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七十二章 锁龙阵破 败亡之路

第三百七十二章 锁龙阵破 败亡之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冷风起,吹拂惊人心思。

    问天骸收买墨白,许诺条件。

    峰顶上,墨白要取鹿白公子性命。

    语出惊人,让鹿白公子面色巨变。

    这一场无谓争端,莫名牵扯自己头上,似乎来得突然,更是来得诡异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言语,因问天骸面色阴沉,在沉思。

    这让鹿白公子心头一沉。

    苦心经营,兢兢业业,此刻,竟无足轻重,说到底还是一枚棋子啊!

    风声不息,云海依旧,皓月银芒洒落,战神负手不语。

    铿然—

    但,下一刻,虚空扭曲,暗淡邪刀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道主您……”眼见邪刀出,鹿白公子吓得倒退两步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抱歉,为吾玄海神道大业,吾只能牺牲你了。”问天骸面露歉意,神却冷漠不带情感。

    邪刀上,沾染诡异邪氛,旋即手起刀落,暗芒袭向鹿白公子。

    “道主且慢!”

    逼命一瞬,再闻墨白开口,就见那刀刃距鹿白公子,仅有寸长,森冷寒气触之皮肤,让他额头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刀势止住,问天骸不收刀,讶异道:“还有何要求?”

    “哈,开个玩笑罢了。”墨白挥手,哑然失笑,拱手道:“道主愿为墨白诛杀一名忠诚下属,着实令人感动,但玄海神道所作所为,吾实不能认同,若可以的话,还请道主给墨白时间思量一番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问天骸闻言愕然后,手腕一抖,邪刀收锋,转瞬消弭,这让鹿白公子松了口气,右手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问天骸不理会,一手负后,凝视墨白,道:“天行道岸,非吾玄海神道对手,这玄海界,也终将为吾所吞并,你应择明主,而非愚忠。“

    墨白拱手摇头道:“墨白承蒙道主抬爱,受宠若惊,但我之心意,不在择主,但求玄海界和平,只这一点,道主注定不能做到了。“

    “和平,总在战争过后才见分晓,自古成王败寇,若吾一统玄海界,你或许会改变心意。”问天骸摇头道:“可惜,在此之前,你吾为敌,只会凭再增添人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主之意……”墨白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你肯归顺于吾,你吾联合,可让天行道岸一败涂地,扫除这个阻碍,玄海界再无敌手,一统之日,杀戮自不复存……”问天骸说出最终目的,他凝视墨白,欲要看穿眼前白衣心思。

    背叛,里应外合,手段卑鄙,却最见奏效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,墨白抬眸说道:“请道主说出心中盘算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见墨白同意,问天骸爽朗一笑,负手傲然道:“吾玄海神道以八荒锁龙阵为外围守护,又布下四象封神阵,以青龙山、白虎原、朱雀谷、玄武湖四方神位为根基,坚不可破,哪怕天行道岸人数再涨十倍,也只能凭添伤亡,无济于事,这阵法,他破不了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与吾合作,吾可告知你四象封神阵弱点,同时,在天行道岸来攻时也减少人手守护,让你轻而易举破除此阵,深得越天行信任如何?”问天骸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对玄海神道,并无益处。”墨白皱眉道。

    问天骸摇头道:“越天行性格,吾很了解,若破除四象封神阵,其会联合众多势力进攻玄海裂缝,届时,你与吾联手,可一举将之歼灭,只要斩杀越天行,天行道岸瓦解,玄海界再无能阻吾之步伐,一统玄海界后,将会迎来和平。”

    一番言语,一番诚恳,墨白沉默不语,似在思量其中可信程度。

    最终,他露出凝重模样,凝视越天行道:“但此事不能被任何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问天骸点头,郑重道:“仅你吾、鹿白知晓,再无第四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终于做下决定,墨白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问天骸满意点头,负手道:“四象封神阵乃是昔年道门传下,以四方神兽为基,东方青龙主生、西方白虎主杀、南方朱雀主辅,北方玄武主御,四象之力源源不断,而要破除阵法也颇为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夜间子时,阴气最盛,四象之力最是匮乏,此时先破生位,断生源之力,再破御位,断守护之力,而后杀,辅同攻,阵法即破,但切记,仅有一个时辰,否则时辰一过,四象再生,任你通天本事,也断难逃离杀机了。”问天骸叮嘱墨白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。”墨白点头,转身之余,不忘提醒问天骸道:“记住你我约定,玄海界不是归于统治,而是免除杀戮。”

    “呵,自然。”问天骸轻笑点头。

    墨白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流光远去,山顶依旧,白衣猎猎之余,不忘方才杀机满溢。

    “怎么,方才举动很吃惊吗?”半晌,问天骸回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鹿白公子抹了一把额头冷汗,沉声道:“吾感应到道主的杀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如此,难以瞒过墨白啊!”问天骸摇头叹气,语气无奈。

