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荒野 剑诀难测

第三百六十一章 荒野 剑诀难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荒野上,红袍拦路,唇红齿白,却添阴冷杀机。

    眸光凝剑谱,一眼觑人心,雷霆不语,朱虹现芒.

    “你手中剑谱,名唤烈阳神剑道,吾烈阳剑道之物。”剑生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若要拿,便来拿。”墨白扬了扬手中剑谱,玩笑依旧。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剑不留情,红袍冷眼一瞬,化赤芒百丈,驰意之神威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面临劲敌,墨白不退,剑指凝动,凛然一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气纵横,赤芒金光交错,沦为死亡杀影,但见金芒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一剑震退墨白,剑生淡道:“不出剑,你将殒命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心念之对手,又横空出世一人,墨白不多言,

    地麟紫锋出,锐光杀千里,铿然一声响后,但见火星四溅,双方各自震退。

    “这人好强,能与荒神抗衡。”一旁,莫多笑凝视战局,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。”剑生扬手,朱虹旋转腾空,挥洒剑之真意,赤芒漫天,笼罩荒野。

    “一剑染灵思!”杀诀再出,速度更盛先前,袭向金衣道影。

    “地麟-天海斩!”可怕之对手,让墨白谨慎,他反手握剑,紫麟怒啸而出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紫芒异兽化形而出,赤光杀机尽显以对,相交一刻,草木摧折,荒野狼藉满目,再无完好之地。

    气浪翻滚,硝烟散尽,又见身影交错,火星四溅。

    一者金衣紫锋,如人间异彩,惊鸿留影。

    一者红袍猎猎,似月下血劫,哀绝红尘。

    剑者的交锋,意志的攻守,使双方不肯全力出手,又不能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战,战得无比艰难。快,快得不及眨眼。

    观战的小道眸光惊艳不断,暗道剑者争锋,不逊刀上争雄,自己改行练剑也不错!

    战局中,剑芒依旧,挥洒快意,朱虹,紫锋迸射星火无尽之余,两人再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朱虹三叹-红尘泪!”剑生落地,指运名招,伴朱虹泣血,惊山河变相,动乱乾坤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-星流”面对浩瀚之威,墨白不悲不喜,凝八方氤氲,化万千星流,魔震寰宇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一瞬的交锋,一瞬的映目,落地刹那,紫锋倒飞而出,胜负也见分明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风簌簌,月上树梢头,银辉洒落,赤芒映入人眼帘。

    寂静,短暂无声,剑者不语,观者无言,胜负却在照眼间,已划下句点。

    “交出剑谱吧。”朱虹架在金衣脖颈,剑生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哈!”一战败北,墨白无奈一笑,招手金芒化在手中,旋即丢给剑生。

    接过剑谱,剑生收锋,转身离开之余,冷声道:“下次若再不出全力,这一剑,就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化赤芒离去,消失在荒野。

    荒野中,战端过后,往昔不复,深壑纵横交错,草木摧折殆尽,彰显惨烈一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他离开了?”莫多笑小心翼翼凑上来,看墨白败战颇为惋惜。

    收起地麟神剑,墨白点头道:“此人劲敌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看你,没有丝毫气馁的意思啊?”莫多笑神情古怪道。

    “行走江湖,败战在所难免,若悟心之初衷,成败又何必在我。”墨白凝眸,已至深夜。

    这一战,竟持续数个时辰,不由感叹美好时光的飞逝,让人惋惜,他对莫多笑,道:“走吧,再往人道山。”

    莫多笑,看着远去背影,神情莫名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密林边缘,红衣猎猎成群,尽皆等候剑生归来。

    随赤芒乍现半空,边缘,一袭红衣的冉红菱负手抬眸,异彩涟涟,待红袍剑者落地后,走上前,问道:“剑谱到手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剑生挥手,将剑谱交给冉红菱。

    后者接过,只是撇了一眼就喜上眉梢:“不错,果真烈阳神剑道,昔年三道六界一战,上一任宗主身亡,此剑谱失传,如今再现,烈阳剑道能更上一层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它,吾依旧能登顶峰。”剑生自信说道,但眉宇间凝重不减。

    冉红菱不否定眼前剑者天资,但她好奇密林战局,笑问道:“荒神与你之间,差距多少?”

    “略胜吾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冉红菱美眸讶异,道:“你不是说他逊你三分?”

