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天行道岸 瀑布香景

第三百六十六章 天行道岸 瀑布香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信天游,剑孤寒。

    一者剑道传奇。

    一者懵懂不知。

    这两者,是一人吗?

    月色依旧,星辉遍洒,褪去魔气翻腾后,稍现此地原貌景色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打量眼前眉清目秀的剑者,墨白觉得有些扯淡。

    他是信天游?

    “你信吗?”剑孤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该不该信?”墨白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不能信。”剑孤寒一本正经地道:“我并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破入道境了。”墨白莫名其妙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剑孤寒一怔,点头道:“来道域后,莫名其妙就破境了,但不巧的是当时被人追杀,好在月墟子救了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来报恩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杀的,是一名道境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而且一剑秒杀了。”说这句话时,墨白嘴角微微抽搐,凭什么,凭什么他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破入道境!

    剑孤寒茫然道:“一剑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来方才惊艳剑招!”墨白问道了重点。

    剑孤寒挠头讪笑道:“从步入道境后,脑海里就出现很多神秘武学。”

    又是个天赋异禀。

    墨白不满意,金少是个变态,剑孤寒也有这个趋势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,他凝视剑孤寒,道:“你或许真是信天游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反感这个名字。”剑孤寒少有的皱眉道。

    墨白闻言笑着安慰他道:“没关系,以后有的是机会去查,咱们先去天行道岸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,旭日升空,天地一片祥和,神辉笼罩大地后,灵气氤氲恢复生机。

    这是灵气好处,仅一夜,毁灭之地恢复十之**。

    但即便名山再好,也不能逗留了。

    “离开吧。”月墟子凝视月墟洞天,苦心经营道场,如今被破离去,实力不济,或是不愿低头?

    这都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,接下来,正邪之间,战局即将展开。

    数百月墟洞天弟子,有男有女,神情疲惫,跟随月墟子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山重水复,不见人踪,接连数日迁徙,行至一处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外,有巨碑屹立。

    石碑上,刻下“天行道岸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这里便是天行道岸所在?

    墨白与剑孤寒面面相觑,此地灵气氤氲,着实比他处更盛,且山峦无尽重叠,亦有阵法守护。

    “何人来此?”正犹疑间,远处流光落地,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两名剑者,皆有人道顶峰修为,他们落地之后,沉声喝问道:“来着何人?”

    月墟子见状,忙拱手走向前,笑道:“老夫月墟子,乃是月墟洞天之主,前些日子玄海神道之人入侵,血战当下,我等自知不敌,特来投靠天行道岸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来投靠的!”那弟子闻言,眸中不屑的嘟囔一句,道:“那你在此稍后,我前往禀告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往山谷内而去,至于另外一人,则守在山谷外。

    很快,那弟子走出,冲月墟子等人傲慢道:“盟主此刻正汇见重要客人,你们在此稍待片刻吧!”

    “喂,你这是什么态度!”有弟子看不眼中去,出言呵斥。

    但被月墟子拦下,他瞪了那弟子一眼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不忿,却也不敢多言,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嘿!”天行道岸剑者冷笑一声,趾高气扬道:“我天行道岸可不是谁都能进入的,谁知道你们这其中,有没有奸细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多弟子纷纷露出不满之色。

    月墟子却和颜悦色,拱手笑道:“还望小兄弟再通传一声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走上前,挥手赠予那剑者一物。

    剑者不动声色接过,察觉是一块极品灵石,心中一喜,但表面不动声色,傲声道:“那你在此等候片刻,我再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很快,那剑者再步入山谷内。

    不多时,剑者回到山谷外,对月墟子笑道:“你很走运,咱们天行道岸还有一处可供歇息的地方,过些日子盟主召唤时,你们便可前往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小兄弟!”月墟子闻言,佯作感激,且再赠予剑者一物。

    “哈!跟我来吧。”那剑者喜笑颜开,带着数百月墟洞天弟子进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谷内错综复杂,却灵草遍地,释出氤氲扑鼻的香气,让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踏足青石小道,穿过山廊,剑者将众人带至一处别院中,转身对众人道:“这里占地方圆数里,足够你们月墟洞天之人休息了,待盟主忙完手头事宜,会派人接见你们的,但要切记,天行谷内,阵法禁制重重,勿要随地乱闯,否则后果自负哦!”

    说是别院,实则乃是山谷内的一处瀑布下,此瀑布通天,接云壤,浩瀚壮阔,这里有凉亭一处,也有房屋数十间,着实是个风景秀丽之地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见剑者要离开,月墟子走上前,和颜悦色道:“还未请教小兄弟名讳!”

