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越天行 双簧

第三百六十七章 越天行 双簧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凉亭中,怪风来源,墨白已知十之**。

    他恼怒问道:“你为何这样做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玩玩嘛!”剑孤寒颇委屈,他也未料到如此结局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闷哼一声,体内真元凝固,冰寒剑刃有损纯阳功体。

    “你无碍吧。”剑孤寒忙扶住墨白,不满问道:“凭你修为,那两女子完全不是对手啊!”

    “理亏在先,又如何动手。”墨白勉强坐在凉亭中。

    真元运转,修复己身,四面八方而来的氤氲之气,要修补体内受创。

    古怪的是,气劲入体,寒冷凌冽,竟对纯阳功体产生克制作用。

    “这冰刃,有古怪。”墨白察觉异常,神情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极寒之力”

    岂料,剑孤寒探查后,摇头道:“纯阳功体并非无双之躯,极寒之力便是克星,这世间很少有修成此力之人,但不巧的是,那女子就修有此等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害人不浅!”

    “我先帮你驱除此伤!”

    剑孤寒收敛玩世不恭,沉元纳气,浩芒沛然冲霄,全数没入墨白体内。

    精纯至极之力汇聚周身,直达体内寒刃汇陇之处,但无论如何,那寒刃皆无法驱除,反倒随着时间越久,墨白嘴角鲜血殷红更甚。

    缕缕殷红,丝丝血迹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冰寒凝聚,伤口凝霜,愈演愈烈,剑孤寒再提三分力。

    墨白同样催动纯阳功体以应,登时银芒、金辉蔓延,包裹两人。

    又是片刻,光华散尽,墨白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此寒劲古怪,需以精通极寒之力人协助,才能彻底驱逐,否则你功体无法发挥啊!”剑孤寒抹了额头一把汗道。

    墨白神色阴沉,沉默不语,道域玄海界,人生地不熟,何处找寻会使极寒之力的人呢。

    难道要去找那女子?

    不知姓名,不通来历,加之误会,有理也难言,更遑论解开寒劲。

    “喂,你可不要小瞧此伤。”剑孤寒意识到事情严重性,警告墨白道:“此寒劲若常人中了,也就能解决,但你身具纯阳功体,若强行催动体质,水火不容之势,轻则功体重创,重则身死败亡啊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墨白瞪了剑孤寒一眼。

    后者理亏,缩了缩脑袋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半晌,墨白叹息,摇头回转房舍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行谷,为天行道岸总部,集合数十宗门势力,光弟子便有数万之众,人道顶峰也有数千人,道境强者近百,可谓强大无双。

    月墟洞天,势力弱小,不受待见也是常理,接连数日,似风平浪静,盟主也未曾召见月墟子。

    这一日,墨白、月墟子、剑孤寒,三人在凉亭中饮茶探讨近日发生之事。

    “玄海神道势力扩张,又有数个宗门投降了,且越来越接近天行道岸势力范围,人人自危,更有宗门前来投奔,好坏不论,皆被拒绝收纳,因此在天行道岸千里外的一代地方,血流成河,尸山遍野,真是玄海浩劫啊!”月墟子有势力打探,得知这些结果,颇为愤慨。

    “天行谷主所为,也是以防万一,如今玄海神道势力扩张,绝非天行道岸能抗衡,加上宗门投降者不计其数,难免有细作潜入,如此一来,不仅救不了众人,恐还会赔上更多人的性命。”墨白分析道。

    两人何尝不知?但可怜那些无辜修道者,宁死不屈,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天行道岸如今势力壮大,为何还不出手阻邪祸?”剑孤寒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!”墨白闻言,却是不屑一笑,道:“这天行谷主怕是早有了其他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何意?”两人均是一怔。

    “玄海神道势力庞大,天行道岸联合众人,明面说是对抗,实则只聚众人之力自保罢了。”墨白摇头叹气道:“这天行谷主,也绝非能行大事之人!”

    月墟子,剑孤寒闻言恍然。

    月墟子为难道:“但如今我月墟洞天也难以抗衡玄海神道,如今这里是唯一栖身之所啊!”

    正说话就见,远处流光飞逝,速度极快,白芒落地后,划出身穿青衣的年轻剑者,是叶隐。

    叶隐走上前,朝月墟子微一拱手,笑道:“前辈,师尊有请。”

    月墟子见状忙起身相迎,寄人篱下,不得不低头,他走至身前,笑呵呵拱手道:“多谢小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折煞晚辈了。”叶隐也十分客气,毕竟那些宝物让他有所精进,这都要拜眼前老者所赐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师尊日理万机,专注玄海神道之事,实在无暇分身,一有空,便让弟子来请前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多谢,还请小友前头带路。”月墟子感激道。

    说罢,他朝剑孤寒,墨白微使眼色,两人会意,便一起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行谷内,四通八达,错综迷离之地形让人头晕目眩,加上其中阵法加持,更显谷内神秘。

    偶有紫烟弥漫,偶有云雾缭绕,偶有仙草四溢,偶有宫阙林立,一路行来,三人都为天行谷所震慑。

    似看出三人震惊神色,叶隐颇为自得,笑道:“天行谷乃是师尊数千年来的心血,内中阵法多布,不知情人闯入,轻则迷失方向,重则误入禁地,被阵法镇杀,对谷内众人安全有了一定宝藏,这条来时路,三位可要记得清楚,以免出现差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月墟子笑呵呵点头道。

    一路穿越山廊,来至一处高峰下,高峰足有千丈之高,其上有氤氲紫气环绕,宫阙林立,若隐若现,宛若仙宫。

    越过三千石阶,方才到达山巅云海。

    而在山峰上,有宏伟大殿屹立不朽,龙柱撑天,昊阳神辉普照之下,更添壮阔浩瀚。

    广贤殿!

