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信任 夜至子时

第三百七十三章 信任 夜至子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广贤殿上,越天行负手而立,破除八荒锁龙阵,接下来,就是全局策划,攻破四象封神阵了。

    “盟主。”这时,广贤殿外,元离尊者悄然进入。

    “哦,是元离尊者啊,你此来有何事?”越天行转身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关于墨白。”元离尊者犹豫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越天行皱眉,凝眸眼前人,问道:“墨白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破除八荒锁龙阵时,墨白并未出手,却与问天骸偷偷见了一面。”元离尊者小心翼翼说道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!”越天行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问天骸,玄海神道之主,墨白与之会面,又全身而退,这其中,难免不让人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你查到了什么?”半晌,越天行淡声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查到其与问天骸合作,要一统玄海界。”元离尊者拱手应道。

    越天行闻言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他看好墨白,看好白衣潜力,但这个消息让他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越天行负手,凝视眼前元离尊者,一双紫眸如似要看穿眼前人。

    后者再次拱手,沉声道:“不论墨白此行如何,他与问天骸皆有牵扯,吾等要小心谨慎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这是问天骸的挑拨离间。”越天行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盟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暂且搁置,吾会前往询问墨白。”越天行挥手制止元力尊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。”元离尊者欲言又止,只得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则消息,牵动心思,意在破阵的越天行被墨白扰乱心思。

    区区人道之境,却能牵动两方高层,饶是越天行也觉得趣味。

    但同样,他也看出此事严重性。

    墨白此刻,尚不足惧,但其天资卓越,一旦入道,将会成为顶尖道境高手,这等存在,有平起平坐资格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若与之合作,天行道岸铲除玄海神道,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但墨白反叛的话,同样带来恐怖后果,这个后果,天行道岸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永绝后患……

    广贤殿上,越天行一人静立不语,暗自思量。

    离开广贤殿的元离尊者负手化作流光,来自山谷处的一座高峰上。

    高峰上,云雾万千,昊阳神辉普照,更显浩瀚壮阔。

    山顶上,刀者负手屹立,一袭布衣尤为显著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刀者回神,转过身来,看向元离尊者,道:“此事,越天行如何说?”

    “他需考虑。”元离尊者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刀者闻言笑道:“这位盟主,太惜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只要墨白说出计划,他将被越天行彻底划入警惕行列。”元离尊者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静观其变吧。”刀者凝眸云海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冷风猎猎,拂过衣衫,更拂冰冷心思,这一场算计,倒霉的人是谁,尤未得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水别院,凉亭之中,经过短暂休息,墨白、剑孤寒也都休养生息完毕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之际,剑孤寒好奇询问墨白,道:“你之伤,何时痊愈?”

    “痊愈?”墨白瞪了剑孤寒一眼,冷笑道:“极寒之力,根深蒂固,若没有出手之人解救,老子恢复无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。”剑孤寒惊呼道。

    细想来,这一场玩笑,似乎开的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,若我突破道境,或许能迎刃而解。”墨白倚在凉亭栏上,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嘿,旧伤不解,再突破道境,这没可能的。”剑孤寒无情打击道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发现墨白似有心事,少言少语,诧异道:“你还有别的事没解决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想起那银发女子了。”墨白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暮成雪?啧啧啧,这可真是个绝代美人儿啊!”剑孤寒也赞不绝口道。

    但想到幽冥神殿,还有个倾城绝色在等候,他就提醒墨白道:“北冥雪绝对不好惹,你还是收敛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到哪儿去了?”墨白瞪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这银发女子便是出手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!”剑孤寒闻言一怔。

    潭水之中沐浴的人,竟是暮成雪。

    剑孤寒嘿笑道:“这等绝色美女,不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,还不知那人是我,我怕知道了,下场会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解释啊!”

    “百口莫辩,现在,我需要找其他方法,驱除这股极寒之力。”墨白觉得事不能缓,因为暮成雪发现自己身中冰寒刃,一定会洞察一切,到时候,又是一场难解之战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道域之中,我也没有熟悉的朋友,恐怕不能帮你。”剑孤寒略带歉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指望你!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远处有流光飞逝而来,两人抬眸看去,很快,流光落地,现出一袭紫袍,是越天行。

    墨白、剑孤寒见状,忙起身拱手道:“参见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不必客气。”越天行走进凉亭中,挥手示意无妨。

    待得坐下后,他对墨白道:“今日吾前来,一是关心你之伤势,二是另外一事,需要验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伤势无妨,不知盟主此行,所为何事?”墨白已经猜出了越天行目地。

    果然,越天行闻言后,微微点头,笑道:“据盟内有人回禀,言你与问天骸见面,不知此事真假。”

    问的轻松,但气氛在这时也跟着凝起,空气流动缓慢,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袭身而来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墨白凝视眼前中年男子,神情凝重,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之所以凝重,他也摸不清眼前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但在墨白回答后,周遭气氛也跟着放松下来,越天行依旧淡然:“不知小友可否将事情经过说与吾听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墨白点头,回答得果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墨白将事情始末全数讲与越天行,没有丝毫保留。

    期间,越天行的眸光一直盯着墨白。

    而后者同样真诚以对。

    赤诚相对,一番言语,莫名心思流转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终于,在话题结束后,越天行沉吟过后,看向墨白,问道:“此事,你如何看待?”

