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墨云山 正邪交锋

第三百六十八章 墨云山 正邪交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广贤殿上,为验真心,演绎一场杀局在侧。

    月墟子沉默不语,墨白等人亦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月墟子道友似心有疑虑啊?”青衣老者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离元道友,此法略显不妥吧。”一旁,越天行忙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”那刀者哼了一声,不悦道:“若要加入天行道岸,以此表明真心,最合理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越天行佯作左右为难,不知何解。

    半晌,月墟子抬眸,淡然一笑,呵道:“老夫既选择加入天行道岸,自不会残留余力,这一战,老夫前往,以表忠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盟主不必多言,月墟子全都明白。”月墟子凝眸越天行,拱手道:“还请盟主吩咐。”

    越天行叹了口气,歉意道:“既是如此,还请道友往天行道岸南部千里外的墨云山剿灭邪道进军,吾会派人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月墟子负手,领墨白、剑孤寒离去。

    广贤殿上,众人凝远去背影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半晌,越天行叹气道:“此举,是否有些过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者闻言,却是摇头凝重道:“玄海神道在天行道岸安排不少细作,虽铲除一些,仍残留余孽,据说前些日子,十八洞天被灭,仅余月墟洞天存活,难保不是玄海神道之计,咱们不能心软啊!”

    越天行负手,凝重非常,挥手道:“元离道友,你可带人往墨云山一行,查看月墟子等人动静,若无可疑之处,便救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元离尊者拱手应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离开天行谷,月墟子、墨白、剑孤寒化光而行。

    往墨云山而去。

    墨云山,位于天行道岸南部。

    千里之外,本是山脉绵延,灵气氤氲,但位于山脉外围,则邪佞肆虐,玄海神道驻足之所。

    荒野之中,月墟子率领众多洞天弟子,要剿灭邪道。

    “天行道岸此举是否有些过了。”剑孤寒念念不已,对大殿上诸多情形不满。

    月墟子摇头叹道:“要怪,只能怪那些邪道可恶,不然咱们也无须打头阵了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闻言,叮嘱身旁墨白道:“你体内寒冰劲还未驱逐,待会儿若战起来,跟在吾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白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他还有一战之力,但不能动用纯阳功体,否则气劲爆冲,他将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呼呼呼—

    适时,临近墨云山,突兀狂风骤起,妖氛四溢,旋即流光四射,剑气纵横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众人小心!”

    月墟子见状,沉喝一声,面对无尽剑气,他挺身挡关,袖袍翻飞,磅礴气劲将之一一拦下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天行道岸真是愚蠢,竟敢派人前来送死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荒野密林中,一道道流光落地,为首者身穿黑衣,头戴鬼面,不见真容。

    他周身释放强横气息,已步道境,数百人分立两旁,大多在人道顶峰境。

    荒野密林,玄海神道围杀,突兀出现的杀机,让众人一惊。

    “此地,似乎还未到墨云山,莫非联盟中,真有人告密算计?”墨白皱眉呵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然黑衣不语,杀机瞬动,剑锋流转,战局展开。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高手对决,分化战场,弟子与邪道中人交手,很快打做一团。

    至于月墟子,被玄海神道,黑衣鬼面拦下。

    黑衣鬼面持剑围杀,月墟子化锋以应。

    道境对决,风云变色,草木皆催。

    剑孤寒护住墨白,剑指凝动,银芒倾泻,所过之处,妖邪尽皆殒命。

    一道境强者无人拦住,自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远处两座高上,高山上,冷眼觑战局。

    元离尊者负手,凝视战场变化,饶是血腥满目,不为所动,沉稳面容只在月墟子,剑孤寒,墨白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白衣似受伤了。”一旁,刀者凝神,关注墨白状况道。

    “但剑孤寒着实恐怖。”元离尊者眸光不曾离开白衣剑侠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刀者凝重点头,剑者实力超乎其想象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同样山巅之上,两道黑影负手屹立,同样鬼面,同样恐怖。

    一刀一剑,凝神战场。

    “元离老头在。”剑者凝眸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敢出手。”刀者轻笑一声,道:“你盯住二人,我前去会会那剑者。”

    说罢,身形瞬闪,化暗芒破空而去,目标直指剑孤寒。

    战场上,厮杀不断,血流不断,剑孤寒一剑横空,斩妖邪,劈生途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突兀,一道凌厉刀芒袭身而至,墨白忙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剑孤寒察觉,眸光凝半空迅疾刀芒,旋即反手剑气横斩而出。

    轰—

    双强初交汇,刀壑剑痕瞬起百丈深渊。

    修为弱者转瞬沦亡,惨嚎着,血爆当场。

    百丈深壑平地成,刀痕剑印一瞬争,孤月交冷霜寒起,正邪照眼怒锋升。

    一瞬照眼,剑孤寒冷锋瞬出,光华映目,旋即剑指鬼面刀者。

    喝!

