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玄海 月墟洞天

第三百六十五章 玄海 月墟洞天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离开真岸界,人榜试炼也随之结束,在还未彻底关闭之前,墨白通过人榜异境,来至玄海界。

    初入玄海,一切似都甚新奇。

    踏足地面的一刻,放目望去,尽是名山胜水,仙灵满溢。

    这里灵气氤氲,比之真岸界还要浓郁十数倍。

    墨白感叹不已,若神州之人,在此地修炼,三四十年出一位人道高手,并不是难事,最不济,也应地神巅峰遍地。

    哪至如今,地神巅峰也寥寥无几,人道顶峰已是极限。

    有此可见,神州大地灵气,有多么贫瘠。

    念及皇族中,有不少年轻皇子突破地神境,如今看来,当属这道门功劳。

    每入一域,必先了解其势力划分,方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玄海界,与真岸界不同,地广人稀,无寻常百姓,皆是修道者。

    地神巅峰,数以千万计,人道顶峰当有百万之众。

    因灵气缘故,悟性不足之人,哪怕人道顶峰千载,也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是以道境强者不多,整个玄海界,仅有千余位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是一股莫大势力,昔年三道六界之战时,道境当属强者之列,人道顶峰乃为中坚力量,至于地神境,炮灰恐怕也算不得。

    真岸界,有人榜之争。

    玄海界,亦有地榜留名。

    人榜不同于地榜。

    地榜留名者,皆是道境之列,不入道境,不得留名。

    墨白如今仅有人道顶峰修为,距离道境,还有一段路途要走。

    他不着急,游览大好河山后,便往天城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玄海界疆土无尽,地广人稀,他行数日,皆不见人影,这让他颇为郁闷,暗道玄海界人族如此稀少?

    又是夜幕已至,又是杀戮起时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

    云海之上,墨白负手驭风而行,行至中途,却见剑气纵横,斩天动地,拦住去路,这让他颇为意外,凝眸俯瞰云海之下。

    俯瞰云海下,赫见是一处仙山,魔气汹涌,笼罩方圆数百里,仙山上,郁郁葱葱不复,硝烟战火四起,血流成河,一片愁惨。

    嗅到血腥味,墨白蹙眉,当即落地,来至一处高山上,凝视这场杀戮。

    天色暗淡,唯有月辉高悬,凝望这场宗门浩劫,冷风簌簌,吹来暗夜死神战声。

    杀戮似乎持续一段时间,而为首者,两名道境强者交锋,斩山断海,威震寰宇。

    至于其下之人,皆是地神巅峰,人道顶峰,在半山腰上,杀戮依旧,惨亡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他们分为两派。

    一者青衣成群,不断退守。

    一者黑衣满目。杀戮进攻。

    黑衣者,手持刀剑,毫不留情,所过之处,青衣道者尽皆殒命,要往山上逼去,但一群青衣弟子时死守天堑,不愿让他们通过分毫。

    主战场,山巅对决依旧持续。

    青衣道者手执神剑,与对方头戴面具的黑衣剑者相对。

    一者须发洁白,道骨仙风。

    一者魔气丛生,妖祸四起,很是可怖。

    “月墟洞天今日,沦为血祭开端。”山巅上,黑衣剑者声冷言寒,眸中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“妖魔邪佞,你们不会猖狂太久!”青衣道者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很可惜,结果你注定看不到了。”黑衣剑者迅速出剑,锐锋杀千里,魔气慢苍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再交击,通天彻地之威,斩断山峦,山巅为之颤抖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仓促抵挡,已经受创,嘴角溢血之余,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黑衣剑者步步紧逼,不肯留下活口。

    “月染灵华!”面临致命危机,青衣老者搏命,长剑高举向天,引虚空皓月之力,化无穷剑意,扫向黑衣剑者。

    “一剑祸风行。”

    黑衣剑者冷笑运转剑诀,黑芒贯通天地,直斩而落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剑气崩碎,黑芒不止,瞬间洞穿青衣老者肩膀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老者闷哼一声,长剑脱手而出,撞在山巅之上,发出轰隆巨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黑衣再现,锐芒袭身!

    嗡—

    可就在临近一刻,突兀颤声传出,一道银芒划破天地,破风穿云而来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黑衣剑者身形抽退,翻手间,拦下银芒,但也因此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他左手溢血,血迹斑斑,不断流淌,接连倒退数百丈,方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凝视流光拦在青衣老者身前,黑衣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敌剑侠—剑孤寒!”

    来人银芒褪去,现出真实模样,一袭白衣,丰神如玉,身负昊阳银锋,沉稳之姿,竟步道境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远处,立于高山上冷觑战局的墨白,看到白衣,微微错愕,熟悉模样,熟悉身形,正是数月不见的剑孤寒。

    他怎会来此?

    但眼下战局未解,黑衣未退,墨白也不追问,继续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战局中,白衣出现,黑衣染血,鲜明对比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“现在离开,吾可放你生路。”剑孤寒遥遥一指,道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

    黑衣不退,剑泣暗芒,流星疾闪,再现杀机。

    铿—

    一击,火星四溅,白衣不动如山,锋芒不出,但凭剑指凝动,让黑衣倒退数丈。

    “执迷不悟,吾不留情了。”剑孤寒不悦道。

    他似有变化,但具体变化何处,难以辨明。

    突兀出现的神秘高手扰战,让黑衣功亏一篑,他不愿就此结束,咬牙一刻,暗芒高举:“剑泣!”

