑道:“那咱们就是朋友了,到玄海界,我会多关照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,下意识地看向平原方向,就见流光破空杀来,当即变色,紧张道:“但在此之前,还希望兄弟你帮我摆平危机。”

    轰—

    察觉异常,墨白看向锐光袭来方向,弹指间,金芒疾射而出,铿然震爆,将剑气拦下。

    很快,有三道流光现出身形,落地一瞬,为首剑者凝眸墨白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墨白起身,打量三人。

    为首者一袭青衣,是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身后紧随着乃是一袭粉红长裙的女子,两名女子模样有几分相似,尽皆生得国色天香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有人道顶峰修为。

    两名女子有地神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三人拦路,要逼杀莫多笑。

    墨白回眸,不满道:“你还有祸事缠身?”

    莫多笑躲在其身后,尴尬道:“在真岸界时,这两名女子河边洗澡,我碰巧路过,就追杀至今啊!”

    墨白嘴角抽搐,竟还有这等狗血之事!

    那女子闻言,俏脸通红,斥责道:“小贼,你胡言乱语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若无此事,那你们就别跟着我啦!”莫多笑一听更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女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,干脆扬手间,长剑铿然出鞘,旋即斩向眼前小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