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阴神出 元神一剑

第三百六十九章 阴神出 元神一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乌云蔽日,杀机莅临,墨云山下,荒野密林中,正邪厮杀,仍旧上演。

    鬼面剑者一剑断生,斩向白衣。

    墨白嘴角含笑一刻,身形瞬闪,移地百丈。

    轰—

    一剑落空,鬼面剑者心头恼怒,暗道其诡计多端,收敛心神一刻,剑诀再斩。

    面对道境强者,旧伤未愈,墨白不与之正面抗衡,身形巧转,战场中游离不断。

    九幽幻影,神秘难测,速度极快,战场尽是残影,让鬼面剑者不悦。

    “你只会躲闪吗?”鬼面剑者挥剑斩碎残影,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强者之前,生命第一啊!”墨白不为所动,身形退避,躲避剑气。

    好在密林荒野,身形易躲,一时间,鬼面剑者也拿不住墨白。

    “哼!剑泣—”

    鬼面剑者冷哼一声,剑诀再展,登时剑如泣雨,漫天而落,所过之处,草木皆毁,参天古树应声断裂,更有洞天弟子遭无妄之灾,惨嚎着身亡当场。

    一剑百里烟销,草木摧之,尽成荒平山旷野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击,墨白无处可比,被剑气击中,虎口崩裂,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白衣现身,鬼面剑者身形瞬闪,杀机满溢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击,无处可退,墨白也决意不退,金眸闪过一丝冷芒,握剑刹那,地麟再出,怒啸升空,化百丈紫麟狂啸,席卷鬼面剑者。

    “那是,冥域气息!”鬼面剑者大惊,抽身而退,然紫麟出,不死不休,轰然震爆,硬生生震退剑者数百丈,他鲜血淋漓,可怖万分。

    眼见退敌,墨白地麟神剑抛向半空,双手结印,再展法诀:天阴神术—阴神出!

    话语甫落,墨白周身变化,一袭黑衣自体内分裂而出,那黑衣冷漠出手,足踏半空,握住地麟神剑刹那,袭向鬼面剑者。

    “嗯?诡异之术!”

    眼见又现一道黑影化身,鬼面剑者强忍伤创,挺剑格挡。

    轰隆—

    正邪交锋,阴神之体更盛一筹,一剑之余,将鬼面剑者轰入低下。

    鬼面剑者登时陷地三分,虎口鲜血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元神一剑—”

    此刻,耳边再闻低语,回神之际,鬼面剑者就见远处白衣遥遥一指。

    那一指,蕴含莫大威能化血色游丝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慢,慢的如时间静止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避,避无可避,仿佛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嗡—

    耳边争鸣过,游丝消弭,却见鬼面剑者愕然之余,身躯当场爆碎,化作血雾漫天挥洒。

    随剑者身亡,赤芒大盛,轰然千丈,再化深渊兽口,所过之处,邪佞再添亡魂。

    高山上,冷觑战局的两双眸子,震惊更盛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只有人道顶峰的修为吧。”刀者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元离尊者眉宇紧锁,越境者杀人,有,人道越境杀人,不曾听闻!

    虽说道域入道强者万千不同,不能与神州相提并论,但实力无法改变,而白衣能以弱胜强,甚至剑滅道境,这等修为,这等武学,这等战斗经验,都让人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“现在,似乎没有你我出手的必要了。”刀者略显后悔,若救墨白,也算结下善缘啊!

    “离开吧,胜负已定。”元离尊者叹了口气,负手化作银芒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刀者叹气不语,最后看乐战局中的白衣一眼,只得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场虽是演戏,却错失良机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局中,滅杀道境强者,一举震动四方。

    “小弟!”

    与剑孤寒交战,那刀者见状,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分神了。”

    岂料,耳边低语响起,再回神,就见寒芒映眼,刀者只觉脖颈一凉,再无其他印象。

    噗嗤—

    头颅飞起,刀者殒命,邪佞尽滅,斩杀一名道境强者,剑孤寒不为所动,身形瞬闪,来至墨白身前,扶住即将倒地的白衣,担忧道:“你无碍吧。”

    “气空力尽罢了。”墨白屹立不稳,那阴神之体已经散尽,他招手,紫色神锋消弭,被他收起后,他就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嘿,麻烦啊!”见墨白平安,剑孤寒松了口气,他冷锋再斩,接连滅杀数名邪道强者后,那仅余下一名鬼面黑衣见状,不再恋战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他横扫一道剑气,拦下月墟子,旋即带领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一场血战,死尸遍地,本该胜利之喜,却无人兴奋。

    血泊中,倒落尘埃的,曾是最亲近的兄弟,姐妹。

    如今黄土一抔不止,尘埃遍地殷红。

    呼呼呼—

    冷风簌簌,吹凉人心。

    月墟子没有追击,他转身凝视眼前一个个熟悉染血面孔,一件件青色衣衫染血,内心莫名愧疚几分。

    “师傅,咱们将众弟子尸体收埋吧。”一名弟子剑上还沾染鲜血,他对月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月墟子沉重点头,走向剑孤寒探视墨白状况。

    “墨小友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剑孤寒摇头道:“他有些旧伤,如今连翻征战,牵引伤势发作,待回去调息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月墟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众人一同帮忙,收埋同门尸体后,月墟子带领众人回转天行道岸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旭日东升,众人回归,天行道岸外,越天行带领一众道者等候。

