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镇魔塔 五族夜麟

第三百六十三章 镇魔塔 五族夜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镇魔之塔,屹立幽冥城中,死气环绕,妖邪不敢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两人步踏起落,入魔塔,迫魔踪。

    嗖—

    金芒耀目,进入镇魔塔中。

    镇魔塔内,死气依旧,蛛网密布之余,仿佛久远无人居住。

    但落地一瞬,气息变化,狂风骤起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,塔门关闭,旋即景色变化,万千死寂之气汇聚,凝成人影。

    那人身穿黑色长袍,漂浮半空,手执夺命勾镰,如死神之影,释滅生威能。

    “擅闯冥塔者,死。”

    声音阴冷,杀机满溢,勾魂之镰夺命而来,划出死亡艳色。

    “靠你了。”墨白负手,身形倒退。

    金少无奈,招手凝刀劲,一刀断乾坤。

    —轰隆

    气劲撞击,雷霆震爆,妖影被震退,旋即溃散,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半空中,那死神镰刀应声而落,铿然坠在地面。

    墨白走上前,仔细打量死神镰刀。

    镰刀材质特殊,罕见玄铁而铸,其上更有符文密布,晦涩难懂,有加成之效。

    “此镰刀,应是当年一战所留之物,昔年幽冥有一队死神精锐,所过之处,生机不存,后世传死神过境说法,此幽魂,应是当年残留。”金少负手淡声回道。

    死神过境?

    霸道的名字,墨白起身,转眸凝视金少笑道:“第一层便有人道顶峰阻拦,接下来,恐怕会更艰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金少负手,往二层而去。

    墨白错愕过后,哑然失笑,旋即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镇魔之塔,共有九层,每层皆有妖邪镇守。

    第二层,甫一踏入,再遇剑气纵横而出,尽携幽冥死气,无穷无尽,展露邪姿。

    “退开!”

    金少负手,眸光转冷一瞬,金芒蔓野四周,但闻轰然震爆,剑气震碎,而眼前妖邪为伍,缓缓化形而出。

    妖灵诡异,手执黑剑,身披甲胄,虚无中,头盔下,猩红闪烁,似双眼凝眸。

    气息显露,凝杀机于锐锋,旋即一影划分,转瞬便成九道妖影,皆是人道顶峰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何物?”墨白饶有兴致问道。

    立于阵前,凝视妖影,金少眸中淡如水,缓缓道:“冥域有三大精锐,一者死神过境,二者幽冥魔影,三者黄泉铁骑,这第二层看来,应为幽冥魔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!”墨白负手,没有出手打算,静观金少表演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金少双指凝劲,金芒迸射之余,又见刀气纵横,横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幽冥魔影持剑,冷然一语,凌厉出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浪翻滚,此塔神秘,坚硬非凡,但内中磅礴气劲,几要破塔而出。

    刀剑争鸣,尽管是气劲化形,这一击之下,九道魔影粉碎,复又归一。

    “幽冥—泣”魔影挥剑,死气蔓延,吞噬生机。

    “一刀足矣。”

    面对泣雨之剑,金少负手,单指向天,登时金芒辉映,扫荡阴霾。

    嗡—

    刀芒映目,璀璨不能直视,再回神之际,魔影溃散,消弭殆尽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短暂照眼,再杀幽冥强者。

    “此幽冥魔影诡异,修有神秘之法,可一化九影,昔年三千魔影困道门,足足血战三天三夜,方才逃脱。”收敛锋芒后,金少再言当年密辛。

    墨白闻言沉默不语,眼前幽冥魔影,颇有几分九幽幻影的意思,但很可惜,此魔影本就不全,乃是虚无之体,以意念化形而出,不然实力会更强。

    “继续前行吧。”金少迈步,往三层而去,身后墨白紧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镇魔塔三层,踏入后,空无一物,放目望去,除却虚无,不见其他。

    “莫非此层妖邪被滅?”墨白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死神过境,幽冥魔影,这里,自然是黄泉铁骑。”金少负手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呼—

    话语甫落,但见虚空扭曲,玄异暗彩升腾,一尾妖龙背生双翅,扑闪翅膀而现,龙背上,妖灵手执黑色铁枪,闪锋锐杀芒,照眼凝眸闯塔者。

    “黄泉铁骑?”墨白凝视眼前魔物,皱眉倒退两步,依旧没有出手打算。

    “应是无误。”金少无奈,只得挺身再战。

    黄泉铁骑不同幽冥魔影、死神过境。

    它之气息更显强横,半只脚踏入道境了,但可惜,仅有战魂,不存生机,否则也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“吼—”

    妖龙怒吼,双翅挥动,其上妖灵挥枪,气劲纵横而出,破开虚空裂痕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金少倒退半步,旋即一掌轰在枪尖上,巨力袭身,他闷哼一声,再退数步。

    待稳住身形一刻,再见暗枪来袭。

    他眸光转冷,但现金芒耀目,身形瞬闪刹那,再出现时,已至黄泉龙骑身后。

    轰然巨响,龙骑止步,刹那粉碎虚无,消弭无踪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这是墨白给的评价,因为那刀他也只看得分毫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,不用如此谨慎吧。”墨白走上前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,或许哪一天,你我也要交手呢?”金少刀收的很快,不见踪迹了。

    他转身对墨白笑道:“接下来,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有幸,见道火之威。”墨白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更有兴趣的是你身上一物。”金少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墨白不解,却也不问,转身头前带路,登四层镇魔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层镇魔塔上,景色已变,妖邪纷扰不复,反倒立下一尊王座。