    魔元运转蔓山河,剑气纵横破江海,通天剑芒直斩剑孤寒。

    “天地不语,一剑孤寒!”

    面对必杀魔机,剑孤寒冷眼一瞬,剑指凝动,但见九天皓月凝,漫天飞霜降。

    一剑滅敌!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仰天呕红,剑芒透体而过,黑衣惨嚎一声,身躯颤抖,最终爆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黑衣爆碎,道境陨落,血洒漫天,魔气翻涌之余,皓月银辉洒落,所过之处,黑影杀影纷纷溃逃,转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徒留满地血腥。

    “你无碍吧?”解决魔祸,剑孤寒落地,扶起青衣老者关切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若非前辈来的及时,或许我性命不保。”青衣老者声音虚弱道。

    剑孤寒为其运转真元疗伤,银白光华包裹老者,很快,老者伤口血迹止住。

    老者呼出一口浊气,起身再次谢道:“多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都说了,我只是个年轻人,你一口一个前辈,让我很尴尬啊!”剑孤寒终于难以保持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,摊牌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者愕然。

    剑孤寒警告他道:“首先,我要多谢你帮我步入道境,其次,我不是你口中的什么信天游,你也千万别再搞错了,我只是来找寻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不是信天游,那又是谁!”老者摇头肯定道:“前辈模样虽变化,但见你时的拿到剑印没有任何变化,您一定就是信天游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和你说不通了。”剑孤寒打算放弃,但很快,他眸光一凝,警惕几分,转而看向远处。

    就见远处一袭白衣缓步而来,墨白出现了。

    看到熟悉人影,剑孤寒先是一怔,旋即露出欢喜之色,走上前,拍了拍墨白肩膀,嬉笑道:“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还要我问你。”墨白打趣道:“这是道域,我试炼之地,你来了倒是让我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要找寻自己的过去,所以就来了。”剑孤寒一本正经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见出现了年轻白衣,模样俊秀,且与前辈相识,遂走上前,拱手道:“前辈,这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啊,他是我的好朋友,墨白!”剑孤寒介绍道。

    墨白行礼道:“晚辈墨白,来自神州大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前辈朋友。”青衣老者松了口气,笑呵呵道:“老夫名为月墟子,乃是这月墟洞天之主。”

    前辈,晚辈,乱七八糟,让剑孤寒听得头大。

    他收敛神情,警告月墟子道:“我叫剑孤寒,不能再叫我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。”月墟子犹豫片刻,只得勉强应下。

    这里战火方熄,弟子死伤无数,如人间血狱,看在眼里,墨白也皱眉不止,遂询问道:“前辈,不知那些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,哼!”月墟子冷哼一声,眸光转冷,道:“那些是来自玄海裂缝的邪道。”

    玄海裂缝?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诧异道:“那是何地?”

    “玄海界分正邪两脉,邪道隐匿之地就是玄海裂缝,他们自称玄海神道,已统治玄海界四分之一地界,扬言不投降者,全数滅之。”月墟子回答道。

    还有这么一股庞大势力!

    墨白皱眉问道:“道门没有任何表示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玄海界属道域,道门应解决问题才是。

    月墟子叹气道:“道门近些年来,纷争愈演愈烈,加上玄海界势力错综复杂,他们也有心无力啊,这是玄海界的劫数,只能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沉默,南北道宗分裂数千年,平日里便纷争不断,演变如今局面,虽有道玄、道灵调停,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加上玄海界聚集道域大部分中坚力量,也有不少高手隐匿,道门也不好插手,而且玄海神道能通知玄海界四分之一的地界,显然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哪怕道门也不是那么轻易应付的。

    这时,月墟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这方圆十万里之遥,皆是我十八洞天所管理之地,如今十八洞天几乎滅绝,月墟洞天是最后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。”剑孤寒正义凛然,听到这番言语,当即要打抱不平,怒道:“没关系,只要有吾在,那些人决不能攻破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前—呃,道友还是算了吧。”月墟子本想叫其前辈,但临时又改口,说道:“我已打算带领洞天之人投奔他处,听闻在玄海界北部,已有数十个宗门联合,又名天行道岸,要联合抗衡玄海神道,希望那里能保一时平安。”

    天行道岸,对抗玄海神道。

    墨白嘴角抽搐,这来的不是时候啊,不过怎么看,都像是一场另类考验。

    他尤记得道尊吩咐,要扩充北道宗势力,挑选一批天资卓越之人,现在看来,也是个机会。

    天行道岸能联合数十个宗门,内中高手不少,天才应也不少,届时联合众人,先铲除玄海神道,再收纳众多宗门,扩充北道宗势力。

    是个不错办法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过后,墨白便对月墟子拱手笑道:“不知前辈可否带我同行?我也想贡献一份心力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旁剑孤寒神色古怪,在他印象中,墨白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吧!

    哪怕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也只注重个人利益,或者说大多数人利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月墟子打量墨白,后者人道修为,说高不高,说低不低,微一犹豫,遂答应下来:“也好,那小友就与老夫同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能少了我这位朋友。”墨白眸光撇向剑孤寒,问道:“你可有他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,或许没有吧。”被墨白盯着,剑孤寒莫名心虚,只得应下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有道友加入,咱们月墟洞天也能在天行道岸占有一定地位了。”月墟子大喜,忙去安排众人离开事宜。

    月墟子离开后,剑孤寒与墨白同立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身世可有线索?”墨白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剑孤寒摇头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没有?”墨白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我是信天游。”剑孤寒神情古怪的撇了一眼墨白。

    后者当场石化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