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七十章 排布算计 八荒锁龙阵

第三百七十章 排布算计 八荒锁龙阵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冰阙内,琴音再起,杀机亦临。

    “好友!”越天行倒退数步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嗖—

    弦音如剑,银白横扫。

    轰—

    “好友何必动怒。”越天行挡下音芒,皱眉道。

    琴声止,冰阙内传出声音,道:“可有人中了冰寒刃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越天行暗道此举诡异,显然与墨白有些误会,念及此处,他不言语,讪笑道:“好友误会了,吾此行前来,是询问冰寒刃能否克制邪佞魔道。”

    稍做解释,冷氛散去。

    冰阙内,轻纱遮掩,随风而起,一抹动人之姿浮现。

    女子明眸锆齿,肤若凝脂,人间少有,青衣银发,更添冰冷寒意,使人不敢亲近。

    “冰寒刃乃极寒之力汇聚,若有以火为辅之人中招,除非吾亲自解除,断无痊愈之理。”暮成雪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除却好友外,可还有人修成这极寒之力?”越天行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。”暮成雪轻吐一字,旋即挥手,宫阙大门缓缓关闭,倾城之姿渐入深闺,不复得见。

    吾还需询问墨白这其中原委啊!

    越天行不敢多做打扰,转身化作流光而去。

    宫阙内,暮成雪抚琴不语,玉手按在琴弦上,心中却是思绪翻飞。

    那白衣竟偷看自己洗澡,莫非是越天行弟子?

    真是如此,越天行更不该包庇。

    琴弦随意而动,却是气劲凌冽,破空而出,斩断宫阙外,一棵古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玄海神道,位于玄海界裂缝之间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绝地,方圆百里,寸草不生,昊阳神辉不能侵入,一片黑暗之景。

    半空中,血月高悬,彰显风雨欲来。

    穿越裂缝,来至地底深处,漆黑虚无的空洞内,四通八达,鬼面黑衣受创,带着众人逃回。

    一路来至玄海大殿上。

    玄海大殿,是玄海神道议事之所,内中有强者守护。

    “是剑流影。”那守护大殿的黑衣剑者见状,问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剑流影卸下面具,露出苍白无血的英俊面容,旋即步踏玄海神殿。

    玄海神殿上,众人已在等候。

    为首者,剑眉星目,一袭白衣,嘴角含笑,颇为正派的模样,但谁都知晓,这丰神如玉下,隐藏的是一颗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至于真正主事者,身穿黑色甲胄,中年模样,威严无比,他便是玄海神道主事人—问天骸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。”问天骸负手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,阻击过程中,被对方斩杀刀剑双使,败退而回。”剑流影半跪在地,自领惩罚。

    问天骸挥手示意他起身,道:“胜败常有之事,无须挂怀,但前提是,要能从战役中汲取教训,方能为下次翻身,做更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剑流影松了口气,起身不语。

    问天骸转身,凝眸剑流影,道:“将事情具体经过,说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剑流影再次拱手,回忆战局,凝声道:“属下按照内应给予信息,要斩尽月墟洞天弟子,岂料出现两名白衣剑者,阻隔全局,使得刀剑身亡。”

    “两名白衣剑者?”问天骸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剑流影恭声道:“一者拥有道境修为,武学高深莫测,但最让人注意的,仍是斩杀剑使得那名年轻剑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问天骸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那白衣不过人道顶峰修为,但所使武学,尽皆世间罕有,越境杀人,也仅用了三招而已。”剑流影回忆墨白手段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可知那人姓名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缕流光自殿外飞逝而来,旋即落至问天骸手中。

    问天骸拆开信封,就见上面写下二字—墨白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”问天骸接到信息,挥手碾碎信封,化作虚无后,他对剑流影道:“此子名为墨白,曾在问道剑碑初境留名,超越信天游者,未来前途无量,此事你辛苦了,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玄海道主。”剑流影恭声告退,缓缓退出玄海神殿。

    剑流影离开后,大殿上,诡氛流转,陷入短暂寂静。

    那白衣公子折扇轻挥,笑道:“道主,剑流影此次败战而回,您当真不怪?”