    “道主意思……”鹿白公子愕然。

    “墨白着实天才,世间少有,为人足智多谋,也是劲敌,吾若不显出真心杀意,他恐会起疑心。”问天骸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若墨白不阻止,道主真会杀了吾吗?”鹿白公子的声音多了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问天骸哑然失笑,凝眸鹿白公子,安抚道:“你是吾最信任之人,吾怎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鹿白公子轻笑一声,心中却是无奈。

    一对君臣,两种心思,三方言语扰人心,半晌,鹿白公子问道:“道主是真心想要收纳墨白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问天骸点头道。

    鹿白公子闻言,皱眉道:“四象封神阵乃是玄海裂缝的最大屏障,您却将弱点告知墨白,真要让他破去,取信越天行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墨白会心甘情愿加入玄海神道吗?”岂料,问天骸淡声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鹿白公子闻言愕然,依方才白衣个性,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加入玄海神道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果然,问天骸又继续说道:“墨白是个人才,吾不打算放过,但对付这种人,要采取一些特殊手段,才能让其归顺,天行道岸,尚有潜伏暗牌,吾此举,让墨白有个选择,倘若他依计划而行,吾会重用他,如若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转冷,眸光转利,沉声道:“吾便让他身败名裂,最终沦为吾之棋子,一步步走向败亡!”

    “吾主睿智!”鹿白公子醒悟,对问天骸之心计更加折服,拱手称赞,但内心对那一刀的冷锋,无法释怀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中,战局依旧,但已至尾声,随着数十里外震天巨响,绿芒璀璨顷刻崩毁,就见大地隆动,地脉蹿腾,旋即游走四方,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东神位被破了!”与月墟子交手枪者见状,面色变化,旋即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流光飞逝,暮成雪出现,与紫芒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几乎一瞬,但闻噗嗤声响,那枪者惨嚎一声,旋即身躯爆碎,化作漫天血雾飘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剑孤寒亦将众多黑衣护卫逼退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阵眼破除,暮成雪挥手,剑孤寒与月墟子化作流光离去。

    刚行没多远,密林深处的墨白也忙跟随而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跑哪里去了!”剑孤寒没有直言,只是关切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,我看战场形势险峻,有你们就够了,所以先躲一阵!”墨白随口胡诌道。

    “呵,你倒是聪明的紧!”没有因墨白怯战而动怒,暮成雪对墨白机智颇为赞赏。

    月墟子沉默不语,他也看到墨白被暗淡光华卷走,但又平安无事,其中发生何事,众人不知啊!

    一处阵眼破除,八方阵毁,天行道岸众人出手,很快八荒锁龙阵地气尽失,阵法禁制全数被摧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玄海神道外围阵法毁灭殆尽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转天行道岸,越天行等人已在等待,将众人迎回去后,一番犒赏,但暮成雪不接受,只是化作银芒回转冰阙。

    暮成雪的性子即是如此,越天行十分理解,更不追究,只是款待月墟子等人。

    此后,墨白与月墟子等人回到山水别院。

    “一番血战,倒是能休息了。”回到凉亭中,墨白背倚亭柱,小憩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嘿,你都没尽力,要休息也是我休息。”剑孤寒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尽力?”墨白翻了个白眼,反驳道:“如果你去与问天骸对峙,看看能否这般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问天骸?问天骸是谁?”剑孤寒好奇道。

    但,一旁月墟子已经石化了……

    半晌,月墟子神情变得凝重,问墨白道:“你去见问天骸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去见,是他见我。”墨白无奈摆手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何事!”月墟子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问天骸,玄海神道之主,是他们的头号大敌啊!

    墨白没有忌讳,将事情始末说与二人听。

    一番解释过后,月墟子与剑孤寒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原来是要收买墨白啊,而且还要算计越天行。

    但很快,月墟子就犹豫道:“你打算如何处理此事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问天骸希望我如何处理?”墨白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月墟子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从事情经过看来,问天骸的确有收买墨白意思,但如此信任将全局交托给墨白,又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略微思考后,月墟子也摇头道:“此事,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墨白不置可否,他冷笑道:“初次见面,我本以为他是一代强者,经过一番谈论,方知他也精于算计啊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此人文武双全,的确是个可怕人物。”月墟子淡声道。

    自十八洞天被滅,他就知道,这等人物,绝不简单,只是没料到,会如此看重墨白天赋。

    精于算计,最怕的不是阴谋陷阱,而是人心叵测,他把握住墨白刚加入天行道岸,无法彻底取得信任而布下这层算计。

    “其实此事,你该提前告知越天行,以免日后被误会。”很快,月墟子又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。”墨白闻言点头,但他又很快摇头:“但现在,恐怕已经有人领先我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