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荡妖谷 不折花

第三百五十九章 荡妖谷 不折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平原上,月色依旧,繁星更盛,冷风习习,篝火摇曳不安。

    粉红长裙女子持剑来攻,修为精湛,剑术亦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眼见夺命剑,莫多笑将墨白推至身前。

    墨白无奈,剑指凝劲,在长剑入目一刻,将之击退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女子被击退,震惊非常,凝眸打量眼前金衣道者。

    墨白不愿染是非,奈何是非不饶人。

    他拱手道:“我名荒神,此人是我之朋友,或许其中有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荒神!

    一语既出,三人尽皆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平原旷野,争端将起时,已引动八方注意。

    此刻,再听闻“荒神”名讳,众人更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就是荒神!”

    “那留名九道石碑之人?”

    “这平原是通往人道山之路,莫非此人要再留名不成?”

    议论纷纷,扰人耳目,但三人已停止出手。

    不疑有他,荒神被传的神乎其神,谁还敢缨其锋芒?

    “你是荒神?”半晌,那女子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,我兄弟就是荒神!”一旁,莫多笑已得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呸,荒神是荒神,你也能在此列吗?”那女子瞧不起莫多笑,更认为他只是个好色之徒。

    她凝眸墨白,冷声道:“我本以为荒神是一名天骄人物,但此刻看你与这小贼一起,足以验证你也非良善之辈!”

    莫多笑闻言急了,不满道:“我都说了是误会,更何况荒神兄为人正派,你可不能随意污蔑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之初衷不变,宠辱又何必在我。”墨白拦下莫多笑微微摇头,示意无须辩解,他只问道:“你当真非本愿?”

    莫多笑正经起来,一双眸子真诚干净,道:“我莫多笑虽不是好人,但也不会逃避罪责,此时绝对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眼睛是不会骗人的。”墨白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不曾离去,但也没有出手打算。

    荒神之名,传遍人榜异境,谁又敢缨锋芒呢?

    墨白不做勉强,只对三人道:“此事误会,为表歉意,若有需要,我可为你们做一件事情,不违天理道义即可!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!”莫多笑拒绝道:“此事因我而起,我自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道:“不要忘记你我之间承诺,玄海界我需要你的帮助,在这人榜异境,自然也需我为你护持。”

    交易,利益、或是友情?这让眼前人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半晌回神的莫多笑没有拒绝墨白好意,点头道:“多谢荒神兄!”

    墨白轻笑,转眸看向三人问道:“三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荒野之上,冷风阵阵,半晌无语,最终那粉红长裙的女子步踏向前,微一拱手道:“我名青绯,这是我妹妹青凝与叔叔北冥岳。”

    北冥?

    墨白撇了一眼中年剑者,脑海莫名浮现北冥雪模样,但很快又自我否定,天下北冥者,多不胜数,难道还都能扯得上关系,或许是思念过度了吧。

    墨白与莫多笑也与两人通告姓名。

    之后,虽青绯对莫多笑不满,但看在墨白面子上,还是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任务也跟着下达。

    原来青绯、青凝来自真岸界的隐匿世家,此北冥岳乃是其一名远方叔父。

    三人来人榜异境,乃是为了荡妖谷的一株奇草—不折花。

    不折花,乃是奇花异草中的极品。

    青绯之父身受重创,需以不折花续命,三人来此便为了此物。

    闻听经过,墨白对眼前三人也多出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人都说修道亲情淡薄,反目者更比比皆是,但眼前两女子为父亲甘愿冒险,值得一助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也汗颜,父亲无双神侯消失许久,他都没有找寻,这貌似都未尽到一名人子该为之事。

    但父侯一点线索未曾留下,墨白也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商议过后,为解开双方误会,墨白众人决意往荡妖谷一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荡妖谷,位于人榜第二境、本为天妖谷,其内有群妖汇聚,修道者,尽皆绕行,但随着其日益壮大,隐隐成为一股妖族余孽势力所在。

    后因无上界众道出手,将其剿灭,天妖被杀,妖邪四下逃窜之余,又被称荡妖谷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依旧有妖域余孽残存,是处险地。

    青绯等三人还不放心,所幸遇到大名鼎鼎的荒神,这才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若能救父亲,即便洗澡被偷看又如何?哪怕嫁给眼前这狡黠不羁的青衣小道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人,有时就是如此,越要守护,越易陷入盲区。

    渐入深夜,五人同行,来至荡妖谷外。

    夜幕下,有雾气攀升,遮掩视线,不似其他地方,多了妖氛魔障,寒气亦是逼人。

    山谷外,一道石碑屹立,释放淡淡青芒,光华闪烁间,又见上方出现几个字:荡妖谷,生人莫入。

    “这是道门立下的石碑。”北冥岳凝重道。

    墨白望了阴森山谷内一眼,道:“此地不寻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我都要拿到不折花。”青绯十分坚持。

    北冥岳劝阻道:“咱们需要小心,此地还有荒神呢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暗道老小子的狡猾,竟往自己身上推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他四下打量一番道:“不如你等在外面守护,我独自一人进入查探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不折花什么样子吗?”一直没有开口的青凝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有些尴尬,那不折花,他的确没见过。