    “呵,两名道境使者罢了,还尚不值得吾为之动怒,不过此举收获不小,天行道岸,出了一名天才剑少,流影也说了,人道顶峰击杀道境,这等功绩,只在数千年前听闻过,吾对那墨白多了几分兴趣。”问天骸负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主意思,是想将之收至麾下?”白衣公子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能如此,再好不过,倘若不成,吾也不希望再看到此人。”问天骸欣赏墨白,虽未谋面,倒也想有机会见识一番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挥手对白衣公子道:“鹿白公子,此事便交由你去办了,我想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鹿白公子拱手应下,旋即退出大殿,去安排此中事宜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云山一役,天行道安大获全胜,似打压邪道气焰,数日来,竟悄无声息,不再为祸玄海界。

    这番功劳,越天行记在月墟子众人身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地位水涨船高,月墟洞天在天行道岸,得到重视。

    广贤殿上,众人齐聚,商讨下一步滅邪之策。

    “如今墨云山一役,月墟道友打击玄海神道气焰,也为众人提升士气,吾打算接下来,开始着手拔出玄海神道布在玄海界的四处据点,不知众人意下如何?”越天行负手对众人道。

    元离尊者闻言,站出来说道:“玄海神道有据点四处,分守裂缝四方,以四方神兽之位,占据青龙山,白虎原,朱雀谷,玄武湖四大要地,而且以此四处据点布下阵法,但凡进入玄海神道势力范围,功体皆会受到影响,战力大大下降,若想拔除,着实不易啊!”

    玄海神道,依玄海裂缝为根基,方圆万里,尽皆被四方神位笼罩,若要进攻玄海神道,四方神位必须攻破,否则战力削弱,会造成极大伤亡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。”刀者也出声提醒道:“四方神位之外,尚布八荒锁龙阵,依照玄海地脉之气通达八方,也要破除。”

    一番言语,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玄海神道恐怖,更布下神秘阵法,层层叠叠,人手不足,实力不够,强闯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越天行见状皱眉,不悦道:“众人莫非都不愿铲邪佞吗?”

    “盟主误会了。”元离尊者拱手应道:“八荒锁龙阵,需八名强者率人冲杀,方能破除,但观如今咱们势力,找出八名绝顶强者,绝非简单之事啊!”

    八名强者,自不是道境这般简单,否则天行道岸,近百道境强者足矣,而是道境之中的佼佼者,如此一行,方有胜算。

    越天行闻言笑呵呵道:“众人大可放心,吾已请出诸位好友,可一同前往破阵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这才松了口气,越天行修为之高,玄海界亦属顶尖,八名强者虽少,却也足够。

    “吾已决定,明日辰时各方人马出发,届时铲除玄海神道之八荒锁龙阵,至于具体事宜,吾会逐一通知,众人可先行回去休养生息,准备明日一战了。”越天行遣散众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拱手,纷纷退出广贤殿,回到各自居所,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别院瀑布山水下,月墟子、剑孤寒、墨白三人回到凉亭中。

    “今日这越天行似有所顾忌,没有言明啊!”剑孤寒不满道。

    广贤殿上,越天行直说通知,却未言其他,甚至势力分配,一切都属未知,让人心存疑虑。

    “天行道岸有奸细,越天行此举,也怕消息透露给玄海神道,因此才选择逐一告知。”月墟子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墨白点头赞同道:“之前以为越天行是故步自封之辈,现在看来,倒是一个真心为民的好盟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要等到何时呢?而且也没有见到所谓的八名强者。”剑孤寒神情古怪道:“该不会是在忽悠咱们吧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你静观其变就是。”墨白不以为意,笑道:“玄海神道作恶多端,天行道岸替天行道,自是合理,只怕有心人作祟,你我小心谨慎最好。”

    谈笑间,日落西山,夕阳迟暮,晚霞染透半边天,仿佛火烧天际。

    嗖—

    流光飞逝,一道紫芒掠过,旋即落至凉亭中。

    “月墟道友。”

    紫芒现出身形,是越天行,他走上前朝众人微一拱手。

    “盟主!”

    三人见状,纷纷起身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月墟道友,此行前来,还是为广贤殿商议之事,吾特来告知。”越天行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竟劳烦盟主亲自前来啊!”月墟子受宠若惊道。

    “唉,如今天行道岸,细作不少,吾亦不敢信任太多,但三位墨云山一役,让吾深信不疑,因此亲自来告知,希望三位在夜幕降临时,往八荒锁龙镇东神位,破除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?”三人闻言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越天行负手笑道:“今日广贤殿上,很有可能存在玄海神道奸细,因此,吾言明日,用来迷惑他们,同时派出本次参与任务,值得信任之人出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除八荒锁龙阵,解除玄海神道的第一步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盟主好算计!”墨白闻言醒悟恍然,不由得赞叹眼前人计谋。

    “呵,此举也是无奈啊!”越天行摇头感叹,说道:“此次参与,以高手破阵,因此人不在多,吾有一好友,名为暮成雪,乃是玄海界当世强者,她此刻,正在墨云山等候诸位,你们可与她同行,在天亮之前,务必破除东神位阵眼啊!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月墟子闻言,与墨白等人互视一眼后,旋即拱手出发。

    送三人离开后,越天行再赶往下一地点,继续排布任务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