    “盟主如何看待?”

    “问天骸居心叵测,不管你有没有投靠他,这步棋,都让吾无法尽信你。”越天行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墨白表示理解,他对越天行道:“问天骸算准了我刚加入天行道岸,不能取信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此番言语,让吾深信不疑。”岂料,越天行话锋一转,竟然选择相信了墨白。

    后者闻言错愕,但看越天行真诚模样,没有丝毫做作,饶是墨白,心底也涌起一股暖流,他饶有兴致问道:“为何你肯定我不会背叛呢?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,真假难辨时,一双眼睛,足以让人信任了,如果非要一个理由,那就是直觉吧。”

    直觉,扯淡的二字,但眼前的越天行将他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墨白看在眼里,心中也颇为感动,他感叹道:“人心真是难测,身在局中,身不由己,一番言语,却让我坚定了方向,或许,这便是我苦苦追寻的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人追寻之物太多,要守护的东西也太多,在这过程中,会经历无数磨难,倘若初心不变,这条路上,你就会发现,自己不是孤单一人。”越天行也跟着感叹,神情罕见的露出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墨白看在眼里,知道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过去,他起身拱手道:“既然选择互相信任,墨白就将身家性命交托,共同诛灭玄海神道,让杀戮终止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越天行跟着起身,眼眸中赞赏不减,他道:“无论心智,武学,你都是上上之选,未来必定前途无量,今日,你吾约定,不会再让其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告辞,旋即化作流光离开山水别院。

    待得越天行离开后,一直茫然不知的剑孤寒回过神来,对两人方才的言语半知半解,他挠头询问墨白道:“你两人再谈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项杀戮计划。”墨白摇头,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越天行选择信任,那这前提下,血战只会更甚,他转身叮嘱剑孤寒道:“准备血战吧,未来我若出事,你与月墟子前辈,必须和我划清界限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划清界限,什么意思?”剑孤寒突然觉得有些不妙的预感,但他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应下便是。”墨白不愿解释,但他对剑孤寒的信任不曾减少,说道:“若不愿意与我为敌,你便离开天行道岸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剑孤寒看到眼前人坚定的神色,欲言又止,半晌叹气应下,但也警告道:“吾可以离开,但前提是你能平安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见剑孤寒应下,墨白这才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至深,寒气盛,天行谷内,战鼓擂动,浩瀚声威,震天撼地,风云迭起,山雨欲来之势,牵引众人心思。

    夜空中,流光四起,往天行谷外汇聚,越来越多,形成磅礴阵势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深夜竟敲响战鼓!”

    “不知,不过听闻盟主破除八荒锁龙阵,现今恐怕盯上了四象封神阵了!”

    “四象封神阵,可不是那外围阵法这么简单啊!”

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,不知发生了何等大事,随着声音渐熄,一道流光破空而至,落至山坡上。

    一袭紫色长袍,越天行负手而立,俯瞰数千人,他的出现,使下方声音渐熄。

    越天行环顾四周,高声道:“今日召集众人前来,是临时决定,攻打玄海神道,四象封神阵,吾已寻得破绽,今夜子时,阴气最盛,我等分作四路人马,攻杀四象封神阵。”

    一语出,众人动容,竟选在今日要攻破四象封神阵,没有一丝征兆,这让很多弟子愕然。

    人群中,元离尊者突兀站出,他拱手沉声道:“盟主,不知有何良计能破除四象封神阵?”

    越天行闻言,负手淡声道:“四象封神阵以四方神位为主,先破青龙主生位,再破玄武主御位,而后同时攻破白虎、朱雀,战辅之位,此阵即可破除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元离尊者闻言,皱眉道:“不知此消息何人透露?”

    “墨白。”越天行闻言皱眉,但还是回答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越天行身旁金芒闪烁,旋即白衣落地,墨白凝视元离尊者,笑道:“此计划是我布下,绝对能破四象封神阵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元离尊者见状,走出人群,不悦道:“此计划看似可行,但你私会问天骸一事,尚未解决,又怎能确定此举是否为陷阱!”

    “什么,墨白私会问天骸?”

    “问天骸可是玄海神道之主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白衣与他同流合污?但盟主应该知道才对!”

    果然,此话一出,众人纷纷质疑,看向墨白的目光也多了几分不信,问天骸是天行道岸的生死大敌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