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章 二境 剑碑留痕

第三百六十章 二境 剑碑留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离开荡妖谷,所有妖氛鬼气尽皆遇阻,无从通过,很快消弭殆尽。

    手中拿着不折花。

    花朵耀目,释放璀璨绿芒,生机源源不断,有神奇之能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不折花吗?”墨白打量手中奇花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此花神奇,堪称至宝,有它在,必能救回大哥性命!”北冥岳回应道。

    墨白将奇花递给青绯道:“此事已了,咱们互不相欠,还望以后,再莫追杀我这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,多谢你。”青绯接过不折花,有些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父亲有救了!”青凝也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随着任务结束,墨白也与北冥岳等人分离,带着莫多笑离去。

    至于三人,则往返异境,要回去救治亲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月色依旧,却渐渐隐匿,旭日东升,神辉普照大地,生机笼罩方圆。

    平原尽头,一座神山屹立,高达万丈,直入云霄,通天彻地之峰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流光不断,往云端而去。

    墨白、莫多笑,同样不肯落于人后,纷纷驭光而行。

    转瞬,再现身,已至云海上。

    云海之上,浩瀚依旧,万千光华闪耀,人榜金光四射,蔓延天际。

    九道石碑再现,更胜第一境道碑。

    人榜之上,名字一再变化,但无论如何,那最高之名讳,始终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太白剑阿,一则传奇,尽管过去数千年,传奇依旧,无人可攀跃。

    第二位,紧随其后,仍是信天游。

    这则名字能屹立不朽,始终要引起墨白注意。

    他转眸凝视莫多笑,问道:“你对信天游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信天游?”莫多笑怔了一下,旋即嘿笑道:“那是另外一个剑道传奇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!”墨白饶有兴致问道。

    莫多笑清了清嗓子,嘿声道:“两千五百年前,三道六界之战,战端惨烈,不忍回顾,一代剑道神话太白剑阿凭一身纯阳功体,骋满腔除魔壮怀,杀得六界败退,其后六界联合,派出六大高手围杀剑阿。”

    “却以失败告终,原因是……”莫多笑郑重道:“出现一名红衣剑者,那剑者无双,自称信天游,斩邪佞,助剑阿,一举扫荡六大高手,而后神秘消失,不知所踪,这便是他所有传闻。”

    “仅一次除魔之战,便退隐千年吗?”墨白不解道。

    可惜,莫多笑也知之有限,摇头叹道:“传言信天游有战约在身,临时协助剑阿退敌,但此后便消失在神州大地,不知所踪,有人言他身亡,有人言他已入天外天,众说纷纭,谁又能得知呢!”

    墨白沉默,但凭此言,已对他有所了解,暗道也是惊世剑才!

    回神后再观道碑。

    人榜之下,云海之上,早已汇聚万千道者,他们纷纷驻足观望,更有甚者前往挑战,但多数败阵而回。

    环顾人群,又见熟悉人影,分别是烈阳剑道—剑生、冉红菱。

    叶家那被断去一臂的白衣剑者。

    天一剑宗、月红、少独白两人,天玄尊者负手立于身后,似有所感,抬眸看向墨白方向,旋即冲他微一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墨白回礼后,便往问道碑而去。

    剑碑之上,金芒映目,这比第一境要困难许多,也要热闹许多。

    “看,那是荒神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荒神啊?能在第一境留下九道石碑的人!”

    “嘿,这里是第二境,人道顶峰的挑战之处,荒神或许不能再续辉煌!”

    “也是,以人道顶峰去挑战第一境地神初境的问道碑,多少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不约而同地关注了金衣道者,话是如此说,却无人轻视。

    只因其天资非凡,仅次太白剑阿,却超越信天游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此次剑碑留名,他能否再超越信天游!”有人期待道。

    人们打起精神,原本欲要挑战的众人见荒神出现,纷纷退让,要一睹此等人物风采。

    远处,烈阳剑道众人不曾离去,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冉红菱美眸异彩流转,对剑生道:“此子天资过人,不知你能否超越!”

    剑生摇头道:“剑碑留名,他胜我一筹,但剑道争锋,他逊我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般自信?”冉红菱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是事实。”剑生摇头闭目,红袍翻飞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自信,一向是强者的专利。

    冉红菱轻笑一声,继续关注金衣荒神。

    脚步起落,众多眸光随之脚步起落而变化。

    最终,墨白来至剑碑前。

    剑碑高达百丈,释放金色光华,宛若撑天之柱,在云海中,壮观万分。

    剑碑下,金衣屹立不语,他凝神感悟剑碑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第一境、第二境,果真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只这石柱便坚硬百倍,能留痕者,皆在未来天骄之列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剑者不怯,更不退缩。

    喝!

    沉元纳气,顿足一刻,在其右手边缘,地麟神剑凭空而现,墨白握住剑柄的刹那,眸光凝视人榜之上,位列榜首的太白剑阿。

    剑道传奇,一生仰望,今日,便追寻他之脚步,再创剑道顶峰!