    青绯撇了一眼墨白后,道:“咱们一同进入,只要拿到不折花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若遇危险,尽量往我身边靠拢吧。”没有坚持,墨白应下后,率先踏入荡妖谷。

    一路行,一路行,浓雾渐深,遮掩视线,山石嶙峋,闪着森冷寒光,诡异之地更见诡异杀机。

    吱—

    一声凄厉,浓雾中,有生物扑闪翅膀疾飞而来,速度似闪电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墨白提醒众人同时,金芒迸射而出,将那黑影斩下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黑影落地,众人忙上前查探。

    就见一三尺黑色怪鸟倒地,血迹斑斑,但皆是黑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青绯美眸微蹙,道。

    “是妖域特有生物,名为风信鸟,速度极快,因此昔年也是妖域送信的鸟儿。”北冥岳声音更加凝重。

    但对墨白也有几分讶异,这鸟很难对付,没想到眼前剑者能一剑将之斩杀。

    “风信鸟喜好群居还是单只?”不理会中年人的怪异目光,墨白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群居。”北冥岳回答,很快色变,急道:“恐怕会有更多风信鸟袭来!”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话语甫落,就见浓雾被狂风席卷,转瞬溃散,旋即一道道黑色流光自夜空出现,袭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众人小心!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,挡在众人身前,旋即剑指凝劲,一道道金芒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锐芒冲霄,于暗夜中释放璀璨异彩,展现无上道威。

    顷刻间,又有风信鸟殒命。

    但妖鸟悍不畏死,继续冲击。

    墨白无奈,再祭极阳道火,道火出,生机现,纯正滅魔之威席卷天地,道火滋生蔓延,惊得风信鸟纷纷退去。

    极阳道火,魔之克星,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它们退了。”青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北冥岳皱眉,凝视墨白道:“你运用的乃是极阳道火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吸纳方圆火焰之力,墨白转眸点头,并不隐瞒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”

    岂料,北冥岳不惊反喜,道:“极阳道火乃是妖邪克星,你有这等能为,这一路可算平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叔倒是见多识广。”墨白笑道。

    北冥岳被墨白盯着,忙收敛心神,干咳两声道:“咳咳,我常年行走道域,对此道火有些研究罢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如此吗?

    墨白金眸微转,不再追问,带领众人往深处而行。

    越是深入,越是寒冷,似因道火缘故,行走数里不见妖邪踪迹。

    越是宁静,越是谨慎,墨白总觉得暗夜下的前方,仿佛有一张无形兽口,在等候众人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“听闻不折花长在荡妖谷的阴冥之地,这里阴寒气息渐盛,应该不远了。”青绯觉得不对劲,也怕墨白反悔,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墨白不以为意,边走边问道:“不知你从何听来不折花的典故?”

    “是叔叔告诉我们的。”青凝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但北冥岳已经默不作声,似有心事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也不再询问,带四人再深入后,就见前方有淡淡绿芒闪烁,明灭起伏不定,显然已来至最深处了。

    “不折花。”

    这时,北冥岳见状,惊喜指了指前方,旋即身形瞬闪,往深处没入。

    “跟上。”墨白见状,身后紧紧跟随。

    流光飞逝,再落地后,就到了荡妖谷最深处,而在这里,有一处古怪冥潭。

    冥潭闪烁紫色光华,其上一朵绿色奇花生长,传出阵阵芬芳气息,萦绕鼻息之间,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北冥岳难压抑内心激动,走上前就要摘下。

    突兀地,就在临近一刻,冥潭之中,紫芒消弭,旋即轰隆震动中,一只巨爪探出,要抓出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叔父!”青绯见状,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北冥岳也察觉异常,他身形巧转,竟是躲过这一击。

    但巨爪挥动,旋即横扫而来,但闻砰的一声,硬生生扫飞北冥岳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北冥岳呕红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墨白足踏地面,身形腾空,将之接下后旋即真元运转,为其探查伤势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那巨爪威力无穷,将损害人之五脏六腑,但探查之余,竟发现北冥岳体质异于常人,只是短暂片刻,竟已恢复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北冥岳推开墨白,站起身来,摆手道:“放心,我无碍,咱们要对付这冥潭中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沉默不语,旋即转身叮嘱莫多笑道:“你照顾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金衣再出手,双指凝劲化锐锋杀影,袭向冥潭怪物。

    “吼。“怪物怒吼,只探一爪得出,其余尽皆不见其面目。

    叮—

    但仅此就让人为难,剑气斩中巨爪,却坚硬如钢铁,火星四溅,难伤分毫。

    被巨力弹回,墨白不退反进,运转体内道火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,道火肆虐,释放克魔之威。

    嗷—

    巨爪触碰道火,登时收拢,就是这一瞬,墨白捉准时机,真元运转,摄取不折花于手中,而后落至众人身边。

    一系列的手段,让众人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可似乎冥潭之中的怪物也受到扰动,怒吼之余,地面裂开,旋即妖气弥漫,席卷众人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眼见妖气袭身,墨白转身以道火为限,短暂阻拦之余,带着三人离开荡妖谷。

    随着流光离去,道火被湮灭,旋即妖气收拢,复归冥潭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不折花被取走,冥潭也渐渐恢复原状,约莫片刻,氤氲光华弥漫,再汇聚一株不折花,立于冥潭之上,不死不灭,不朽不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