    元离尊者昨晚已将所有过程全数说与众人听。

    月墟洞天之人,斩杀邪佞,劳苦功高,更滅杀两名道境强者,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远远地,流光飞逝,尽皆落地。

    数百洞天弟子一役,不足半数,仅余两百人,大多带伤,血迹未褪。

    这一役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“道友!”越天行懊悔不已,走上前,歉意显然。

    “盟主无须多言,我皆明白,但求盟主他日信任,并肩作战即可!”月墟子疲惫道。

    越天行心中有愧,挥手吩咐道:“速带月墟洞天受伤弟子疗养,另外,准备上好仙露灵果,为众人补充元气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身后弟子忙拱手回天行谷内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墨小友发生何事?”越天行见状,走上前为其把脉。

    却被剑孤寒拦下。

    “此事,吾会解决。”剑孤寒声冷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道友莫慌,吾略懂医术,可为其探查一番。”越天行和颜悦色道。

    剑孤寒半信半疑,但看墨白还未转醒,也就不再阻拦。

    越天行靠近墨白,为其把脉,真元运转,探查伤势,除却体内真元耗损外,竟意外发现熟悉气息。

    嗯,是冰寒刃之伤!

    越天行皱起眉头,却未声明,暗道莫非与暮成雪有关?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,探查过后,挥手一玉瓶出现。

    玉瓶内,香气四溢,释放淡淡金芒,显然是稀罕物品。

    “此为道门金丹,乃是昔年吾往无上界时求得,道友还是喂墨小友服下吧。”越天行递给剑孤寒道。

    这一瓶金丹,引四方注意,尽皆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道门金丹,道域少有,是无上至宝,即便仅余一口气,也能吊命上来。

    剑孤寒接过后,不理众人艳羡眸光,直接取出,牵入墨白体内。

    嗡—

    金丹入体,白衣周身释放淡淡金芒,仿佛超脱生死,很快,墨白悠悠转醒,就见剑孤寒关切眼神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弹,先进入调息吧。”越天行见状,忙阻止墨白,旋即挥手,将两人送入天行谷内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越天行凝眸月墟子,歉意道:“道友,此次是吾失职,害月墟洞天弟子丧命,抱歉!”

    “修行路上,死伤在所难免,盟主不必介怀。”月墟子强颜欢笑,内心滴血。

    曾经熟悉面孔,倒落尘埃一刻,他只能忍痛对敌,这是命,弱肉强食世界,这都是命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烟尘流转,瀑布隆隆,流光飞逝,落至山亭之中。

    剑孤寒将墨白放下。

    墨白盘膝而坐,吸纳金丹之力。

    这金丹,他曾有一颗,但当时为救姬问雅外公而被迫使用。

    如今入道域修行,又遇越天行赠送一颗,这真是莫大厚礼啊……

    墨白全神吸纳金丹之力,却又保留几分。

    因金丹有破境功效,自刀神指引未入道境后,便再无机遇,这金丹神效,倘若全数吸纳,实在浪费。

    吸纳三分,保留七分,金丹流转四肢百骸,淡淡金芒溢出体表,如神似圣。

    半晌后,光华消弭,金丹也复归平静,墨白呼出一口浊气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剑孤寒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极寒之力诡异,即便金丹也难以驱逐。”墨白摇头皱眉,这是不曾预料之事。

    “竟没有效果!”剑孤寒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不,极寒之力被压制,我能发挥七层功体,比之先前好上不少。”墨白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先前对阵那鬼面剑者,你用几层修为?”剑孤寒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入七分,留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七成功体,镇杀道境强者,你……可真是厉害。”剑孤寒佩服不已道。

    “功法所致,我所修武学,皆是罕见,自不可同语而论。”墨白摇头,道:“而且,道域强者,不同神州大地,这里所谓道境强者,在神州大地,与魔武皇等人差得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说,倒是提醒我了。”剑孤寒似有所感,挠头道:“我来道域时,身体产生异变,轻而易举踏入道境,不知为何。”

    墨白也不明其理,推测道:“应该是道域环境所致,道境强者之间,差距太大,就如我斩杀的鬼面剑者,同样道境,但遇上越天行后,我竟无法看穿他,更不用说交手了,有此看来,这道境强者之间,恐怕还有不小的差距吧。”

    “切,管他呢。”剑孤寒有些头大,道:“你还是好好养伤,最好设法驱除体内极寒之力,不然危机会再降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白点头道:“还要注意大殿上遇到的刀者与老头,墨云山下一战,我观两人锁定战局,一直在注意我之武学,好在没有尽显,不过这足以让他们对我另眼相看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应下,嘿笑道:“放心,只要他们有不轨之心,吾会让他们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行谷内,宫阙氤氲云端之上,一处浩瀚宫殿,背靠天山寒雪,温度极低,宫阙内,轻纱遮掩,寒雾弥漫。

    内中女子,青衣薄衫,玉手纤纤,抚琴奏曲,琴声顿挫,音律动人。

    如仙如画,如痴如醉,青衣银发,薄纱中不见真容,风拂过,现一角明眸,惊鸿之姿,动乱人心。

    嗖—

    远处,流光飞逝,落至地面,现出身形,一袭紫袍,正是天行谷主—越天行。

    来至宫阙前,琴声不止,不为所动,拂心境,如过薄冰,寒而更盛,琴音更冷。

    半晌,琴音止,轻纱动,内中动听空灵声音响起:“谷主,前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有关冰寒刃一事。”越天行皱眉问出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岂料,话语甫落,琴声再起,空气波动之余,杀机骤临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有问题,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