    “交手之时,他未尽全力,我却难伤他分毫,若非临时起意,以“朱虹三叹”对决,恐还陷入僵局。“剑生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他有意赠剑谱?”冉红菱美眸流转,烈阳剑道与荒神并无交击,而后者更不似任人欺凌之辈,怎会无缘无故赠绝代剑谱。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此人都会是吾未来路上对手,这剑道之路,不孤单矣。”剑生罕露笑意,负手任凭狂风吹拂,往平原而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离开吧。”收起剑谱,冉红菱带众人回返烈阳剑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旭日东升,神辉照大地,第二境内,一改往昔之景,又传震慑人心之消息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昨夜荒神重返人道山,再留名九碑,剑碑上,与信天游齐名,同列第二。”

    “齐名?开什么玩笑,难道荒神也斩断剑碑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如此,但现在剑碑已恢复,值得一提的是,九道石碑上,他尽留名。”

    “天呐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通往第二境出口路上,修道者三五成群,议论纷纷,焦点瞩目,始终离不开金衣荒神。

    天玄尊者、少独白、月红。三人正往出口赶去,路上又闻消息传来,面面相觑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荒神果真去而复返了。”回过神来,少独白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对这种妖孽,师兄很是羡慕啊!”月红捂嘴轻笑道。

    荒神屡次救三人,也算一份大恩,即便赠与晶霜石,月红对他好感不减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我不否定荒神之能,但未来也一定要向他讨教。”少独白坚定道。

    一旁,天玄尊者闻言,笑呵呵道:“不错,荒神将是你追寻之目标,即便不能超越,也要尝试才能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嘁、”月红撇嘴,认为少独白不可能超越荒神,但她未说出,怕打击师兄信心。

    三人行,渐行渐远,平原依旧,狂风依旧,旭日依旧,连那匆匆,也依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榜异境,第二境入口,是一处平原高坡。

    高坡上,紫色氤氲遍布,但凡光华闪过,必有一道人影踏足。

    山坡巨石上,衬着青色,微风拂拂之余,墨白、莫多笑也在此地等候许久。

    多日来,守住异境入口,没有进入,没有离开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在等谁?”终于,莫多笑难按心中寂寞,问出疑惑。

    “三位朋友。”墨白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朋友?

    莫多笑却是一怔,不敢置信道:“莫非你那些朋友与你一般变态?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墨白兴致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,人都说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你如此绝代之才,朋友也当罕世之能才是。”莫多笑自得推测道。

    墨白笑道:“观你模样,听你语气,似有这么一帮兄弟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莫多笑摸了摸鼻子,略显尴尬,道:“陈年往事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墨白笑而不语,他得明道尊者密信通知,知晓玄海界势力分布,更知眼前莫多笑身份。

    不然又何必如此费尽心力与他交这么一个朋友呢。

    嗡—

    正说话间,氤氲界限发生变化,在白芒化形之余,现出熟悉身影,是玉倾仙、玉龙雪、蓝云山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墨白就要迎上去时,发现光华闪烁,又出现金衣刀者,他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一袭金衣,丰神如玉,手执折扇的年轻公子,随光华散去而现出身形,竟与玉倾仙等人站在同一阵线。

    “多谢金少出手协助,否则这一关,必然难以通行。”踏足第二境,玉倾仙俏脸倾城,含笑微微施礼,感激后者。

    “噫,路见不平,理所当然,更何况三位与墨白关系甚好,他曾多次手下留情,我自不吝啬援助之手。”金少折扇轻合,眸光一转,放在了莫多笑身上。

    他轻笑道:“小弟,玩够了吗?”

    一句小弟,让墨白回神,他凝视莫多笑,后者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他挠头对墨白报歉意一笑,旋即走至金少身边,小声抱怨道:“三哥,这是我新结交的朋友,你就不能晚些拆穿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金少摇头,嘿笑拒绝。。

    莫多笑垂头丧气,三哥之命不可违。

    丢小青衣小道,金少走向墨白,正经道:“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变幻容貌,你也能认出?”立于山坡上,墨白意外道。

    “哈,人之形易改,其心难变啊!”金少折扇轻挥,凝视墨白双眼,得意道:“你一双罕见金瞳出卖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墨白没有否认,反而朝玉倾仙等人招手,高声道:“恭喜你们突破地神境。”

    熟悉语气,陌生身影,三人均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是墨白?”玉倾仙最先反应过来,惊喜道。

    玉龙雪、蓝云山纷纷恍然,他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墨白的三道剑印已去其二,那飞焰谷恐怖,着实难越,若非金少及时相助,也许便葬身谷内了。

    三人走向前,玉倾仙最快,她俏脸微红,不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还有一段路等着你们。”墨白笑道。

    蓝云山拍着胸脯后怕道:“我决定还是跟在你身边,有地神巅峰,这一趟没白来啊!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不知两位分道扬镳,或是同行?”墨白点头应下,后面一句却询问金少二人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的话,同行未尝不可。”金少笑着应下。

    墨白却精明摇头道:“前提是,两位身份之谜,应简单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