    “哦,我名叶隐,乃是盟主弟子。”说这话时,叶隐自得不已。

    月墟子闻言惊讶,旋即再挥手,又是一道灵光印在叶隐手中,笑道:“以后恐还有事情要麻烦小兄弟,还望小兄弟莫怪啊!”

    先是一怔,旋即露出喜色,叶隐笑道:“这是自然,前辈先在此地休息吧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目送叶隐离开,月墟子叹了口气,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“前辈给那人什么东西,看他笑的如此开心。”墨白走上前,饶有兴致问道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月墟子摇头道:“是我月墟洞天的一道剑诀以及两块极品灵石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墨白恍然,怪不得叶隐态度接二连三转变,原是收了好处。

    “寄人篱下,不得不低头,还望两位莫怪。”月墟子歉意道。

    “怎会!”墨白忙摆手,受宠若惊道:“前辈多虑了,我二人对此事皆不介意,但求能贡献一份心力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此甚好,老夫就不打扰你们了,这里风景倒也不错,两位可四处游览一番,但也切忌只得附近,莫要远离了。”月墟子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月墟子离去,众多弟子也分别安排住处,接连数日,疲惫的紧啊!

    天行谷,确实不错,适修仙之地,凝神感悟,能感知有阵法禁制重重,若外人闯入,没有道境修为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而远处通天瀑布,隆隆作响,隐隐中,传浩瀚大气之音,在云端上,高山更令人向往。

    “四下瞧瞧?”墨白凝眸剑孤寒,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还。”剑孤寒愁眉不展,似在思索身世之谜。

    这里山清水秀,风景宜人,凉亭中,更近瀑布,聆听大道之音。

    两人步入凉亭中,凝视浩瀚瀑布景,墨白笑道:“此等地方,若没壶好茶,实在浪费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挥手,就见石台上光华闪烁,茶具温煮尽皆出现。

    剑孤寒瞪大眼睛,意外道:“你还随身携带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“习惯使然。”墨白不多做解释,暗道自己体内还有一座道塔呢,什么宝贝没有。

    剑孤寒嘿笑道:“我看远处山水不错,不如你去接点儿?”

    墨白转眸看向身后,远处瀑布通天,山水隆隆,的确不错,微一沉吟,他便化金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嘿,傻小子,前面那么动听的声音,你听不到?”见墨白赶去,剑孤寒嘿嘿一笑,坏意显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水相宜,瀑布隆隆,流光飞逝,很快落至岸边。

    郁郁葱葱,草木环绕,鹅卵石遍地之余,墨白小心前行,欲要盛些山泉水来,却不料一阵嬉笑打闹传来,让他为之一怔,暗道此地还有人?

    他拨开草木,登时愕然……

    潭水中,两名女子有说有笑,岸边有仙裙摇摆,香气随风传来。

    女子纤纤玉腰,肌如凝脂,紫发披肩,空灵动听声音响彻潭水间,看得墨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里竟有人沐浴,那我算什么?

    非礼勿视!

    常年修道,墨白从未见过此等场景,这一幕,让他尴尬不已,心驰电转间,他转身就欲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突兀风起,吹动潭水波光粼粼,使得草木为之倾斜,潭中女子下意识看向风来方向,赫见一白衣欲离去。

    错愕之余,一名女子回神,忙身入水中,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两位莫要误会!”

    这风来得古怪,墨白不及多想,忙转身就要道歉。

    嗖—

    然劲风袭来,回神之刻,避之不及,就觉磅礴气劲入体,墨白当即呕红,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一言不合,就下杀手!

    退!

    接连倒退数步,体内气机被凝固,墨白震惊,忙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又是数道冰刃袭来,将岸边斩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“让他跑了!”潭水中那银发女子瞧不见人影,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先穿好衣服离开此地再说吧。”紫发女子美眸微蹙,轻挥玉手,就见浓雾突起,遮掩视线,

    “小贼,中我冰寒刃,你跑不了,我会找你算账的。”浓雾中,银发女子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道流光飞逝,很快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剑气入体,墨白只觉五脏六腑如冰凝,方才理亏,否则也不至这一道杀机临身。

    他捂着胸口,出现在凉亭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”剑孤寒看墨白模样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剑孤寒!”嘴角溢血,墨白凝眸白衣,咬牙切齿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嘿,嘿嘿,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!”被看穿伎俩,剑孤寒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