    这是诺大宫殿名讳,殿门大开,内中已有不少人等待,随着月墟子等人踏入,大殿内,陷入短暂寂静。

    “师尊,月墟子前辈来了。”叶隐朝前方负手而立的中年道者微一拱手,恭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先退下吧。”中年道者挥手,叶隐恭敬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中年道者也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墨白凝眸,小心打量一眼,就觉眼前道者气态非凡,威严至极,一身修为难测,和颜悦色当下,更添心机莫名。

    中年道者名为越天行,天行谷,便是以他命名。

    听闻活了数千载,更参与昔年三道六界之战,也曾斩杀不少六界妖邪,堪称绝顶高手,他一袭紫色道衣,须发洁白,头束道髻,更添出尘之姿。

    见月墟子踏入大殿,月天行嘴角含笑,微一拱手道:“近些日子,事务繁忙,冷落道友,还望莫怪啊!”

    “哈,谷主多虑了。”月墟子并非三岁孩童,客套话自也不当真,精通世故的他拱手叹道:“月墟洞天被玄海神道攻破,老夫惭愧,只得带人来天行道岸投靠,多学谷主收留啊!”

    岂料,越天行闻言,佯作不悦,摆手道:“道友这话说的严重,咱们是同修,又是正道一脉,理所应当,此天行谷便是道友今后之地,你大可放心无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谷主!”月墟子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眸中,暗道两人虚情假意,一般人当真做不来这么自然啊!

    越天行一番话,让人倍感亲近,却让墨白暗自警惕,越是和颜悦色,越是心机深沉,月墟洞天可不能沦为炮灰之选。

    至于剑孤寒,早将头撇向一旁,充耳不闻,仿佛一个二愣子般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贯作风,装腔作势,扮猪吃老虎,墨白看他模样,想到昔年以为他之纯真,暗叹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是。”一番客套过后,越天行将眸光放在剑孤寒与墨白身上。

    “忘记与谷主介绍了!”月墟子也是一脸歉意,忙道:“这位是剑孤寒,顶尖剑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闻顶尖剑者,越天行来了几分兴致,细细打量剑孤寒一番后,暗道眼前人果真不简单。

    随之,他眸光转向墨白。

    还未经月墟子介绍,墨白便一副憨厚模样,拱手惶恐道:“晚辈墨白,一名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罢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?

    越天行闻言一怔,突觉这名字有些熟悉,但看眼前人仅有人道顶峰,不由得也轻视几分,但既能仁者,统权大局,自不会显露,一闪而逝后,当即亲切近人笑道:“小友说笑了,修道一生,天资卓越者比比皆是,但你这般年轻,就步人道顶峰,也极是少见,未来前途无量!”

    虚伪!

    墨白暗自鄙视,表面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大殿上,尚有众人在,一干人皆是道境强者,足有十数人,他们分立两旁,在越天行安抚墨白等人过后,便率先一身穿青衣老者站出,拱手道:“盟主,如今玄海神道已迫天行道岸势力千里外,不知我等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玄海神道,近些日子,越来越放肆了。”越天行闻言不悦道。

    月墟子人老成精,见此情形,便带墨白,剑孤寒往一旁站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大殿众人会议也展开。

    玄海神道,势力恐怖,且邪佞横行,让众人头疼。

    天行道岸,身为正道联盟,要以铲除奸恶为本,为此,越天行负手环顾众人,高声道:“不知诸位谁愿前往,一讨邪道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面面相觑间,却无人肯站出。

    最终仍是那青衣老者恭敬走出,他对越天行道:“盟主,玄海神道虽强,但天行道岸也无惧,当务之急,应是铲除奸细内己,避免再造成其他伤亡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一名刀者也负手走出,不悦道:“吾等上次扫除玄海神道外据点时,便遭人暴露,损失不少道友,当务之急,先解内患为要。”

    越天行闻言皱眉,道:“自上次一战失利,吾已排查许久,仍无线索,恐一时半会难以查出,现今邪道逼近,这是当务之急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再次沉默,玄海神道迫在眉睫,需有人迎战,以阻其扩张速度。

    青衣老者却是将眸光转向月墟子等人,抚须笑道:“排查之事要进行,但阻邪之事也不能延误,既月墟子道友加入天行道岸,不如以此战表明忠诚,如此一来,也能让人放心无虑啊!”

    来了……

    墨白心底一沉,暗道这越天行与青衣老者一唱一和,果真演的好双簧啊,目地就为让月墟洞天之人再来一场血战,以表衷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