    王座上,战骨端坐,早已失去生机。

    一旁魔刀争鸣,干戈未平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虚空荡荡,传威严之声,响魔塔四层。

    “吾名墨白。”金衣负手向前,冷觑王座战骨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

    突兀地,死亡气息弥漫,自四面八方涌来,没入战骨之内。

    战骨起身,骷髅头上,两点星火散仙,甫一起身,道境磅礴气息蔓延横扫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鬼火凝眸四周,锁定墨白,道:“生人勿进,越者必亡。”

    “生人必进,越者亦难亡。”墨白丝毫不退,认为眼前战骨尚存灵智。

    但他错估形势,战骨闻言,魔刀凭空起,刀芒撼苍穹,夺命而来。

    轰—

    道境之威,蔓四面八荒,磅礴刀意,裂地惊乾坤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闷哼一声,墨白倒退,体内气机翻滚,他金眸冷芒闪过,旋即道火炽燃而出,席卷四层镇魔塔。

    “死气之地,道火无用。”

    战骨魔刀挥旋,万千死气汇凝,滅道之威能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击,墨白倒退而回,殷红染金衣。

    身后,金少看不下去了,不悦道:“出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无奈一笑,墨白招手,虚空扭曲,地麟凭空而现。

    死气运转,相出一源。

    本要进攻的战骨,在地麟现形刹那,突然止步,旋即死气溃散,战骨无战魂之撑,瘫软倒地,魔刀铿然作响,在地面崩出火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金少瞪大眼睛,本以为要见识一场大战,不料还未开始,便已结束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预料这番结果。”墨白无奈,只得收起地麟神剑。

    地麟剑乃五冥宫之首,身份尊从,与冥域千丝万缕的关系,如今验证了,五冥宫在冥域地位,应当很高,这道境强者都不能抗衡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还要继续?”墨白转身问金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只是陪你来。”金少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墨白不会放弃,挥手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再往镇魔塔五层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镇魔塔五层,与四层颇为相似,但不同的是,王座之上,多了身穿黑色甲胄的冥者。

    冥者活生生站在身前,倒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似能免除干戈。

    那冥者抬眸,凝视墨白,缓缓道:“你身上有熟悉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战魂,还是活人?”墨白却答非所问,很好奇这个。

    冥者摇头道:“非魂非人,吾等皆为冥。”

    “冥,也是一种生物?”墨白意外道。

    冥者不生气,点头道:“人族之所以称为人族,便因人,冥域之所以成为冥域,亦因冥。”

    一个代号而已,墨白已经明白过来,他笑道:“你似乎没有出手打算?”

    冥者伸手一指,指向墨白怀中,道:“你有一物,吾自不会动你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挥手拿出地麟令。

    地麟令出,似有所感,旋转腾空,释放明灭不定的紫色光华。

    “吾主!”

    岂料,地麟令现一刻,那冥者竟起身跪地,恭敬非常。

    这一幕,墨白,金少均是一怔。

    这,来的似乎突然了……

    半晌,墨白收起地麟令,询问跪地冥者道:“你先起身吧,不知此物有何来历?”

    冥者恭敬起身,并无道境强者威仪,他缅怀道:“昔年,冥域由冥神统治,其座下三皇分立四方,却因厮杀不断,扰冥域安宁,为此,冥神创下五族,又称—地麟、幽龙、紫凤、天虎、云兽。”

    “五族不受三皇掌控,只尊冥神之令,五族令牌便是你手中一块。幽冥地麟令,吾地麟族之象征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冥者身上甲胄生出变化,缓缓褪去黑暗异彩,化作紫麟战甲,与昔日墨白打扮相似,也多了几分生机。

    墨白凝视眼前冥者变化,饶有兴致道:“我为人族。”

    冥者沉声道:“吾只尊地麟令。”

    一番言语,一番忠诚,让墨白意外,让金少震惊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收了个小弟?

    惊喜来的太过突然,为此需要谨慎。

    压抑内心,墨白皱眉问道:“你就不问我此令来历?”

    “地麟令自会择主,不得认可者,会被吞噬,你很幸运,此令为你所用,地麟族自也尊从。”冥者冷静道。

    这般忠诚,忠诚的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墨白不信,但脑海浮现北冥雪容颜,心中一惊:北冥雪拥有五族令,莫非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再想下去,回过神来,凝视眼前冥者,道:“我之命令,你皆会服从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冥者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现在给你机会表忠心,自断一臂吧。”墨白冷漠开口。

    冥者抬眸,眸中不解之色,但看眼前新主不为所动,他咬牙一瞬,招手就见一口锐刀出现,斩向左臂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铿!

    临近一刻,墨白出手,地麟剑拦下寒刀。

    “吾主……”冥者愕然。

    墨白收起地麟剑,笑道:“你通过考验了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吾主!”冥者回神,再次行礼。

    墨白挥手笑道:“不知你叫何名?”

    “昔年主上在时,唤吾夜麟。”冥者回答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墨白闻言点头道:“以后我便唤你夜麟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此塔九层,上四层有何人?”

    “上三层本有三皇战魂,却被道门之人斩滅,空无一物,至于九层……”夜麟顿了顿,犹豫道:“九层有冥神之物。”

    冥神……

    墨白听闻二字,脑海再现北冥雪之容颜,莫非真是她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最近写的慢了,时间少,又需认真,写完几乎用了五个小时,惭愧,或许后面会减少更新,希望大家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