    鬼面刀者持刀横挡,但闻铿然震爆,寰宇震爆,大地再现深壑交错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反观墨白,一退再退,不欲入局,然杀机不断,空气扭曲,黑影袭来。

    白衣旧伤未复,不肯全力出手牵引伤势,凝气化剑,反挡来人。

    一剑退敌,那黑影隐匿虚空。

    “就你会躲吗?”墨白冷笑一声,足踏九幽,幻影划分,登时一分为三,真假难辨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虚空隐匿中,一股莫名波动出现。

    墨白觑破关窍,剑气纵横,但闻轰然震爆,一道黑影被震出,鲜血漫空!

    眼见黑影现形,墨白三化合一,虚影消弭,旋即身形瞬闪,金芒迸射之余,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呃啊—

    黑影震颤,旋即炸开,血洒漫天,一名人道顶峰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此子……不简单啊!”远处高峰上,元离尊者眸光未离开墨白,眼见其击杀一名强者,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他之修为恐怕还不止这些,而且武学诡异,那两道虚影完全显露气息,根本不似幻影。”刀者声音凝重,觉得墨白不简单。

    战局中,墨白镇敌,却不妨冷锋再袭,一道一道,绵延不绝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“没完没了!”墨白不欲造杀,奈何层出不穷,他无奈转身,剑气瞬间挡下那黑衣强者。

    仓促之下,墨白倒退数步,与此同时,身后杀机再临,察觉刹那,他身形巧转,勉强避过那一道剑气,但一缕发丝被斩落,险些受伤。

    然而,最可怕的仍在远处高上上,乌云蔽日一刻,碧绿剑芒透云而过,直斩杀墨白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墨白心神一紧,那是道境强者,危机一刻,他招手现地麟神锋,横陈胸前。

    铿—

    剑气恐怖,碎山裂石,白衣虎口被震裂同时,不断后退,嘴角溢血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甫落地,两道杀影又袭来,剑气纵横,交织密布,要眼前人殒命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!”

    眼见杀机临身,墨白金眸凌冽,地麟在握,纳尽星辉之力,登时乱流飞窜,星辉满溢,化作无尽剑气,扫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两道杀影被剑气所阻,瞬停脚步,而星流剑气无尽,他们尽皆受创。

    但闻铿然,白衣瞬化金芒,一剑再滅生机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挡下星流之后,赫见锐锋脖颈划过,那黑影身形一滞,旋即尸首分离,头颅高高旋起,不甘败亡。

    眼见同伴殒命,另一人剑锋流转,杀向墨白后背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冷笑一声,不曾回身的墨白真元运转,反手握剑,但见紫芒冲霄,划出百丈剑气,所过之处,山石草木皆被斩断,而那人也随着剑芒略过,当即炸开,化作漫天血雾,消弭硝烟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让高山上,两双冷觑战场的眸子,均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武学,不似道域剑诀啊!”元离尊者皱眉惊道。

    “此子武学根基真是深厚,同境界斩杀三名人道顶峰,甚至还挡下道境一剑,堪称奇才!”刀者亦点头惊艳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要报告给盟主知道。”元离尊者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是否出手。”刀者回神后,淡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静观其变,玄海神道,尚有一名剑者未出手,倘若那白衣不敌,你我再救。”元离尊者要看看,墨白究竟有多大能耐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击杀玄海神道精锐强者,让远处山巅上剑者不悦了。

    他头戴鬼面,一袭黑衣,负手猎猎之余,身化暗芒袭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劲敌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似有所感,墨白抬眸,就见暗芒破空,携带无尽杀机袭来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!”

    面对道境强者,墨白不保留,但功体不催,魔剑道运转,化无尽星辉之力,斩向鬼面剑者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

    鬼面剑者独对剑雨星流加身,嘴角露出不屑,出剑铿然,旋即千丈剑芒随之斩下,无尽星流在这一击下,当即崩毁不存。

    一剑破招,鬼面剑者速度更盛,斩向墨白,务求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然,下一刻,他就见白衣含笑,一股莫名危机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