    意决刹那,紫锋映芒,锐光千里,猛然斩落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但闻铿然巨响,天地共撼,仿佛灭日之灾,使得云海上,众人屹立不稳,几欲坠落凡尘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修为!”

    出剑刹那,剑生便已睁开眸子,那眸中战意高昂,久寻不得之对手,似乎在今日一剑下,终值期望所待。

    他怀中朱虹,压抑不住的剑声跟着颤鸣,极致的战意几让其出手。

    但一旁,冉红菱见状,按下他之剑柄,摇头道:“现在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剑生收敛战意,怀中朱虹也安分下来。

    一剑撼世,乾坤几欲撕裂,问剑神碑上,剑痕随之而现,深有近一尺,入碑五分。

    紫芒映目,不曾消弭,似验证眼前剑者天资恐怖,未来顶峰绝巅。

    “天呐,竟然深有一尺,这剑碑都被斩断一半啊!”

    “这等天资,这等剑意,他恐怕对上道境强者也不逊色。”

    “同境界堪称无敌!”

    回过神的众人惊艳荒神之威,更叹其前途无量,一时间,各大宗门纷纷动起是心思,欲要设法拉拢这等存在,不能为友,亦绝不为敌。

    一旁,天一剑宗,天玄尊者看在眼里,心中自得,暗道自己果有先见之明,早与墨白拉近了关系,尤其月红。

    她赠送墨白晶霜石,让天玄尊者肉痛,但现今看来,值得。

    “荒神兄果真一如既往,恐怕其底牌还未尽显吧。”少独白凝眸观望,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月红美眸流转,捂嘴轻笑道:“师兄,这下你该明白与他之差距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少独白点头不否认,但他仍辩解道:“不过我未来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拭目以待吧!”月红不再打击少独行,反而更关注金衣荒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剑留痕,再入人榜,人榜变化,璀璨夺目之余,金色文字旋转扭曲,在信天游之下,再入新名—荒神!

    人榜上,人道顶峰试炼,问道剑碑,荒神位列第三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怎会如此!

    墨白凝眸,却是皱眉,人榜上,璀璨生辉的人榜剑道一列上,竟只排第三,还未超越信天游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幕,着实让知道荒神修为之人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尤其天玄尊者。

    他知荒神真正身份,就是墨白,在第一境时,他亲眼所见墨白超越信天游。

    但第二境内,却没有做到。

    他不怀疑墨白隐藏实力,但看其意外模样,显然也未料到此番结局。

    这个结局让剑碑下的墨白讶异,同样以莫大剑意留痕,却没有超越信天游,莫非后来者又有所精进。

    众人不敢靠近金衣荒神,但莫多笑例外,抱上大树的他悄然走上前,小声道:“听闻当初信天游第二境时,一剑斩断石碑呢!”

    惊讶!

    墨白闻言,撇了一眼神秘兮兮地莫多笑,沉声道:“此话当真!”

    “当然,道听途说,嘿嘿!”莫多笑讪然。

    这时,人榜上,金芒落下,释放恐怖威压,旋即一道金光出现,落至墨白手中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墨白摊开手掌,却见是一剑谱,颇为意外,但也不作他想,将之收起。

    随后他对莫多笑道:“咱们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墨白与莫多笑化作流光离去,速度极快,转瞬消失在云海之上。

    突兀出现,突兀离开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得也快,回过神来的各大宗门纷纷发出信号,要通知己方宗门,人榜异境内,再现天之骄子,名为荒神,留名第三位。

    “老祖,咱们要不要跟上。”凝视流光离去,少独白询问天玄尊者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摇头道:“咱们与荒神已有不错关系,无须画蛇添足,走吧,我带你们往玄海界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带着两名弟子离开云海,往玄海界入口而去。

    荒神离去,人榜试炼依旧,只恨没有这等天资卓越,众多修道者羡慕之余,也纷纷前往,欲要留名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与莫多笑,二人驭光而行,此刻既已留名,应无他事了。

    落至荒野后,莫多笑问道:“接下来咱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留在此地,待得夜深人静时,再往人道山一行!”墨白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再试?”莫多笑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、”墨白微微一笑,不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莫多笑沉默不语,眼前家伙似有些变态了,能说出这番话,岂不证明方才未尽展手段?

    呼—

    刹时,短暂寂静过后,荒野密林中,突兀狂风骤起,旋即一抹赤芒落地,伴随节奏脚步,一袭红袍落地,拦下两人前路。

    “嗯?”似有所感,凝眸打量来人,墨白便皱眉,道:“烈阳剑道之人?”

    “吾名剑生,今日只要一物。”

    红袍剑者负手,朱虹悬浮身侧,展露半尺赤芒映目后,冷眸凝视墨白手中秘籍道:“你手中剑谱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